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五百零四章 兄妹重逢

第五百零四章 兄妹重逢

  ??随着海克斯研究基地的某个房顶被风暴之眼撞出了个窟窿,整个基地内顿时回响起急促的警笛声。

  基地总负责人凯特琳的父母脸色阴沉地望着曾经用来封存与研究风暴之眼的实验房间被破碎。两人快步冲入用来治疗和看管金克丝与半神火炮的两个房间,正如他们所想,金克丝之前还带走了半神火炮。

  “喂,风暴之眼形成的龙卷风在哪停下了?有没有造成平民的伤亡?”

  拿出白大褂里的智能手机,凯特琳的父亲立即拨通了海克斯部队的电话,并询问了下伤亡情况。

  从海克斯部队那里,凯特琳的父亲很快就得知目前暂时没有人员伤亡,只是之前被焚烧的七栋大楼还没重建好就又被龙卷风暴毁了。

  挂断电话,凯特琳的父亲又是立刻拨通了凯特琳的电话:“凯特琳,我知道你现在正在往风暴之眼的方向赶,拿着半神火炮的金克丝也在那,尽量不要刺激那个孩子,如果能以和平的手段解决是最好的。”

  电话那头,身着警察制服的凯特琳正坐在警车里往风暴之眼的方向赶。一听又是金克丝干的好事,她一肚子的火正准备找金克丝算账,却没想到她的父亲要她别动金克丝。

  严重怀疑自己的父亲是不是搞海克斯魔导科技搞得昏头了,凯特琳回道:“父亲,金克丝可是之前毁了好多建筑的,就这样放……”

  话还未说完,凯特琳就听到挂断电话的声音。知道父亲是说的真的,凯特琳一脸愤懑地一踩油门,飞速朝事发地点赶去。

  ……

  在风暴边缘的金克丝头晕目眩地冲出风暴之眼主要影响范围,心有余悸地于龙卷风暴数百米外稳住身形。她回头瞥了眼,正欲转身离开时却是被赶到的海克斯部队成员给围住。

  “放下你手中武器,我们认得你,你就是之前那个烧毁七栋大楼的犯人!”

  带头的海克斯部队成员发出了警告,围上来的其他皆是进入了高度戒备的状态,将金克丝列为顶级重犯。

  兴许是许久没有好好呼吸外界的空气了,金克丝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深深地吸了口气,顺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触碰她的鱼骨头。

  “把武器放下,别逼我们开枪!”

  一众海克斯部队成员一见金克丝倒腾起手中的鱼骨头,都将手上的海克斯新型左轮枪上了膛,瞄准金克丝的头部。

  心情烦躁地甩了甩扎着的麻花辫,金克丝缓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早知道在离开前就把鱼骨头调试好了!厌恶地瞪了眼面前的海克斯部队成员,金克丝还是不甘地手一松,任由鱼骨头掉落在地上。

  立马制服金克丝,带头的成员还不忘狠狠地推了下不肯动的金克丝,道:“老实点你!”

  扫了眼周围的成员,领头的人下令道:“来两个人跟我一起,将这个犯人送往监狱!”

  “慢着,这个女孩你们不能带走!”

  一道女声响起,领头的海克斯部队成员顺着声音望去。看清来人后,他皱眉道:“凯特琳,现在的事态已经不是你们警局能管的了!”

  凯特琳眉头一蹙,刚想回话就听到一道愈来愈近的熟悉声音:“警局的人的确没人能管,但我和凯特琳是例外,你信不信我一拳对着你的脸就糊上去?”

  女子暴躁的声音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不一会儿,一辆跑车从远处飞速掠来,并在现场的附近漂移急刹车停下。

  换了一身警服的蔚踩着高跟长筒靴纵身跳出,一脸不善地摩擦着她手上的海克斯拳套,缓缓凑到海克斯部队的领头男子面前。

  蔚的火爆脾气可是全城皆知,领头男子宁可和凯特琳理论,也不想与蔚有过多的照面,以免莫名其妙被揍。

  他讪笑道:“能不能把你的拳头移开点,蔚,我怕你手滑误伤了我!”

  “好了,蔚!”

  凯特琳是来办事的,她可不想蔚揍了海克斯部队的成员引起皮城高级议员们的不满。她适时走上前将她父亲的要求跟海克斯部队的成员适当地转述了一遍,示意金克丝交由她处理。

  “既然是凯特琳小姐的父亲的意思,那我们就不为难这位小女孩了,我们先去执行任务将这附近封锁起来!”

  说完,领头的男子一刻也不想和蔚待在一起,就领着其他成员开始对风暴之眼主要影响区域进行封锁。

  待他们走远,蔚车上的艾瑞莉娅和叶风也是走了出来。

  金克丝脸上透露着对蔚和凯特琳的敌意,但当她看到从车上走出的叶风时,她不由失声道:“叶风哥哥!”

  “金克丝,凯特琳路上已经和我们电话说过这次又是你在惹事篇了。”

  带着一丝斥责的语气,叶风的脸色极其难堪,像极了一个训斥顽劣妹妹的哥哥,没有一丝重逢的喜悦。

  刚开始还以为是幻觉,但当她听到叶风训斥她的话后,她就知晓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冲动之下抱着一起葬身火海的叶风哥哥和她一样,都没有死。

  没了粉色瞳孔的副作用,即使心灵的扭曲还未被治愈,但金克丝还是沉浸于兄妹劫后重逢的喜悦。

  眼泪不争气地,啪嗒啪嗒地落下,金克丝粉色的眸子浸满了浓浓的水雾。

  “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手不停地擦拭着泪水,金克丝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叶风见凯特琳等人皆是向他投去目光,他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却不想被金克丝扑了满怀。

  心头一软,叶风本想安慰金克丝几句,但还是带着责怪的语气道:“别以为你这样哭我们大家就会原谅你犯下的罪行!”

  金克丝以为叶风是在怪她差点把他害死,她更是哭得稀里哗啦,断断续续道:“哥哥……我后悔了……在火海后面我真的后悔了……不该拉着你一起跳入火海的,呜呜呜……”

  蔚龇牙咧嘴,喘了口气,紧锁眉头望向凯特琳:“凯特琳,你父亲真的说不定金克丝的罪?”

  “嗯,还要我们看好金克丝,别让她继续作恶,我也搞不懂父亲他是不是做实验把头给做昏了?”

  懊恼地扶了下额头,头疼的凯特琳眼神复杂地凝视蜷缩在叶风怀里哭嚷着的金克丝。

  脾气火爆的蔚难得面色平静地望了眼金克丝,然后边朝她的跑车走去道:“看这个样子,她的情况好像并没有那么糟糕,叶风应该能看好她,我先回去了!”

  艾瑞莉娅眼珠一转,静悄悄地跟着蔚一起上了车。

  “凯特琳,快上你的车,我们一起围着你父亲口中的风暴之眼转转看。”

  话音一落,蔚也不管凯特琳是否跟得上,就载着艾瑞莉娅离开了。

  凯特琳也是坐上车,在离开前她将金克丝的鱼骨头交给叶风,并嘱咐他带金克丝回希维尔在住宅区的别墅,才扬尘而去。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