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菲奥娜的危机感

第三百五十七章 菲奥娜的危机感

  艾欧尼亚的南部丛林的东北方向不远处,有着一片密林。

  这片密林的东部出口连着两个艾欧尼亚风格的茅草小屋,这两个小屋本来住着一个长者和一对夫妇,那对夫妇还有着一个秋天出生的男婴。

  只不过在二十年前,住在这里的这对夫妇因为目睹锐雯暗杀长者而被锐雯无情杀害,而叶风则是她为了赎罪而收养的。

  除了途经此地的行人,这里几乎无人问津。而在两间茅草屋前,有着两座叶风父母的无字墓碑,这都是锐雯亲自立的。

  此刻,在两座紧挨的墓碑前,身着劣质白布衣与短裙的锐雯正默默地站在原地,神情颇为复杂。

  她最近这几天都住在叶风父母的茅草小屋里,每晚她都会梦到他们的鬼魂向她索命。时不时于半夜中被惊醒,锐雯却还是继续住在这里。

  愧疚与忏悔之情溢于言表,她的眼眸微微有些湿润,但却并没有哭出来。她造了太多的罪孽与杀戮,多到她每天都生活在不安与恐惧之中。

  有时在白天,她的精神都会恍惚地看到她的双手沾满了无数亡魂。尽管她一直在试着救赎自己的灵魂,但她还是无法从往日的负担与阴影中走出。

  深深地吸了口气,锐雯有点想她那个带了十九年的弟弟了。等今年的秋天一过,她的弟弟就二十了。

  悄然外放出淡淡的风之剑意,她试着感应她在离开皮尔特沃夫前留在叶风身上的一丝剑意。如果有反应,说明她的弟弟已经来艾欧尼亚了。

  心弦一颤,锐雯感应到了叶风的气息。她的眼眸微微敛起,闪过一丝只对叶风这个弟弟才会有的温情。

  幽幽一叹,锐雯喃喃自语道:“总算是来了呢,小风。”

  已经有几个月没见到她的弟弟叶风了,她不由有些想他了。但更多的,她却是害怕与他相逢。

  他们两个再次重逢,也就意味着她撒了十九年的慌就要被揭穿了。锐雯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忍与纠结,临阵前她又是那么得不想她的弟弟知道真相。

  一旦真相大白,他和她多半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相处了。锐雯有点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她怕她继续想下去会后悔,不让她的弟弟知道真相。

  望着眼前的墓碑,她不禁忏悔道:“对不起……”

  一道令锐雯神经紧绷的声音突然响起:“如果道歉就可以让人死而复生,这世上就没有法律和制裁了。”

  闻言,锐雯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她背对着来人,道:“亚索,我弟弟他已经来艾欧尼亚了,希望在他知道真相前,我们两个最好别拼得你死我活。”

  亚索沉默了,他缓缓收起外放的剑意与杀气。但在这里,这个他被锐雯陷害的地方,他心中的仇恨却是怎么也无法退却。

  眼中的情绪变化万千,亚索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原地。他坐在密林中的一颗树上,思索着叶风的事。他怕叶风在知道真相后,还会依旧选择跟随锐雯,而不是报仇雪恨。

  作为一个艾欧尼亚人,叶风从小跟随锐雯生活。当他得知真相,他真的忍心对抚养他十九年的姐姐下杀手吗?

  亚索心里没底,他暗自决定,如果叶风下不了杀手,他会亲自动手杀了锐雯。

  盯着密林外站在墓碑前忏悔的锐雯,他冷冷地笑了声。

  就算锐雯再怎么忏悔与赎罪,死去的人也无法复生。他亚索,这一生都不会原谅这个屠杀他同胞,又害得他被迫流浪的女人!

  ……

  昏沉的意识之中,叶风只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很久。他缓缓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眼前微微的光亮都刺激得他很是不适。他眨了眨眼睛,良久才适应光线的亮度。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了起来,入眼他便看到菲奥娜一脸欣喜的神色。只不过她微微有些红肿的眼圈,却是看得他有些困惑。难道他又不小心惹大小姐不高兴了?

  “叶风,你醒了?”

  听着菲奥娜激动的话语,叶风试着坐起身来,但却发现他完全没有气力支撑起身体。身体刚刚一抬,他又重重地摔倒在铺在地板上的床铺上。

  这一幕可是吓坏菲奥娜了,她紧张地握住叶风的双手,道:“你刚醒来,先别乱动,好好休息休息。”

  叶风伸出右手轻抚自己的额头,舒了口气道:“我这是怎么了?”

  菲奥娜本来不想提魔化的事,但叶风都问了,她只好如实道:“你之前魔化了,差点变成恶魔。”

  “魔化?”叶风的神经短路了,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不记得他有魔化。

  菲奥娜煞有其事地点头道:“嗯,索性我们已经治好你了,不用担心。”

  一想到叶风魔化时的状态,菲奥娜就有点心悸。她还想起她上次魔化,就算是索拉卡,也用了数月的时间才驱散。可是为何叶风这么恐怖的魔化却是让璐璐和娜美不到一天就驱散了呢?

  越想脑海中的思绪越乱,菲奥娜索性不再多想。只要叶风好起来,其他都无所谓了。

  叶风听了后先是一阵沉默,才道:“是璐璐治好我的吗?”

  菲奥娜想都没想,就道:“是璐璐和娜美一起治好你的。”

  娜美也来了?叶风一听到娜美,他的眸子就微微放大。他心底有点惊喜,没想到娜美也来了。

  他喜笑颜开道:“娜美人呢?她还在吗?”

  死叶风,人家亲自照顾昏迷的你好几天你都不关心下我,就想着见只有一面之缘的娜美!菲奥娜此刻的神情宛如一个深闺怨妇一般,幽怨的小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叶风。

  愈想心里愈是堵得慌,菲奥娜没好气道:“现在是早上,娜美和其他人都在吃早饭。”

  叶风丝毫没注意到菲奥娜表情的变化,不过他却是听出菲奥娜为了照顾他没吃早饭。

  他开口问道:“菲奥娜,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都是你照顾我的吗?”

  被叶风这么一问,菲奥娜心头一阵窃喜。她的面色微微泛红,将头埋在胸前,忸怩地“嗯”了声。

  叶风很少见菲奥娜这么羞涩,不过他还是很感动这几天菲奥娜对他的照顾。他感动道:“这几天辛苦你了,菲奥娜。”

  叶风感动的话语落在菲奥娜的耳朵里,颇为受用。她心里甜甜的,别提有多开心。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抿了抿嘴唇,隐晦地表露心迹道:“照顾你,这都是我自愿的,不辛苦。”

  并没有听出什么的叶风挠了挠头,咧开嘴微笑道:“总而言之就是谢谢你的照顾。”

  菲奥娜在心底暗骂叶风笨蛋,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不过看在他还算有良心的份上,这次她就不和他计较了。

  她突然想起希维尔对她的宣战,两人要公平竞争叶风。一想到这,菲奥娜就心乱如麻。她对自己可没信心了,平时她那么冷,不高兴时脾气又不好,喜欢打人。

  越想心里越没有底气,菲奥娜猛地甩了甩脑袋,暗暗给自己打气。为了让叶风对她有好感,她觉得应该适当地给他点甜头。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希维尔上次说他们接过吻。虽然她在比尔吉沃特也吻过叶风一次,但她觉得这么久了该给他第二次机会了。

  她可不想因为她自己原因,让叶风对其他女孩子有好感。不管是认识叶风也好,喜欢叶风也好,亦或是因为另一个她的缘故于暗中默默守护叶风,明明她才是第一个,她绝不能让希维尔抢走叶风!

  心中有了决定,菲奥娜抿了抿嘴唇,脸蛋羞红。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鼓足勇气道:“叶风,还记得上次的吻吗?”

  在菲奥娜的提醒下,叶风想起了上次那个荒唐的约定。他只是开玩笑陪她玩开心了她就得吻她,没想到最后她还真吻了他。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点,但叶风依旧能回味起当时菲奥娜独有的淡淡清香。

  他尴尬地点了点头道:“记得。”

  听到叶风还记得,菲奥娜羞涩得脖子根都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呢喃道:“那我再吻你一次。”

  “哈?”叶风懵了,他没听懂菲奥娜想干嘛。

  菲奥娜瞪了叶风一眼,她觉得他是在装傻。她撅着嘴,羞愤道:“哈什么哈?你想不想吻我!”

  被菲奥娜突然这么一吓,叶风下意识道:“想。”

  心间仿佛有无数的小鹿在乱撞,菲奥娜神态忸怩,弱气道:“就一次哦,吻了我,你以后就不能吻其他女孩子了!”

  说完,菲奥娜紧闭上双眼,睫毛随着眼眸颤巍巍地抖动着。她缓缓低下头,吻向叶风。

  随着嘴唇处微凉的触感,菲奥娜神经紧绷,心跳猛地加快。她慌乱地抬起头,将脸撇向别处,眼眸里泛着淡淡的秋水。她嘟着嘴,较真道:“你已经吻了我第二次了,以前就算了,从今天起你不能再吻其他女孩子了,听到没?”

  “听到什么呀,你刚才吻的是我,菲奥娜!”

  没有听到叶风的回话,菲奥娜却是听到了希维尔的声音。她的瞳孔微微一缩,面色大变地看向不知何时挡在她和叶风之间的希维尔。

  一想到刚才身为女孩子的她竟然吻了另一个女孩子,菲奥娜就气得浑身打颤。她气急道:“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看到菲奥娜生气的样子,希维尔莞尔一笑:“就刚才,嘻嘻……傲娇女你放心,我们两个都是女孩子,我保证不会亲其他女孩子。”

  还躺在床铺上的叶风感受着房间内突然弥漫的火药味,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为了避免战火燃烧到他身上,他立刻假装睡着了。

  但希维尔可不想他睡得这么安稳,而且希维尔觉得有必要打响和菲奥娜的第一战。她狡黠地看了眼装睡的叶风,随即对着他的脸轻轻地吻了下。

  这一幕落在菲奥娜眼里,顿时气得她大口喘息,怒视着叶风和希维尔。

  “希维尔,你欺人太甚!”

  对于菲奥娜的怒吼,希维尔无动于衷。她戏谑地拍了拍叶风生无可恋的苦逼脸庞,然后自信地挺了挺胸脯,转而对菲奥娜戏谑道:“我可不像某位傲娇的贵族大小姐,吻了一个人,就不让那个人吻其他人!”

  望了眼气得浑身打颤的菲奥娜,躺着的叶风真想立刻昏厥过去。

  希维尔这次害死他了,等他和菲奥娜独处时,他不被菲奥娜扒皮才怪!

  ……

  陌伊是学生,并不是专职的写手,开学期间更新可能不稳定,见谅咯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