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冥渊崩塌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冥渊崩塌

  冥渊号上,不服输的格雷福斯被普朗克的船员揍得鼻青脸肿地跪在崔斯特旁边。

  普朗克摸了摸从崔斯特身上夺回来的匕,随后走到崔斯特身前。他直直地俯视着跪倒的崔斯特,道:“崔斯特,对吧?”

  崔斯特没有回话。

  普朗克也不恼,蹲下身子继续道:“听说你手很快,而我呢……一直很看得起手快的贼,但你不该愚蠢到从大6跨洋来我这偷东西!”

  他又转而看着格雷福斯:“而你,如果你的脑子再大那么一小寸,本来是有机会给我干活的,但现在不可能了。”

  普朗克缓缓站起身来,背对着两人道:“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也并不会强迫别人在我面前卑躬屈膝,我想要的,不过就是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尊重罢了,可你们两个,却骑到了我的脖子上,不可原谅!”

  此话一出,其他船员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群凶神恶煞的船员,将崔斯特两人团团围住,只待普朗克下令。

  格雷福斯看到这阵势,不仅不怕,反而风趣地对崔斯特的方向努了努嘴:“帮个忙,先宰了他。”

  普朗克一听,嗤笑了声。他对一个船员点点头,那船员会意地跑到一边,敲响了船上的钟。

  紧接着,城里十几口钟依次响起。

  醉汉、水手、商贩……

  数不尽的人流涌入大街上,惊恐且敬畏地看向这边。

  望着即将淡去的夜色,普朗克下令道:“全城人都在看着你们,是时候了,把死神之女带上来!”

  随着普朗克一声令下,船员们欢呼了起来。在船员们热切的注视下,一门年代久远的火炮被推了出来。

  格雷福斯只是看了一眼那长满铜绿的炮身,便看向崔斯特。

  崔斯特垂着脑袋,闷不坑声的样子让格雷福斯一愣。

  过了会儿,格雷福斯才想起来崔斯特身上的卡牌全被普朗克的手下给收走了。海盗船员中有个无赖,还收走了崔斯特那顶花哨的礼帽。

  以格格雷福斯的记忆,崔斯特总会给他自己留条后路。

  可此时此地,崔斯特束手无策,被打败了。

  格雷福斯心底很是解气,不过他还是愤怒地咆哮道:“你完全是活该,狗杂种!”

  崔斯特怒了,他抬起头看向格雷福斯:“我也不希望事情变成那样……”

  格雷福斯打断道:“你丢下了我,随我烂在监狱里!”

  崔斯特咬了咬牙,回击道:“我和我的朋友都想把你弄出来,结果他们全死了,全是为了救你这个猪头!”

  “但你还活着,你想过为什么吗?因为你就是个懦夫,就算借口再漂亮也没用!”

  格雷福斯的话让本来准备好说辞的崔斯特一阵哑语,他的肩膀无力地垮了下去,不再辩解。

  看着崔斯特这个样子,格雷福斯突然感觉好累。也许是该好好休息了,他也好去见见他五年前就死去的老母亲了。

  这时,崔斯特说话了:“我们都会下地狱,并不是我的错,我真的没骗你,我们确实尽力去救你了,但是没关系,说了你也不信。”

  格雷福斯有些动摇了,他渐渐现他开始相信崔斯特了。

  他想起以前他经常搞砸很多事,但都是崔斯特来收拾烂摊子,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全身而退。

  还想问崔斯特些什么,格雷福斯却是现有人抓住了他的脚,头朝下往死神之女拖去。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老搭档崔斯特。

  “曾经死神之女在我手上胜绩累累,”普朗克亲昵地抚摸着死神之女:“我一直想给她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船员们牵出一根粗铁链绕在炮身上。崔斯特和格雷福斯背靠背地被捆在一起,铁链的另一头缠住他们的退,然后穿过背后的手铐搭在肩膀。

  挂锁一扣,崔斯特两人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船舷一侧滑开一个缺口,一群人把死神之女推到船边。这一幕顿时引起了在码头上观望的人群的注意,他们不无呆呆地望着这里。

  当崔斯特看到普朗克的脚抵在炮筒上,他叹了口气道:“这次我真没法把我们弄出去了,我早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把我整死。”

  听着崔斯特临死前的话语,格雷福斯放声大笑了起来。这十年,他第一次笑得这么释怀。

  都结束了……格雷福斯不无叹息,没想到他也算传奇的人生就要在这里被终结。

  等等!格雷福斯瞳孔微缩,他好似想起了什么。用手腕抵住手铐的内圈,他竭力将手伸入裤子后袋摸索了起来。

  果然还在!格雷福斯心底一喜,他摸出了一张纸牌。本来他想在听完崔斯特的忏悔后,一纸牌塞入崔斯特的喉咙里。没想到阴差阳错,倒成了他的后路。

  由于普朗克深知他们的底细,只是收了他,并没有像崔斯特那样搜遍全身找纸牌。

  两人现在背靠背的姿势,刚好方便传东西,格雷福斯想都没想将纸牌塞入崔斯特的手中。

  崔斯特先是一愣,犹豫了下,还是将纸牌攥进了手心。

  普朗克漫不经心地向两人扫来:“作为祭品,你们俩有点寒酸,不过也不算太差,替我向蛇母问好!”

  说完,普朗克看了一眼远方海岸浮现的第一缕微弱的光线。

  他一边向码头上挤满的人群挥手示意,一边将死神之女踢出船舷。

  平静的海面顿时溅起浪花,火炮带着铁链飞快地下沉。

  该到离别的时候了!格雷福斯眼中精光一闪,他恶狠狠地背对着崔斯特怒吼道:“你滚吧!”

  说完这句话,格雷福斯的心情前所未有得好。以前每次都是崔斯特救他,现在终于轮到他救崔斯特了。只不过这一次,他得交待在这里了。

  崔斯特不语,开始活动手指,纸牌在他手里舞动。

  一眨眼的功夫,崔斯特就消失在了原地。而格雷福斯则是随着铁链,一同坠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码头的人群中,崔斯特心情复杂。其实他现在就可以趁机远离这个码头,从其他海岸的码头坐船回瓦罗兰大6那边。可一想起格雷福斯掉入海水前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崔斯特就犹豫了。

  他不能抛下格雷福斯,十年前那是最后一次,他必须救格雷福斯!

  心中有了决断,崔斯特下一秒便出现在普朗克的身后。顺手取走普朗克腰带上的匕,他飞快奔向还未完全落入海水中的铁链,死死地抓住。

  然而他这一抓反而把他给拽了下去。当崔斯特意识到他冲动时,已经晚了。

  海水将崔斯特紧紧包围,不会游泳的他差点松开抓住铁链的手。

  感受到臂膀被火枪击中,崔斯特疯狂地往水下游去。

  彻寒的海水涌入他的口鼻,窒息的恐惧将他包围。

  抬头望了眼上方,透过水面,他依稀能看到船上有一群人在往水里开枪。

  又看了眼正在被血腥味吸引而来的鲨鱼、利齿鱼群、魔鬼鱼群以及一些叫不上名来的海兽,他更加恐惧了。

  很快,崔斯特便沉入了浅海水域的海床,同时他也看到了格雷福斯。

  拉着铁链朝被捆得死死的格雷福斯奋力游去,崔斯特无视格雷福斯那杀人的目光,紧张地为其开锁。

  然而崔斯特这个专业撬锁的此时却是浑身颤抖,根本没法办到。

  格雷福斯也害怕了,他口中呼出的气泡越来越小了。

  崔斯特没办法了,他想着要是格雷福斯碰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心头咯噔一跳,不再靠巧力与技巧,他凭着蛮力扭动匕。

  刀尖一跳,不仅割断了铁链和手铐,还割破了崔斯特的手。

  无力地放开匕,崔斯特不再管那个把他害成这样的匕,面朝着海面,朝海床落下。

  好像有光?崔斯特眼前一阵恍惚,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

  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橘红色的光亮,崔斯特不禁看醉了。

  这就是将死之人会看到的景色吗?

  在意识彻底陷入沉睡前,崔斯特咧开嘴,任由海水灌入,释然地笑了。

  ……

  赛壬号的甲板上,莎拉静静地眺望着远处的港口。

  远处的火光在她的眼中跳动,她不禁嘴角微微上扬。这一切可怕的景象都是她做的!

  她那闪烁着奇异神采的瞳孔里,冥渊号的残骸正在熊熊燃烧。

  普朗克的手下要么被当场炸死,要么掉入海中溺毙,要么被剃刀鱼群分食。

  刚才那一幕真是太壮丽了!巨大的火球在黎明的一丝曙光映衬下缓缓升起,宛如一轮朝阳浮出海面。

  莎拉心神一醉。

  大半个比尔吉沃特都见证了那一刻,而普朗克本人还是其中的演员之一。

  愈是这么想,莎拉脸上的笑意愈是明媚动人。

  普朗克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他把崔斯特和格雷福斯像牲口一样在所有人面前展示,想要提醒所有人他的威严不可侵犯,却反而帮了莎拉一把。

  对于普朗克来说,别人只不过是他巩固权力的工具而已。

  而她,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尖叫与警钟响彻全城,流言像野火般蔓延开来。

  普朗克死了!

  今晚只不过是整个游戏的终盘,雇崔斯特去偷匕,再消息放给格雷福斯。这都只不过是她为了迷惑普朗克的障眼法。

  复仇终于完成了……

  莎拉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她想到了很多。

  从普朗克闯入她家的工坊的那一刻起,她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莎拉,她为了复仇,隐藏起自己的名字。

  那一天的场景历历在目,普朗克杀死她的父母,并在她面前对她父母的躯体做残忍的骨雕。做完这一切,他便开枪打中了她。

  她当时,也只是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孩子,只能呆呆地看着父母倒在血泊之中。

  不管你觉得有多么安稳太平,你的世界,包括你建立的一切,你在乎的一切,都可以在转眼间化为乌有。这是普朗克教会她的残酷事实。

  但他千不该,万不该,留了活口!

  愤怒与仇恨的烈焰爬上她那美艳的脸颊,将她扭曲得如同深海中的女妖。

  在那个冰冷的夜晚,她的心中也只有愤怒与仇恨了……

  随后紧跟着无数的黑夜,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十五年来,她倾尽所有可用上的资源,耐心地在暗中蛰伏与崛起。

  她一直在等待,等待普朗克彻底忘记一切可威胁他的存在,高枕无忧地坐在他的宝座上。

  只有到了这时候,他才会失去一切!

  只有到了这时候,他才会懂得“失去”二字的真正含义!

  莎拉本该释怀、本该欣喜。但此刻,她却落寞地看向那美丽的火焰光景,眼中满是迷茫与困惑。

  这时,雷文跳上了甲板。望着站在船头眺望远方的莎拉,他头一次露出松懈的笑意:“莎拉,一切都结束了。”

  他期盼地望着莎拉的背影,他在考虑何时向卸下担子的莎拉示爱。

  这十五年的守护,总算是替她完成了心愿。

  莎拉似是被雷文这句话刺激到了,她激动地颤抖了下。

  转过身来,莎拉目光灼灼地盯着下方的雷文:“还没有!”

  雷文有些失落,他不想看到她迷失在这里,成为下一个海盗之王,成为下一个被人踩着尸体上位的普朗克。

  而且就算没了普朗克,铁钩帮和红帽帮都是下一任大权的有力争夺者。

  没了普朗克的比尔吉沃特会更加混乱,他怕他们连坚持到最后登顶的机会都没有。

  雷文真的累了,但他觉得莎拉比他更累。所以他劝说道:“莎拉……”

  莎拉脸色阴寒,扭曲的仇恨与前所未有的空虚主导了她的思想。她厉声道:“我是你的船长,雷文!”

  心底一凉,雷文低沉着声音道:“是,船长!”

  满意地点了点头,莎拉的眸子望向比尔吉沃特的深处。她本以为杀掉普朗克,她心中的恨意就会平息。

  但她现在现她错了,随着普朗克的死去,她心中的恨意与怒火更胜从前。

  她要去争,成为下一个比尔吉沃特的王者。她不仅要杀死普朗克,还要在对比尔吉沃特的统治力上越他!

  她渴望变得更加强大!

  “这才刚刚开始,雷文,听好了,每个忠于过他的人,我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他手下的副官,我要把他们的人头钉在我的墙上;每一间装饰着他徽记的妓院、酒馆和仓库,我要看着它们化为火海;最后,我要亲眼看到他的尸体,摆在我的脚下!”

  听着莎拉散着森冷寒意的宣言,雷文不禁战栗。虽然他见过莎拉杀人的手段,但他从未见过莎拉为了一个人会做这么多恐怖的事情。

  “雷文,为何不回话?刚才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望着莎拉朝他投来的那满含阴寒杀意的目光,雷文哆嗦了下:“是,船长!”

  ……

  陌伊:普朗克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莎拉的,后面的剧情会更加得振奋人心!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