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蚀魂夜临

第二百六十七章 蚀魂夜临

  昨日冥渊号的沉沦已让整座城市陷入疯狂,嘶吼与哀嚎声直到今天早晨,住在比尔吉沃特最高峰别墅里的叶风还能听得见。

  下一任海盗之王的位置只要还未有人坐下,恐怖与阴霾就不会在比尔吉沃特停息。

  这是莎拉告诫他的。

  站在二楼自己房间的阳台上,比尔吉沃特的一大片远景尽收叶风眼底。

  吱呀!

  房门被缓缓打开,莎拉走了进来。

  今天的莎拉换了一身装束,深灰色的大衣里面,仅着一件薄薄的蓝竖条纹的白丝衬衣。胸前傲人的双峰被扣子紧紧地束缚在内,隐约能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抹胸。下身黑色褶皱的皮裤落入精致的高跟皮靴里,修长的曲线彰显着她的魔鬼身材。

  莎拉来到阳台前,静静地趴在栏杆上,眺望着比尔吉沃特的景色。她偏过头,朝叶风露齿一笑:“伍德,喜欢吗?”

  叶风有些不好意思地盯着莎拉,他的姐姐实在太诱人了。挠了挠头,他道:“喜欢。”

  莎拉娇嗔地伸出右手,食指轻点叶风的额头:“我是问你喜欢这里的风景吗?不是让你盯着姐姐的胸乱看!”

  叶风心虚道:“我……我没有……”

  看着叶风心虚的模样,莎拉轻叹道:“你呀你,我是你姐姐的时候,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不然姐姐可是会生气的,我们是姐弟,是靠亲情联系在一起的!”

  “嗯!”叶风缓了口气,冷静了下来。

  莎拉痴痴地望向远方的天空,喃喃道:“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叶风疑惑道:“什么感觉?”

  莎拉幽幽道:“站在比尔吉沃特最高峰的感觉。”

  “不喜欢。”叶风摇了摇头。

  “是嘛……”

  莎拉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就被笑意所掩饰。

  叶风望着莎拉,他突然想起了菲奥娜跟他提的外面的世界。现在普朗克死了,大仇已报,他的姐姐应该可以放下了。他想让莎拉和他一起,离开比尔吉沃特,过没有勾心斗角与杀戮的日子。

  想到这,叶风动情地喊了句:“姐姐……”

  莎拉明媚的眸子好似散着流光,她眨了眨动人的眼眸,道:“怎么了?”

  叶风期待地望着莎拉:“姐姐,我们离开比尔吉沃特吧?”

  “为什么?”莎拉明显一愣,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叶风还以为莎拉心动了,他高兴地解释道:“我听菲奥娜说外面不像比尔吉沃特这里这么乱,姐姐这么多年一个人带着我一定很累了,弟弟我想姐姐你能放下担子,开心地活着,而且我也想出去看看,我不喜欢这里。”

  “菲奥娜……”

  莎拉心底一沉,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栏杆,出声响。

  这个菲奥娜总想着要带她心爱的弟弟离开,她决不允许她的弟弟离开她!

  望着莎拉脸上的笑意散去,叶风担心道:“姐姐?”

  莎拉看了眼叶风,勉强着自己做出笑容:“我没事,弟弟。”

  叶风轻抚胸口,继续问道:“没事就好,怎么样姐姐,我们一起离开吧?”

  “伍德,别再提了!”莎拉的语气略显烦躁,她不想再听到她的弟弟提离开的事。

  叶风急了,他忙道:“可是姐姐,弟弟也是为你着想,我能感觉得到,姐姐虽然经常笑,但根本就不开心,我想姐姐能真正的开心!”

  真正的开心?莎拉嗤之以鼻,她动人的双眸直直地盯着叶风,射出骇人的目光。

  叶风吓得咽了口口水,他坚持道:“姐姐,我们……”

  “够了!”

  莎拉气得浑身颤,胸前的双峰起伏不定。她的嘴里传出磨牙的声音,右手高高举起,颤巍巍地抖动着。像是叶风要是再惹她生气,她就会一巴掌扇过去。

  “对不起,姐姐……”虽然心有不甘,但叶风还是低下了头。

  莎拉现在真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但她还是强忍着冲动,保留着理智。

  她喘了口粗气,右手重重地落在自己的大腿上,色厉内荏道:“伍德,不要怪姐姐我没有警告你,你要是敢和菲奥娜偷偷溜走,离开比尔吉沃特,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也永远不要认我这个姐姐!”

  “姐姐,我……”

  叶风还想着和莎拉解释什么,但回应他的只有莎拉离开前重重的摔门声。

  ……

  屠宰码头的港口,莎拉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炮身里装着的拜恩尸体。

  周围围了一群人,有的是来看热闹的,有的曾经是拜恩的手下,有的则是来看她的。

  那最后一类人,则是想看看杀死普朗克的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

  莎拉对此只是冷眼旁观,她的赏金会正需要更多的关注与威望。来的人越多,她越能更快地在短时间内提升她在比尔吉沃特的威望。

  虽然以前她就以接受赏金任务而出名,被人们戏称为厄运小姐、赏金猎人,但跟普朗克和一些比尔吉沃特的名绅富人比起来,地位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她相信今天一过,比尔吉沃特的所有人都会记住她这个杀死普朗克的女人!

  雷文见莎拉迟迟不动,提醒道:“船长,是时候该给拜恩下葬了,他可是为了完成您的任务,用生命炸沉了普朗克整整一条船的人。”

  “不急。”

  莎拉淡定地挥了挥手,问道:“事情办的如何?”

  雷文恭敬地回道:“赏金会的人正在全面追捕曾经效忠过普朗克的人。”

  “我要具体的!”莎拉的语气略显不悦,看来她不太满意雷文的回答。

  “克雷格区那附近和埋骨场的,一个都不剩!”

  听着雷文的回答,莎拉将目光移向西边冒烟的悬崖,微笑着点了点头。

  难得对雷文露出赞许的目光,莎拉继续道:“我听说你让屠宰码头上的家伙们打得不可开交。”

  雷文笑道:“不错,鼠镇群狗和港王帮积怨已久,普朗克一死,只需要一丁点的引线,就可点燃!”

  “嗯。”

  莎拉的眸子透露着阴冷的寒意:“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雷文应声道:“属下知道该如何做!”

  不再多问,莎拉笑着看了眼周围围观的人。她大声道:“有谁想说点什么吗?”

  见大部分人眼中流露着恐惧与敬意,莎拉微微一笑:“那么,接下来就给拜恩举行海葬了。”

  面色庄重地盯着炮身里拜恩的尸体,莎拉轻柔地抚弄着炮身:“你的牺牲是有意义的,赏金会会铭记你的恩情!”

  说完,莎拉就要作势将装着拜恩的老旧火炮推下海。

  “慢着,我有话说!”

  听着那雄浑粗厚得不像女人的女声,莎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转身向后望去,一个身着胡子女士祭祀服饰的祭司朝她走来。

  这个身材如男子般伟岸的女人她认得,是胡子女士的侍奉者——俄洛伊。

  一旁的雷文见莎拉神情凝重,不由紧张道:“她怎么会来这里?”

  莎拉犹豫了下,还是低声说出自己的猜测:“我听说她和普朗克曾经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雷文瞳孔微缩,不敢相信道:“她是来报仇的?”

  莎拉的心情也很阴郁与低沉,但她的俏脸却隐藏着自己真实的想法。

  俄洛伊径直走到莎拉身边,朝炮身里的拜恩尸体看了眼,随后掂了掂她手里永远提着的石球。她粗着嗓子道:“一个比尔吉沃特男人,理应得到娜伽卡波洛丝的祝福,不是吗?”

  莎拉平静道:“不错,不过他马上就要下去陪你那位女神了。”

  俄洛伊不恼,反而笑道:“娜伽卡波洛丝并不在深渊里,只有愚蠢的外来小粉脸们才这么想,娜伽卡波洛丝就在我们身边。”

  莎拉故作姿态,连连道:“是啊,你看我多蠢啊!”

  俄洛伊豪爽地笑了笑:“你并不蠢,厄运小姐,只是你还不知道你存在的意义。”

  莎拉听得有点不高兴了,不过她还是强压着不满道:“你到我这来,是为了那个人?”

  俄洛伊鄙夷道:“男人和神明,两者能相提并论吗?”

  莎拉附和道:“嗯,不能。”

  “拿去,当你想明白存在的意义时再来找我吧?”

  俄洛伊伸出手,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块粉红色珊瑚坠饰。众多的纹路交错环绕着中心,有如一只眼睛。

  莎拉警惕地盯着俄洛伊的眼睛:“这是什么?”

  “娜伽卡波洛丝的徽记,在你迷失的时候,她会指引你。”

  莎拉脸色一沉:“我问的是,这是什么东西!”

  俄洛伊咧嘴笑道:“只是我代表娜伽卡波洛丝送给你的礼物。”

  看了眼周围围观的人,莎拉面色犹豫。娜伽卡波洛丝,也就是比尔吉沃特人俗称的胡子女士和蛇母,她影响着大部分比尔吉沃特人的信仰。

  虽然莎拉不信这些东西,但是当面拒绝一位胡子女士的祭司的礼物却是有点不妥。

  无奈之下,莎拉面无表情地接过坠饰。摘下三角帽,她将坠饰的细绳挂在脖子上。

  俄洛伊笑了,她压低声音道:“希望你并不愚蠢,别让我看错了。”

  从刚才就一直在气势上被俄洛伊压着,莎拉心中很是不爽。她不领情道:“我干嘛在乎你怎么想?”

  “黑雾来了……”

  说完,俄洛伊将装着拜恩尸体的火炮踢入海里。拍了拍手,她略有深意地看了眼莎拉,便朝着她来时的方向走向她那立于峭壁上的神庙。

  ……

  夜幕降临,混乱的钟声与警报声在回荡在最高峰山下的城市中。

  莎拉站在一楼客厅的阳台前,眺望着从东方不断接近的黑雾。

  那即使黑夜,也能清晰可见的黑色雾气,弥漫着恐怖与死亡的气息。

  莎拉心头跳动,她感觉得到,有诡异的生物在黑雾中蠢蠢欲动。

  正如俄洛伊所说,黑雾来了……

  莎拉的脸色阴沉,她喃喃自语道:“今年的蚀魂夜来得比预计的要早,本来还以为可以在统一比尔吉沃特之后再来应对的……”

  “没有什么可以从我手上夺走这一切,就算是恶魔和亡灵,也不行!”

  莎拉贝齿轻咬红唇,她好不容易才报仇,才拥有的这一切,决不允许任何人从她手中夺走!

  尤其是她现在这座象征着最高权贵的别墅!

  这可是她的人在普朗克死的第一时间,将那个为普朗克提供财富的比尔吉沃特最富有之人拖出被窝,砸死在石阶上得来的。

  她决不允许自己也生这样的事!

  在叶风担忧的注视下,莎拉似了疯般将这栋别墅所有的门窗与帘子通通打开。

  叶风问她话,她也不回。她的目光望向愈来愈近的黑雾,挑衅着死亡的阴影。

  着迷地把玩着胸前俄洛伊送她的珊瑚坠饰,她虽然不信仰蛇母,但还是很喜欢这个精致的小饰品。

  叶风几次关心地问莎拉一些话,她都当作没听见无视了。

  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的莎拉突然听到敞开的大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脸色一变,将坠饰放回胸前。

  雷文一反常态,质问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莎拉不以为然道:“你觉得我在干什么?”

  雷文继续生气道:“我觉得你在干蠢事!”

  “蠢事?”

  莎拉顿时被激怒了,她重重地拍了下眼前的桌面,气喘吁吁道:“我们好不容易熬到现在,才干掉普朗克,我绝不会让蚀魂夜就这样……”

  说到后面,莎拉有气无力地走回沙上,瘫坐在那里。

  叶风不太懂两人争什么,他只好默默地听着。

  “就哪样?”雷文不依不饶,他要燃起莎拉的斗志,不能让她害怕失去,只有这样才能活过蚀魂夜。

  就算是安然度过数十次蚀魂夜的人,只要哪怕生出一丝丝的畏惧与绝望,都可能在下次蚀魂夜葬送生命。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类能有百分百的几率活过蚀魂夜。

  “把这里从我手中夺走!”

  莎拉眼中涣散的神采逐渐凝聚,她的瞳孔微缩,猛然抓起桌上她那两把精致的手枪。

  冷冷的眸子投向门口的雷文,莎拉声音寒道:“你也不能!”

  雷文松了口气,他笑道:“我不是来夺走你的东西的。”

  莎拉长舒一口气,不冷不淡道:“看来你越来越聪明了呢,雷文。”

  雷文自顾自地将别墅内所有的窗户和房门关上,才道:“雷文一定会誓死保护船长!”

  莎拉微微地翘起她那性感的红唇:“有十层的把握,我们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雷文拍打了下腰间佩剑的骷髅头,道:“船长,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经历蚀魂夜了,我也相信,这绝不是最后一次!”

  莎拉点了点头,随即对还一头雾水的叶风道:“伍德,蚀魂夜你去和菲奥娜在一起。”

  虽然不太懂,但听两人说的话叶风也是知道蚀魂夜很恐怖。他执拗道:“姐姐,我想和你一起!”

  莎拉摇了摇头,叮嘱道:“姐姐要干的事情很危险,听话,和菲奥娜找个安全的封闭角落躲起来。”

  “可是姐姐……”

  莎拉不容置疑道:“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姐姐的话,就听姐姐的话!”

  叶风咬了咬牙,无奈道:“好吧。”

  “乖,伍德,姐姐和赏金会的人先送你去菲奥娜那。”

  宠溺地摸了摸叶风的头,莎拉的眼中尽是柔情。这一幕落在雷文的眼里,却是令他有些失落。

  莎拉拍了拍衣物,下令道:“该上路了,雷文!”

  “是,船长!”

  ……

  陌伊:蚀魂夜来了,有票的小伙伴记得投我,谢谢!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