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血月降临

第四百七十一章 血月降临

  小索拉卡摸了摸自己水蓝色的小短发,撅着小嘴,不太情愿地望了眼演武场内的辛德拉。

  抿了抿嘴唇,紧锁眉头的小索拉卡似是在心里做了什么决定,回头对一个年迈的长者道:“长老,我不想和辛德拉战斗。”

  长老一听索拉卡退却了,原本和颜悦色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斥责道:“索拉卡,你不能一昧地只学治愈魔法,攻击性的魔法你也要学习,这次和辛德拉的演武练习也算是对你这两个月的攻击魔法学习成果的检验。”

  “可是辛德拉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伤害她。”小索拉卡睁着萌萌的紫色眸子,倔强地盯着长老。

  长老揉了揉索拉卡的小脑袋,语重心长道:“索拉卡,你是个乖孩子,要听话。”

  说完,也不给索拉卡继续抗议的机会,长老就把索拉卡推进了演武场。

  被长老推进演武场,小索拉卡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眼周围围观的一群孩子在那嚷嚷着,要她打倒“坏孩子”辛德拉。

  小辛德拉见小索拉卡一进场,她心底微微对小索拉卡有点失望,觉得小索拉卡是长老派来教训她不听话的。

  辛德拉失望的神色虽然一闪而过,但还是被细心的小索拉卡捕捉到了。她委屈地盯着小辛德拉,轻声道:“辛德拉,我……”

  “不用多说,我会打垮你这个长老们的乖宝宝!”

  小辛德拉赌气地调动起体内的魔力,作势就冲向小索拉卡。

  而小索拉卡因为本身就不喜欢用攻击魔法攻击人,再加上她认定小辛德拉是她的朋友,所以抗拒的她并没有还手。她相信只要让小辛德拉赢了,她们两个就可以和以前一样要好了。

  不出片刻,小索拉卡就被小辛德拉击倒在地。她吃痛地皱着眉头,不过当她看到小辛德拉那在胜利刹那渴望得到周围人认同的眼神时,她却是不那么痛了。

  “长老,辛德拉又欺负人了!”

  “长老,辛德拉下手好重,索拉卡小姐姐身上都是伤!”

  “长老,一定要严惩辛德拉,她平时也爱欺负其他学习魔法的孩子……”

  周围那一道道为小索拉卡抱不平的声音让原本绽放笑颜的小辛德拉脸蛋煞白,她惊恐地摇晃着小脑袋,不愿接受即使她赢了还得不到认同的事实。

  见长老走入演武场那阴沉的脸色,小辛德拉知道她又要被长老带回去接受其他长老的一同责罚了。她厌恶地看了眼坐在地上发懵的小索拉卡,趁长老没逮住她,仓皇地逃离了演武场。

  ……

  险险地躲过辛德拉的法球,索拉卡眸子微微一敛,辛德拉那厌恶的眼神让她有些忧伤地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

  那一次她好心想让辛德拉赢,却不想反害辛德拉被长老们关了三天的小黑屋。而且辛德拉本来就和其他一起学习的孩子关系不好,那次之后,更不受其他人的待见了。

  心里微微有些愧疚,索拉卡心软道:“辛德拉,跟我回去一趟,其实我们完全没必要这样下去,暗影岛马上就来了,艾欧尼亚也需要你的力量。”

  “战斗的时候还敢分心?”

  暗紫色的法球随着辛德拉的一声冷哼,于索拉卡的身前浮现,那爆裂的能量在她意念的操控下以极快的速度打中索拉卡的腹部。

  躲闪不及的索拉卡身形倒退而去,直接撞倒了宫殿的石柱。

  “就算我再怎么赢你,下面那些人也不会认同我。”

  不屑地扫了眼蹙着眉头忍痛的索拉卡,辛德拉也是想起了小时候那次和索拉卡的战斗。

  她清晰的记得,索拉卡就是摆着这么一副吃痛的可怜模样赚取周围人的同情,害得她后来被长老们关进小黑屋好几天吃不到东西。

  越想心里厌恶的情绪越深,和她对索拉卡的好感两相矛盾,令她不甚烦躁。

  “站起来,在那装什么可怜?”

  又是一道暗紫色法球飞出,将索拉卡击退向远处,就连宫殿内的大理石地板都被法球的能量给撕裂了。

  索拉卡深深地吸了口气,身子有些颠簸地站起来,咳嗽了几声,目光灼灼道:“辛德拉,你刚才晋升成神被我打断,现在的实力远不如从前,你确定还要继续?”

  心里咯噔一跳,辛德拉眼神阴沉地盯着索拉卡那没有丝毫惊慌的面容。她差点忘了,她这个童年好友也是个差点成神的天才法师。

  自信地昂着头颅,辛德拉讥讽道:“那又如何?就算我实力下滑,你觉得凭你那三脚猫的攻击性魔法能伤我?”

  说话间,为了证明这一点,辛德拉的意念一动,之前被索拉卡撞倒的柱子直接被她的意念所掌控。

  紫色的魔法能量束缚住柱子,轰的砸向索拉卡。索拉卡眼神一凝,右手微微抬起,那个柱子就被她反震了回去。

  辛德拉瞳孔瞬间微缩,调动起身边的几颗暗紫色法球撕碎了飞来的石柱。

  “辛德拉,你不会想看到我用暴力来解决这件事的!”

  还未缓过气来,辛德拉浑身一颤,就听到身后响起了索拉卡的声音。

  危险的气息临近,辛德拉下意识地用意念往旁边一飞,顺势回身望去。

  只见索拉卡的双手结印,绚烂的星光法阵如瀑布般涌现出巨大的能量光柱。

  那星光柱的魔力在这宫殿内散布着恐怖的毁灭之力,这还是辛德拉第一次见索拉卡释放出这样极具侵略性的魔法。

  眼中的战意突然间如烈火般燎原,辛德拉也不知为何,突然这么渴望与这样的索拉卡一战。

  或许是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能在攻击魔法上压制自己的同龄人,心中对魔法极限强大的纯粹追求使得她不仅没有惊慌,反而战意十足。

  王冠下的银白长发无风舞动,辛德拉眼中的紫芒已然绽放到了极限。她周身的气息愈来愈紊乱,一颗又一颗紫色法球从虚空中被凝聚而出,围绕着她周身旋转。

  无数的能量法球散发着能量爆裂的可怕气息,与索拉卡发射而来的星光柱的气息愈发得相近。

  当体内的潜能被全部激发而出,辛德拉不再继续凝聚新的法球,而是操控着那些能量法球,对着索拉卡直射而出。

  可是当法球只打出一半,辛德拉就浑身一震,眼圈花白,晕眩的感觉充斥在脑海。

  果然是刚才成神被打断后无法全力施展这招了么?辛德拉倒吸一口凉气,先前被她打出的紫色法球也是由于她此刻力量的虚弱渐渐消散。

  望着愈发临近的星光柱,辛德拉的眼眸缓缓放大,透露着她的不甘心。

  轰隆!

  一声巨响伴随着宫殿石柱碎裂,顶端的天顶盖崩塌与石屑横飞,辛德拉的身躯被死死地压在宫殿崩塌的碎石下,动弹不得。

  索拉卡看了眼被压在碎石下的辛德拉,那狼狈不堪的模样看得她心生怜悯。

  走到近前,她弯下腰,蹲下身子,替辛德拉擦拭了下脸上被碎石刮破的血痕。

  只稍片刻,辛德拉脸上的伤痕全都被索拉卡的治愈魔法治愈。

  运用法力将辛德拉身上的碎石挪开,索拉卡适时开口道:“辛德拉,天空中的血雾是不是你引起的?”

  辛德拉闻言,愕然地看了眼将艾欧尼亚天空笼罩住的血雾,第一时间就想起伊莉丝。

  这次索拉卡会在她突破成神的关键时刻找来,多半是伊莉丝的诡计。

  冷冷一笑,辛德拉也不多言,看都不看索拉卡一眼。

  索拉卡见辛德拉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肯就犯,她决定不再和辛德拉多说什么,直接带回普雷希典,让长老会的长老们来给辛德拉定罪。

  就在她准备带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辛德拉离开天空要塞时,艾欧尼亚原本被血雾弥漫的天空却是再次发生了异动。

  血雾以可见的速度化为血丝弥漫上皎洁的明月,并以可见的速度将明月转化为血月。此时其实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由于天空之前一直被血雾笼罩,索拉卡两人并不知晓。

  索拉卡似是想起了什么,她瞳孔微微一缩,喃喃自语道:“竟然是血月!”

  一时间,她想到了很多,并严重怀疑到了暗影岛的恶魔身上。

  见索拉卡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辛德拉还不忘嘲讽道:“即使成了半神,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愚蠢!”

  看了眼被自己说得神情呆滞的索拉卡,辛德拉冷冷道:“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伊莉丝的蜘蛛恶魔,屠村的事也是她为了牵制你我故意扮成我的模样陷害我的!”

  愧疚地看了眼辛德拉,索拉卡有些自责。如果她能早点发现血雾与血月有关,就不会盲目切断辛德拉成神时与外界的联系。这样辛德拉成神后,说不定还能帮助艾欧尼亚度过这次难关。

  “对不起,辛德拉。”索拉卡真诚地道歉道。

  没想到索拉卡会向自己道歉,辛德拉先是一愣,随后别过高傲的俏脸,望着天空语气阴沉道:“晚了,他们已经来了!”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索拉卡脸色大骇,也是朝着天空望去。

  血色迷雾渐渐被血月全部吞噬,一座被黑色迷雾笼罩的岛屿于艾欧尼亚的夜空云雾中显现。

  夜空映射的岛屿渐渐拨开黑色的迷雾,画面也是被缓缓放大与拉近。

  岛上阴森可怖的植被与生物闪烁着暗淡的漆黑光芒,时不时回荡着亡灵与恶魔的尖啸和悲鸣,很是瘆人。

  随着视线的深入,一座漆黑的古代城堡开始映入眼帘。

  古堡的铁门无人自开,幽暗的冥火于其内闪烁,里面幽暗的厅堂也随着冥火的闪烁时明时暗,诡异万分。

  幽冥的低语唤醒了瓦罗兰所有还在沉睡中的人,纷纷打开门窗望向早已变天的诡异天空。

  穿过幽暗的厅堂,进入一间没有任何灯光的华贵大殿内。

  八个黑色的身影在大殿内随着暗黑的魔力显现,紧接着一缕缕鬼火从十数盏灯台上窜出。这八个黑色身影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正是暗影岛的八位恶魔首领。

  八个恶魔各自做着他们的事情,好似并没有发现他们的举动已经暴露在瓦罗兰各个国度的天空之下。

  只有伊莉丝一人侧对着映射画面,悠闲地坐在石桌前,翘着二郎腿,右手慢条斯理地捻动起水果盘里的一颗樱桃,享受地塞入口中,慢慢咀嚼,就连咀嚼的声音夜空下的人们都能依稀听见。

  “嗯?”

  伊莉丝的眉头一皱,恶魔形态的她脸上享受的笑意渐渐消失,随着她侧对映射画面的俏脸缓缓转过来,她那双猩红的眸子浮现出冰冷眼神。

  冰冷一闪而过,伊莉丝弯起猩红的嘴唇,露出恶魔标准的诡异笑容,令夜空下凡是看到她笑容的人都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好像有人在看我们!”

  随着此话一出,其余的七位恶魔也是停下各自的事,缓缓转过身,朝映射画面这边投来了令人心悸的恐怖眼神。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