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菲奥娜被擒

第三百一十四章 菲奥娜被擒

  海边的一处小屋外,菲奥娜又换上了她那漆黑的软质皮甲。

  静静地站在海岸边,她那锐利的眼眸映衬着蔚蓝的天际与海岸线。

  “也不知道叶风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要是他永远恢复不了怎么办?”

  菲奥娜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她能感觉得到叶风对莎拉的依赖正在逐渐加深。

  愈想心里的思绪愈是凌乱,她甩了甩头,不敢继续想下去。

  突然,身后传来了雷文的呼喊声:“菲奥娜小姐!”

  心头一紧,菲奥娜大概猜出雷文这次来找她是什么事了。她回过头,平静地看着向她跑来的雷文。

  雷文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她的面前,喘了几口粗气,才道:“菲奥娜小姐,这次我有普朗克的确切消息了!”

  菲奥娜锐利的眸子直直地盯着雷文,问道:“你昨晚是不是又被普朗克给算计了?”

  雷文睁大双眼,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

  菲奥娜平静道:“昨晚莎拉那么大的动静,再加上你之前的提醒,我特地去了那间酒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灭狼牙帮,但当时的经过,还有后来遇到你都被我看到了。”

  听到了她的解释,雷文恍然道:“原来是这样。”

  菲奥娜继续道:“普朗克比我们想象的都要狡诈,你确定他这次不是故意设计你?而且我没想到莎拉她废除你的时候竟然知道你是被陷害的,可见她的心肠之狠不在普朗克之下。”

  “这……”

  在菲奥娜的提醒,雷文心底也没有底了。要是再被莎拉误会下去,他多半真的会引起她的杀心。到时候,整个比尔吉沃特将无他的容身之处。

  见雷文有了一丝退却,菲奥娜却道:“不过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被算计就不去查普朗克,雷文,走吧,这次我和你一起去!”

  她可不怕什么算计,以她的实力,只要让她现普朗克,她绝对会让他无处可逃!

  雷文感激地看了眼菲奥娜,道:“菲奥娜小姐,谢谢你!”

  菲奥娜摇了摇头,道:“我这也是在帮我自己,说吧,我们去哪里找普朗克?”

  虽然这里属于最偏僻的贫民街区海岸,雷文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

  待确认无人后,他才道:“据我的调查,普朗克很可能就藏身于比尔吉沃特市区南郊的一处小酒馆里。”

  菲奥娜对比尔吉沃特并不是很熟,她问道:“市区南郊是不是南城区?”

  雷文笑着解释道:“市区南郊就是比尔吉沃特主城区的南郊地带,而南城区是这一片比尔吉沃特群岛的南部小岛,虽然和主城区有桥相连,依旧是一个单独的城区。”

  菲奥娜听了后,整装待道:“嗯,我们现在就出!”

  雷文也不多言,领着菲奥娜就朝市区南郊的方向走去。

  很快,在两人极快的度之下,他们便进入了市区南郊的范围。这里只有一间贫民经营的老旧酒馆,里面也是鱼龙混杂。

  菲奥娜和雷文对视了一眼,便一同走入这间又脏又乱的酒馆。

  刚一进入酒馆内,扑面而来的怪味就令菲奥娜的眉头紧锁。循着怪味传来的方向,她就看到几个小混混在殴打一个穿着流里流气的混混,看穿着打扮他们应该是同一个帮派的人。

  之所以怪味这么浓,原来是那个被殴打的混混吞了一地的酸水。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去斗殴的那片区域劝阻和清理地上的恶心酸水。可见这些贫民,还是很怕混帮派的人。

  看到菲奥娜有拔剑的冲动,雷文赶忙递给她一个眼神。他们这次来不是管闲事,而且那个被打的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类,一切要以大事为重。

  其实菲奥娜也不想管,主要是那恶心的酸水闻得她有些反胃,她想踢那几个混混出去,再让人清理下地上的酸水。

  既然雷文都提醒她别惹事了,她只好压下心中的厌恶之情,将手从腰间的墨羽剑上挪开。

  见菲奥娜按捺住了冲动,雷文暗自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她一剑下去把这个酒馆给掀了,那他们今天就白来了。

  他在菲奥娜身边小声道:“菲奥娜小姐,我们去那个角落坐下。”

  菲奥娜冷冷地扫了眼那几个斗殴的混混,跟着雷文一同找了个角落坐下。

  “雷文,你确定普……”

  普朗克的名字还没说完,菲奥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就止住了。看了眼周围,她压低声音道:“你确定他会来这?”

  雷文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敢确定,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又被他现了。”

  菲奥娜不在意道:“现又如何?这里可不是在海上,只要让我看到他一眼,他绝对逃不掉!”

  雷文赞同地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以菲奥娜小姐的实力,比尔吉沃特还真找不出能与你比肩的高手,只不过……”

  菲奥娜那张平静的俏脸眉头一蹙,问道:“只不过?”

  雷文没有回答,反而说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菲奥娜小姐,你觉得如果莎拉船长和你敌对,在比尔吉沃特她能杀你吗?”

  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菲奥娜抬起高傲的头颅自信道:“如果她不用她塞壬号的对岛上狂轰乱炸,她杀不死我!”

  雷文笑道:“菲奥娜小姐,莎拉船长本身也有着不俗的实力,只不过比不过你们这些剑术高手和高级的魔法师,但是和普通用剑的人与一些低级魔法师较量,我敢保证莎拉船长绝对能杀死!”

  菲奥娜不在意道:“没有修习剑术、魔法和其他可以操控天地力量的咒术,她终究是个普通人,你这句话不也暗示了她不是我的对手?”

  雷文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菲奥娜小姐,在比尔吉沃特杀人可不光光靠的是纯武力,以莎拉船长的智谋,我想你被她杀死的可能大,所以这次来找普朗克,你也千万不可轻敌,不然可能会吃大亏。”

  生性的高傲的菲奥娜被雷文说得心底有些不悦,她冷漠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也很想看看曾经的海盗之王是否会让我吃亏,呵呵。”

  雷文好心提醒菲奥娜,反而被甩了个冷脸,他只好闭嘴。不过当他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一个用大帽遮住大半张脸大汉,他便对菲奥娜小声道:“菲奥娜小姐,他来了。”

  顺着雷文的目光,菲奥娜向那个进来的大汉看去。虽然那个大汉戴着帽子遮住了大半的脸,但敏锐的菲奥娜还是从大汉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煞气与戾气。

  而且酒馆里的贫民虽然感觉不到,但心里还是有着强烈的畏惧与不安。他们都不自觉地给这个男子让开路,生怕与他生冲突。

  在比尔吉沃特能拥有这种气息的男人除了经常拿活人做骨雕的普朗克,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人。他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像是个随时会苏醒的恶鬼石像。

  菲奥娜心底有些讶然,她记得上次和叶风在一起时并没有在普朗克身上感觉到这种危险的气息,为何这次会?

  她摇了摇头,不再深想。既然普朗克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那他就是个死人了。

  微微起身,菲奥娜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普朗克的面前。锐利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她的右手挥舞着墨羽剑一剑对着普朗克直接斩去。

  就在此时,普朗克抬起了头,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菲奥娜的眼睛。

  不知为何,当菲奥娜看到普朗克的同时,她只感觉体内涌动的剑意瞬间消失了。而且她还能感觉到她手中的剑,不仅挥不出剑气,连在她看来最简单的剑势都挥不出来。

  而普朗克好似早就料到菲奥娜会如此,他直接挥动他那与弯刀连在一起的左臂挡住了菲奥娜这一击。

  周围的贫民见此,顿时吓得全部逃离出了这间酒馆。

  连剑势都斩不出,菲奥娜顶多算个连剑心都没领悟的普通剑术高手。而且她的纯力量根本不是普朗克这个全身扎满结实肌肉的大汉能比的,刚才的对拼震得她的手臂一阵酸麻与震痛。

  “糟糕!”

  看到普朗克用弯刀向她刺来,菲奥娜的瞳孔渐渐微缩,她赶忙往后一跳,险险躲过了这一刺。

  而一旁的雷文没想到菲奥娜竟然会落于下风,但聪明的他马上就意识到是普朗克做了什么,从而抑制了菲奥娜的力量。

  “普朗克,你受死吧!”

  雷文大吼一声,拔枪就对着普朗克射去。

  嘭!

  常年混迹在杀人与被杀的比尔吉沃特,又身为海盗之王的普朗克对杀机是极其得敏锐。在雷文开枪的同时,原本想与菲奥娜缠斗的他只能后撤。

  菲奥娜虽然挥不出剑势,但她的身形依旧敏锐。而且在与普朗克火拼的时候她竟然落了下风,这是最不能忍的。她直接一个闪身,朝普朗克冲了过去。

  挑衅地看了眼菲奥娜,普朗克自知不能在这久留,他的右手拔枪对着雷文和菲奥娜各射了一。

  雷文可没菲奥娜那诡异的身法,他半蹲下用桌子当掩体。

  而菲奥娜则是单脚蹬地,一跃而起。躲过子弹的同时,她又继续朝普朗克追了过去。

  看着随普朗克一起破门而出的菲奥娜,雷文眼珠一转,暗道不妙。从刚才菲奥娜无法挥实力来看,普朗克明显是有备而来。要是菲奥娜继续追下去,雷文总感觉她会出事。

  愈想愈担心菲奥娜中了狡猾的普朗克的奸计,雷文也跟着冲了出去。

  望着远处菲奥娜还没走远的背影,雷文一边追赶一边呼喊道:“菲奥娜小姐这次就算了,再追下去恐怕会中普朗克的奸计!”

  又险险地躲过了普朗克时不时射来的子弹,菲奥娜直接选择没听到雷文的忠告。她此刻已经被普朗克彻底激怒了,誓要将普朗克碎尸万段。

  而前方还在逃窜的普朗克自然也听到了雷文对菲奥娜的忠告,他还真怕菲奥娜不追了,那他就无法实施他的计划了。

  他刚才之所以能抑制住菲奥娜的实力,完全靠得是他此刻眼眸戴着的禁魔隐形眼镜。

  作为纵横比尔吉沃特十多年的海盗之王,他可是搜刮了瓦罗兰各国的奇珍异宝。

  虽然大部分都被莎拉给烧毁了,但他还暗中留了点。而那禁魔隐形眼镜正是他五年前抢来的祖安产品,由禁魔石提炼而成的,有着可以令修习剑术和魔法的人暂时无法动用体内能量的功效。不过却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所以他才希望菲奥娜继续追赶他。

  他今天可是为菲奥娜这个劳伦特家族的大小姐准备了最好的晚宴,只待羊入虎口。等他抓住菲奥娜,他就可以利用她牵制住雷文和叶风。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放心地对付还不知道他存在的莎拉。

  而菲奥娜丝毫没意识到她已经中了普朗克的奸计,她还在暗暗欣喜体内无法动用的力量正在缓缓可以使用了。

  跟着普朗克又绕了好几条街道,菲奥娜被封住的力量也彻底恢复了。

  望着前方没入另一条街道的普朗克,菲奥娜冷笑了声。

  她一个闪身,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普朗克的身前。

  缓缓举起墨羽剑,菲奥娜神色冷漠地望着还在笑的普朗克,道:“普朗克,你认命吧!”

  普朗克后退了一步,笑道:“亲爱的菲奥娜小姐,不知我是否有机会请你共进晚餐?”

  见普朗克死到临头,还敢用言语挑衅她,菲奥娜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意。她决定连给普朗克说遗言的机会都不给,直接运起体内的墨羽剑意。

  可是一运起体内的剑意,菲奥娜只感觉体内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涌动,瞬间吞没了她的剑意。不仅如此,她还感觉她好似被人废了一样,身体柔弱得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少女。

  望着菲奥娜一脸惊骇与难以置信的神情,普朗克适时开口道:“尊贵的菲奥娜小姐,与我共进晚餐如何?”

  一听到普朗克开口,菲奥娜就猜到是他捣的鬼。虽然她现在身体软绵绵的,但她还是气得直接挥舞着墨羽剑朝他砍了过去。

  “菲奥娜小姐,身为娇贵的贵族大小姐,你可得注意身子呀,你现在可是柔弱的千金之躯。”

  普朗克一把抓住菲奥娜的手腕,嘲弄地看着她。

  菲奥娜愤恨地盯着普朗克:“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普朗克耐心地解释道:“为了抓住你,可是浪费了我两个价值连城的财宝,现在困住你的皮尔特沃夫的海克斯禁魔香水,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香水,但对于你们这些有特殊能力的人来说却是毒药,可以封住半神以下的人两个月的感知,药效强劲,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

  菲奥娜语气不善道:“你想怎样?”

  这时,雷文也赶了过来。当他看到被普朗克抓住手的菲奥娜,顿时震惊道:“菲奥娜小姐!”

  普朗克见雷文也到了,他松开菲奥娜,笑着拍了拍手。

  随着普朗克的拍手声,几十个手持冲锋枪的顿时将这里团团围住。

  他不紧不慢地走向雷文,咧嘴笑道:“雷文,我认得你,厄运小姐的副官。”

  望着那一个个用对着他的普朗克的手下,雷文深吸了口气:“普朗克,你想如何?”

  普朗克拍了拍雷文的肩膀,和善地笑道:“我说我想撮合伍德先生和菲奥娜小姐你信吗?”

  雷文警惕地问道:“此话怎讲?”

  普朗克语气一变,威胁道:“去告诉伍德,他今晚如果不来这赴宴,菲奥娜可能就要香消玉殒了。”

  说完这句话,普朗克便示意他新收的手下给雷文让出一条道。

  见雷文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普朗克意味深长道:“你可以尽管带人来,甚至是告诉厄运小姐,我在这等着。”

  浑身一颤,雷文停下了脚步。背对着普朗克深深吸了口气,他再次毫不犹豫地快步离去。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