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战士的荣耀

第二百八十一章 战士的荣耀

  幽暗的黑雾之下,海风吹拂着海浪,时不时拍打在塞壬号的甲板上。

  雷文揉了揉有些困倦的眼圈,远处隐约能看到一艘藏于海雾之中的船身。

  心里咯噔一声,他先前还有些困倦、沉重的眼睛顿时来了精神。

  “怎么会有船在黑雾中航行?”

  雷文对此很是不解,就算是瓦罗兰大6上的人也应该知道船不能在黑雾里行驶,不然其他国家早联合起来一起打压比尔吉沃特猖獗的海盗。

  尽管心中有种着诸多的困惑,雷文还是决定趁那不知名的船接近前告知莎拉。

  不一会儿,莎拉三人便跟着雷文一起来到了船头。

  白茫茫的海雾遮挡住了视线,隐隐约约有条巨大的船体正在朝塞壬号驶来。

  此情此景落在莎拉眼里,她的眸子微微敛起,似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她才揉了揉眉心,说出自己的猜测:“据说那些死于海上的人,每逢蚀魂夜都会乘坐船在海上漫无目的地飘荡,久而久之,船上的鬼魂越来越多,也就成了每逢必死的鬼船。”

  听了莎拉的猜测,叶风几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雷文心有余悸道:“船长,难道我们碰到鬼船了?”

  莎拉摇了摇头,她也不太清楚,毕竟那只是传闻。要不是为了解除这场要将比尔吉沃特永久笼罩在黑暗下的危机,她也不会选择在蚀魂夜出海。

  城区的街道就已经够危险了,只要是个比尔吉沃特都会锁好门窗,躲在封闭的地方。

  毕竟以前的蚀魂夜大部分都是些低级的没灵智的亡灵,可不像这次这么恐怖。

  抿了抿嘴唇,莎拉扫了眼众人:“总之大家待会小心点,伍德,拿着这个!”

  说话间,她就从腰间掏出一把精致小巧的火枪甩给了在菲奥娜身边的叶风。

  叶风没想到莎拉会突然甩给他一把枪,慌张之下,他手忙脚乱地伸出手去接。

  见叶风接住火枪后,莎拉笑道:“伍德,等会如果真遇到鬼船,你就跟在姐姐身边。”

  叶风点了点头,莎拉是他的姐姐,他跟着她是应该的。

  旁边的菲奥娜虽然有些不喜莎拉的做法,但高傲的性子使然,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而在把玩莎拉的手枪的叶风丝毫没注意到菲奥娜的气色有点冷,他还拿着火枪在菲奥娜的面前晃悠了下。

  本就有些厌烦的菲奥娜开口道:“叶风,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晃悠。”

  “啊?哦,好的。”

  叶风也没多太在意,而是拿着他的火枪兴致盎然地走到莎拉的身边。

  莎拉此刻正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远方迷雾中的船体,并没有注意到叶风在她旁边。

  叶风见莎拉这么专注,也不好打扰她。他回头又看了眼已经回控制室操纵船舵的雷文,不由苦笑了起来。

  这船上好像就他最闲,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叶风叹了口气,盘腿坐在莎拉身边,研究起了他的女神之泪。

  自从上次意外利用女神之泪杀死海魁虫后,叶风回到船上就一直想再次沟通女神之泪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奈何他研究了很久,也是没法再次和女神之泪产生感应。

  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叶风回想着当初是如何才和女神之泪产生感应的。

  就在叶风沉浸下心研究女神之泪的这段时间,那艘隐藏在迷雾里的船身终于缓缓走出了迷雾。

  这是一艘巨大的木帆船,只不过在黑夜与那淡淡的海雾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

  不过依莎拉多年的海盗经验,那艘船应该是弗雷尔卓德的船只,而且才建成没多久。建造者应该是个门外汉,质地粗糙,各部位的连接也有着严重的漏洞。

  尤其是船帆上那个画相极其难看又歪曲的斧头,莎拉都忍不住想好好教那建船者如何设计属于他的徽记。

  既然是一艘新建的普通客船,那么为何出现在黑雾里呢?只要不是傻子,那么大6上的人见到迷雾后都是避而远之才对。

  愈想莎拉愈是想不通,而且觉得疑点重重。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准备招呼叶风几人做好防范,免得出意外。

  想罢,莎拉一回头就看到坐在她旁边的叶风。她招呼了下盯着女神之泪愁眉苦脸的叶风,然后又对控制室里的雷文招了招手。

  看了眼在船中间甲板上的菲奥娜,莎拉喊道:“菲奥娜,准备警戒。”

  待所有人都聚集在船头,莎拉将自己对那艘船的一些猜测全告诉了叶风三人。

  顿了顿,她才继续道:“所以这艘船可能是误入黑雾的弗雷尔卓德客船,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待会在与其擦肩而过时还是要保持警惕,免得徒生事端。”

  与此同时,那艘船也是愈来愈接近了塞壬号。

  莎拉示意三人先稍安勿躁,由她和那艘船上的接触。如果上面没人回应她,那就有八成的把握是鬼船。如果有,也要小心那人的意图。

  盯着那艘船头已经和塞壬号擦过的木帆船,莎拉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对面的那艘船上有人吗?”

  喊话的同时,莎拉快地观察着那艘船上的动静。可是她如何打量,都没有现上面有人。

  船上毫无人走动的痕迹,更是令莎拉心神一紧。该不会真是鬼船吧?

  缓缓掏出腰间的火枪,莎拉给叶风三人递了个眼神,才继续喊道:“船上有人吗?”

  依旧没有回应,莎拉的食指紧紧扣住扳机,眼神紧张地观察着那艘船,只要有一丝异动,她就会开枪。

  最后一次,再没有回应基本可以确定船上是没人了。莎拉轻启红唇,放慢语气,紧张地喊了声:“船上有人吗?”

  就在莎拉准备下令雷文开船和这艘诡异的船拉开距离时,一道困倦中带点烦躁的粗犷声响起:“谁啊?就不能让我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吗?”

  此话一出,本来就神经紧绷到极点的叶风三人差点被惊得想要对对面船上突然出现的身影出手。幸亏莎拉及时拦住,不然还真容易出事。

  望着那逐渐从船舱走到船舷边的留着一脸邋遢焦黄色胡须的男子,菲奥娜却是认出了此人。

  这人不就是五杀乐队中的一员奥拉夫吗?她可是在醒来后得知那三个恶魔分身死了后,娑娜就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但那一段与恶魔的记忆却是没了。想来奥拉夫也是如此。

  观察入微的莎拉将菲奥娜的神情看在了眼里,她小声地问道:“菲奥娜,你认识他?”

  菲奥娜没想到这都能被莎拉看出,她明明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才对,除了她眼中隐晦的神色。

  既然被看出来,菲奥娜淡淡道:“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谁。”

  莎拉深思了下菲奥娜的话,不再多问。她直接朝戴着银色牛角头盔的奥拉夫道:“你是什么人?”

  奥拉夫粗野道:“小娘们,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谁?”

  没想到这弗雷尔卓德人这么难沟通,莎拉脸上有些难堪。要不是担心生意外,她早一枪崩了敢这么和她说话的奥拉夫。

  不过她却是看出奥拉夫虽然性子粗野,但却有点傻愣的冲劲,或许可以利用下。

  想到这,莎拉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现在是蚀魂夜,我和我的朋友不得不防范突然出现的陌生船只,毕竟敢在这蚀魂夜出海的人可没几个。”

  奥拉夫没好气地粗着嗓子道:“小娘们,你不就是吗?”

  真是个粗野的弗雷尔卓德野蛮人!莎拉最讨厌别人喊她小娘们。她掩饰着心中的怒意,眯上眼眸道:“我是这艘船的船长厄运小姐,我和我的这几个部下正准备前往蓝焰岛,不知你呢?”

  奥拉夫一听,顿时惊道:“厄运小姐?是比尔吉沃特那个?”

  莎拉盈盈一笑:“是啊,咯咯咯。”

  奥拉夫点了点头:“我听说过你,算是比尔吉沃特比较凶狠的角色,不过还是被普朗克压着。”

  看来外界还不知道比尔吉沃特即将易主的事。等蚀魂夜一过,相不用多久外界就会知道她杀了普朗克。不过眼下她需要一些能助她度过蓝焰岛难关的人。

  莎拉眼珠一转,或许奥拉夫可以为她所用。她笑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了,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奥拉夫还是很佩服那些能凭本事混出名堂的人的,他直言道:“奥拉夫。”

  莎拉听说过这个名字,再联想到他弗雷尔卓德,她就更加确定奥拉夫的身份了。

  如果她猜的没错,那么奥拉夫可就好利用了。这可是个一直渴求在荣耀中战死的人,在她看来愚蠢至极。不过也是她利用他的一个契机。

  故作惊讶,莎拉对奥拉夫露出欣赏的眼神:“没想到你就是弗雷尔卓德凛冬之爪部落的狂战士奥拉夫,你的事迹我听说过,斩杀了无数洛克法的食人怪兽,又独自一人挑战瑟庄妮的凛冬之爪,这些都是值得被人铭记的功绩与荣耀。”

  奥拉夫可是最在意是否会被人铭记他的战斗,莎拉的话语无疑让他感到骄傲。

  望着奥拉夫的神情,莎拉漫不经心道:“想来,你进入黑雾是想通过斩杀海兽和亡灵来体现你战士的光辉荣耀吧?不过就算你活着走出蚀魂夜的黑雾也无法给你带来更大的荣誉,你只不过是除了比尔吉沃特人,第一个能活过蚀魂夜的普通人罢了。”

  “你说什么?”奥拉夫本就性子粗野狂放,是个标准的弗雷尔卓德大汉形象,被莎拉这么一激,他顿时就怒了。

  莎拉一点也不在意奥拉夫那一副要砍她的神情,继续道:“别动怒,你要与之战斗并不是我,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次证明自己无上荣耀的机会,就算不死,你也可以得到远之前所有荣誉的荣耀。”

  奥拉夫的怒火暂时熄灭:“什么?”

  在心底嗤笑着奥拉夫的愚蠢,莎拉的眼眸闪烁着奇异的神采:“要想证明你是一个值得被铭记的弗雷尔卓德战士,一个洛克法传奇战士,那就和我们一起前往蓝焰岛,那里是死寂之地,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从那里走出来,你敢吗,奥拉夫?”

  奥拉夫挥舞着两把斧子,跳上了莎拉的塞壬号,坚定道:“谁说我不敢?我奥拉夫还就从来没怕过,我跟你们一起去!”

  雷文有些不妥地建议道:“船长,贸然邀请一个陌生人,恐怕途中会生变故。”

  奥拉夫见雷文竟然敢怀疑他,粗着嗓子道:“你放心,我只想和强大的怪物进行作战,不会伤你们。”

  “我自有分寸,雷文。”

  莎拉摆了摆手,示意雷文别说了。她可是正缺刚猛的打手呢!

  缓缓地走向奥拉夫,莎拉盛情一笑:“欢迎你的加入,奥拉夫,相信你一定可以成为被人们铭记的荣耀战士!”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