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刻意而为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刻意而为

  海魁虫那条巨大的长尾朝叶风横扫而来,躲闪不及的叶风直接被长尾击中腹部。

  叶风只感觉自己的肚子在疯狂地翻滚着,他忍着腹部传来的疼痛仓皇逃离。

  然而海魁虫的度实在是太快了,叶风很快就被身后的海魁虫给追上了。

  已经和海魁虫在这附近周旋很久了的叶风也快支撑不住了,但对生的渴望却是支撑着他的意志。尽管度愈来愈慢,但他还是尽可能地游动着。

  或许是已经厌倦了这场追逐的游戏,海魁虫张开它那满嘴黏稠液体的大嘴,朝叶风奔来。

  “你有口臭啊!”

  叶风一边捏着鼻子一边逃离。奈何海魁虫的度之快,他虽然没被吞入肚中,但还是被海魁虫的身躯撞中。

  倒在附近的海床上,叶风彻底脱力了。

  长吁一口气,叶风在海床上一边挪动着身躯,一边脑袋飞运转,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地形。

  然而附近的地形过于平坦,连给他用来躲避的掩体都没有。叶风感觉自己都快紧张得出冷汗了,但这里是海底,就算出汗他也感觉不到。

  巨尾落下,叶风被抽得在海床上翻滚了起来。

  嘴里出“嘶嘶”声,叶风咬牙道:“我的天,早知道就不逞英雄了!”

  嘭!

  海魁虫那条巨尾再次落下,本来就被震得还未回过神来的叶风要是再中一下,基本上已经可以魂归故里了。

  眼看着那条巨尾就要击中叶风,他胸前戴着的女神之泪渐渐散出纯洁的冰蓝魔力,形成一道防护罩,将叶风保护在里面。

  闭上双眼等死的叶风等了很久也没见自己有丝毫的痛苦,他疑惑地睁开眼,才现自己胸前的那颗形似珠泪的蓝宝石吊坠正在向外出一缕缕淡蓝色的魔力,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护罩。

  不论海魁虫如何拍打,这道防护罩都没有丝毫的颤动,连裂纹都没有。

  “太神奇了!”

  叶风摸了摸胸前的女神之泪,他觉得他或许可以借助它的力量打败海魁虫。

  似是感应到叶风的想法,一股暖流自女神之泪涌入叶风的体内,引动了他体内那因失忆而沉寂的月之魔力。

  不仅如此,女神之泪还强化了叶风体内月之魔力的浓郁程度。

  与此同时,叶风只感觉他的身躯好似变得轻盈了许多,体内好似有着使不完的劲。

  当他想要一把剑时,他体内的月之魔力在女神之泪的引导下于他的手中化为一把由月光形成的利剑。

  由于叶风的脑海是以菲奥娜的墨羽剑为模板,这把月光形成的利剑外形和菲奥娜的墨羽剑一模一样。

  “太酷了,我想什么它就会形成什么!”

  叶风完全忘了外面还有个海魁虫在疯狂地撞击着护罩,他陶醉地挥舞了几下光剑。

  “有了这把剑和我体内的力量,一定能杀死海魁虫!”

  看了眼外面状若疯狂的海魁虫,叶风撤去了防护罩。

  意念随行,他手持着光剑,下一秒便出现在了海魁虫面前。

  叶风刚才只是试一试,没想到真会像菲奥娜一样闪身到海魁虫的面前。

  还没来得及庆祝,叶风就感觉到海水被搅动的能量波动。他这才想起来他还在海魁虫面前呢!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叶风手持着光剑一剑刺入海魁虫的脑袋。

  顿时,他体内的月之魔力不受他控制地涌出。

  在女神之泪的强制引导下,那惊人的月之魔力借由叶风手中的光剑,化为狂暴的魔力涌入海魁虫的体内。

  那肆虐的狂暴魔力流向海魁虫身体的各处,在它的体内撕扯与涌动着。

  海魁虫经受不住那躁动的魔力的折磨,它开始不停地出痛苦的哀嚎声。它的身躯也在疯狂地扭动着,如同一条受惊的毒蛇。

  叶风被海魁虫那尖啸声震得头晕目眩,他赶忙松开手闪身到远处。

  直到耳膜不会受到海魁虫影响后,叶风才停下了身形。

  远远地望着那条陷入疯狂的海魁虫,叶风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座雪山上,一个赤着上身的男子,看不清样貌,倒在地上痉挛着。他的身上到处密布着如月光般的裂纹,就像海魁虫现在这个样子,十分得痛苦。

  一想到这,叶风的头就开始痛了起来,直到他放弃想的念头,他才得以喘息。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在远处狂乱窜的海魁虫,那条海魁虫身上的月色裂纹更明亮了。

  轰!

  一道炸裂的巨响,那条海魁虫便炸得四分五裂。一块块血肉如同碎屑般,朝四处横飞。

  叶风刚想闪身过去,却现他突然不能使用了。狐疑地看了眼胸前光芒散去的女神之泪,他不禁怀疑他之所以会无法像菲奥娜那样连续闪身,就是因为它不亮了。

  既然无法像刚才一样,他只好原路游回去。

  来到先前海魁虫炸裂的位置,看了眼周围海床上散落一片与漂浮的海魁虫肉,叶风总算可以放心了。

  正准备回去找娜美她们,叶风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人类,没想到你还活着!”

  叶风回头一看,这喊他的人不正是娜美吗?

  只不过在娜美的身前,躲在气泡里的菲奥娜紧张地朝他跑了过来。

  在叶风尴尬的神情下,菲奥娜在叶风身上摸了又摸,再三确认叶风没受伤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过她还是不放心地问道:“海魁虫呢?你没受伤吧?”

  叶风嘚瑟地指了指那些散落的海魁虫肉,咧嘴道:“喏,这不都是它吗?”

  “人类,你太厉害了,竟然杀了海魁虫!”

  娜美两眼冒星星地盯着叶风,一双手崇拜地握拳摆在胸前。

  而菲奥娜则没娜美这个不谙世事的鲛人族少女那么傻萌,她蹙眉道:“你杀的?”

  叶风见菲奥娜不信,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当然!”

  菲奥娜心里咯噔一跳,难道叶风恢复记忆了?可是就算他恢复记忆,也不可能在海里杀死海魁虫才对!

  瞟了眼叶风,菲奥娜古怪道:“怎么杀的?”

  “它帮我的!”叶风炫耀地拿出胸前两条吊坠中的女神之泪,在菲奥娜面前晃了晃。

  菲奥娜将女神之泪放于手心,她记得这条吊坠。应该是叶风在召唤师峡谷时获得的,只不过她却认不得这吊坠的来历。

  菲奥娜想到另一个在劳伦特家族长大的她,那个她应该知道这个吊坠的来历。

  一想到这,菲奥娜心底没来由得一堵,她现自己对叶风从德玛西亚到如今的很多经历都不了解。

  她和他明明是青梅竹马,彼此间很熟悉,可她现在却又感觉叶风有点陌生,和她有着距离感。

  她突然想起她第一次和另一个她决斗重伤后躲在离劳伦特家族最近的旅店里,期盼着出红枫林的叶风能记住她的嘱托来旅店借宿。这样她就可以和他一起前往艾欧尼亚了。

  但叶风并没有记住她的嘱托,直接去了劳伦特家族。当她看到叶风和另一个她一起出行,她的心都要碎了。

  害怕另一个她对叶风不利,菲奥娜一直默默地躲在暗处,守护着叶风。可惜这一切叶风都看不到,而她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叶风和另一个她有说有笑。

  直到现在,菲奥娜才现叶风的这段旅途她几乎没怎么陪伴过他。叶风哪里成长了,哪里变坏了,他变成了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这一切的一切她都不知道!

  只因那一次的阴差阳错,叶风没有记住她的嘱咐,前往劳伦特家族的府邸,而不是她所在的旅店。

  一切都好像在刻意让她远离他!

  想着想着,菲奥娜的眼圈渐渐红,两行清泪缓缓从眼眶里溢出。

  或许因为这里是海底,菲奥娜那两行泪水化为点点珠泪,朝上方漂浮。

  望着突然啜泣起来的菲奥娜,叶风慌了:“菲奥娜,你怎么哭了?”

  菲奥娜擤了擤鼻子,鼻尖微红。她一把抱住叶风,十指深深地按住叶风的后背,像是在攥紧要从她手里流失的最珍贵的东西。

  被菲奥娜那十根手指按得生疼,但叶风还是担忧道:“菲奥娜,你怎么了?”

  叶风这一问,菲奥娜心底的委屈更是涌上了心头,她的十指渐渐压皱了叶风的衣服。

  将脸埋在叶风的胸前,菲奥娜哽咽道:“别说话,让我再多抱你一会儿……”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