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病情发作

第三百六十四章 病情发作

  阿狸能感受到,叶风此刻的实力至少在半神之上。要是她一个不小心,对他的魅惑失效,她很可能就会被他残忍杀害。

  “叶风,你现在需要接受我的治疗,如果待会你发现你体内的恶魔之力在变弱,你千万不要反抗,知道吗?”

  说完,阿狸忐忑不安地望着叶风,生怕他会不配合她。

  叶风恭敬地点了点头,好似阿狸真是他的主人,他不敢不从。

  心头的巨石落了下来,只要叶风肯接受她的治疗,阿狸有信心治好他。她修习的摄魂宝珠秘法可是上古九尾妖狐一族强盛时期修炼的秘法,有着极强的治愈之力。即使她的摄魂宝珠碎了,但对于驱散魔化状态也有着极大的把握。

  她抿了抿嘴唇,道:“叶风,你能不能自我封印下你体内的魔力?”

  “能,阿狸大人。”

  叶风没有丝毫的犹豫,听从阿狸的指示,将他自己的暗黑魔力完全封印住。

  明显感受到叶风身上的半神威压消逝后,阿狸长舒一口气,她刚才可是一直被他压得大气都不敢喘。

  眼神飘忽地望了眼叶风的脸庞,阿狸下意识地抚摸着。她呢喃了句:“要不是上次无意间吸食了你的鲜血,我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身上有着他的气息。”

  “阿狸大人?”

  虽然叶风听从阿狸的命令,视她为主人,但身为恶魔的他依旧不太喜欢阿狸这么摸他的脸。

  “开始吧!”

  嘴角泛起浅浅的微笑,阿狸那足以颠倒众生的魅惑容颜散发着淡淡的媚意,加大了对叶风魅惑的力度。

  叶风在阿狸的意志下,脑袋愈发得昏沉,直到眼前一黑踉跄地倒在她的怀里。

  忧心忡忡地望着怀里昏睡的叶风,阿狸弯下腰在他的额头轻轻一点,然后抱着他坐在草丛里。

  檀口微张,一道由魔法能量形成的光球散发着淡淡的绿色荧光,甚是美丽。只不过不同于上次她为救叶风取出的摄魂宝珠,这道光球无法化为实体。

  光球被取出的同时,她不由喟然长叹。为了叶风,她现在只能靠吸食人的精魄苟活。

  为了让良心的谴责能尽量少些,她专门吸食那些犯下死罪的人的精魄。可是即便如此,她早已被人类社会准则感染的心依旧无时不刻地遭受她自己的谴责。

  而且她还发现她吸食人类精魄的渴望随着她一次次的吸食,又像以前一样愈发得频繁了。从最开始的一个月一次,到最近的每星期至少一次,她对精魄的渴望愈来愈强烈。

  就像瘾症一样,她只要发作,意志就会变得特别脆弱,如同被精魄奴役的卑贱奴仆,不惜一切代价去得到它。

  而且她还发现,如果她在发作时咬住牙不吸食人类的精魄,她的容颜和身体机能会逐渐衰老。

  有一次,她曾经忍住了一星期。当她看到镜子里那白发苍苍,脸上满是褶皱的自己时,顿时吓坏了。她丝毫不怀疑,她如果继续克制下去,她的生命会因此凋零。

  猛地摇了摇头,阿狸暂时把这些抛诸脑后。她集中精力,将悬在手心的光球导入叶风的嘴里,然后没入他的体内。

  随着光球没入叶风体内,阿狸能清晰地感应到他的体内涌动着汹涌的暗黑魔力。而且那暗黑魔力在察觉到她的光球后,还试图侵蚀光球。

  瞳孔微微一缩,阿狸双手翻印,施展着摄魂宝珠秘术。在她的加持下,叶风体内的绿色光球渐渐凝实,成功抵御住了黑魔法的侵蚀。

  摄魂宝珠秘术不愧是上古九尾妖狐一族的镇族法术,对抗黑魔法也有着奇异的功效。

  阿狸心头一喜,她继续操控着光球朝着叶风体内黑魔法最浓郁的方位前行着。

  很快,光球就来到了盘踞在叶风内心深处的信徒种子。透过光球,阿狸能看到那种子已经延伸出多条枝干,牢牢地把控着叶风的心神。

  与其说是种子,伊莉丝的信徒种子已经到了快开花的地步。那由魔气凝聚而成的含苞待放的黑色花瓣鼓鼓的,随时有可能会绽放出耀人的黑光。

  如果任其绽放,叶风就再无可能变回人类了。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个听从伊莉丝号令的恶魔。

  她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阿狸贝齿轻咬红唇,她操纵的绿色光球散发出淡淡的治愈之力,缓缓在叶风的心头散开。

  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治愈之力渐渐演变成散发着绿色荧光的雾气,萦绕在黑色花瓣周围。

  似是察觉到了雾气对它的克制,黑色的花瓣顿时散发出骇人的魔气,想要摧毁光球,不让光球散发治愈之力。

  然而那一丝丝魔气在触碰到缭绕的绿雾的同时,便如同遇到克星般,顷刻间化为乌有。

  额头渗出油晶晶的汗渍,阿狸也没功夫擦拭。她的脸色极其难堪,显然因为黑色花瓣的抵抗而尤为吃力。

  引动体内所有的魔力灌注入叶风体内的光球,阿狸将红唇咬破,迫使开始昏沉的意识保持清醒。

  那黑色花瓣在她的摄魂宝珠秘术下渐渐消散成一丝丝魔气,就连盘踞的枝干都化为了魔气。

  紧接着,叶风体内所有的暗黑魔力以可见的速度消亡,直至被绿色光球散发出的治愈之力彻底净化。

  尽管净化了叶风体内的魔气,阿狸还是不太放心。她又仔细地检查了叶风的身体,才将那光球从叶风体内引导出。

  檀口微微一张,将光球吞入体内后,阿狸整个人紧绷的身子顿时瘫软,险些没抱住叶风。

  调整好呼吸,她欣慰地望着魔纹消逝的叶风的脸庞,静静地等待他的苏醒。

  突然间,阿狸的灵魂如同遭受了重击,好似有亿万只虫子在撕咬着她的灵魂。万虫噬心般的疼痛疼得她不由松开了对叶风的怀抱,疯狂地在地上打滚痉挛。

  怎么……怎么会在这时候发作?我昨天不是刚吸食人类的精魄吗?阿狸强忍着想要吸食人类精魄的冲动,浑身僵直,艰难地爬起身半躺在草丛中。

  下意识地看了眼一旁昏睡的叶风,阿狸的眼眸闪过一丝对精魄的渴望。但仅停留了片刻,她的面色就露出冷厉的神情。

  痛恨地用力咬破嘴唇,任由鲜血直流,阿狸颤巍巍地转过身子,背对着叶风。她怕她继续看下去,她会忍不住吸食他的精魄。

  然而她愈是回避,她心中对精魄的渴望却是愈发得强烈。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色愈发得苍白毫无血色。

  而且更要命的是,她这次对精魄的渴望远超以往任何一次,那灵魂上的剧痛也是比以往还要猛烈。

  她匍匐在地上,因痛苦发出微弱且惹人心怜的喘息声。竭尽全力,她想要爬离叶风的身边。但她的速度在灵魂的剧痛下,就像只蜗牛。

  与此同时,就连她的身体也因为对精魄的渴望产生剧烈的刺痛。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摧残之下,阿狸的面色渐渐因为痛苦而扭曲。前所未有的病态心理爬上她的心间,蚕食着她心底的理智与良善。

  吞噬他的精魄,你就可以远离这样的痛苦!阿狸的心中,一直有这么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

  阿狸那魅惑天成的容颜愈发得狰狞,她缓缓直起身子走向叶风。她的脸上时而浮现痛苦纠结的神情,时而又变成贪婪渴望的神情。

  她心中的复杂情绪全部写在了她的脸上,看不出来到底哪一面才是最真实的她。

  终于,在漫长的斗争之后,阿狸还是输给了对精魄的渴望。她走到叶风的身旁,光洁的手背触碰着他的脸庞,脸上满是痴醉的神情。

  低着头,她的红唇微张,鼻尖微微一吸,一丝丝如同云雾般的灵魂从叶风的体内被剥离而出。

  那一丝丝精魄之力顺着她的鼻尖与嘴,流入她的体内。随着精魄的吸食,阿狸的两靥渐渐因为欢愉而泛起两片红晕。

  无与伦比的快意使得她先前精神与身体的疼痛不复存在,她自顾自地喃喃道:“真是惬意无比呢……”

  随着精魄的流逝,叶风的脸庞渐渐失去了血色,浮现出病态的苍白。但阿狸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她好似要将他体内所有的精魄之力吸食干净。

  精魄带来的快意使得阿狸浑身上下每一处细胞都跳动着前所未有的欢愉,她闭上眼眸,睫毛颤巍巍地抖动着,享受这一切。

  眼看着叶风的生机就要完全断绝,阿狸的心神微微一颤。她猛然终止对叶风的吸食,颤巍巍地抱起生机差点断绝的叶风。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吸食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没想到会这样……你不要死!”

  她的眼圈微微泛红,悔恨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叶风的脸上。感受着叶风身上逐渐流逝的生机,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就在她以为她害死叶风时,她突然听到了一道令她浑身一震的虚弱声音。

  “阿狸?”

  ……

  陌伊:要想不吸食人类的精魄,阿狸必须要有摄魂宝珠。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