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德玛西亚亡国之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德玛西亚亡国之仇

  贵族大小姐轻信父亲的话,在被支开的同时,那个少年被他父亲请来的给活活打死了。

  ……

  皮尔特沃夫,奥莉安娜家中,仅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的菲奥娜眉头紧锁地望着屏幕上只有皮尔特沃夫才会有的电子文字“”。

  看着屏幕那醒目的“”,她重重地将手柄按在茶几上,随后瘫倒在沙上。

  “呼……”菲奥娜深深地吸了口气。

  看了眼身旁被她随意丢放的皇家守卫服饰,她直接拿起盖在了身上。

  闭上双眸,右手食指轻轻揉动着眉心,疲惫与困倦的感觉渐渐侵袭上菲奥娜的全身。

  这几天,她没日没夜地玩着这个少女恋爱养成游戏,觉也不睡,可就是打不出“”。她明明记得傻了的她都能打出所有的“”,可现在不傻了,反而一个也打不出。

  她的心情不由得愈焦躁。

  菲奥娜看了一眼旁边的提莫,面无表情道:“提莫,你说这是为什么?”

  提莫此时正在呼呼大睡,哪能听得到菲奥娜在说什么。然而菲奥娜见提莫不回话,烦躁的心情又弥漫上一层阴云。

  要是叶风还在,一定会说些让她生气的话。菲奥娜眼圈微微一红,一想起下落不明的叶风她就想哭。

  明明她那么高傲、冰冷,很少有事能拨动她那颗心弦。但却因为叶风的出现,很容易被挑拨得没来由得脾气。

  现在叶风不在了,她不是可以更好地沉浸下来精进剑术吗?为何她还要去想那个人?

  菲奥娜摇了摇头,她越是不去想,脑海中越是会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两人从德玛西亚一路经历的点滴历历在目,令她难以释怀。

  心情的思念与阴郁,又岂是强迫不去想可以化解的?

  菲奥娜无力地微曲着双腿,斜躺在沙上。右手缓缓抚过腿上那褪不去的鞭痕,这是卡莉斯塔在她身上留下的亡灵鞭痕。除非是精通治愈魔法的人,不然基本不可能祛除这些疤痕。

  一想起这个,菲奥娜又不禁想起了叶风。这段时间,多亏了他的照顾呢。

  眼底闪过一丝难得的柔情,明明傻了的她那么任性,提的很多要求那么过分。但叶风不仅没有责怪她,还那么得宠她,尽量满足她的需求。

  就算后来她成为了个脾气乖戾的“坏孩子”,叶风依旧护着她。即使希维尔训她,叶风也……也……

  希维尔?菲奥娜眼中的柔光散去,又涌现出复杂的情绪。本来一提起希维尔这个女人,她就会本能地产生抵触情绪。

  但这次,菲奥娜难得没流露出对希维尔的抵触和厌恶。自从那次召唤师峡谷一战,菲奥娜就知道希维尔喜欢叶风了。所以她对希维尔一直抱有很深的敌意。

  如果让希维尔知道叶风生死未卜的事,恐怕和她此时的心情差不多吧?出于好心,菲奥娜想了想,就算以后碰到希维尔,她也不会提及叶风生死未卜的事。

  脑海杂乱的思绪,使得菲奥娜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巨石,闷得很。

  双手按着脑袋,菲奥娜哽咽道:“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我得振作起来,如果继续消沉下去,我拿什么去和卡莉斯塔斗?”

  菲奥娜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怒火,她迫切地想要变强。

  她的眼神不再涣散,反而无比的坚定。既然叶风已死,她再这样消沉下去也毫无意义。

  况且她身上还背负着德玛西亚灭国、劳伦特家族灭族、父亲之死的仇怨。她必须学会坚强!

  也一定要坚强!

  卡莉斯塔那恐怖的实力,至少达到了半神,不是现在的她所能抗衡的。

  而且德玛西亚已经遍布暗影岛的亡灵和恶魔,凭她一己之力难以报仇。她得找帮手!

  “艾欧尼亚……”菲奥娜喃喃自语,她想到了叶风的故乡艾欧尼亚。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能帮她的只有远在保卫者之海的东北角的艾欧尼亚了。

  而且……菲奥娜的眼眸渐渐微眯,她想到了更可怕的事。

  恐怕暗影岛想要的不仅仅是德玛西亚这片土地,而是整个瓦罗兰!

  大6上的各个国家勾心斗角,各自提防,恐怕很难联合起来。

  现在最有可能帮助她的,也只有艾欧尼亚了。相信以众星之子索拉卡的智慧,一定会选择相信她。

  而且她有种预感,不久之后暗影岛会有一次更大的全面入侵。到了那时候,这大6可就基本没了可以藏身的地方,更别提让她安心提升实力了。

  一想到这,菲奥娜更加坚定了要去艾欧尼亚的心。

  “现在就动身!”

  心中有了决断后,菲奥娜也不管提莫还在睡觉,她换上皇家守卫的服饰就抱起还未睡醒的提莫离开了奥莉安娜的别墅。

  ……

  艾欧尼亚南三省的唯一一处对外港口,班德尔城的货船缓缓停靠在码头。

  船上时不时走出一些约德尔人和大6上的人,码头的景象难得热闹了起来。

  其中一个在码头卖艾欧尼亚风味小吃的摊主自顾自地叹了口气,即便有货船来,他的生意也基本上火不起来了。

  自从诺克萨斯的船只被禁止往来,能来艾欧尼亚的就只有约德尔人的船只、比尔吉沃特船只、德玛西亚的船只和弗雷尔卓德的船只了。

  而且最近几个月,德玛西亚的船只竟然一个也没有,更是使得他的生意难做。

  比尔吉沃特的正经船只没几个,弗雷尔卓德的船只一年才来一次,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要是德玛西亚这样的常客都不来,他就只能赚赚班德尔城的钱了。

  客流量一下子大幅度缩减,不禁令摊主唏嘘不已。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摊主竟然看到两个衣着德玛西亚服饰的人从他面前路过。

  德玛西亚人有自己的船只和港口,为何会绕道班德尔城,再坐船来艾欧尼亚?这种事摊主还是第一次见。

  这两人,一个是金女子,一个是褐男子。只不过令摊主奇怪的是,褐男子似是有伤,在金女子的搀扶下还摇摇晃晃的。

  望着就要离开的一男一女,摊主忍不住喊住了两人。

  金女子疑惑地停下脚步,看向摊主:“这位大叔,你是在喊我们嘛?”

  摊主点了点头,憨厚地笑道:“是啊,小姑娘,能不能冒昧地问你一个问题?”

  金女子看了一眼自己搀扶的褐男子,抿嘴道:“大叔你问吧。”

  摊主如实道:“看两位的穿着,应该是德玛西亚人吧?是这样的,这几个月我一直没看到过德玛西亚的船只来港口,然后又看到二位坐班德尔城的船来,所以心生好奇,这德玛西亚是不是生什么事了?”

  金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黯然,很是隐晦。她抿嘴一笑:“大叔,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和我哥哥一年前就离开德玛西亚,在做环游整个瓦罗兰大6的旅行,之所以坐班德尔城的船,是因为我们的上一站就是约德尔人的故乡。”

  听了金女子的话,摊主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笑道:“原来是这样,我就不打扰你和你哥哥游玩的心情了”

  “没事,大叔再见!”金女子甜甜一笑,就搀扶着她的哥哥离开了码头。

  “咳咳咳……”金女子高大的哥哥咳嗽了几声,嘴角流出淡淡的血渍。

  这一幕令金女子心头微微作痛,她声音颤道:“哥哥,你要坚持住,只要到了普雷希典,索拉卡大人会治好你的!”

  “拉克丝,这一路上辛苦你了……咳咳咳……”话还未说完,褐男子又咳出了血来。

  听褐男子叫金女子拉克丝,再加上他们以兄妹相称,这两人不就是盖伦和拉克丝么?

  拉克丝心疼地从怀中取出一张干净的丝质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盖伦嘴角的血渍。她哽咽了声:“哥哥,你别说话了,妹妹会带你到普雷希典的!”

  盖伦摇了摇头:“记住……一定要记住德玛西亚的灭国之仇!”

  拉克丝身体颤地点了点头,她一定不会忘记暗影岛对德玛西亚所做的一切。

  更不会忘记那个女人,

  那个将她哥哥打成重伤的恶魔,

  卡莉斯塔!

  陌伊:中间之所以加“——”是因为上传时空格会被自动缩减成“badend”,连在了一起,实属无奈之举才加“——”。

  大家凑合着看吧!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