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零六章 心灰意冷的雷文

第三百零六章 心灰意冷的雷文

  带着离得最近的帮派势力火赶到西城区先前的一处废弃仓库,雷文命人将这里团团包围。

  在包围了这里之后,他直接带人从仓库的正门冲了进去。

  可是里面除了几个普朗克新收的小弟,完全没有普朗克的踪影。

  那几个小弟一看来人竟然是风头正劲的雷文,顿时吓得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雷文直接一把抓起一个小弟,厉声道:“普朗克去哪了?”

  望着雷文那随时准备扣动的扳机,小弟瑟瑟抖道:“普朗克他说他去看看武器,然后就没回来了。”

  一听此话,雷文的脑壳如遭雷击。脑子一转,他便想到他中了普朗克那个老家伙的奸计了。

  气得身体颤,雷文直接一枪崩了那个被他举起的小弟。他冷冷地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几个小弟,便对带来的人道:“将这几个人捆起来,等交给厄运小姐处置!”

  “是,雷文大人!”

  雷文脸色阴沉地走出仓库,一道刺耳的警钟声从西城区的某条街道响起。

  听到这警钟声,他就猜到是普朗克为了陷害他敲的。这招实在是太绝了,普朗克是想让他在所有比尔吉沃特他面前接受莎拉的质问啊!

  不能就这么让普朗克得逞!雷文赶忙下令道:“度前往警钟声响起的地方,现何人所为后立即击杀!”

  他话还未说完,接二连三的警钟声于寂静的比尔吉沃特夜幕下响起。

  完了!以莎拉的性子,他在劫难逃!雷文心底凉了半截,他不甘心地渐渐握紧右拳,一拳砸在仓库的铁门上。

  ……

  就在警钟声音回荡在比尔吉沃特每个角落后,脸色潮红的莎拉走出了别墅。她深吸了几口气,将刚才和叶风生的事暂时抛诸脑后。

  听着那不绝于耳的警钟声,莎拉那双动情的眸子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究竟生了什么,警钟声怎么会无故响起?敢在她刚成为比尔吉沃特的女王就闹事的人难道是闲命太长了吗?

  稍微整理了下头绪,这让她不由联想到了雷文。难道是雷文在调动人马闹事?

  愈想愈觉得此事与雷文有关,她俏丽的脸颊渐渐浮上一层寒霜。

  脚下的步伐也不由加快了不少,莎拉正在火前往赏金会的新会址。她倒要看看雷文在搞什么鬼!

  在赏金会6续地召集了些人手,莎拉便气势汹汹地带着人马火赶往西城区。

  路上的各种议论也适时地落在了她的耳中,她大致了解到了雷文好像带了一群非他直属的人马在西城区做些什么。

  她明明在前几天已经用言语警告过他了,但他今天还仗着他的权力仅次于她,不经过她的同意,就强行调遣非他直属的势力。

  实在是太不把她莎拉放在眼里了!

  “雷文,你真的觉得你可以骑在我的头上了吗?”

  心底的杀意渐渐从眼中放出,莎拉那仿佛要吃人的神情吓得身旁跟随的赏金会成员也心底胆寒。

  他们可是深知他们这位比尔吉沃特的海盗女王性情多变,杀人的手段也极其得残忍。

  怕莎拉会迁怒于他们,他们都不由与莎拉拉开了一段距离。

  鄙夷地扫了眼身边的众人,莎拉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像他们这群害怕她的人,永远只能当个受人差事的小弟,上不了台面。

  要是这群人有雷文一半的聪明,他们都可以成为她的心腹。

  可惜雷文只有一个……

  心底幽幽一叹,莎拉觉得就这么杀了雷文有点可惜。

  但他千不该,万不该,敢忤逆她的命令!

  他真以为他曾经救过她,她就会让他为所欲为?

  不可饶恕!

  想到这,莎拉气愤地拔出腰间精致的小火枪,对着身旁一个小弟直接开了一枪。

  嘭!

  那个小弟的腿直接被子弹射穿,跪倒在地上。然而没有任何人敢在莎拉的气头上去扶他,他们可不想挨一枪。

  幸好她对着的是腿,不然那个小弟就死定了。

  莎拉心中的怒火稍微消了点,边走她边对着其他人吩咐道:“将他扶起来,路上要是我的火气又上来,也好有个练习枪法的靶子!”

  “是,船长!”

  莎拉沉默不语,冷漠地瞥了眼那一脸恐惧的中弹的小弟,便继续看向前方。

  路上,她又因为雷文的事一连在那个可怜的小弟身上射了五子弹。

  在踏入西城区的地域之后,莎拉冰冷地说道:“他是个不错的出气筒,送他去见医生,顺便赏他五个金质海妖币和十个银蛇币。”

  听到莎拉的话语,那个中了五弹的小弟瞬间有种劫后余生的解脱感。在几个赏金会成员的搀扶下,他被带去看医生了。

  看了眼这附近有些畏惧她的其他帮派的成员,莎拉冷冷地问道:“雷文在哪?”

  其中一个帮派的小弟声音颤道:“就在前面小巷旁的废弃仓库里。”

  莎拉露出一道瘆人的笑意:“很好,带他去吃点热餐,看起来雷文那家伙让他在这站了很久了。”

  话音刚落,她就领着一群赏金会的成员在各大帮派的围观下朝废弃仓库走去。

  命人搬来了一个座椅,莎拉慵懒地坐了上去。她冷冷地扫了眼周围各个帮派的头目以及小喽啰,笑道:“让雷文给我滚出来。”

  赏金会的一个小弟对着废弃仓库喊道:“雷文大人,船长让你快点出来!”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枪响,那个说话的小弟的左腿膝盖直接被莎拉给射穿了。

  莎拉脸色阴寒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小弟,语调提高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让雷文滚出来!”

  她那骇人的眼神落入在场的每个人的眼里,他们都从心底胆寒这个比尔吉沃特的新女王。

  比起普朗克,她的阴狠也丝毫不逊色。

  此时,雷文已经命人带着那几个绑着的普朗克的人走了出来。

  那个小弟看着雷文,瑟瑟抖道:“雷……雷文,船长让你滚出来。”

  莎拉揉了揉她那好像有些困倦的眼眸,面不改色道:“雷文,你听不见吗?我让你滚着过来。”

  雷文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极力在脑海组织着言语,道:“船长,我……”

  不待雷文想好措辞,莎拉就对着雷文的脚下来了一枪。她继续冷淡地望着雷文道:“滚过来……”

  望着莎拉那冷淡的眸子,雷文心底一寒。屈辱的感觉自他的心中涌现,他缓缓跪在地上。

  在莎拉冷淡的注视下,他滚着来到她的面前。

  莎拉将右腿压在左腿上,穿着高跟皮靴的右脚抵住雷文的下颚,冷声道:“雷文,你可知错?”

  雷文压低了声线,忐忑道:“船长,雷文知错。”

  咧开嘴,莎拉眯上眼眸露出一道和善的笑意:“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我觉得还不错,或许不仅不会罚你,还会赏你哟!”

  雷文咬了咬牙,道:“船长,我今晚在西城区的酒馆喝酒,回家的途中现普朗克并没有死!”

  瞳孔微缩,莎拉的眸子眼中渐渐浮现出一丝杀意。如果雷文说的是真的,她倒会奖赏一番。

  可是那样的爆炸,就算普朗克侥幸逃出,也会流血至死。除非有人愿意救助他,不然他不可能活下来。

  凭普朗克平时的所作所为,全比尔吉沃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就算是他曾经的副官,为了得到海盗之王的地位,也不会在普朗克那时候救助他。更别提恨透他的比尔吉沃特的普通人了!

  雷文完全是在睁眼说瞎话!

  被雷文给气笑了,她从腰间拔出一把匕,在手里玩弄着。她努了努嘴:“有趣,呵呵……继续,我听着……”

  虽然知道让莎拉相信他的机会微乎其微,但雷文还是抱着一丝侥幸道:“这几个被绑着的人就是我之前现和普朗克交谈的人,船长你不信可以审问下他们!”

  为了给自己开脱,还找起了群众演员?望着眼前几个吓尿的被绑的人,莎拉冷笑道:“哦?你们几个真的和普朗克交谈过?”

  那几个被绑的小弟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在莎拉玩味的笑意下将和普朗克串通的事全部抖了出来。

  然而在莎拉看来,这只不过是雷文为了开脱的伎俩罢了。

  雷文,你太让我失望了!眼中的杀意愈得浓烈,莎拉对着身旁的赏金会的成员道:“将那几个绑着的人拉出去喂剃刀鱼!”

  “是,船长!”

  几个赏金会的成员架着那几个吓得鬼哭狼嚎的被绑着的小弟,走出了人群。

  右手缓缓举在脸颊旁边,由小指至拇指渐渐合十握拳。莎拉的瞳孔瞬间微缩,右腿一蹬,雷文直接被她踹飞了出去。

  她下了一道令在场所有人都浑身一颤的指令:“来人,将雷文的手脚全部从他的身上砍下来,然后用火烤熟,再往他的嘴里塞!”

  此时,人群中一个帮派头目于心不忍道:“船长,雷文大人他可是您在赏金会就跟随您的心腹,或许他真的是现了什么,才敢不经你同意就调遣人马的。”

  莎拉不为所动,用她那冰冷的语气道:“如果他真的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来不及通知我倒没事,可是他有现什么吗?”

  此话一出,顿时没人敢站出来替雷文说话了。莎拉可是个连心腹都敢斩的人,他们哪敢继续强出头。

  微微一笑,看了眼周围恐惧的人群,她道:“都别紧张嘛?我厄运小姐也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其实我只是吓唬吓唬雷文的。”

  雷文有些心灰意冷的心再次燃起了一丝希望,他颤声道:“船长您的意思是?”

  莎拉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念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这次就不杀你了,但从此以后,你雷文和我赏金会再无瓜葛,其他帮派如果敢接纳你,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你就好好地做个普通人,别再让我看到你!”

  听到莎拉说完这句话,雷文感觉他的心都要碎了。他明明没撒谎,他明明真的现普朗克没死,他明明也算是立了大功,为何莎拉就是不相信他?

  苦涩一笑,雷文脸色颓然地瘫坐在地上,疯癫地傻笑了起来。

  而莎拉在说完那句话后,她就头也不回地带着赏金会剩余的成员离开了这里。

  在围观的其他帮派成员的目送下,她想到了很多。从刚才雷文的神情她就已经知道有人在陷害雷文,但她还是废除了他的所有职务。

  毕竟在这么多比尔吉沃特帮派面前,就算她知道他是被陷害的,也必须废除雷文。

  如果不废除雷文,其他人肯定会效仿雷文的做法,这样她莎拉还如何做这海盗女王?

  要怪就怪雷文太蠢了,明知道这个谣言四起的节骨眼上,还要生事。被陷害她也不会同情他,谁让他不听她的话乱调遣人马?

  没了雷文,那个暗中想要害她的人应该很快就会露出麻脚了。不过她还是不相信那个陷害雷文的人会是死去的普朗克。在她看来,那只不过是雷文想保住他手中权力的伎俩罢了。

  至于还会是何人,她并不是特别挂在心上。惦记着她这个位置的人可多着呢,只要她露出一丝懈怠,那些人就会露出奸诈的獠牙。

  想到这,莎拉那微眯的眼眸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血了呢……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