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南山惊变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南山惊变

  ???南山山巅的演武场最外围,叶风牵着阿狸的手想硬挤进去,可由于人太多,他根本没法进去。

  阿狸见叶风急得满天大汗,微笑着示意他停一下。而她则是轻拍了下一个忍者,那个忍者疑惑地回头看了眼阿狸,便鬼使神差地让开了道。

  就这样,阿狸利用她天生魅惑的容颜,再加上她的魅惑之术,很快就拉着叶风走到里面。

  望着正在大战的慎与劫,阿狸收敛起魅惑之术,幻化为一只小狐狸跳入叶风怀中,乖巧地蜷缩着。

  叶风无奈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里暗道幸好刚才阿狸背对着他,不然他多半也会被她给魅惑了。如果让阿狸看到他那副模样,那可就糗大了。

  叶风长吁一口气,便将注意力转向了演武场内的劫与慎。

  当他看向施展着与他决斗时使用相同忍术的劫,却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皱着眉头,疑惑道:“奇怪,今天的劫的气息怎么那么像魔腾?”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他怀里阿狸的注意力。阿狸的狐眼闪烁着不安的揣测,她想到了昨晚在凉亭偷听到的劫与阿卡丽的对话。

  愈想心头愈是不安,阿狸忍不住施展魔法对叶风道:“叶风,去将阿卡丽和艾瑞莉娅叫来,魔腾的分身明明已经被你杀了,劫身上会散发他的气息绝不简单!”

  叶风闻言,并没有急于去找阿卡丽和艾瑞莉娅,反而有些不太高兴地问道:“阿狸,魔腾是我杀的?这事你怎么没和我说?那天晚上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里咯噔一跳,阿狸暗道说漏嘴了。不过她还是焦急地回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如果晚了,慎很可能被劫当场杀死!”

  阿狸的话成功转移了叶风的注意力,他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忙将阿卡丽和艾瑞莉娅两人叫到一边,叶风摸了摸怀里的阿狸,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狐狸形态的阿狸动用魔力对众人道:“艾瑞莉娅、阿卡丽,不知你们知不知道梦魇魔腾?”

  艾瑞莉娅听了后,在脑海思索了会儿,摇了摇头表示她并不知晓魔腾。

  而阿卡丽在听到魔腾后,浑身一个激灵,眼神闪烁。

  见她有所顾忌,阿狸当即道:“阿卡丽,叶风刚才在劫的身上感应到了魔腾的气息,如果你不开口的话,很可能慎会死在劫的手上!”

  此话一出,阿卡丽浑身一颤,不自觉地望向演武场中央还在激斗的两人。

  独自沉默了许久,阿卡丽揭开面罩,精神恍惚道:“如果劫身上真有魔腾的气息,说明他在来之前绝对开过师父生前封印的匣子,那里面封印着那个叫做魔腾的梦魇生物。”

  叶风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可是知晓魔腾的可怕之处,要是放任魔腾成长,就算是分身,也会在短时间成长到一个可怕的境地。

  阿狸的狐眼认真地看了眼叶风三人,肃重道:“果然如此,那么劫很有可能已经被魔腾侵入了,甚至他自己都没察觉,接下来的决斗已经没有意义了,慎多半会被杀死,我建议立刻停止这场决斗!”

  艾瑞莉娅并没有急于答复,而是看向心绪不宁的阿卡丽,轻声问道:“你觉得呢?”

  阿卡丽眼神恍惚地望着场中的慎与劫,思绪飘飞。良久,她才道:“慎师兄不会答应的,他等这场决斗等了数年,戒师弟……劫他多半也不知情,我们先看看,如果有任何意外发生,我们再从中介入如何?”

  “可是……”

  叶风刚想说话就被阿狸给打断道:“这事还是尊重阿卡丽的决定,我们见机行事。”

  不满地看了眼怀里的阿狸,叶风又瞥了眼专心看决斗的阿卡丽两人,小声道:“阿狸你怎么回事?魔腾的可怕之处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时在战争学院可是死了不少人。”

  身为一个女性,阿狸还是很能理解阿卡丽此时此刻的心情。既然阿卡丽做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她也应该做好面对最坏情况的打算。

  她并没有回应叶风的话,也是专心将注意力放在决斗上。而叶风见她们一个个沉默不语,本来智商就经常不在线的他更是一头雾水,只好也看向场中的劫与慎。

  场中,正遭受慎魂刃冲击的劫瞳孔微缩,当即化为影子融入地下,窜到慎的身后。

  眼中红光大盛,劫丝毫没注意到他的身体再次被魔腾侵入了,依旧施展着被魔腾动过手脚的影之奥义。

  手里剑夹杂着漆黑的暗影能量以极快的速度朝慎飞出,劫同时掠向慎,两把苦无早已探出他的手心。

  杀意充斥于心间,迫切想要证明自己比慎强,走的路是最正确的忍者之道,劫内心的阴暗面被潜藏的魔腾无限放大,暗黑物质正在悄然侵蚀着他的身躯。

  身形以极快的速度旋转,劫手中的两把苦无不知不觉间被暗黑能量缠绕住,以比跟叶风决斗时还要可怕的能量施展出鬼斩与灭魂劫。

  慎刚挡住劫的手里剑,正欲施展他的防御奥义——魂佑抵挡住劫的攻势,但心头却是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

  瞳孔渐渐微缩,慎有种此刻的劫比起刚才要强出数倍的错觉,就像当初还未修习魂之奥义的他面对偷学禁术影之奥义的劫。

  一定是错觉!慎心头执念横生,他坚定下来,周身蓝光闪烁,忍术魂佑在他的加持下显现而出。

  但外围的叶风几人可不认为劫突然爆发出来的惊人实力是错觉。他们不约而同地闪身到慎的身前,想要和他一同挡住劫这强盛到极点的能量爆裂。

  看到叶风几人出现在慎的面前,劫眼中的杀意更重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和我作对?今天,我一定要杀了慎!

  狂风平地升起,心智丧失的劫整个人与影子融为一体,化为介于人与影子之间的未知存在,灭魂劫与鬼斩夹杂着滔天的杀意将整个演武场笼罩在其中。

  外围的忍者看到此情此景,都吓得瘫软在地,额头渗出冷汗。不管是影子教团的忍者,还是均衡教派的忍者,他们看向劫的目光都流露着无尽的恐惧,好似此刻的劫就是梦魇的化身。

  “我败了……”慎望着气势还在节节攀升的劫,整个人颓废地跪倒在地。他这些年忍辱负重,刻苦修炼魂之奥义,没想到和劫的差距竟然这么大。

  此刻可不是意志消沉的时候,阿卡丽赶忙对慎道:“慎师兄,劫他现在已经不是他自己了,他被禁地匣子里封印的梦魇魔腾给侵蚀了,你并没有输!”

  “劫已经疯了,他想整个南山上的人与他陪葬!”

  艾瑞莉娅心有余悸地望着逐渐浮向高空的劫,脑海思索着如何逃离这里。

  蜷缩在叶风怀里的阿狸很是担心叶风会死在这里,她刚想窜出叶风的怀抱,就被叶风制止道:“阿狸,现在已经不是光凭我们的力量就可以与劫抗衡了,你还是在我怀里待着,我会想办法带你下山的。”

  阿狸挣扎了下,想要幻化为人身,但她却发现自己的魔法被叶风给禁锢住了。她倔强道:“可是叶风,我想保护你!”

  “这次,让我来保护你!”叶风轻柔地替阿狸顺毛,坚持道。

  已然失心疯的劫彻底被魔腾的力量给侵蚀,他张狂地大笑着,魔音透过金属头盔变得格外得瘆人与诡异。

  “你们今天都得死!”

  劫怒吼一声,杀戮的欲望的横生。终极的影之奥义——瞬狱影杀阵随着他的心念而生,南山之巅的整片天空彻底被黑暗所笼罩,如同置身于黑夜之中。

  此情此景,艾瑞莉娅只好先让那些弱小的忍者撤退。她对着外围的那些不知所措的忍者们怒吼道:“蠢货,还在那傻愣着干嘛?还不快滚下山,顺便让军队的人都下山!”

  外围的忍者们一听,当即从愣神中回过神来,二话不说就听从艾瑞莉娅的话往山下仓皇逃去。

  “谁都别想跑!”失心疯的劫见那些忍者想要逃跑,瞬息从阴影中显身,想要将他们全部斩杀。

  叶风眼疾手快,最先动身,拦在了劫的身前。只可惜现在的他根本不是劫的对手,直接被劫一掌拍飞,撞碎了不远处的假山。

  “找死!”劫很是痛恨地望向被他打残的叶风,他还记得叶风将他击败的耻辱。

  既然叶风找死,他就先成全叶风!

  看到劫飞速掠来,被叶风双手紧紧束缚住的阿狸大骇,她紧张道:“叶风,快躲开!”

  这时,艾瑞莉娅等人也是回过神来,相继冲了过来,想要拦住劫。

  “都给我滚!”

  劫左手一挥,艾瑞莉娅、慎和阿卡丽身下的影子陡然脱离而出,与他们缠斗了起来。

  右手伸出,劫死死地掐住叶风的脖子,将他举在高空中。

  即便如此,叶风还是死死地抱住阿狸,禁锢她的魔力,不想她出手。

  阿狸的狐眼急得眼泪水直流,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叫唤声。气急的她实在没办法,只好张开小嘴咬劫掐住叶风的右手。

  “嘶……”

  劫被阿狸咬得生疼,愤怒的他左手强行将阿狸从叶风的怀抱中抓住。他就那样死死地掐住阿狸的脖子与叶风的脖子,想要将他们两个同时掐死。

  眼看着他们就要断气,劫的手却是被一把快速回旋的十字剑刃刺中,划出长长的血痕。

  刺痛感使得劫下意识手一松,几近翻白眼的叶风和阿狸都瘫倒在地,喘着粗气。

  “谁?”

  劫气恼地望向十字剑刃回去的方向,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缓缓映入他的眼帘。

  他记得这个女子,是上次救走菲奥娜的希维尔。

  “又是你!”

  闻着劫略显不爽的声音,希维尔却是不紧不慢地来到叶风和阿狸的身边。将叶风禁锢阿狸的法术撤去,使其能幻化为人。

  望着阿狸略显愧疚的神情,希维尔用手堵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必多说。而她又是看向旁边还未喘过气来的叶风,嘴角露出玩味的笑意。

  “来这么危险的地方都不和我说声?是不是怕我生气,土帽子?”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