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百零六章 希维尔与叶风的信任

第六百零六章 希维尔与叶风的信任

  独自从撕裂的空间裂缝中走出,伊莉丝就发现了隔间的希维尔三人和躺在治愈之水里的叶风。

  眼底闪过一丝讶然,伊莉丝显然没想到这里面藏着的是之前的希维尔众人。讶然褪去,伊莉丝冷笑了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几个!”

  话音刚落,伊莉丝就看到背对着她的希维尔浑身一颤,明显是被她的到来给吓到了。

  冷冷地环视了眼这间小隔间,伊莉丝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希维尔四人的身上,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墙角的柜子上。

  丝毫不担心希维尔等人会大胆到偷袭她,伊莉丝从希维尔僵直坐在水池边的身体走过。

  打开那由红木制成的柜子,一张泛黄的羊皮卷和一把金钥匙映入她的眼帘。

  眨了眨眼眸,伊莉丝先是将金钥匙拿起。在手上掂量把玩了会儿,她饶有兴致地一边哼着古艾欧尼亚的歌谣,一边取出那张卷起的羊皮卷。

  悠闲地双手展开羊皮卷,一幅极具恕瑞玛风格的画落入她的眸子里。研究了会儿,伊莉丝柳眉倒竖,随后瞟了眼守在治愈之水旁的希维尔。

  “你应该懂这个吧?”

  眼眸微微拉长,伊莉丝一挥手,羊皮画卷就被她扔向希维尔。

  下意识地接住羊皮画卷,希维尔咽了口口水,紧张地望向朝她缓缓走来的伊莉丝。

  不见希维尔回话,一丝不喜浮上眉梢,伊莉丝红唇微张,语气不耐道:“我问你话呢,凡人!”

  又是咽了口口水,希维尔大气不敢喘,伊莉丝那无形之中释放而出的威压压得她心跳愈来愈快。

  “呜哇……希维尔姐姐,璐璐好怕……”

  璐璐被伊莉丝那无形之中散发而出的上位者气势给吓得哭了出来。而最小的阿木木见璐璐都哭了,顿时也跟着哇哇大哭了起来。

  两个孩童的哭闹声着实让伊莉丝心里微微有些烦躁,她的美眸里闪烁着猩红的血光,似是随时都会出手伤人。

  察觉到伊莉丝的杀气,希维尔赶忙安抚璐璐和阿木木,示意他们不要哭。

  听不到两人的哭闹声,伊莉丝心里的烦躁尽数散去。她弯起嘴角对希维尔道:“如果你能解读这幅画卷上的画的意义,我倒是可以放你们一次,反正我这次只是想来找太阳圆盘。”

  谨慎地思索着伊莉丝的语句,希维尔紧锁眉头道:“你真的会放过我们?”

  “你还有得选择吗?”敛起眸子,伊莉丝的语调渐渐转冷,耐性又失去了一分。

  闻着伊莉丝那冰冷的语气里蕴含的一丝威胁与轻蔑,希维尔心头很是沉重。

  是的,她一个凡人在神的面前有得选择吗?先不说她自己,她还要负责照顾璐璐、阿木木和叶风的安危。光是这一点,她就只能选择相信伊莉丝这个狡诈的女恶魔会遵守承诺。

  想到这里,希维尔的眸子一凝,她语气决绝道:“好,我答应帮你研究这张画卷,只是……”

  往后说,希维尔却是顿住了,犹豫不决的眼神望向池子里的叶风以及身旁的璐璐和阿木木。

  “放心,至少在你研究羊皮卷这段时间我不会变卦,咯咯咯……”笑吟吟地接过话,伊莉丝故意道。

  “你的意思是之后你可能会变卦!”猛地站起身,希维尔愤然地紧握着羊皮卷。

  “你没得选择,卑微的凡人!”

  伊莉丝可不太喜欢被一个凡人这样怒视,她也是昂起高傲的头颅,其中的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与伊莉丝对视了片刻,希维尔还是选择了妥协。她强压下心头对伊莉丝的不满,沉住气坐下身。在璐璐和阿木木的围绕下,希维尔缓缓张开羊皮画卷,一幅充斥着各种奇特符号和人类画像的画面映入她的眼帘。

  在一番研究后,希维尔就确认这张画纸的年代大概处于恕瑞玛建国初期,而上面的符号和一些图画应该讲的是恕瑞玛是如何崛起的。

  画卷中多次提到了太阳圆盘和三把钥匙,又是深入思考了会儿,希维尔总算是大致了解了这幅画的内容。

  不过在理解了画中大致内容后,希维尔的美眸异光连连,因为这上面关于恕瑞玛的崛起竟然牵扯到了一个古怪的诅咒。

  不经意地瞥了眼趴在自己左腿上的阿木木,希维尔瞳孔却是微微一缩。她想到了画中的诅咒很可能就是指的阿木木身上所中的诅咒。

  古怪的诅咒起源于当时与恕瑞玛第一任皇帝结盟的一个怪物,据画卷上所说那个长有触手的怪物是第一任接受飞升之力的飞升者。

  恕瑞玛第一任皇帝年轻时结识了一个强大的人类巫师,那个巫师掌握着一个形似太阳的圆盘。

  巫师被恕瑞玛第一任皇帝有着远大的抱负所打动,与恕瑞玛第一任皇帝结盟,并借助太阳圆盘的力量化身飞升者征战当时还是一片绿洲的恕瑞玛。

  在巫师的帮助下,恕瑞玛第一任皇帝很快便征服了大片瓦罗兰的南部地域,并正式称帝建国恕瑞玛。

  帝国建立后,巫师打算退隐,而恕瑞玛第一任皇帝却对巫师手中的太阳圆盘念念不忘。

  皇帝希望巫师在退隐后能交出太阳圆盘,但巫师却说太阳圆盘乃是不祥之物,不能作为国之重器,不然恕瑞玛千年之内必定会灭亡。

  但巫师看皇帝很希望恕瑞玛有维护国之根基的神器,善良的巫师就将他早年在恕瑞玛大地游历获得的三个治愈之水泉眼送给了皇帝。

  贪心的皇帝不满足于此,他借口摆酒宴欢送恕瑞玛帝国的功臣巫师,却是在巫师的酒菜里下了废除魔力的剧毒,并夺走了太阳圆盘。

  而巫师在死前对恕瑞玛皇帝下了个诅咒,那就是皇帝的子嗣中一定会出现一个与任何人接触都会让接触之人死亡的孩子。

  解读到这里,希维尔总算是明白为何阿木木这么一个善良的孩子会中这么恶毒的诅咒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恕瑞玛第一任皇帝的贪婪所招致的!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