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百零四章想恨,但却恨不起来

第四百零四章想恨,但却恨不起来

  南部丛林的东北方向,一处密林深处的出口,有着两间老旧的茅草屋。其中一间正是叶风父母曾经的住处,而如今正住着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锐雯。

  自从那天叶风逃离了这里,她精神的寄托也跟着彻底垮掉了。原本她以为她活下去的动力是为了用她的一生赎罪,但现在她才发现她活下去的动力早已变成了看着叶风一天天成长的美好经历。

  “咳咳……”

  轻咳了几声,她摇摇晃晃地走下床,拿起破旧木桌上的茶杯就往干裂的嘴唇倒水。

  倒了半天,也不见一滴水落入她的嘴里,她才想起来这水早已被她喝完。由于这些天她一直躲在屋子里,惶惶度日,记忆也越来越差了。

  发丝略显杂乱,锐雯目光呆滞地走出屋子,在屋后的井里打了满满的一桶水,狼吞虎咽了几口,又清洗了下油光满面的油渍,才瘫坐在井边喘着粗气。

  “小风……姐姐对不起你,我宁愿你杀死我,也不想你就这么逃离我的身边。”

  说着说着,她又无力地掩面啜泣着,悲切的情绪溢于言表,惹人心生怜惜。

  在井边啜泣了会儿,她起身来到密林入口处,那两座无字墓碑以及她插在中间的符文之剑极为醒目。

  自嘲地笑了笑,她眼神一凝,瞬间将符文之剑拔出。

  随着巨剑而出,阵阵微风轻起,萦绕在她的周身,那若有若无的剑意毫无凌厉之意,反倒像个病殃殃的柔弱少女。

  望着手中陪伴她多年的符文之剑,往昔的过往如同皮城的旧电影般于她的脑海倒放。

  倏然间,骇人的一幕发生了。一缕缕亡魂从她手中的剑幻化而出,昔日死在她剑下的亡魂似在呼唤着她与他们一同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惊惧交加,她的手下意识地松了开来,符文之剑摔落在地。锐雯右手扶额,狼狈地喘着粗气,面色惨白。

  “对不起……”

  心里的愧疚无以复加,她知晓她所犯下的杀孽即使穷尽她的一生也无法还清,但她还是想尽可能地用余生去做一些善事。

  但一回想起她最疼爱的弟弟叶风离去前那悲痛的怒吼与愤怒的眼神,她的心如刀割般疼痛,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她好想再回到她的弟弟身边,尽一个好姐姐的本分。在他受挫时,用她的温声细语帮他度过难关;在他迷茫时,用她的经验为他指明方向……

  她想多教导他一些剑术与为人的原则,在她看来他还不够成熟,他还有点离不开她。

  他,是她留存于这个世间的唯一牵挂……

  可是一切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她已经因她曾经犯下的罪孽遭到了报应。

  她最疼的弟弟已永远地弃她而去,她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与其每天都于梦里遭受着那些死在她剑下的亡魂的索命,不如就此了断一了百了。

  想到这里,锐雯惨然一笑,扑通一声跪坐在无字墓碑前。再次捡起她的符文之剑,落于脖颈间,随时有可能挥下自行了断。

  “小风,如果有来世,希望我们还可以相依为命……”

  话音刚落,锐雯的嘴角微微上扬,缓缓闭上双眼,露出解脱的神情,一剑对着自己的脖颈斩下。

  就在符文之剑触碰到自己脖颈的一瞬间,锐雯只感觉自己的右手遭受了震击,震得她的手暂时失去了知觉,酥麻感流遍全身。

  “姐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熟悉的惊叫声将一心寻死的锐雯拉回了现实,她难以置信地睁开双眼,叶风的身影便映入她的眼帘。

  “小风……”

  错愕地愣在原地,她揉了揉眼睛,觉得这是幻觉。但再次睁开眼时,她眼前的叶风依旧站在那。

  叶风抱着阿狸赶忙跑到锐雯的身边,并将她扶起。他对于锐雯的自杀行为极其不满,甚至可以说极为愤怒。

  他好不容易可以直面自己的内心,不管锐雯犯下怎样的错误,他都不允许她自杀!

  “姐姐,以后千万别再做傻事了!”一边替长期没吃东西的锐雯擦拭眼角的泪痕,叶风一边搀扶着她回到他父母的屋子。

  看到锐雯在他搀扶下依旧一瘸一拐,叶风的心底更是感到愧疚万分。要不是他,他姐姐这么坚强与强大的人怎会这般憔悴!

  “小风,我的剑……剑……”锐雯在叶风的搀扶下倍感温馨,但她却是还惦记着和她相惜的符文之剑。

  不待叶风回话,阿狸就动身跳到地上,不一会儿就叼着符文之剑回到了屋子,并亲昵地蹭着叶风的大腿,似是在向他邀功。

  宠溺地揉了揉阿狸萌萌的脑袋,叶风对躺在床上的锐雯道:“姐姐,剑拿回来了。”

  “小风,用它杀了我吧,姐姐知道你接下来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也不奢望你会原谅我,所以姐姐恳求你了解我的生命,至少让我死在我最疼爱的弟弟手里!”

  锐雯以为叶风这次回来是想彻底和她断绝关系的,所以她才会说出如此扎心的话语。

  叶风没想到他的姐姐会说出这些话,但细思一下他又觉得很正常。毕竟他上次那样离开她,一定让她误以为他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真诚且心疼地盯着锐雯憔悴的面容,叶风认真道:“姐姐,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原谅你,所以姐姐也别再傻事了好么?”

  “可是我杀了你的父母……”锐雯的声音微微发颤,愧疚与自责鞭挞着她的身心。

  “姐姐你已经给了我父母该给我的一切,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我,我相信姐姐是真的在忏悔与赎罪,所以不要再提以前的罪孽了好吗?姐姐,我想你继续做我的姐姐,我们重新开始!”

  “你真的不恨我?”锐雯被叶风的话语深深地感动着,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她还是不太确定,心中满是对未来的不安揣测。

  “想恨!”叶风的面色先是狰狞异常,但很快却又被温馨的笑意所替代:“但却恨不起来。”

  “想恨,但却恨不起来?”

  锐雯呢喃着叶风所说的话,久久未能从中回过神。

  “姐姐,我希望我们能和以前一样相处,可以吗?”叶风一脸真诚,他真的希望两人能像以前一样。

  叶风的真情流露让心中满是罪责的锐雯很是感动,她的眼角泛起淡淡的泪花,顺着脸颊无助地朝两边滑落。

  她猛地坐起身,紧紧地将叶风拥入怀中,哭得跟个孩子一样,让她的弟弟叶风一阵揪心。

  看到自家姐姐彻底释放她心里压抑的情绪,叶风终于松了口气。但他却不知,能得到他的原谅,是锐雯根本不敢奢望的。

  虽然他原谅了她的罪孽,但她却无法释怀她犯下的累累罪行,尤其是杀死他的父母。

  她觉得她不配得到他的原谅……

  等今晚一过,她就会彻底放逐她自己,穷尽一生去偿还她所犯下的罪孽。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