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福光岛与暗影岛

第二百九十四章 福光岛与暗影岛

  卡尔萨斯,湮灭使者,不死亡灵。

  未见其身,先闻其鬼魅挽歌。

  ……

  望着最上方对卡尔萨斯的批语,莎拉的眸子微微拉长。

  在叶风几人的注视下,她继续读起下方的文字。

  ……

  卡尔萨斯自小生活在诺克萨斯都城墙下最底层的贫民窟,与父亲和三个姐姐相依为命。

  破旧的救济院生活着几个和他家境相同的其他家庭,弥漫着死老鼠与垃圾的恶臭。

  终日依靠臭水与害虫饱腹,而他则是孩子中最擅长觅食的。他经常为姐姐们找来一些富人的剩菜,自己却啃食着害虫与死老鼠。

  在睡梦中,他时常能听到贫民窟内因亲人冻死、饿死亦或是病死的人的哭泣声。

  周围人的死亡,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在最初的恐惧,到后来的麻木,他强迫着自己去用欣赏的目光看待他人的死亡。

  终于,他的噩梦降临了。姐姐们相继病倒,父亲弃他们而去。但这并没有击垮他,他细心地照料着姐姐们。

  虽然他很用心,但因为没钱请医师,姐姐们最终还是在饥寒交迫与重病的多重磨难下去世了。

  悲痛欲绝的他第一次那么渴望了解死亡。他天真地想道,如果他能理解死亡的真正意义,他的姐姐们会不会活过来?

  在对死亡渴望的驱使下,他加入了诺克萨斯专门收尸的千钰教团。

  从挖掘坟墓和拾柴火葬,到收纳死者的尸体。他渐渐成为了教团中的哀悼者,专门为死去的人清唱他自己编写的安魂曲。

  他的悼词哀婉凄美,充满了对死后世界的美好幻想,祈愿死后的世界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神圣之地。悲痛欲绝的死者亲人也会在他的安魂曲中寻找到一丝慰藉,从而坚强地活下去。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法理解死亡后的世界,活人无法告知他这一切。

  为了了解死亡的真谛,卡尔萨斯出海前往了比尔吉沃特,再进入了蚀魂夜的黑雾之中。

  在黑雾中,他渐渐迷失方向,被带到了大6西北角落的永恒枯寂的岛屿——暗影岛。

  海岸上,他奄奄一息,在死之前,他从怀中取出一张他和姐姐们的合影。

  盯着相片,他对死亡充满了期待。他知道,他的姐姐们来接他了。

  情不自禁地,他用他那愈渐微弱的声音清唱起安魂曲。安魂曲让死亡带给他的痛楚散去,并在暗影岛扭曲的魔力下将他重塑成介于生死之间的亡灵。

  殊不知,岛上的亡灵皆因他的安魂曲被惊动了,他们纷纷前来见证卡尔萨斯的新生。

  获得新生的卡尔萨斯打算将他眼中死后的美好带给活人,让他们一起见证被人们遗忘的死后世界。

  ……

  听着莎拉的诉说,叶风眼前一亮:“姐姐,他以前竟然是人类!”

  “嗯,该锤石了。”

  点了点头,莎拉举着火把来到了下一块石碑前。

  ……

  在黑暗且遥远到被历史遗忘的年代,锤石曾是福祉之地——福光岛,一个专门负责镇压邪恶的教团成员。他于地下的牢狱看守着被教团封印的邪恶魔法武器,这在看他看来是一个神圣的职责。

  他的意志坚如磐石,正义与荣耀的使命感驱使着他。

  但长时间在地下牢狱度过,他的肤色愈渐惨白,教团中的其他成员都逐渐开始疏远他。

  渐渐地,他的性格变得怪异、孤僻。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恪尽职守的看守者了,但他却没意识到他正在慢慢步入深渊。

  牢狱里的黑暗魔法武器以他的孤独空虚为食,一点点蚕食着他心中的良善。

  在黑暗魔法的影响下,锤石开始学会戏耍那些有生命的魔法武器。每当他快要念完一段召唤邪灵恶魔的咒语时,他总会戛然而止,嘲讽着那些想要诱惑他的魔物。

  时间不断地流逝着,就连地上的教团大部分成员也遗忘了他与这个地下牢狱的存在。

  他开始在黑暗魔法武器的无形下愈得暴戾,直到他将第一个教团成员抓入地下牢狱玩弄。

  在教团成员惊恐的目光下,锤石用铁链上的钩子一点点刮下教团成员的皮与肉。待教团成员死去后,他又疯狂地用铁链鞭打着教团成员只剩骨骸的尸体。

  在一次次的尝试之后,他渐渐爱上了这种折磨人的玩法。

  尽管心中时常会生出愧疚的心情,但他还是一步步迈向深渊。

  当被地面上的人称为不死诅咒的亡灵魔法在这片祥和的圣地炸裂开后,整片福光岛充斥着死亡与恐惧的气息。

  所有人都被这可怕的魔力波动扭曲成不死的怨灵与鬼怪,锤石也不例外。

  那个陪伴他在地下度过****夜夜的灯笼化为他禁锢灵魂的工具,那个串着铁钩的锁链则化为他索人魂魄的利器。

  自此,他再也不用担心折磨人的嗜好被现了。

  从此刻起,他终于释放他心中扭曲的阴暗面,永世折磨着被囚禁于灯笼中的灵魂。

  ……

  听完锤石的故事,叶风心悸道:“这要是被他抓到,死了也无法解脱。”

  莎拉没有说话,而是来到了伊莉丝的石碑前。

  望着上面的文字,她的红唇微张,为众人解读起来。

  ……

  伊莉丝本是诺克萨斯的一个平凡家庭的少女,在一次和朋友的荒唐赌约后,她和几个朋友一起远渡重洋前往暗影岛探险。

  海上的浪涛将她们的小船吞噬,当伊莉丝醒来时,她已经身处于暗影岛的某个海岸边。

  朝着岛屿深处走去,她的生机渐渐吸引来了岛上的恶魔与亡灵生物。一只会黑魔法的巨型蜘蛛驱赶走了其他暗影生物,想要单独享用伊莉丝。

  然而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蜘蛛吃掉时,那只蜘蛛化为了一滩血水,并没入了伊莉丝体内。

  莫名的力量在体内疯狂乱窜,伊莉丝的身体正在黑魔法的影响下逐渐化为不人不鬼的怪物。她的心也变得渐渐渴望吞食人类的身躯。

  彻底被黑魔法扭曲为暗影蜘蛛与人类结合体的伊莉丝回到诺克萨斯,建立了一个信奉蜘蛛之神的教派。

  她以侍奉蜘蛛之神为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诱惑那些忠诚的信徒随她远渡重洋前往暗影岛朝圣。

  当信徒来到她那布满巨型蛛网的盘丝王座前,便会化为她口中的美味猎物。

  以人类为食,再辅以邪恶的魔法,她尽情地享受着长生与美丽的无尽诱惑。

  ……

  “嘶……这蜘蛛女皇还真是阴毒啊!”

  叶风心有余悸,他可是在船上见过伊莉丝。伊莉丝还说他是她的信徒,当时他还不信,但他现在有点信了。

  信徒就是她口中的食物!

  莎拉张了张嘴,道:“她的手段很高明,我想她肯定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说完,莎拉又拿着火把朝下一个石碑走去。

  ……

  莫德凯撒,曾是瓦罗兰大6东部的国王。早在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之前,他就开始统治着自己的土地。

  由于他的****与残暴,众多其他部族的人联合起来讨伐他的帝国。

  在死前,莫德凯撒身着银色盔甲,挥舞着他的铁锤“夜陨”扬言他会回来报仇。

  敌人们将他的尸体丢入火堆里火花,但却没有让他化为灰烬。他的盔甲被烧得焦黄,身躯也化为焦炭般的骸骨。

  待敌人离去,一群法师拿走莫德凯撒的盔甲和骸骨。

  在刻满符文的石板上摆好,法师们于无月之夜施展邪恶的魔法唤醒了莫德凯撒。

  复生的莫德凯撒施展恶毒的魔法奴役了这群法师,将他们化为巫妖。每当他被敌人杀死,他总能靠他们复生。

  然而他的敌人们在他的多次复生后终于明白了他的秘密,他们秘密派人潜入莫德凯撒建立的宏伟堡垒偷走他的头骨,让他无法复活。

  成功之后,他们杀死了莫德凯撒,结束了他的黑暗统治。

  他的头骨被福光岛的智者带走,封印在地下牢狱里。

  虽然他的那些不死巫妖仆从夜以继日地在找他的头骨,但却一直没有下落。

  几百年后,福光岛来了一位大6上的国王。他释放了恐怖的黑魔法,将福光岛化为不死亡灵的扭曲之境——暗影岛。

  魔力爆破炸开了封印,感应到主人气息的巫妖们疯狂地追寻着气息来到了这片已面目全非的亡灵乐土。

  莫德凯撒这次并没有复活成人身,反而成为了一个不死怨灵。

  他奴役着岛上新生的亡灵,将他们化为他的亡灵大军。

  即使成为亡灵,他那颗想要征服一切都野心与残暴也没停息,反而变得更加狂暴。

  他的目光跨过无尽的大海,又穿过瓦罗兰大6,来到他曾经建立的不朽堡垒。

  通过巫妖们的告知,大6上的文明繁盛,国度林立。而他昔日的堡垒,则成为了一个名为诺克萨斯的国家的都。

  他正在默默地积蓄着力量,新的黑暗纪元已经到来。

  ……

  细细聆听莎拉的话语,菲奥娜唏嘘一声,感慨道:“没想到家族古老典籍里只提到只字片语的福祉之地——福光岛,竟然就是暗影之地——暗影岛。”

  莎拉起身走向卡莉斯塔的石碑,原本以为她会读上面的内容,但她却又走向赫卡里姆的石碑看了一会儿。

  这次,她依旧没有读,而是走向最后那块约里克的石碑。

  在看了约里克的石碑后,莎拉开口道:“卡莉斯塔和赫卡里姆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我稍后再讲;先和你们说说约里克的身世。”

  顿了顿,莎拉就开始读着石碑上的文字。

  ……

  约里克,本是福光岛某个神圣教团的成员之一。

  岛上的一切都很祥和,直到一个带着王后尸体的国王领着他的军队来到这里。

  国王的到来,打破这里的安详与宁静。国王那想要复活死去王后的要求被岛上的长者们拒绝后,国王就命令他的铁骑开始屠杀岛上的所有居民。

  约里克只知道,他誓死抗击国王的铁骑。在他死之前,他的耳边回荡着岛上居民从未有过的悲怆哀嚎。

  待他再次醒来时,他已化为一个不死的亡灵。

  望着往日的乐土化为地狱,约里克突然觉得凡尘的记忆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他要继续守护着这座岛,只不过是以死者的身份来守护这。

  凡是误入暗影岛的人类,都会被他残忍杀害,并被变为他的奴仆,和他一起“守护”着这里。

  亦如他生前那样。

  ……

  待莎拉讲完约里克的身世,叶风咋舌道:“暗影岛的恶魔还真是一个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啊,他们曾经可都是人类,怎么死后会这样?”

  菲奥娜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管他们之前是不是人类,他们现在都是十恶不赦的恶魔!”

  “还剩两个石碑,厄运小姐,你快继续!”奥拉夫催促着莎拉,他可是很想知道剩下的两个恶魔是什么关系,竟然会让莎拉跳开讲。

  在奥拉夫的催促之下,莎拉不再看石碑,而是手持着火把走到众人面前。

  在众人的注视下,莎拉缓缓梳理起她从石碑上看到的对卡莉斯塔和赫卡里姆的描述。

  梳理一遍后,莎拉喘了口气道:“接下来,就给大家讲讲背叛者和被背叛者的故事。”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