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谁输了?

第三百二十三章 谁输了?

  赏金会的新会址,背着菲奥娜的叶风被两个赏金会的小弟拦在门外。

  “你们两个什么人?”

  望着小弟戒备的眼神,叶风直接说他是他们老大的弟弟伍德。

  “女王大人的弟弟?我怎么从来没听女王她提起过?”

  两个小弟彼此对望了几眼,表示都不知道叶风的存在。

  见这俩人怀疑他,叶风告诉他们他确实是莎拉的弟弟,可他们还是不信。不仅如此,他们还警告叶风快离开。

  一瞬间,这俩人如坠冰窟,身上冷得寒。他们下意识地看了眼不知何时从叶风背上下来的菲奥娜。

  身着一袭黑裙的菲奥娜透露额一股清冷与高傲的气息,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守门的两个小弟,那冰冷的眼神冻得他们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菲奥娜漫步走来,墨羽剑落于手中。裙摆随风舞动,无形中散着俯瞰一切的气场。

  娇艳如一朵黑莲的她蠕动了下红唇:“说,活;不说,死!”

  叶风也有些被菲奥娜那无形中散的气场给唬住了,难道她恢复了?不过他为何感觉不到一丝剑气的波动?

  在菲奥娜那宛如冰山的冷艳与危险并存的气场下,其中一个小弟咽了口口水道:“女王大人……她……她去富人区的一栋最醒目的三层小洋房参加晚宴了!”

  “走!”

  眉梢微微一凝,她转身迈着高挑的长腿便领着叶风离开了这里。

  刚一进入另一条街道,她瞬间瘫软,虚脱地坐在了地上。

  叶风赶忙过去扶住快要躺在地上的她,紧张道:“菲奥娜,你不是恢复了吗?”

  菲奥娜靠在他的怀里,告诉他她刚才是忍着痛楚逼问那两个人的。其实现在的她也就只能用她从小养成的气质吓唬人,动用不了剑法。

  怪不得他刚才虽然有被吓到,但一点剑气都没感觉到。他心疼地看了她崴了的右脚,不由自主地抓住她穿着仅到小腿二分之一处的黑色短靴。

  一股奇异的暖流涌上心头,令菲奥娜有些麻麻的。她的脸上顿时显露出醉人的酡红:“你……你干嘛……”

  自然地脱下靴子,叶风托着菲奥娜的小腿,仔细地查探她崴了的脚踝。怕她误会,他很正经道“我想看看你的伤是不是很严重。”

  虽然心底暖流涌动,但高傲的菲奥娜还是不在意道:“不就是崴脚吗?我以前和恶魔战斗差点濒死我都不皱眉。”

  话音刚落,脚踝被触碰的疼痛就疼得她神色委屈,美眸中泛着莹莹的泪光。她眼神哀怨地望着叶风,觉得他是故意的。

  叶风确实是故意的,他只是想让她不要做什么事都逞强。他笑道:“现在的你可不是以前的你,菲奥娜。”

  别过脸,菲奥娜赌气得假装看风景。

  感受着脚踝处再次传来的疼痛,她的眉梢都快拧成一块了。

  “别碰……疼……”

  叶风不为所动,继续为她按摩。他关切道:“一开始可能会有点痛,过会就会舒服的。”

  “嗯……”菲奥娜低如蚊语般地轻吟了声,将羞红的俏脸埋在胸前。

  一开始确实有点疼,不过随着叶风的按摩她的脚踝不再那么疼了,甚至还有点暖流从脚踝处涌入全身,惬意无比。

  菲奥娜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开口道:“我差点忘了,小时候锐雯姐让你跟她学过按摩。”

  叶风捧着她的玉足,笑道:“那莎拉姐呢?还有你说的锐雯姐我怎么都没看到过?”

  菲奥娜蹙着眉头:“这个……锐雯姐以后你会见到的,我们先去富人区。”

  叶风得令,在给菲奥娜穿上鞋后就背着她朝富人区走去。

  ……

  嘭!

  一声枪响,顿时在二楼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齐齐望向枪声传来的地方。

  普朗克捂着腹部不断渗出血液的伤口,他踉跄地站起身。他是真的没想到莎拉竟然疯狂到敢开枪,他觉得她为了海盗之王这个位子会和他一样不敢开枪。

  但他错了,此刻的莎拉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愚蠢的疯子。不过也正因为她比他不怕死,她打伤了他。

  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笑意,莎拉立刻招呼道:“来人,将他给我拿下!”

  “你敢!”

  普朗克作势就要开枪射杀莎拉,既然她不想给他活路,他也不会让她活着。

  翩然一转,莎拉躲过了这一枪,而普朗克则被她的人给按住了。

  揭开普朗克的面具,莎拉很是享受他那冷厉不甘的神情。

  当在场的所有人看清普朗克的脸后,皆倒吸一口凉气。

  普朗克没死!

  这个爆炸般的消息瞬间在现场炸开了锅,除了莎拉面带笑意,所有都一脸震惊。

  “你输了,普朗克,输得很彻底!”

  莎拉野蛮地揪住被死死按住的普朗克的头,咧开嘴露出瘆人的笑容。

  “你这个无情的****……真是……”

  话还未说完,普朗克的脸就被莎拉的膝盖给重击出了一个肿块。

  他吐了口唾沫,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莎拉,你真的以为你赢了吗?”

  垂死挣扎而已!莎拉可不相信这样他还能翻身!她冷笑道:“难道你以为你还能逃出这里?”

  普朗克低下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笑得浑身颤。

  莎拉脸色不悦道:“你笑什么?”

  普朗克没有回话,依旧低着头笑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走投无路被逼疯了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寒芒。

  嘣!

  他那条完好的左臂突然炸裂开来,与他臂膀相连的弯刀此刻终于露了出来。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杀左侧的人,他一把挣脱开,如一头凶猛的猛兽的冲向莎拉。

  心头一跳,莎拉赶忙掏出枪想要射杀普朗克。

  但她还是慢了一步,普朗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死死地按住,左手的弯刀还架在她的脖子上。

  与此同时,他隐藏在富人中手下全部暴露,射杀莎拉明面上带进来的几个手下。他们恐吓着在场的富人名绅不要轻举妄动,要是敢暗中叫人来就当场射杀。

  莎拉神色阴冷,见她藏在暗中的手下蠢蠢欲动,她赶忙隐晦地用眼神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而普朗克此时则一副胜券在握的形象,他右手抬起莎拉的下颚,吻上了她的唇。

  浑身一颤,她感觉受到了严重的侮辱。莎拉脸色怨毒,贝齿一用力咬破了这个令她恶心的男人的嘴唇。

  这一咬痛得普朗克不再吻莎拉。

  普朗克并没有生气,右手抹了下嘴唇破皮的血渍。他那张骇人的脸庞抽动着,冷笑道:“厄运小姐,告诉我,谁输了?”

  ……

  (本章完)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