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突生异变

第三百七十九章 突生异变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的庭院内,叶风站在菲奥娜的屋外。他伸出右手想要敲门,却是又因为犹豫却步了。

  一想到昨天菲奥娜最后的态度,他也不知道她怎么看他。自从经过皮尔特沃夫的经历,他对她欺骗他的事早已淡忘,不再那么在意了。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这段时间,菲奥娜的房门缓缓被打开。

  房门一开,抱着画纸与提莫的菲奥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风。她的嘴唇微微张开,一脸讶然,没想到叶风会在她的屋外。

  而提莫在见到叶风时,如同遇到了救星。他用他那稚嫩的童音哭丧着脸道:“叶风,总算是见到你了,这个爱哭鬼自从恢复实力,一直用武力折磨我,让我做各种表情供她画画!”

  望着菲奥娜突然一冷的神情,叶风尴尬地揉了揉眉心。他现在可不敢替提莫出头,眼前的菲奥娜可不是以前那个傻了的柔弱女孩。

  菲奥娜撞开叶风的肩膀,坐到庭院的石桌前,铺开画纸,自顾自地摆弄提莫的神情,手里拿捏着画笔,在脑海凝聚灵感。

  “你来有什么事吗?”

  冷淡的一句话不带丝毫的情感,好似她才注意到叶风的存在。

  叶风神情窘迫,忙于菲奥娜身旁落座。他试图缓解紧张的气氛,笑道:“菲奥娜,听盖伦兄妹说你不是在画画,就是在练习剑法,整天闷闷不乐的,我这次来是想请你一起出去散散心。”

  他这是在关心我?菲奥娜睫毛微微发颤,心有所动。但很快她又冷着脸道:“我不想出门。”

  被菲奥娜严词拒绝,叶风顿时跟个泄了气的皮球,神情沮丧。他小声道:“你还在生昨天的气?”

  手中的笔松落在石桌上,菲奥娜表面掩饰心头的慌乱,强自镇定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那是为什么不出门呢?”

  “我就是不想出门!”

  菲奥娜烦躁地拿起画笔在纸上乱涂乱画,压抑着心中的真实想法。

  叶风还想继续劝说菲奥娜,改善两人之间的关系,却不想一道语气冰冷、颇为不悦的声音在庭院内响起:“叶风,你令我很失望!”

  闻着这熟悉的声音,叶风就猜出来人是他的青梅竹马菲奥娜。他有些头疼地捂住额头,他最不想两个菲奥娜同时出现。

  “菲奥娜,你怎么来了?”

  头皮发麻的叶风堆满笑容,小心翼翼地望着他青梅竹马那张冰若寒霜的俏脸。

  青梅竹马菲奥娜并没有正面回答叶风,反而语气发寒道:“你不该来见这个假货!”

  叶风还没准备好措辞,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就起身道:“你说谁是假货?”

  “我说的就是你,趁我重伤接近叶风,居心不良!”

  青梅竹马菲奥娜说着说着,心头的怒火就烧了起来。要不是眼前这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也不会一直默默守护在叶风身边,却又不敢现身。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被青梅竹马菲奥娜一语中的,她面色阴寒地瞪着另一个她,但却又无法反驳。

  两人本就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再加上她们阴差阳错地喜欢上同一个人,她们之间的矛盾也是越来越激化。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菲奥娜,只能有一个!”

  “哼,有你没我!”

  眼看两人又要来一次生死决斗,叶风食指揉了揉太阳穴,皱眉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和平共处吗?”

  两个菲奥娜异口同声道:“不能!”

  听到两人的话,叶风真想撒手不管,但他却又做不到。纠结了半天,他气急道:“算了,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我去郊外看看韦鲁斯的净化仪式!”

  两个菲奥娜一脸愕然,都没想到叶风会任由她们两个打斗。她们相视看了对方几眼,才确定她们没听错。

  待叶风走远,两人沉默了会儿,又同时道:“决斗的事……”

  “你先说……”

  “你能不能别学我说话?”

  两人都颇为不悦地盯着对方,最终决定谁也不说话。通过眼神的交流,她们决定将决斗的事延缓,私下解决。

  两人心领神会,都不约而同地朝叶风离开的方向追去。

  ……

  普雷希典西城门外的郊野,刚到的叶风看到索拉卡等人早早地就来准备韦鲁斯的净化仪式。

  索拉卡在开阔的地带画了个圆形法阵,法阵内有着斑驳的星光纹路,最中心则躺着昏迷的韦鲁斯。

  璐璐、娜美、娑娜、索拉卡各自站在法阵的阵眼上,缓缓引导她们体内的魔力注入法阵内,再逐渐打入索拉卡的体内。

  索拉卡则是将四种形态不一的治愈魔法能量于体内融合成她所需的治愈魔力,淡淡的星光萦绕在她周身,梦幻灿烂。

  其他三人紧闭着双眸,专心致志地将体内的魔力注入法阵。

  希维尔、盖伦兄妹、泽洛斯兄妹都一脸凝重地盯着法阵里浑身散发漆黑魔气的韦鲁斯,心头捏着汗。

  小跑到希维尔身边,叶风轻声问道:“希维尔,仪式进行得怎么样了?”

  希维尔没想到叶风会来,她今天早上可是听他姐姐和阿狸说他要去找他差点订婚成功的菲奥娜散心。

  又扫了眼叶风的身后,当她看到不远处的两个菲奥娜,她大致猜到了今天早上叶风是有多难熬。

  幸灾乐祸地看了几眼叶风,希维尔调笑道:“看起来你今天早上过得挺滋润的。”

  “还不是你昨天害的?”没好气地瞪了眼希维尔,叶风真是服了希维尔,这时候还取笑他。

  希维尔可怜兮兮道:“你昨天不是说都是你的错,不怪我吗?”

  猛地拍了自己的额头,叶风哑口无言。早知道他昨天就不为希维尔着想,自己揽下罪责了。

  希维尔懂得如何把握好尺度,也不过分调侃叶风。她适时温声道:“好了啦,我不提这事就是了。”

  叶风松了口气,他专心地望着法阵,想到了伊莉丝。如果他猜的没错,昨天索拉卡口中的和她实力相仿的恶魔就是伊莉丝。

  一想到伊莉丝,他就担忧道:“希维尔,你说这个净化仪式真能治好韦鲁斯吗?”

  希维尔不知叶风为何突然会问这个,但她还是道:“这个不好说,不过我希望韦鲁斯如果痊愈,就不要再沾染黑魔法了。”

  希维尔的话让叶风想到了圣界的事,他好奇地问道:“希维尔,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能合理掌控黑魔法,不受它的影响,它是否能成为正常的魔法之一,供世人学习?”

  希维尔听了后,当即露出斥责的神情:“叶风,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你知不知道你的思想很危险?难道阿狸并没有完全根除你体内潜伏的恶魔之力?”

  殊不知,就在希维尔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叶风体内本来被阿狸根除的伊莉丝的信徒种子又悄然出现在叶风的内心深处。

  叶风没想到希维尔突然反应这么大,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道:“我只是随口问问的。”

  希维尔狐疑地打量着叶风,良久才语气沉重地叮嘱道:“那就好,我可不想你变成恶魔,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成为恶魔,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有这么严重吗?”叶风有些受不了希维尔突然这么严肃、认真的眼神,他干笑了两声,缓解气氛。

  “就这么严重!”希维尔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叶风,一字一句地认真道。

  慌乱地躲闪着希维尔的眼神,叶风赶忙道:“我保证,我决不会成为恶魔!”

  希维尔嘴角微微上扬,刚想说话却是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邪恶的气息弥漫,本来阳光明媚的蓝天渐渐暗了下来。

  天空中的太阳似是受到了惊吓,快速窜入天际,消失不见,一轮明月也是以极快的速度挂上高空。

  整片瓦罗兰大陆于此刻陷入了漆黑的夜幕之下,那轮明月的颜色也渐渐开始变得浑浊。一缕缕淡淡的血丝萦绕在明月周边,逐渐爬上了明月。

  望着这诡异的迹象,希维尔的小脸满是不可思议与震撼。她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瑞兹老师要我探查的血月之夜?”

  正在施法救治韦鲁斯的索拉卡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黑夜给分散了心神,而且她还能感觉到韦鲁斯体内的恶魔之力在这诡异景象出现后就在疯狂地攀升,好似遇到了能让它变得更强的力量。

  噗嗤!

  法阵内的璐璐三人先后因为韦鲁斯体内蠢蠢欲动的魔气吐出一口黑血,就连索拉卡的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与此同时,一道身着漆黑晚礼服的倩影拖着长长的裙摆从扭曲的黑暗空间中走出。

  那无形中散发着的恐怖魔气缭绕,压得在场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今天便是艾欧尼亚的灭亡之日!”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