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求死

第三百九十一章 求死

  错愕地盯着锐雯,叶风在原地杵了半天。锐雯的话如同针刺般深深地扎在他的心口,大脑半天没回过神来。

  良久,他才从震惊的事实中收了回来。叶风眼神四处乱瞟,眼中的慌乱不言而喻。他在强迫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最疼他的姐姐怎么会是残忍杀害他父母的凶手?

  “姐姐,你一定是在故意逗我,你怎么可能是杀死我父母的凶手?”

  身子不住地打颤,叶风激动得双手死死地攥住锐雯的双臂,一双无助的眼睛仔细地凝望锐雯那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漠然脸颊。

  见锐雯与他对视,却一言不发,叶风用力地摇晃了下她的臂膀,焦虑道:“你说话啊,姐姐!”

  漠然地面对叶风惶恐与无助的眼神,锐雯抿了抿嘴唇,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的整个身子也随着发颤的呼吸抖动了下。

  双手死死地攥成拳,她尽量压抑着声线,低沉道:“你的父母的确是我杀的,不要再逃避了。”

  “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

  猛地推开锐雯,叶风右手扶额,摇晃着脑袋,喘着粗气,满脸的难以置信。

  将背在身后的符文之剑拔出,锐雯的眸子闪烁着微光。她重重地将剑插在叶风的面前,声音发寒道:“我当初就是用的这把剑将你的父母残忍杀害的,而你所学的风之剑术就是我当时行凶的剑法!”

  “姐姐曾是十九年前诺克萨斯的大将军,带领诺克萨斯士兵到处征战其他国家,而你的父母因为目睹我杀害长者被无情灭口。”

  锐雯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震颤着叶风的内心,,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想到了在诺克萨斯遇到的辛吉德,那人曾是他姐姐的上级。

  再联想到他们两个曾在诺克萨斯的遭遇,以及每次提及他父母时眼中的慌乱与愧疚,叶风逐渐相信了锐雯的话。

  她,的确是杀死他父母的仇人!

  可是她为何要杀死他的父母?真的只是因为目睹她行凶么?叶风只感觉脑袋昏沉,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他最亲的姐姐曾经是如此冷酷无情的人。

  叶风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地刺痛着锐雯,她终是压抑不了心底最真实的情感,将手伸向叶风,愧疚地念叨道:“小风……”

  任由锐雯的手落在他的脸上,叶风木然地抬起头,机械式地凝望着锐雯:“为什么?”

  锐雯偏过头,不敢与叶风对视,心底愧疚万分。

  见锐雯竟然不敢与他对视,叶风心底的怒火瞬间燃起。他双手死死地将锐雯的脸掰正,整个人如同一个失灵坏掉的机器,看得锐雯泪水直流。

  “为什么要留下一个活口?”

  “小风,我说是为了赎罪,你信吗?”锐雯的声音有些发颤,她第一次有些害怕与叶风进行对话。

  “赎罪?”

  松开双手,叶风神经质地走到一旁,身子靠在一座墓碑上,似是在苦思着什么。

  “赎罪?呵呵……我看你是想看我知道真相后的绝望吧?你这个屠夫!”

  叶风又快步来到锐雯的身边,猛然抬起右手,一掌重重地朝锐雯的脸扇去。

  下意识地紧闭上微颤的眸子,锐雯咽了口口水,微微昂起头,一副任由叶风处置的神情。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锐雯却感觉不到预想中的火辣疼痛。她疑惑地睁开眸子,却是看到叶风心灰意冷的脸上多了一道掌印。

  那掌印看得锐雯心头一阵绞痛,她心疼地伸出手,想替叶风揉揉,却直接被拍开。

  “别碰我!”

  忽略叶风敌视的态度,锐雯此刻只想和以前一样尽个姐姐的责任。溺爱地望着叶风,她语气柔和道:“小风乖,让姐姐好好看看,一定很疼吧?”

  “你再靠近我就杀了你!”

  和锐雯拉开一段距离,叶风的气息陡然攀升,月之魔力外泄而出,蠢蠢欲动。

  听到叶风要杀她,锐雯的俏脸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露出一丝解脱的笑意。她径直朝后退的叶风步步逼近,不给他丝毫的退让空间。

  将符文之剑递到没反应过来的叶风手中,锐雯笑道:“今天你就用这把符文之剑替你的父母报仇!”

  听着锐雯的话语,叶风不知为何手一哆嗦,符文之剑直接摔落在地上。他的脑回路一直没转过来,为何眼前这个杀了他父母的女人会如此平静地面对死亡。

  见叶风丢掉了符文之剑,锐雯嘴角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欣慰笑意。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剑又递到叶风的手中,还握住他的手将剑缓缓刺向她自己的左胸口。

  眼看着剑就要刺入她的身体,叶风猛然惊醒,他死死地握紧剑,不让剑再前进分毫。

  身为叶风的姐姐,锐雯能从叶风的大部分细节看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开口道:“小风,你在害怕?”

  “我才没害怕!”

  叶风眼神一凌,将符文之剑甩到远处,极力否认着。

  “那你为何不刺入我这里?”锐雯不依不饶,她今天一定要让逼他杀了她。

  一次次地被锐雯刺激,叶风终于忍不住了。他的脸庞因愤怒而扭曲,狰狞无比。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闻言,锐雯嘴角一弯,她缓缓闭上眸子,轻声道:“那就动手吧!”

  动手就动手!叶风刚才一直在极力地克制着心头的怒火,可是在锐雯的一再逼迫下,他还是没克制住。

  掌心幻化出由月之魔力形成的光剑,叶风狰狞地望着眼前连死亡都可以淡然面对的锐雯。

  剑虽然在缓缓接近锐雯,但他那不住打颤的右手却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惶恐与不安。

  眼前的锐雯毕竟是抚养他十九年的姐姐,他真的忍心下杀手么?

  这十九年,锐雯就像他的亲姐姐一样,对他的关怀无微不至。教他如何为人处世,教他剑术。尽管他时常偷懒,但只要他和她撒撒娇,她就会溺爱地原谅他贪玩的天性。

  想着想着,他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温馨之意。

  仅仅一瞬,他的脸庞又流露出愤恨的神情。她之所以对他那么好,任由他偷懒,恐怕是怕他实力超过她后,可以杀死她吧!

  可是姐姐真的对他很好,她都说了她抚养他是为了赎罪,应该不会这么想吧?

  叶风,你个白痴,到现在了还在为这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辩解!就算她想赎罪,那又怎样?那些死在她手上无辜的人就能复活?那些因为她的杀戮失去亲人的人就能幸福地生活?

  别做梦了,杀了她,你才能解脱!

  脑海里一直有着两道不同的声音在进行争论,都快把叶风给逼疯了。他的神情时而愤恨,时而迷茫,彷徨不知所措,纠结万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风终是承受不住脑海内复杂的思绪。他瞪大双眼,呼吸愈发沉重,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锐雯。

  他此刻只想远远地逃离这里,不想见到眼前这个他曾经最信任的姐姐。眼神慌乱地四处打量着,叶风发出沉闷且压抑的怒吼声,宣泄着他心中纠结彷徨的情绪,然后扔掉符文之剑,径直逃入密林内。

  “小风……”

  声音发颤地深吸了口气,锐雯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逃离的叶风,却怎么也鼓起不了勇气去追赶。

  她无语凝噎,跪倒在墓碑前,双眸空洞无神地望向在大雨中愈渐模糊的叶风,满是愧疚与茫然。

  就在这时,一道蓝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杀气凛然地看着她。

  或许是累了,她没有丝毫反抗的想法,声音发颤道:“杀了我……”

  “你的确该死,但我不会杀一个失去求生意志的人,你自己好好反省吧,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话音刚落,那道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锐雯则是失魂落魄地盯着叶风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