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何须复活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何须复活

  在送走阿狸的第二年初,少年所在的村子发生了一系列的诡异事件。时不时村子里的人会无端失踪,甚至传言村子里出现了眼眸泛着土黄色暗光的怪物。

  整个村子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少年也变得焦虑不安。

  就在某天的夜里,少年从睡梦中惊醒。他畏畏缩缩地走出自己的房间,却发现他的父母都不在屋里。

  恐惧逐渐爬上他的心间,他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跑出了屋子,走上了村子的街头。

  月色被乌云遮掩,浓厚的雾气缭绕,阴嗖嗖的凉风吹得少年浑身打颤。

  走着走着,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诡异的黑影。黑影没有实体,头部有着一双泛着黄光的浑浊眼眸。

  少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怪物,他直接被吓得昏厥了过去。

  待他再次醒来,他发现他身处一个洞窟里。他的身子被锁链牢牢地锁在石壁上,动弹不得。

  洞窟内,入目全是一些浑身焦黑的巨大人形怪物,他们相互撕咬着,那互相残杀的血腥景象看得少年触目惊心。

  黑影再次显现在少年的面前,只有一双浑浊暗淡眼眸的他告诉少年这些怪物都是村子里的村民们。

  少年哪惊得住黑影这般吓,他望着那些撕咬的村民们,差点又昏厥了过去。

  黑影发出魔性的笑声,并告诉少年要想活下去,就得和他们一样变成怪物。而且他还表示少年是可以让他复活的完美容器,只要少年肯答应作为他复活后的身体,他可以让他拥有自由的意志。

  少年虽然害怕,但他的意志却是十分得坚定。他拼命地摇头,并表示他不想变成丑陋的怪物。

  黑影听了后勃然大怒,他又一阵威逼利诱,然而少年依旧态度坚决,不肯作为他复活的容器。

  只有灵魂躯体的黑影并不能强迫少年变成他的容器,他好几次差点气得杀了少年。

  可是一想到他找寻了数万年,才发现一个完美的复活容器,黑影总是在折磨少年的最后关头收手,不让少年死掉。

  而少年为了坚定自己的意志,更是在墙壁上刻下了“我不想变成怪物”几个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意志的坚定与顽固渐渐让黑影对他失去了兴趣。

  不知在洞窟里过了多久,少年再也没看到那个黑影了。兴许是黑影已经放弃让他做容器的打算,让他自生自灭。

  望着那遍地的怪物尸体,少年已从最开始的恐惧到后面的麻木。虽然他没有成为怪物,但他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饥饿与寒冷摧残着他的意志,他的身上的衣物也是愈来愈宽大。死亡的阴影渐渐侵袭入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黑影的声音也适时在他的脑海响起,并表示只要他肯答应黑影的条件,他就可以活下去。

  即便如此,少年依旧倔强地拒绝了黑影的“好意”。

  黑影没想到少年都快死了还不肯成为他的容器,他嘲讽少年迟早会跪着求他,然后愤然离去。

  随着黑影的离去,少年的意识也是愈来愈模糊。但只有十五六岁的他对未来还是有着美好的憧憬,虽然拒绝了黑影,但他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对生的强烈渴望。

  他的灵魂由于之前经历黑影的折磨,变得异常脆弱。其中一小部分灵魂随着他躯体的逐渐死亡分离出了他的身体,化为残魂飘到了洞窟外。

  或许是对家的思念,这一缕残魂在坠月幻境到处游荡,想要找寻回去的路。

  在这里晃荡了百年之久,残魂阴差阳错地附身在了一个误入坠月幻境的人类身上,并扭曲成了一个巨型怪物。

  因为他生前的意志极其抵触成为怪物,本就微弱的残魂又剥离出一小部分在幻境晃荡。

  夹杂着对生与家的渴望,这缕微弱得几乎可以忽略的残魂随着黑影再次打开大门时偷偷回到了艾欧尼亚。

  残魂漫无目的地游荡着,直到遇到了一对艾欧尼亚夫妇。这对夫妇给了残魂无比亲切的感觉,唤起了他对亲情的渴望。

  他无意识地融入了年轻女子的身体内,直到这对夫妇有了爱情的结晶,他也得到了一次新生。

  前世的记忆渐渐淡去,残魂化为了一个不同于少年的独立生命体。

  而那个少年的身体与主体灵魂,早在两百多年前的某一天在饥寒交迫中死亡。

  ……

  阿狸紧紧地抱住少年干枯的尸骸,一股股属于少年与残魂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无尽的悲伤与愧疚的情绪涌上心头,阿狸只恨自己不能早点化人帮助少年渡过难关。

  为何上天让她在找到他后,却又要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

  这就像她歌词里唱的一样:

  只因,

  在这早已注定的故事里,

  相遇,

  遥遥无期……

  阿狸整个人完全哭成了泪人,那梨花带雨的俏脸看得叶风一阵心痛。但他却什么也不能做,他理解不了她的悲伤到底有多深。他能做的,就是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待她哭完心中的委屈。

  “如果可以修改,我愿不曾与你相识……”

  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连载小说》的歌词,阿狸脸上的悲戚更重了。

  又喃喃自语了几句胡话,她清唱起了她为少年与她写的歌《连载小说》。

  此情此景,阿狸唱得颇为动情,那悲伤与忧愁,又有些许幽怨的情绪比之前的演唱会还要触人心弦。

  闻着阿狸那带着哭腔的天籁歌声,叶风不知为何,他的眼眶也渐渐湿润了起来。明明他没有阿狸的那种经历,但他却清晰地体会到她的痛。

  直到阿狸的清唱结束,叶风依旧沉浸于那无法自拔的悲伤之中,久久未曾回神。

  “如果我有方法让这个少年复活,你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吗?”

  脑海突然响起一道魔性声音,阿狸的眼眸瞬间放大。

  “你是谁?”在心底回应道,她警惕地扫了眼这个洞窟,并没有发现与她对话的人。

  那道声音悠悠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让这个少年死而复生。”

  阿狸心动了,但她还是对脑海突然出现的声音感到戒备。她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既然不信,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了。”

  阿狸听那道声音要远去,顿时在心底焦急道:“等等,我相信你,你别走,只要你能复活这个少年,哪怕牺牲我的生命我也愿意!”

  见阿狸屈服了,那道声音发出魔性的笑声:“不用牺牲你的生命。”

  阿狸疑惑道:“那你需要什么?”

  “不是我需要什么,而是这个少年复活需要什么,你旁边这个男子,相信你也知道他的灵魂是一缕少年不完整的残魂,复活少年正是需要他的灵魂。”

  瞳孔渐渐微缩,阿狸浑身一颤。她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叶风,眉头都快拧成一块了。

  阿狸深吸了口气,问道:“如果复活少年,那他会怎样?”

  “没有灵魂的人自然会死亡,但相应的,你等了两百多年的少年也会复活,你们两个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阿狸的眼眸微微敛起,流露出一丝向往。她化人的意义不就是为了报恩,和少年在一起吗?

  可是一想到复活少年就要牺牲叶风的生命,阿狸浑身一震。她脸色复杂地偷偷瞟了几眼叶风,心中纠结万分。

  从少年的角度,叶风只是一缕少年不完整的残魂,他应该为少年的复活做出牺牲。如果不是少年当年想家与求生的意志过于强烈,叶风也不会阴差阳错地转生。

  从叶风的角度,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有自己的意识与思想。虽然他的性格和少年一模一样,但他终究是不同于少年的一个生命。如果因为她复活少年的一己私欲,而葬送叶风的生命,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愈想阿狸心中的结愈是难解,她一时不知该如今回应脑海的声音。

  “有决定了吗?”阿狸脑海的声音突然急躁了起来,他好似很迫切。

  阿狸此刻由于心中纠结万分,并没有听出那声音的异常。她苦涩地摇了摇头,艰难地咧嘴一笑。

  她精神恍惚地打量着叶风,从某种意义上叶风是少年生命的延续。虽然只是少年的一缕残魂,但叶风终究是少年生命的一部分。

  也许当初少年的灵魂之所以分裂不仅仅是因为黑影的折磨,还因为他希望他那年轻的生命不要就此凋零。

  也许他希望他的残魂能代替完整的他继续活下去,完成他没有完成的心愿,体验他那没有体验完的青春与人生。

  想到这,阿狸顿时豁然开朗。她那满是悲伤与歉疚的湿润眼眸渐渐泛起淡淡的亮光,神采奕奕。

  她哽咽了下,颤声地对叶风道:“叶风,你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吗?”

  叶风奇怪地看了眼阿狸,不知她为何如此问。不过她既然问了,为了让她开心积极点,叶风开朗地笑道:“当然喜欢呀,我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又有菲奥娜做玩伴,长大后从德玛西亚一直游历到艾欧尼亚,虽然途中有些不快,但整个旅途我还是很开心的,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

  “是嘛……”

  阿狸俏丽的脸颊先是闪过一丝哀伤,随即便被欣慰、温和的笑颜所替代。

  “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我又何须复活他呢?”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