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心病难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心病难医

  好黑……

  金克丝的耳边时不时传来火焰燃烧的嘈杂声,她的意识渐渐回到了现实世界。

  睫毛微微颤动,金克丝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叶风的身影在她的眼中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模糊的人影渐渐重合,金克丝总算看清了叶风的模样。

  微微地动了动身子,金克丝迷茫地望着叶风:“哥哥?”

  叶风“嗯”了声,他仔细地盯着金克丝粉色的瞳孔,在确认其不会放出妖异的亮光后,他才放下心来。

  看样子,金克丝的瞳孔虽然没恢复成她小时候没被改造前的颜色,但至少治好了这双失败品的副作用。即使颜色还是粉色,也不会再主动影响金克丝的心绪。

  感受到身子湿热的潮湿感,金克丝下意识地看了眼这片火海。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将头深深地埋在叶风的胸前,大声痛哭。

  “金克丝不哭,你的眼睛已经治好了,它以后再也不会影响你了……”叶风轻轻地拍了拍金克丝的后背,安抚道。

  金克丝不肯抬起头,埋在叶风怀里抽泣道:“呜呜呜……哥哥,你知道吗?我从记事起就没有父母……”

  叶风同情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贫民窟的生活很艰辛,我一个小女孩只能靠捡垃圾桶和地上的东西充饥……呜呜呜……”

  金克丝在叶风怀里抽搐了几下,继续道:“没人关心我,我也没有名字,周围的人还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他们叫我金克丝,在祖安的历史上这个名字代表了厄运与不详,是灾祸的象征。”

  “那些富人欺负我,就连贫民窟里的小孩和大人都欺负我,说我是灾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

  静静地听着金克丝泣不成声的诉说,叶风一句话也没说。他知道金克丝刚治好眼睛,需要一个人倾诉她的过去。

  “有一次,我去贫民窟外的街区找东西吃,看到了一个富人家的小女孩穿着漂亮的碎花裙从服装店里走出来,我当时就很羡慕她,也想穿上漂亮的衣裙,洗得白白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大家都喜欢我。”

  “从那以后,我经常捡一些富人不要的东西去换钱,好不容易凑够钱买碎花裙,可是还没走进店铺,里面的店员就像赶苍蝇一样赶我走……我……我说我有钱买衣服,店员还打我骂我,不让我进他的店,说我会弄脏店里的地板和门窗……就知道欺负我,这些人!”

  “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在富人街区的垃圾桶里才能翻到的鱼骨头,虽然鱼骨头上的肉基本都被吃完了,我还是吃得很开心,为了专门吃鱼骨头,我专门跑好几个小时,从贫民窟跑到富人区。”

  “直到大一点,在祖安恶人横行的耳濡目染之下,我学会了偷东西,因为偷到的吃的基本都是新的,我也渐渐从开始的胆怯到后来的胆大妄为,甚至心理扭曲得以此为荣,让它成为我快乐开心的动力。”

  “我就是在那段时间认识的蔚,可惜好景不长,先是我被哈特博士抓去做实验,侥幸逃脱后蔚又说她要回她在皮城郊区的家,我们就这样分散了。”

  “再后来我遇到了娑娜姐姐,还有叶风哥哥你,可是你们也都离开了我,我当时真的好害怕好孤单。”

  “带着本就处在扭曲边缘的情绪来皮城找蔚,却现她背叛了我,当了警察,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彻底放纵自己情绪……”

  叶风紧了紧搂住金克丝的双手,安抚道:“我都知道了,金克丝,以后不会再有那种事生了,我带你去艾欧尼亚找你的娑娜姐姐。”

  “哥哥,你真的都知道都懂了吗?”金克丝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俏脸,楚楚可怜地望着叶风。

  “嗯!”叶风点了点头,示意金克丝别再担心以后的事。

  金克丝的眼神闪烁着泪光,她的眸子微微敛起,再次将头埋在叶风的怀里。

  双手在叶风背上轻轻地游离,金克丝缓缓道:“哥哥,你还有件事不知道……”

  叶风先是一愣,随即笑着问道:“什么事?”

  金克丝的嘴角微微弯起一道弧度,她将双手袭上了叶风的后脑勺,轻声道:“那就是心病不可医呀,我的傻哥哥……”

  话音未落,金克丝的右手作手刀利落地打在叶风的后脑勺上。叶风还没领会金克丝话中的深意,他就感觉脑袋一阵空白,昏厥了过去。

  将叶风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里,金克丝的脸颊流露出病态的笑容。她粉色的瞳孔虽然不再散异光,但她的心理却愈得扭曲与阴暗。

  陶醉地望着怀里的叶风,金克丝出疯癫的笑声:“你以为治好了我的眼睛,就可以让我回头,可是我的心理已经被这双眼睛扭曲得无可救药了,就算它不再影响我,我也爱上了这种病态的快感,我亲爱的傻哥哥……”

  金克丝的手滑过叶风的脸庞,痴迷道:“但是金克丝真的很感谢哥哥来救我,为了报答哥哥,我们就一起葬身在这火海中好了,咯咯咯……”

  就在金克丝要带叶风一起投入火海中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美妙想法:“金克丝,放开叶风!”

  金克丝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抱着提莫的菲奥娜瞬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也看出来了,菲奥娜恢复了。

  不过她还是嘲讽道:“傻子,那火还真把你的脑子给烧好了?”

  菲奥娜仰着头颅,冷冷道:“放开叶风,我可以不计较你之前的所作所为!”

  金克丝做了鬼脸,放肆地大笑道:“你倒是出剑啊菲奥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敢!”

  “你!”菲奥娜被金克丝气得咬牙切齿,她还真被金克丝说对了,她不敢随便出手。

  “你不出手那就我来!”金克丝拿出轻机枪对着菲奥娜的腿上就是一枪。

  子弹击穿了菲奥娜的右腿大腿部,她直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菲奥娜将提莫放下,右手用手支撑着地面,单膝跪地,任由血液从右腿膝盖处流出。

  说实话,金克丝真的很讨厌菲奥娜一脸高傲的样子。贵族的大小姐?她最讨厌这种富人!

  越看菲奥娜,金克丝越觉得反胃,她对着菲奥娜的另一条腿的大腿处又是一枪。

  扑通!

  菲奥娜两条腿彻底跪倒在了地上,但她依旧冷冷道:“你该放了叶风了吧?”

  一巴掌扇在菲奥娜的脸上,金克丝像嘲笑傻子一样嘲笑菲奥娜:“现在你双腿都废了,你觉得你还能追得上我吗?傻瓜!”

  菲奥娜的眸子微微一寒,她锐利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金克丝。

  望着菲奥娜脸上红肿的区域,金克丝解气道:“我要和我的叶风哥哥玩火葬了,咯咯咯……如果你能在火烧死我们之前找到我们……咯咯咯,再见!”

  话音刚落,金克丝就抱着昏厥的叶风用绳索离开了这层楼。

  菲奥娜艰难地想站起身,但大腿处不停流出的鲜血疼得她根本站不稳。勉强地用剑支撑着身子,一步步缓慢地朝金克丝离去的方向追去。

  提莫赶忙追上菲奥娜的脚步,道:“他们在第六栋大楼!”

  菲奥娜点了点头,示意提莫在前面带路。现在的她没法动用剑气,只能走过去。

  一想到金克丝疯狂的话语,菲奥娜就害怕等她到的时候,叶风已经被烧成灰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执着地跟在提莫身后,一瘸一拐地走着。

  ……

  叶风缓缓醒了过来,他迷糊了看了眼正对他笑的金克丝,有些不太清楚生了什么。

  环视了四周,叶风才现两人已经被火焰包围,根本出不去。

  除了火焰形成的厚厚的气焰之墙,叶风根本看不到外面的任何建筑物。

  叶风大惊失色,拉住金克丝的手焦虑道:“这下遭了,我们出不去了!”

  金克丝痴迷地望着叶风:“哥哥,你喜欢这种死法吗?”

  “哈?你没烧吧?怎么尽说胡话?”叶风还以为金克丝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并没有太在意。

  “我没烧,哥哥,我们一起葬身在火海之中,多么浪漫的兄妹情呀!”金克丝的两靥升起病态的红光,她陶醉地摸了摸叶风惊恐的脸庞。

  惊恐地看了眼金克丝,叶风突然感觉这种眼神很熟悉。这眼神不就是金克丝没治好眼睛前的眼神吗?难道治疗失败了?

  叶风猛地起身后退了几步,他忐忑道:“金克丝,你的眼睛没治好?”

  金克丝走近叶风,在叶风耳畔吐了口热气:“身体上的疾病治愈了,可它给我精神上的损伤却是无法治愈的,我的傻哥哥,心病难医呀……”

  “心病难医……”叶风有些失神地念叨着这四个字。

  下一刻,金克丝便抱上叶风的身子,想要一起踏入火海之中。

  叶风脸色骇然,他忙抱着金克丝往反方向走去,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

  “一定……一定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的,金克丝,你别放弃!”

  慌乱之下,叶风尝试着说服金克丝。他想挣脱金克丝的怀抱,却又担心力度太大把金克丝推进火海中。在这种纠结的心理下,叶风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的,哥哥,别怕,烧一下我们就可以一起死去了,有妹妹陪你,不疼的。”金克丝病态地笑了笑,吻上叶风的嘴。

  被金克丝这么一吻,叶风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如同缺氧了,无法思考。直到他后背的衣物被火焰点着,叶风才大惊失色道:“金克丝,别闹了……啊……你快后退,我的衣服着火了!”

  金克斯的嘴角浮现出一道病态且残忍的笑意:“别怕,哥哥只需要和金克丝吻着,就会忘却疼痛了!”

  她再次吻上叶风,抱着叶风一起投入了火海之中。

  火焰对肌肤的灼烧刺痛着叶风的神经,他有些恐惧地望着一脸笑意的金克丝。金克丝此刻在叶风看来就像一只恶魔,即使身处火海之中,还能露出笑容。

  随着每一寸肌肤被火焰灼烧,叶风的精神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了。虚弱的他想跑出去,却被金克丝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虽然心有不甘,但奈何身子愈得虚弱与麻木。叶风的意识渐渐得低迷了起来,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困,好想睡觉。

  眼眸时而睁时而闭,叶风只想快点结束这痛苦的灼烧。

  终于,他再也承受不住折磨,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眼前一片黑暗,在他的意识彻底沉寂之前,他隐隐听到了金克丝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哥哥不要怕……吻着我……你就能忘却疼痛……”

  ……

  陌伊:皮尔特沃夫篇告一段落了,下一章就是比尔吉沃特篇,比尔吉沃特事件和福影双至蚀魂夜即将到来!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