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双双被擒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双双被擒

  大雾弥漫,潮气湿重,整个比尔吉沃特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之下。

  当比尔吉沃特大部分人都已入睡,然而鼠镇码头那刺耳的火警声却是让住在码头附近人家陷入了恐慌。

  瞟了眼身后紧追不舍的老朋友格雷福斯,崔斯特心里恨得牙痒痒。要不是格雷福斯一直跟着,他早就用卡牌魔法逃之夭夭了。

  不知不觉,现在已经是后半夜。格雷福斯完全不顾后边铁钩帮成员的追赶,他的眼中只有崔斯特。若不是让崔斯特溜走,他下次再想把这个狡猾的小白脸揪出来就难了!

  看着崔斯特带着他在这码头迂回往复,格雷福斯恨不得一枪就崩了崔斯特这个能跑的老朋友。要不是昨天他专门来踩过点,熟悉地形,还真有可能被崔斯特绕晕。

  有的时候身后的铁钩帮众有人追了上来,暴脾气的格雷福斯就对着身后的铁钩帮成员来了个他最擅长的回转射击。

  借此他不仅能制造硝烟,杀死来烦他追崔斯特的铁钩帮小弟,又能拉近与崔斯特的距离。

  崔斯特在看到格雷福斯又解决了几个麻烦后,他既庆幸又担忧。庆幸的是格雷福斯这个蠢蛋无意间给他减轻了压力,担忧的是他还真怕格雷福斯那火力十足的散弹枪打爆他的头。

  灰蒙蒙的迷雾,暗淡且诡异的夜空,崔斯特依稀能看到不远处有座石桥。

  趁着雾气迷蒙,又有夜色相陪,崔斯特悄悄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牌。他一边狂奔,一边紧张地盯着身后不远处的格雷福斯。

  当格雷福斯扭头对付接近的铁钩帮众同时,崔斯特抓住这片刻的机会施展出传送魔法。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他之前看到的石桥上。劫后余生的感慨涌上心头,崔斯特对着不远处大声咒骂他的格雷福斯挥了挥手,轻声调侃道:“后会有期,我的老朋友!”

  虽然听不到崔斯特在说什么,但格雷福斯也料想不是什么好话。看了眼远处的石桥,他那张比硬汉还硬的脸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别想再次逃跑了,崔斯特!

  ……

  哼着祖安的低俗小黄曲,崔斯特已经想好了等拿到报酬该怎么玩了。虽然他感觉他被算计了,但他确定雇主只要看到他手中的匕,还是会给他佣金的。

  那种聪明绝顶的人,应该不屑失信于他这个玩纸牌的穷酸。

  愈想心情愈好,崔斯特缓缓走在石桥上。

  走着走着,崔斯特瞳孔微缩,石桥前面的路竟然断了!而且在石桥的尽头,还有着一群戴着红帽子的人。这群人崔斯特有印象,是红帽帮的,他们也是普朗克的手下。

  “那个玩纸牌的,我们船长想请你回去”

  心中暗道不妙,崔斯特赶忙往回跑去。然而更令他感到糟糕的是,石桥的下方,格雷福斯已经追了上来。

  暗骂一句格雷福斯阴魂不散,崔斯特前所未有地陷入了焦虑。

  就在此时,铁钩帮的人也走上了石桥。望着格雷福斯身后追来的铁钩帮众,崔斯特只感觉情况更加恶劣了。

  崔斯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站在石桥的围栏旁,向下眺望。

  栏杆下方,有着数不清的绞车和滑轮绳索,再往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海。

  崔斯特一阵头晕,心情彻底跌落了谷底。他踉跄地退回桥心,远处的景象更是令他脸色苍白。

  远处,黎明将至,可崔斯特却是看不到任何希望。一艘巨大黑色战舰在黑雾之中若隐若现,它的腹部不断涌出密密麻麻的小船,朝着这边奋力驶来。

  普朗克的人,已经倾巢而出了。

  崔斯特的身子晃动了下,苦涩一笑。

  这时他才现桥的旁边有着一个刻着屠夫之桥的石碑。

  望着周围那群虎视眈眈,磨刀霍霍的普朗克的手下和格雷福斯。崔斯特不由在心里念叨了句:不愧是屠夫之桥。

  他没法冲破铁钩帮的封锁,也无法说服红帽帮行行好,更没办法干掉皮糙肉厚的格雷福斯。

  心头一横,崔斯特咬了咬牙,恐惧地爬上桥栏。

  站在上面,崔斯特一阵心悸。这里比他想象的还要高,狂风扑面而来,拍打着他的脸颊。他不由在心底吐槽了句,如果今天能活下去,他再也不想回到这个鬼地方了。他宁愿被皮城的女警凯特琳抓进警局,至少还能在被拘留的日子里吃口热乎饭。

  “赶紧滚下来!”

  格雷福斯近乎绝望的声音传入崔斯特的耳中,他先是一阵愕然,随后释然。如果他死了,格雷福斯苦苦追寻的忏悔就此化为泡影了。

  崔斯特望着下方的大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光是掉进水里就要好几秒,他得憋气了。

  格雷福斯心软了,他叹了口气:“下来吧,崔斯特。”

  崔斯特愣了下,脚一滑,朝下方极滑落。

  格雷福斯的吼声连同桥栏一起飞快远去,崔斯特睁大双眼地朝下方看去。

  狂风涌进崔斯特的眼睛,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倏地,手心一热,崔斯特下意识地攥紧拳头。

  手掌虽然一阵剧痛,但崔斯特却是高兴地大吼了一声。他看了看自己的处境,他正位于升降平台下方的钢丝缆上。

  扭头看了看身后,这一去一回,连接着屠宰码头和比尔吉沃特城里。而更令他感到兴奋的是,他的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吊篮朝他运来。

  算好时机,崔斯特跳进臭烘烘的吊篮里,里面装满了和鱼有关的食物:鱼胆、鱼脾脏、鱼肠……

  不一会儿,崔斯特随着这些散着腥臭味的货物被倒出。

  崔斯特从鱼堆里爬出,他的面色难堪,身上的恶臭熏天。

  眺望了不远处正在赶往岸边码头的密集小船,崔斯特心底一寒。

  刚想撒腿就跑,崔斯特却是不由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他踉跄地跪倒在地上,逃窜了一晚上没停歇,再加上刚才的惊险逃生,他需要缓上一缓。

  心头咯噔一跳,崔斯特不安地抬起头,格雷福斯已来到他的面前。

  虽不知格雷福斯是如何下来的,但崔斯特还是暗道这个老朋友难缠。

  格雷福斯上下打量着崔斯特,崔斯特那副狼狈的模样看得他很解气。他玩味地笑道:“好像不太帅呀!”

  崔斯特撑着一条腿试图站起来,不满道:“你到底……长不长记性?每次我想着怎么帮你,你总……”

  格雷福斯朝崔斯特面前的地上开了一枪,飞溅的碎石打在崔斯特的小腿上。

  崔斯特想把话说完,他继续道:“你能不能听我……”

  “我早就听够了!”格雷福斯打断道:“咱俩这辈子最大的一单活儿,你话都没留一句,一转身就没影了!”

  崔斯特咬着牙:“话都没留?我不是跟你说……”

  又是一枪,格雷福斯不想再听崔斯特屁话。

  崔斯特有些不服气道:“我尽力想把我们两个都弄出去,只有我看出那件差事要黄,但你根本不听我劝!”

  与此同时,崔斯特手里悄悄攥紧了一张纸牌。

  格雷福斯的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他一边走向崔斯特一边道:“我当时说,只要你掩护一下,我们就能全身而退,还能赚大钱,但你跑了!”

  崔斯特没再说话,他紧了紧攥在手里的纸牌。

  下一刻,崔斯特想都没想直接对着格雷福斯扔出他那散着黄光的纸牌。而格雷福斯也不甘示弱,对着崔斯特就是一枪。

  子弹与纸牌交错而过,他们两人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在那一刻忽的止住了。

  然而,出乎他们两人的意料,子弹与纸牌都没有击中他们任何一人。

  子弹与纸牌从他们的耳边擦身而过,分边击中了暗中杀出的两个铁钩帮众。

  崔斯特与格雷福斯对视着。老习惯真是可怕呢!

  两人在下一刻背靠着背,望着蜂拥而至且将码头围得水泄不通的普朗克的手下,都紧张到了极点。

  崔斯特暗道完了,他扔纸牌也是毫无意义,他根本传送不出去。

  但莽撞的格雷福斯却是冷笑一声,提起枪就准备扫射。

  酷酷的扫射动作做了半天,心头亢奋的格雷福斯才现他的子弹刚才就用尽了。

  格雷福斯还是不服输,他如一头公牛般扎进人堆里和普朗克的手下们纠缠在了一起。虽然撂倒了不少人,但他还是被制服了。

  和放弃抵抗的崔斯特一起捆起来,格雷福斯用他那杀人的目光盯着这群普朗克的手下。

  突然,嘈杂的嘲笑与讥讽声停息,拥挤的人海顿时分开,一个披着红色大氅的身影大步走来。

  普朗克!格雷福斯和崔斯特瞳孔微缩,他们知道他们的噩梦要来了。

  普朗克缓缓朝两人走来,崔斯特不安地盯着那令气氛压抑下来的魁梧身影。

  愈来愈近,崔斯特都快感觉到他自己那狂跳不止的心跳了。望着和他想象中有点不符的普朗克,崔斯特心底虚。

  普朗克比他想象的要健壮,年纪也大了点。而普朗克脸上那几道像凿子凿出来的皱纹,更是让崔斯特心悸。

  普朗克面无表情地盯着崔斯特两人,一言不。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橘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很短的雕刻刀,正在不紧不慢地削皮。

  普朗克的每一刀都削得很干净。

  普朗克的喉咙动了动,低沉的声音随之出:“说吧,小子们,你们喜欢骨雕吗?”

  ……

  陌伊:给大家报个比尔吉沃特的底,比尔吉沃特收尾主角会黑化且恢复记忆,和普朗克的对决!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陌伊,书上架一个月了,虽然成绩不好,我还是会继续努力的,毕竟还是有小伙伴们愿意看!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