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阿卡丽的决定

第四百四十七章 阿卡丽的决定

  ???“呜呜呜!”

  见叶风一个人吃着早饭,狐狸形态的阿狸浑身炸毛,小尾巴直摇,喉咙发出不满的叫唤声,龇牙咧嘴地盯着叶风。

  小前爪时不时在叶风面前晃悠几下,她试图引起他的注意。然而叶风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自顾自地吃着。

  见卖萌与示威无效,阿狸在桌子上转悠了一圈,随即失落地低垂着萌萌的小脑袋一个人走到桌角,蜷缩着身子可怜兮兮地盯着另一份她的食物。

  泪水直在眼圈里打转,阿狸心里此时对叶风充满了怨念,怪他不喂她。

  一旁的叶风有些好笑地瞟了眼可怜兮兮的阿狸,将阿狸的那一份食物推到她的面前,又轻柔地抚摸了几下她柔顺的毛发。

  小尾巴晃悠了几下,原本快要哭出来的阿狸伸出前爪揉了揉自己模糊的眼圈,以为产生了幻觉。

  叶风见阿狸没张嘴,开口道:“快吃吧,我喂你!”

  听到叶风的话语,阿狸抖了抖身子,小尾巴又竖了起来,兴奋地张开嘴一口咬住勺子,开心地吃了起来。

  旅店二楼的过道,希维尔正倚着栏杆,静静地望着叶风喂食阿狸,嘴角微微一弯。

  这时,旅店门口走进了一个人。定眼望去,见来人竟然是娑娜,她立刻想到这多半是索拉卡大人派来的。

  她赶忙走下楼,轻拍了下还在喂食阿狸的叶风,又对坐在其他桌上的阿卡丽等人打了个招呼,才走过去拉着娑娜找了个最大的桌子。

  叶风有些发懵地望了眼全部坐在希维尔那桌的其他人,又和狐狸形态的阿狸互相对视了眼,才傻傻地抱着阿狸和阿狸没吃完的早饭坐过去。

  众人皆是不由自主地望了眼叶风手里热乎乎的粥,弄得他很是尴尬。

  “你们说你们的,我边喂阿狸边听!”

  说完,他便埋头喂食阿狸,以此掩饰心中的尴尬。

  瞥了眼叶风,希维尔适时看向娑娜,面色凝重道:“娑娜,索拉卡大人就只派了你来?”

  娑娜微笑着摇了摇头,传音道:“这次除了先到的我,索拉卡大人还通知了易大师善后。”

  “易大师要来?”阿卡丽瞪大双眼,一阵失神,心里惶恐不安。

  娑娜微微蹙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艾瑞莉娅大致猜出阿卡丽在担忧劫的生命安全,不过她还是痛快道:“劫这次死定了,索拉卡大人这次会请易大师,说明她真的生气了,也是,均衡教派的忍者怎么说也是艾欧尼亚人,劫和他的影子教团不顾后果残杀曾经的同门,最近更是猖獗到欺凌瓦斯塔亚人,挑起瓦斯塔亚和人类的矛盾,同时又残杀平民,这种种罪行已经彻底激怒了一向不愿插手世事的半神们。”

  艾瑞莉娅之所以会这么说只是想阿卡丽能认清现实,希望她不要再顾忌同门的私情了。

  劫既然可以不仁,身为均衡教派的幸存者,阿卡丽也可以不义。

  阿卡丽又何尝不知艾瑞莉娅的想法?只是自从那晚过去,她的心结更深了。她总是将劫会走入歧途归结于她,如果她早点发现他那么喜欢她,那么依赖她,或许可以疏通他内心的障碍,避免很多事的发生,将他一点点引回正途。

  正因为她没发现他内心的想法,他的心才会变得愈来愈狭隘,愈来愈扭曲,愈来愈病态……

  阿卡丽一直把劫当成自己的亲弟弟看待,他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最为他心痛的人是她。

  在她看来,劫其实曾经也是个渴望阳光与温暖的少年,只是他的性子太孤僻与自闭,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她觉得,只要让她慢慢来引导他,他总会从孤儿的自卑中走出。

  阿卡丽愈陷愈深,深深的自责与担忧束缚着她,连希维尔等人接下来的讨论她都没听进去。

  “阿卡丽……阿卡丽?”

  慎的两声呼唤将阿卡丽从自责与担忧的世界里暂时拉回了现实。她“呃”了声:“对不起,慎师兄,你们讲到哪了?”

  众人一阵愕然,娑娜最先回过神来,将她之前的话再次传音给所有人:“我们刚才在商讨如今擒住劫,我的安魂曲刚好可以抑制魔腾的魔力,明天上山我会弹奏安魂曲,尽量压制潜藏在劫体内的魔腾,没了魔腾提供的力量,你们几人就可以轻松将劫擒住。”

  阿卡丽细思娑娜的话语,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紧张地问道:“你的安魂曲真能抑制住魔腾的魔力?”

  “是的。”娑娜确定地点了点头,她可是曾经在战争学院阻止了魔腾的半神真身侵蚀召唤师的梦境。

  得到娑娜肯定的答复,阿卡丽眼中闪过一丝潜藏的希望。她不再似先前沉浸于自责与担忧之中,而是正襟危坐地与众人一起探讨擒住劫的方案。

  叶风怀里的阿狸一边吃着叶风喂来的粥,一边将注意力放在了阿卡丽的身上。

  出于敏锐的直觉,她总觉得阿卡丽今晚会去找劫。她可是知晓在决斗的前一晚劫与阿卡丽的对话,对于阿卡丽是如何看待劫的,她是清楚无比。

  为了众人的安全,阿狸决定今晚跟踪阿卡丽,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待探讨结束,阿卡丽叫住了娑娜,两人一起上了二楼她住的房间。

  关上房门,阿卡丽抿了抿嘴唇,为难道:“娑娜,我有一件事想求求你。”

  娑娜先是一愣,随后笑着传音道:“什么事?”

  阿卡丽右手按在左胸口,一阵胸闷与心痛。她眼神恳切地凝视着娑娜,语气急促道:“我知道我这么做会让大家很为难,但我还是想求求你,今晚你能不能和我悄悄上山?”

  一听到阿卡丽的请求,再联想一下之前在探讨如何擒住劫时阿卡丽心绪不宁的反应,娑娜大致猜到了阿卡丽的想法。她抱歉地看向阿卡丽,传音道:“对不起,我不能帮你救劫,现在的他已经是艾欧尼亚的隐患了,如果继续放纵他,以魔腾的成长速度,他会成为魔腾最有力的杀戮机器。”

  扑通一声,阿卡丽重重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哀求着娑娜:“娑娜,求求你帮帮我,我只需要你今晚帮我压制住劫体内的魔腾,然后我去试着说服他,他以前在均衡教派最听我的话了,我相信能说服他!”

  阿卡丽那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容看得娑娜很受触动,她轻叹一声,弯下身子,将阿卡丽扶到床边坐下。

  “你喜欢劫?”娑娜轻柔地替阿卡丽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示意她先别哭。

  阿卡丽苦笑道:“劫在我眼里就是个不成器的弟弟,我只是想最后尽一次作为一个师姐的职责。”

  娑娜没想到阿卡丽竟然只是把劫当成一个弟弟,她深吸一口气,面色沉重地传音道:“我答应你倒是可以,可他现在已经魔化了,要是他不肯回头,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确定要这么做么?”

  阿卡丽听到娑娜愿意帮她,一张还残留着泪痕的花脸露出了淡然的笑意:“我确定,如果他执迷不悟,明天早晨不是还有你们么?”

  “既然如此,今晚我就陪你去一趟。”

  见阿卡丽心意已决,终究只是个外人的娑娜也不好多说什么。

  暗处,狐狸形态的阿狸潜藏着气息躲在床底下,将两人的对话从头到尾偷听了个遍。

  就在阿狸准备悄悄离开房间时,外面希维尔与叶风嚷嚷的声音却是令她冷汗连连,生怕暴露了。

  “希维尔,你有没有看到阿狸?”

  “她刚才不是在你怀里的吗?”

  “我也想说的,可是不知突然跑到哪里去了,真是奇怪……”

  “阿狸她多半是自己出去透气了,叶风,要不要陪我出去逛逛?”

  “好啊……哎?等等,别跑这么快啊!”

  待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床底下的阿狸在确认娑娜和阿卡丽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才悄无声息地潜出了房间。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