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五百八十一章 飞升的代价

第五百八十一章 飞升的代价

  在治愈之水浓郁的治愈魔力下,叶风的生机正在逐渐恢复。但令希维尔三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那就是吐露治愈之水进入池子里的狮身人面像不再吐露治愈之水。

  不仅如此,狮身人面像的周身开始出现细微的裂纹。那些细小的裂纹逐渐互相连接在了一起,致使整个狮身人面像化为碎石粉末。而水池里的治愈之水也随着被叶风吸收,愈来愈少。

  希维尔最先回过神来,担忧剩下的治愈之水无法治愈叶风的她紧张地问道:“阿兹尔先祖,这是怎么回事?”

  阿兹尔叹息道:“流淌千年的治愈之水竟然会干涸,这还是第一次发生,不过你放心,剩下的治愈之水足够将叶风治好,只是可惜了,治愈之水可是古恕瑞玛帝国辉煌的根基之一,看来恕瑞玛帝国是无法复兴了。”

  希维尔一听,讶然道:“所以说,是叶风吸干了治愈之水的源头?”

  盯着叶风胸前闪烁着蓝光的女神之泪,阿兹尔若有所思道:“差不多,不过更准确的是他胸前的那滴眼泪吊坠吸收完了治愈之水。”

  闻言,希维尔愧疚道:“真是抱歉,阿兹尔先祖,叶风他也不是故意的。”

  阿兹尔豁达道:“没事,只要能治好你的朋友和你,治愈之水没了就没了。”

  希维尔听了后一阵感动,阿兹尔不愧是古恕瑞玛帝国的皇帝,圣物就这样被叶风吸收完了,竟然还能这么豁达。

  忽然间,隆隆的滚石声响起,整个洞窟开始发生剧烈的颤动。紧接着,在三人紧张的注视下,一个破败的祭坛拨开碎石,显现于洞窟内。

  望着这残破的祭坛,即使沉睡千年,阿兹尔依旧露出了熟悉且热切的眼神。他心头刚落下的复兴恕瑞玛帝国的雄心也随着这座祭坛的出现再次燃起。

  “太阳圆盘的飞升祭坛!”他近乎狂热地呼唤道。

  一缕金色的太阳光辉从残破的祭坛上空漂浮着的太阳圆盘中射出,就如同一道破晓的曙光,洒在阿兹尔的身上。

  飞升之力不断从太阳的秩序之流中涌现而出,化为金色的魔力之丝萦绕在阿兹尔的周身。

  与此同时,池水中的叶风也是醒了过来,他有些错愕望向跟随飞升之力飘向半空中的阿兹尔。

  一旁的希维尔也是注意到了叶风的苏醒,她赶忙跑到叶风的身旁,紧张地检查了遍叶风的身体,才松了口气道:“叶风,你总算脱离危险了。”

  小璐璐也是一举扑入叶风的怀抱,于他的怀抱里狂蹭撒娇。

  抱住璐璐,叶风指着飘浮在半空中的阿兹尔,问道:“那是?”

  希维尔感激地望着阿兹尔,回道:“那是阿兹尔先祖,是他救了我们,或许是感应到他的善心,太阳圆盘将千年前他没完成的飞升仪式再次降下。”

  原来这人才是真正的恕瑞玛皇帝阿兹尔?叶风睁着一双眸子,仔细地望着那降下神迹的太阳圆盘。

  不知为何,他胸前的巨龙吊坠和女神之泪在感应到太阳圆盘的气息后,同时向他发出了警告,似是这看似神圣的金色光辉蕴含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危险。

  “我说,希维尔……”叶风欲言又止,他原本想告诉希维尔最好远离太阳圆盘,但当他看到她那双美眸神采奕奕,闪烁着流光,他还是忍住了。

  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得神圣与祥和,万一他的女神之泪和巨龙吊坠只是觉得这魔力过于强大才发出警告讯号让他小心呢?

  一旁的希维尔见叶风叫她,却又迟迟不说话,她弯起嘴角,对着叶风眨了眨眼眸,道:“嗯?叶风,怎么了?”

  “没什么,嘿嘿!”假装不在意地挠了挠头,叶风嘿嘿地笑了两声。

  由于洞窟内光线昏暗,希维尔也并没有太关注叶风的神情变化,她也是跟着不在意地笑道:“你这人,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话说一半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咳嗽了声,叶风掩饰道。

  “嗯……看来你还是不傻嘛,还会学我!”俏皮地说了句,希维尔再次将目光投向半空中接受飞升之力洗礼的阿兹尔。

  半空中,阿兹尔能明显感受到他体内的魔力正在以几何倍的速度增加,他的身体也在飞升之力的重塑下变得更加强大。

  神性于他的体内显现,阿兹尔突破出凡人的桎梏,进入半神的领域。但这还未完,飞升仪式还在继续,他的力量还在不断增强。

  随着他的魔力愈发强盛,神之力逐渐成型,并涌向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就在这一瞬,阿兹尔成神的恐怖气息瞬间覆盖住整座恕瑞玛皇城。

  太阳圆盘的光辉渐渐散去,阿兹尔的身体也发生了惊人的转变,他直接变成了个鸟头人身的怪物。

  要不是叶风三人都知晓阿兹尔是接受了太阳圆盘的洗礼,不然他们绝对会认为这鸟头人身的怪物是恶魔。

  缓缓降落在叶风三人身边,阿兹尔将三人震惊的眼神尽收眼底。他道:“你们不用震惊,这就是成神的代价,每个飞升者都会获得相应的能力。”

  成神的代价?希维尔心底微微思量着这句话,聪慧的她第一次对古恕瑞玛帝国的飞升仪式和太阳圆盘产生了质疑。

  所谓的飞升者真的只是得到神的力量吗?这世上怎会有以牺牲容貌为代价换取神之力的事?这代价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想到这,希维尔心中又有了种令她惊惧交加的猜测,那就是太阳圆盘多半是某种阴谋,某种连神和半神都无法察觉到的阴谋!

  “希维尔,看你的神情,似是有什么顾虑。”

  阿兹尔的话语将正在深思的希维尔拉回现实,她立马平复心头的惊涛骇浪,眯着眼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的您有点怪异。”

  “不必惊讶,我还是原来的我。”阿兹尔笑道。

  希维尔这才想起来她身上的血脉之力还需要阿兹尔解开,她当即道:“对了,阿兹尔先祖,我身上的血脉诅咒……”

  将目光移向自己左臂上的血脉封印,希维尔却是发现她身上的血脉诅咒和瑞兹留下的封印全都不见了。她有些错愕道:“怎么不见了?”

  阿兹尔解惑道:“治愈之水已经将你身上的诅咒和封印全部消除了。”

  “也就是说我以后再也不会遭受折磨了?”幸福来得有些突然,希维尔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阿兹尔神色一肃,威严道:“当然,而且你将成为我的继承人,恕瑞玛帝国的公主,与我一同重建我们的帝国!”

  “如果你交出太阳圆盘,并宣誓加入暗影岛,我不仅可以让你重建帝国,还可以成为暗影岛的第九位恶魔首领!”

  就在此时,一道放肆的笑声伴随着洞窟顶端炸裂开来的声响,浑身散发着黑色实质魔气的伊莉丝不请自来,与赫卡里姆一同降临到阿兹尔面前。

  “暗影岛的恶魔?”阿兹尔眸子微微一敛,如临大敌。

  然而此时,泽拉斯也是从洞窟破碎的地表上方降临。一进来,他就将目光投向了破碎祭坛上方飘浮的太阳圆盘。

  一时间,洞窟内的气氛逐渐压抑了下来,凌厉的魔力晃动着这片空间,似是随时可能爆发不可想象的战斗。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