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伊莉丝

第三百八十三章 疯狂的伊莉丝

  随着基兰的法阵光芒愈发闪耀,其中蕴含的超脱时间力量开始扭曲着伊莉丝的时间。

  她的躯体逐渐衰竭,走向干枯的终点。然而她依旧沉浸于基兰刚才的那句话当中,没有丝毫的反抗意志。

  思绪飘飞,伊莉丝在临死前想到了许多往事。

  曾经,她也是一个人类,那时候的她还不叫伊莉丝,有着一个代表希望与美好的名字。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的身体出现了异样,巨大的蜘蛛虚影令她一度处于恐惧与惊慌之中。

  她曾经生活的村子里的村民都认为她是个怪物,不停地追打她。尽管她拼命和他们解释,但还是被他们逼得投江自尽。

  待她再次醒来,她来到了一个终年被阴影笼罩的阴暗岛屿。岛上全是些恶魔与亡灵,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恐怖生物。

  其中一个名为锤石的恶魔蛊惑她,说她和他们一样都是恶魔,还说她的名字叫作伊莉丝。当时还只有十六岁的她惊恐地逃离了那个岛屿,驾着一叶扁舟驶入大海。

  她本想回到她热爱的村子,但她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诺克萨斯。时刻笼罩在蜘蛛虚影恐惧下的她心情抑郁,再加上客居他乡的孤独感,她整个人不再像以前一样开朗了。

  独自行走在陌生的大地上,没有任何人关怀。身无分文、居无定所的她困了就随意蜷缩在肮脏的街角,饿了就去旅店讨要或垃圾堆里搜寻能吃的剩菜剩饭。

  在诺克萨斯,她看到了许多不同于她家乡的人类阴暗面。人与人之间时常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利益发生流血事件,她本就时刻被蜘蛛虚影笼罩的心变得更加焦躁不安。

  “怪物……”

  “她是怪物吧?”

  “怪物啊!”

  “妈妈,那个人好可怕!”

  ……

  每个见到过她的人都在说她是怪物,但她总是自我安慰她不是。

  流浪的日子十分得艰苦,她身上的衣裙早已破烂不堪。那些人怪物的言论如同魔咒一般徘徊在她的心间,动摇着她的信念。

  有时她就在想要是有个人说她不是怪物那该多好呀?她明明还是人身,为何总有些人说她是怪物呢?

  或许是老天可怜她,在某个阴雨绵绵的天气,一个年迈的老牧师收留了饥寒交迫的她。

  老牧师将她安置在他的教堂里,并教她一些稀奇古怪的教条,还时刻告诫她不要做坏事,要一心向善。

  一开始她有些奇怪老牧师为何这么教导她,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也把她当成了恶魔,所以才收留她让她少作恶。

  本就没作恶的她却要每天听老牧师的教导,心情比以前流浪时还要糟糕。

  久而久之,她逐渐厌烦了老牧师的唠叨。她开始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不愿出门。

  心善的老牧师只是每天将准备好的饭菜放在她的门口,没有强求她继续听他的祷告。

  直到某一天,房间里的她没有等到老牧师的饭菜,她才走出许久没出的房间。

  一出房间,从教堂的后院走入教堂内,她就看到一群诺克萨斯贫民在为老牧师祷告。

  原来老牧师因为年老体弱,于昨晚病逝了。她心中多少有点愧疚,老牧师毕竟是救了她的恩人,但她却什么也没为他做过,还厌烦他的教导。

  令她意外的是老牧师留下了一份遗书,说他如果老死了,就让她来继承他的教堂,代替他帮助穷苦的贫民。

  对老牧师充满感激的她欣然接受,代替老牧师成为这里的牧师,每天替生活上遇到难处的人祷告,慰藉穷苦的贫民。

  可是她每天都会忍受蜘蛛虚影带来的恐惧,谁又能慰藉她?而且她每次出门,总会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她,说她是怪物。

  蜘蛛虚影的梦魇愈来愈频繁,她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她依旧每天都要强颜欢笑,迎接那些前来寻求慰藉的人。

  怨念的情绪开始滋生,她的身心逐渐扭曲。甚至她还经常被自己变成恶魔的模样从梦中惊醒,直到从镜子里确认自己没有异变才安心。

  长此以往,她的身心愈发得疲惫,她对蜘蛛虚影的抵抗意志也愈发得薄弱。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那些人的话彻底压垮了已处于崩溃边缘的她。

  “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

  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贫民少妇从菜篮子里拿出一个臭鸡蛋,对着她的脸就丢了过去。紧接着这条街上的人都对她丢出各种烂了的蔬菜水果。

  “肯定是她害的!”

  “就是啊,自从她出现,我们这条街相继染上了瘟疫!”

  “几年前老牧师的死肯定就是她害的!”

  “听说小孩子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脏东西,我们家孩子经常说她是个蜘蛛变的恶魔!”

  “是啊,我们家孩子一见到她就哇哇大哭!”

  “怪物!”

  “怪物!”

  “怪物!”

  ……

  被砸得浑身沾满了腥臭味,委屈的她啜泣道:“我不是怪物,老牧师不是我害死的,你们瘟疫也不是我害的!”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那些贫民闹得更凶了。只见一个偏激的男贫民对着她就扔来一个金属制物,将她的额头砸出一道缺口,周围於肿,鲜血直流。

  疼得面色惨白的她眼底流露出无尽的恐惧,她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对她。她每天都会在教堂接待这些被诺克萨斯贵族欺压的贫民,替他们祷告,安慰他们,甚至给他们提供伙食的援助,为何他们还是要这么对她?只因他们害怕她真的是个恶魔吗?

  她就真的有那么让他们感到害怕吗?

  “嘶……”各种杂物砸在身上的疼痛与贫民们言语的侮辱令她浑身一颤,冰凉感席卷全身。

  “够了!”

  压抑了数年的怨念终是爆发了,她深吸了口气,心头一直在滴血。

  明明她那么努力想要融入这里,可他们还是那么对她。心底微微发寒,她冷冷地扫了眼这些都接受过她恩惠的贫民。

  此刻,他们在她的眼中就如同贪得无厌,永远也无法满足的牲畜与野兽,他们一个个丑恶的嘴脸令她厌恶。

  猛地推开这些人,她快速朝她的教堂跑回去。回到教堂,再也支撑不住的她倒在她的床上,潸然泪下。

  或许是太累了,她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在梦里,她又梦到了她美丽的容颜渐渐扭曲成了一张邪魅的恶魔面容。

  猛然从梦中惊醒,窗外婆娑起舞的树影于漆黑的夜里分外诡异。

  额头油晶晶的,全是汗水。她微眯着眼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在床上。

  随着一连串不安的揣测,她突然瞳孔微缩,猛地坐起身来,双手在床上胡乱地摸着。当她摸到一个圆圆的小罐子后,赶紧握在手中,然后脸色慌乱地爬下床。

  由于过于慌乱,伊莉丝下床的同时脚一滑,跌落在床下。不过她并没有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娇情地喊疼,她喘着粗气,脸色充满了恐惧,踉跄地在地上爬行,拖着娇弱的身子朝着屋内的大镜子挪动。

  伊莉丝好不容易来到镜子前,她看向镜子。镜子里的她头发杂乱蓬松,脸色苍白,额头有着油晶晶的冷汗,毫无血色。

  颤巍巍地打开罐子,她用手指沾了点里面红艳的唇膏按在自己干裂苍白的薄唇上。

  认真地为自己打扮着,直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再次红润,她才松了口气。

  可是一想到这几年来所有人对她的否定,再加上蜘蛛虚影的折磨,她的心智开始扭曲了起来。

  她漆黑的眸子随着心智的扭曲开始染上了一丝猩红的血色,分外妖异。

  拿起边上的纸巾擦掉唇膏,兴奋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用双手抚摸着脸颊,痴痴地笑着,完全转变的血色瞳孔微眯着。

  她的牙齿咬破了嘴唇,鲜血染红了干裂嘴唇。她的十指指甲深深地嵌入了肉里,然后拉到下巴处,深红的血印触目惊心。即便如此的疼痛,她也痴笑着,只有那紧紧缩小的瞳孔可以看出这种行为给她的痛苦。

  镜子里的她与她一起发狂,妖媚地大笑起来,笑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是那么得诡异。

  ……

  缓缓从回忆中回过神,伊莉丝的眼眸又燃起了复仇的烈焰。她怨毒地扫了眼在场包括叶风的所有人,她要将他们全部拉入炼狱之中!

  她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提升到极致,比起先前还要强盛数倍。伊莉丝眸子阴冷地盯着基兰,道:“臭老头,你刚才是不是说只要时间继续流逝,我就永远也杀不死你?”

  基兰脸色沉了下来,道:“不错,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伊莉丝突然疯癫地大笑起来,那蕴含无穷诱惑魔力的魔音震得在场所有低于半神的人都昏厥了过去。

  笑到一半,伊莉丝的面容瞬间狰狞无比,饶是基兰和索拉卡也被她的突然转变吓得浑身一颤。

  “那我就从过去到未来……将你尽数斩杀!”

  随着怨毒的尖啸声,基兰的法阵瞬息被伊莉丝瓦解,她手上的血刃则再次刺穿了他的心脏,并将之取出,吞入腹中。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