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晚宴的杀意

第三百二十一章 晚宴的杀意

  “啊!”

  在叶风的搀扶下,脚崴了的菲奥娜走了一段路后,还是疼得摔倒在了地上。

  她嘟着小嘴,赌气地赖在地上道:“我走不动了!”

  他现自从菲奥娜失去力量,她的性情也越来越像个娇蛮的大小姐了。不像以前是个高傲冷淡的大小姐,现在完全是个喜欢无理取闹的女孩。叶风可是急着去赏金会看莎拉,他不想在路上耽误太长时间。

  “大小姐,我们得快点,我姐姐可是随时面临着危险!”

  叶风那有些不满与不耐烦的话语听得菲奥娜脾气上来了,她以前可都是使唤他的。她记得艾欧尼亚有句俗语,形容此刻的她最为贴切。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把肚子里的酸水一股脑地吐了出来:“就知道姐姐姐姐……都不关心下我!”

  她那哀婉幽怨的神情愣是看得叶风一头冷汗,不敢继续凶她了。

  叶风尴尬地陪笑道:“大小姐,我背你总行了吧?”

  半睁着一只眼,菲奥娜偷偷瞥了眼叶风。虽然心底很开心,但还是嘟着嘴不满道:“哼,你只会动嘴皮吗?”

  菲奥娜都这么说了,叶风要是再不明白她意思,就是真傻了。

  他眯着眼笑了笑,缓解了下尴尬的气氛。在菲奥娜略微的挣扎下,他将她背在身后。

  叶风又把手放在她的那里!感受着臀部上的大手,菲奥娜软绵绵地趴在叶风的背上,心底恨得牙痒痒。

  不过看在他这次为了她差点丧命,她决定允许他这次。

  淡淡的甜蜜,又有点羞涩。菲奥娜放松地趴在叶风的背上,小脸蛋儿红扑扑得如同诱人的滴血樱桃。她将脸紧紧地埋在他的肩头,呢喃道:“叶风,你知道赏金会在哪吗?”

  “我知道,姐姐带我去过。”

  又听到叶风把莎拉挂在嘴边,菲奥娜的好心情又没了。她赌气地将脸埋得更深了,紧紧地挽住他的脖子。好似她不这么做,她的他就会被莎拉给偷走。

  叶风问她怎么了,她也不回话。失去力量后,褪去强大的保护伞,她内心深处的柔弱好似全部被激出来了。她倔强地埋着脸,心底既委屈又害怕。

  如果叶风恢复记忆后,再想想这段时间的青梅竹马,他一定会觉得她和在劳伦特家族长大的菲奥娜一样。

  离开了剑术,弱小的她们都有着一颗渴望被呵护的少女心。

  ……

  那几个富人沉重的嘶吼与惨叫声简直快把普朗克给气疯了,暗道他们坏事。

  莎拉一来就给所有人一个下马威的行为,肯定会令在座的所有富人和名绅胆寒。他可是在此之前用假身份笼络不少富人,怂恿他们和莎拉对着干。

  那几个愚蠢的富人这么一闹,肯定会有不少他怂恿过的富人不敢轻举妄动了。

  真是高招啊,厄运小姐!隔着面具,普朗克在角落露出极其阴毒的眼神。

  似有所感,敏锐的莎拉望向了坐在角落的戴着面具的普朗克。见他对她点头示意,她也抱以明媚如春水的笑靥。

  又扫了了眼二楼不在少数的戴面具的人,莎拉再次将目光投向普朗克。要知道在晚宴戴面具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以前有的时候她也会如此,为了增加一点乐趣。

  并不是所有人参加这种富人的晚宴都是来结交更多的人,了解一些秘闻的。有些人就是单纯地想来一次艳遇,度过寂寞的夜晚。

  “会是他吗?”

  见普朗克不再看她,她也移开了目光。

  明明所有人都没露出杀意,但她的心中还是有着强烈的不安。她一向对危机感极其敏锐,以前她就是这样无数次逢凶化吉的。

  但不知为何,这次她心中的不安远以往对危机的感知。

  转念一想,她这次要面对的是曾经的海盗之王普朗克,她又释然了。

  普朗克本就狡诈,上次她在暗他在明,她才成功毁了他的一切。

  这一次她虽然现是未死的他在捣鬼,但她在明,他在暗。情况怎么看,怎么对她不利。

  “给我盯紧他。”

  她有意无意地摇了摇酒杯,望向普朗克,檀口微张吩咐了身边的人一句。

  赏金会的成员立即领会了莎拉的意思,暗中观察着普朗克。

  她又在二楼的大厅来回走了几圈,假装无意与富人们谈笑风生。但她的眼睛,始终会有意无意地扫过普朗克。

  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一个!

  心底的杀意悄然涌上心头,狭长的眼眸悄然敛起,那动人的睫毛微微颤。莎拉右手托着高脚杯,径直朝普朗克走去。

  “这位先生有点面熟呢,我们是不是在哪里遇见过?”

  心底警惕万分,普朗克改变声音的音线道:“厄运小姐大人,您认错人了。”

  刚说完,他就感觉到莎拉火热的娇躯靠了过来,坐在他的身边。

  这一幕顿时引得一堆富人向普朗克投来艳羡的目光,要知道厄运小姐虽然身材火辣,为人轻佻妩媚,但都止步于一段固有的距离。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厄运小姐这么坐在一个男人身边。

  “我们一定认识吧?”

  莎拉将她抿了一小口的酒递到普朗克嘴边,示意他喝下去。

  难道身为海盗之王的厄运小姐看上了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啧啧……这种事怎么不砸在他们头上?

  “我今晚喝得已经够多了。”

  一口饮尽,普朗克假意醉醺醺地将右手一伸,将莎拉揽到了他的怀里,他的手还很不安分地乱摸。

  怒火涌上心头,莎拉誓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普朗克,她都杀定了!

  而且最让她感到诡异的是普朗克那只左手,她总感觉那不是手。

  想不出来所以然,娇媚地挣脱普朗克的胡来的大手,莎拉暗送秋波道:“你这桌的酒没了,我们去那边的酒桌边喝边聊人生如何?”

  果然是刚才露出的杀意暴露了他吗?他明明隐藏得那么深,还是被这个女人感觉到了。普朗克面不改色地再次搂着莎拉,心底盘算着如何杀死莎拉再安全逃离这里。

  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他绝不能动手杀莎拉,不然他肯定也会被这些披着羊皮的富人们给分食。

  他可不想和莎拉一起成为比尔吉沃特历史上最窝囊的两个海盗之王,成全这群富人在一夜间杀死两个海盗之王的伟业。

  而莎拉心中很是恼恨普朗克轻薄她,但为了杀这个令她有危机感的男人她还是流露出欲迎还羞的神情。而且她觉得她莽撞了,要是这人真是普朗克,那她岂不是被一个丑陋的中年大汉给欺负了?而且这令她作呕的大汉还是杀她全家都仇人!

  周围的富人和莎拉的手下都投来艳羡与嫉妒的目光,不过他们也是很享受看到这样的莎拉。

  然而身为当时人的普朗克和莎拉可都怀着杀死对方的心,演着这出一见钟情的戏。

  如果这俩人在皮尔特沃夫和祖安,这一身不露丝毫破绽的演技一定会是现象级的影帝和影后。

  就这样,两人各怀鬼胎,秀恩爱地走到一处有酒的酒桌前。

  同时将一只手伸向同一杯酒,两人的杀意也于此刻显露而出。

  莎拉快地将另一只手伸向腰间的枪,然而老辣的普朗克并没有去摸自己的枪,而是用手按住了她另一只摸枪的手。

  糟糕!莎拉急忙收回碰酒杯的手,但还是慢了一拍。

  此时,她的后背微微作痛,被普朗克右手的枪死死地抵住了。

  现在,她可以确定这个男人是谁了!

  “果然是你,普朗克!”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