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英雄亦可成魔

第四百二十五章 英雄亦可成魔

  ??自从昨日被告知暗影岛要入侵艾欧尼亚的消息,叶风后来也没了继续陪菲奥娜游玩的兴致。

  此刻,他正在索拉卡的医者之屋外来回踱步,不知该不该将此事告诉索拉卡。

  在门外犹豫了半天,叶风长叹一声,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这间橡木小屋。

  一进屋,叶风就看到索拉卡在教授璐璐和娑娜更为高深的治愈法术。又看了眼坐在一旁送璐璐来学魔法的希维尔,叶风也是于她的身旁坐下。

  轻拍了下快要睡着的希维尔,叶风好笑道:“醒醒了,看看谁来了?”

  “叶……叶风?”希维尔揉了揉有些迷糊的双眼,瞪大双眼惊呼了句。

  这一声惊呼同时引起了索拉卡三人的注意力,皆是向这投来目光。

  “希维尔,索拉卡大人正在教魔法呢,你这么大声吵到她们了!”

  小声地回道,叶风赶忙捂住希维尔的小嘴,对索拉卡报以歉意的笑容。

  希维尔也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有些窘迫地望向索拉卡。

  “娑娜、璐璐,今天先到这里,叶风,你这次应该有事找我吧?”

  索拉卡微笑着望着叶风和希维尔,示意他们不要太过在意。

  暗自松了口气,希维尔还以为索拉卡会生气呢。

  叶风看了眼希维尔几人,对索拉卡道:“索拉卡大人,我有预感暗影岛极有可能在近期攻打艾欧尼亚,所以这次来是想让您提前有个准备。”

  索拉卡微微一愣,随后露出温和的笑意:“谢谢你的提醒,其实我已经早有准备,命人秘密在东边海岸建造战舰,至于其他的人员分配,我还未和艾欧尼亚当权者进行商议,不过也快了。”

  希维尔眉头一蹙,她可不认为叶风会有这样敏锐的嗅觉。可是如果是真的,那么多半是那个蛊惑叶风的女恶魔透露给叶风的。

  看来她得找机会单独和叶风谈谈了,不然他时不时就被女恶魔盯上她也有点不放心。

  叶风丝毫不知晓希维尔凭他几句话就推断出了这么多,他继续道:“既然索拉卡大人已经有所准备,我就不多操心了。”

  索拉卡微微点头,她突然想起了两个菲奥娜,便随口问道:“对了,叶风、希维尔,两个菲奥娜最近伤势恢复得怎么样?她们两个应该没有私自乱斗吧?我当初之所以没有完全治好她们,是不想她们短期内又偷偷决斗。”

  听了索拉卡的话,叶风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紧张道:“她们两个偷偷决斗了?”

  希维尔心虚地揉了揉眉心,她之前怕叶风担心所以没告诉他。谁知索拉卡这时提起来,把她想隐瞒的计划都打乱了。

  索拉卡面色凝重道:“决斗的时候还被影子教团的劫给偷袭了,我只是治好了她们的伤口,她们需要静养一个月才能动用剑术。”

  在索拉卡说完这句话,希维尔明显感觉到叶风扫过的一丝不悦的神情,显然是埋怨她隐瞒了他这么重要的事。

  自知理亏,希维尔也不多言,假装没注意到叶风的眼神。

  感激地看了眼索拉卡,叶风道:“幸亏索拉卡大人你没有立即恢复她们的能力,不然她们铁定又要打起来!”

  索拉卡观察到了希维尔和叶风的异常,她笑着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了,这都下午了,你们快去准备准备,今晚的宁景花园会很热闹。”

  一听可以玩,小璐璐高兴坏了。她嬉笑道:“璐璐也要和希维尔姐姐一起去玩!娑娜姐姐,你要不要一起?”

  娑娜恬静地笑了笑,跟众人传音道:“不了,我和李青大师约好晚上一起去了,如果相遇,大家再一起聊聊。”

  叶风正欲回话,却是被希维尔抢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先离开了,索拉卡大人、娑娜,回见!”

  说完,希维尔一手拉着璐璐,一手拉着叶风就出了医者之屋。

  “希维尔,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下为何不和我说菲奥娜她们决斗的事?”

  果然!希维尔有些头疼,不出她所料,一出小屋叶风就质问她隐瞒的事。

  她解释道:“我是怕你太担心了,再说现在她们两人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也就没急着和你说。”

  叶风也是冷静了下来,希维尔的担忧是正常的。他摆手道:“算了,今天这么热闹的日子我就不提这事了,明天我再问问她们好了。”

  见叶风没有责备她的意思,聪慧的希维尔继续转移着叶风的注意力:“听说在火焰节将心事写下来挂在圣树上,会有很大几率会灵验,我们晚上要不要试试?”

  “你也会信这个?”叶风狐疑地望着满脸兴奋的希维尔,他可不觉得她是个迷信这些东西的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晚上一起试试!”

  希维尔嘴角微微上扬,其实她一般是不信这些的,但她还是想试试。因为她的心愿是能和叶风走到一起,如果能实现,她一定会幸福一辈子。

  ……

  夜色缓缓拉下帷幕,抱着阿狸的叶风和希维尔、两个菲奥娜、莎拉、璐璐等人在摆满各色艾欧尼亚传统小吃与古玩的宁景花园里游玩着。

  叶风等人有说有笑,期间遇到了盖伦兄妹、泽洛斯兄妹、韦鲁斯、李青和娑娜,并一同前往圣树下许愿,享受着火焰节张灯结彩的美丽夜景。

  巨大无比的圣树之下,叶风在小纸条上写下了为锐雯等人祈福的话语,便挂了上去,并没有为自己许什么愿。

  看到一旁青梅竹马菲奥娜一脸认真地写着什么,叶风探头探脑道:“菲奥娜,你许的什么愿?”

  “没……没什么……你看了就不灵了……”

  青梅竹马菲奥娜慌乱地叠好自己的许愿贴,然后挂了上去。

  叶风无奈地耸了耸肩,想看看其他人写些什么,却不想他们都神秘兮兮的,就是不给他看。

  “有什么好神秘的,不看就不看!”撇了撇嘴,叶风不屑道。

  莎拉在挂上自己的许愿贴后,贴着叶风暧昧道:“伍德,想不想姐姐告诉你我写的什么呀?”

  “我听说等会会有人在露天舞台上表演艾欧尼亚的传统戏剧!”

  眼尖的希维尔假装无意,从两人中间插入,硬是隔开了莎拉。

  虽然心中略微有些不满,莎拉还是一脸微笑。她伸出食指在叶风怀里的阿狸身上划了划,惹得阿狸瘙痒难耐,发出不满的呜呜声。

  盖伦与挽着他的拉克丝对视了眼,开口道:“我和妹妹也挺想看看艾欧尼亚特有的戏剧。”

  众人统一了下意见,决定先在圣树旁的露天舞台看戏剧。

  早早地将为数不多的小木凳占住,众人一边聊着一边等待戏剧开始。

  一提起艾瑞莉娅就兴奋得忘乎所以,她一直渴望成为蕾娜这样的英雄。

  她为众人讲解道:“这次表演的是均衡教派的阿卡丽和慎,我可是曾经看过他们两人的表演,很精彩。”

  “小娅小时候每逢火焰节就要吵着来宁景花园看蕾娜的故事,还说她也要成为和蕾娜一样的大英雄。”

  泽洛斯笑着附和道,众人投来的目光看得艾瑞莉娅面红耳赤,有些好不意思。

  她低着头小声道:“哥,你不要提小时候的糗事了!”

  叶风微笑道:“我觉得艾瑞莉娅你现在就是个大英雄了,我可是听说了你在普雷希典快要被攻破时,带领士兵反击的英雄战绩!”

  希维尔赞同道:“确实,我们当时都以为艾欧尼亚会被迫投降,没想到还会将诺克萨斯驱赶至南三省,相信很多艾欧尼亚人都把你当作这个时代的蕾娜。”

  被众人捧得脸颊通红,艾瑞莉娅不好意思道:“你们不要再说了,跟蕾娜大人比起来我还差的远呢,她可是驱逐邪魔的大英雄!”

  希维尔来了兴趣,她可喜欢调侃人,却不想叶风突然道:“戏剧开始了!”

  众人一听,皆将注意转向了露天舞台。只见阿卡丽身着红色衣裳装扮成走夜路回家的少女蕾娜,她发梢上并没有落下的鬼面具再次吸引住了叶风的注意力。

  “那个面具……我好像真的在哪见过……”

  叶风也不知为何,他一看到鬼面具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具体在哪见过他就是想不起来。

  该死,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叶风烦躁地拍了下自己的脸颊,继续盯着台上的阿卡丽的表演。

  过了会,慎扮演的恶魔出场了。

  正如在到艾欧尼亚前艾瑞莉娅给他讲述的,女孩蕾娜在回家的路途中遇到了恶魔。她一开始先是拼命地逃跑,可是恶魔却是离她愈来愈近。

  阿卡丽和慎的表演绘声绘色,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眼看女孩蕾娜就要被恶魔吃掉,她戴上了鬼脸面具,决定和恶魔来一场殊死搏斗。在勇气与决心下,女孩终于驱赶走了恶魔。

  自此,长期困扰艾欧尼亚人民的恶魔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也将那一天立为艾欧尼亚的传统节日火焰节。

  回到她的村里,她的事迹被人们广为流传,女孩蕾娜也成为了一个德高望重的祭司。

  戏剧的最后,是蕾娜对她的人民的一次演讲,阿卡丽也如实将代代相传的蕾娜教义脱口而出。

  “每个人都有被黑暗困扰的时候,在这里,我们把心中的恐惧和忧愁发掘出来写入卷轴,悬挂在圣树上,我们必须正视内心深处的黑暗,我们一定要比折磨我们的恶灵更加强大。”

  “当夜幕降临以后,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勇敢地面对它,我们把这叫做‘血月的考验’,随着太阳的升起,我们的悲伤和困扰将得到清除,我们的心灵之火将会重新燃烧起来。”

  听着阿卡丽演绎的蕾娜的演讲,希维尔瞳孔微微一缩,她喃喃自语道:“血月……”

  她想到了她的瑞兹导师一直让她调查的血月的秘密。

  叶风在听了这一番话后,顿时受益良多。他这段时日不就是在与黑暗抗争么?他应该牢记蕾娜的话,不畏黑暗!

  或许他应该将这段话说给伊莉丝听,这样对堕入黑暗的她应该会很有帮助!

  愈想叶风的心情愈是大好,他暂时忘却了鬼面具给他带来的困扰。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于中时,一个身着和台上阿卡丽一模一样的红衣裳的女子正背靠着圣树,脸上戴着同样诡异的鬼脸面具。只不过她的鬼脸面具和大众的鬼脸面具有些许不同,好似那些鬼面具都是按照她的鬼面具的模子做出来的。

  女子起伏不定的胸口可见她的内心泛起一阵波澜,似是有着复杂的心绪。

  鬼脸面具缓缓被她摘下,女子美丽的容颜也于此刻显露而出。

  如果叶风在此,一定会惊呼出她的名字——伊莉丝。

  鬼脸面具从她的手心滑落,两行殷红的血泪缓缓划过她此刻令人心生怜惜的脆弱面容。

  “再见了……”

  轻声呢喃了句,伊莉丝直起腰身,缓步离开了热闹的戏剧现场。

  与此同时,叶风似有所感,他疑惑地回头望了眼,发现了圣树背后好像有人。

  他将阿狸送到希维尔的怀里,一个人离开了现场。

  来到圣树背后,他捡起了伊莉丝遗落的鬼脸面具。

  望着这个面具,叶风又想起了伊莉丝为这个面具发狂的回忆。他疑惑道:“伊莉丝……这不是她最珍视的面具么?”

  “应该还没走远!”

  叶风将面具放入怀中的内包,朝着刚才那个离去的人影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他便看到了缓步前行的伊莉丝的身影。

  “伊莉丝,你的面具掉了!”叶风傻乎乎地冲到伊莉丝的身前,气喘吁吁道。

  伊莉丝愕然地望着叶风,显然没想到他会发现她。

  不过一想起之前下定的决心,她摇头道:“这面具已经不再是我珍视地东西了。”

  说完,伊莉丝绕开叶风,继续自顾自地走着,那背影在突然刮起的大风下略显单薄与孤寂。

  叶风不甘地喊道:“这鬼脸面具我会……”

  话还未说完,叶风脑海闪过一丝光亮。他的手开始渐渐摇晃了起来,一幅幅之前他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记忆于他的脑海涌现。

  伊莉丝第一次遗落面具被他捡到的紧张神情……

  伊莉丝给他做过的艾欧尼亚菜肴……

  伊莉丝睡梦中惊恐无助的呓语……

  伊莉丝在泥潭被幻觉支配时的恐惧与绝望……

  艾瑞莉娅给他述说蕾娜传说时的憧憬……

  他见到鬼脸面具时的不知名熟悉感……

  阿卡丽与慎饰演蕾娜传说时给他的教诲……

  此时此刻,叶风终于回想起来了为何他会对艾欧尼亚的鬼脸面具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因为伊莉丝也有一副鬼脸面具!

  望着身着红色衣裳的伊莉丝那落寞的背影,过往的种种飞速掠过。

  蕾娜与伊莉丝的身影渐渐重合,伊莉丝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

  叶风只感觉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让他很是难受。

  难以接受的情绪涌动着,叶风再次冲到伊莉丝的面前。他不解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最后还是背叛了人类?明明你是艾欧尼亚所有人类崇拜的大英雄,为什么要这么做!”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