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想念导师的希维尔

第六百四十五章 想念导师的希维尔

  叶风四人所住的庭院门口,璐璐兴奋地拉扯着不肯走路的叶风走到外面。

  站在原地晃悠了一圈,她瞪着水灵灵的眸子,嘻嘻一笑:“叶风哥哥,璐璐今天要买好多好吃的!”

  “是是是,今天你想买什么好吃都行,但不能比这个包还多!”

  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手里提着希维尔的牛皮包的叶风揉了揉还有些困倦的眼圈,敷衍地应付了璐璐几句。

  他那敷衍的语气听得原本兴奋的小璐璐鼓着小嘴,小眼神充满怨气地盯着叶风。

  小嘴越撅越高,璐璐娇哼了声:“我要回去告诉希维尔姐姐,叶风哥哥欺负我!”

  看到璐璐那委屈得快要滴出水的小眼神,叶风倍感头疼,他最烦的就是带小孩子了。

  他赶忙拦住要往回跑的璐璐,忙赔不是:“璐璐乖,是叶风哥哥不好,你别生气!”

  捏了捏璐璐不太高兴的小脸蛋,叶风尽量温和地讨好着一肚子怨气的小璐璐。

  抿了抿小嘴,璐璐鼓着气认真道:“等会你不能敷衍璐璐!”

  “肯定不敷衍!”

  看到叶风举起双手保证,这才让小璐璐的怨气消散。毕竟是个孩子,不快一下子就被甩到脑后,她又是笑嘻嘻地伸出小手握住叶风的大手朝街上走去。

  而四人所住的庭院内,希维尔则是负责带着不能和外人接触的阿木木。

  石桌前,希维尔右手托着香腮,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望着委屈的阿木木。

  她自然知晓为何阿木木会这么委屈,因为阿木木不能像璐璐一样跟叶风出去疯玩。

  如果不是阿木木身上有着那种恐怖的诅咒,希维尔刚才就不会只让璐璐跟想出去闲逛的叶风一起玩了。

  阿木木看到希维尔嘴角温和的浅笑,渴望和叶风一起出去玩的他更委屈了。一改往日乖巧的模样,他揉了揉红肿的眼圈,哭泣了起来。

  “呜呜呜……希维尔姐姐,你也带阿木木出去玩玩好不好?我知道我身上有诅咒,大不了我不和外人搭话。”

  尽管阿木木哭起来让希维尔十分揪心,她还是温和地摇了摇头,虎摸着阿木木的小脑袋。

  “阿木木乖,姐姐今天要带你读一读书!”朝阿木木眨了眨动人的眼眸,希维尔温声细语地用言语安抚着阿木木。

  “读书?”哇哇大哭的阿木木止住了哭泣,他伸出两只小手使劲地揉了揉眼圈,好奇地张大小嘴,望向希维尔。

  见阿木木的注意力被自己转移成功,希维尔捋了捋身前的发丝,含笑道:“不错,还记得艾卡西亚的治愈典籍吗?”

  说话间,希维尔从怀中的衣物里取出上次阿兹尔赠送给她的艾卡西亚治愈典籍。

  又是揉了揉没擦干泪水的眼圈,阿木木乖巧地点了点头:“记得!”

  希维尔鼓舞阿木木道:“这是艾卡西亚的治愈典籍,如果我们能解读这上面的全部文字,应该可以找到治愈你身上诅咒的方法!”

  盯着典籍封面上晦涩难道都文字,阿木木挠了挠小脑袋,嗫嚅道:“可是……姐姐你认识这些字吗?”

  “怎么,还不相信你希维尔姐姐的本事吗?这么跟你说吧,姐姐我还是跟我的导师一起研究过失落的艾卡西亚文明,短时间解读这本典籍的大部分文字还是不成问题的!”

  自信地昂起脑袋,希维尔朝不太相信的阿木木露出淡淡的笑意,示意他相信她。

  阿木木虽然很开心他可能会摆脱诅咒,单他却是被希维尔话语中的导师给吸引了注意力。

  像希维尔姐姐这么聪明的人还需要导师吗?那希维尔姐姐的导师一定更聪明吧?抱着这样的疑问,孩子心境的阿木木好奇地问道:“希维尔姐姐,你的导师和你一样聪明吗?”

  经阿木木这么一提,随口一说的希维尔又是回想起了她的瑞兹导师。

  为了救她和叶风逃离混乱的战争学院,她的导师瑞兹动用禁忌法术的一幕幕像皮尔特沃夫的电影一样从她的脑海快速闪过。

  希维尔虽然没看到最后的结局,但她却知晓,她的导师之后多半会化为石像,然后风化,随风而逝成为瓦罗兰天地能量的一部分,灵魂不得救赎。

  鼻尖微微发酸,希维尔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她的瑞兹导师,那个苍老的背影愈是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一滴不争气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她越是不想在阿木木一个孩子面前哭泣,她眼中的泪水愈是止不住,汹涌地流出。

  “希维尔姐姐,是不是阿木木说错什么了?”阿木木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突然哭起来的希维尔,他只是个孩子,可不会安慰大人。

  “没……阿木木没说错什么,只是姐姐想起了一些伤心的事……”

  强忍住泪水,希维尔擤了擤鼻子,示意根阿木木没关系。

  见希维尔说不关他的事,紧张的阿木木松了口气。但他还是撅着小嘴小声道:“希维尔姐姐你不要哭了,你哭了阿木木还以为是我说错话了!”

  “嗯,让姐姐缓一缓,一会儿就好了!”希维尔也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自己脆弱的一面,她深吸了几口气,尽力平复自己伤感的心绪。

  尽管希维尔嘴上说缓一缓,但她还是断断续续地哽咽着。好不容易被希维尔稳住情绪的阿木木看着看着,也跟着哭了起来。

  “希维尔姐姐,你哭得阿木木叶好难过……呜呜呜……”

  听到阿木木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希维尔断断续续的哽咽戛然而止。

  对瑞兹导师的思念暂时被抛却脑后,她此刻脑海尽是对阿木木的愧疚。如果不是她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不会让好不容易不哭的阿木木又哭了。

  捏了捏自己酸楚的俏鼻,希维尔努力地眨了眨红肿的眼圈,使自己的泪水止住。

  再调整完伤感的情绪后,希维尔拍了拍哭花的俏脸,微笑着将额头抵住阿木木的额头,温柔地安慰道:“姐姐不哭了,阿木木也不要因为姐姐哭泣好不好?”

  又是哽咽了几声,阿木木瞪大眼眸看了看朝他微笑的希维尔。虽然希维尔的脸颊还有些许泪痕,红肿的眼圈也未消退,但希维尔那微笑的眼神还是让孩子心境的阿木木暖暖的。

  好心情瞬间冲散伤感的情绪,孩子气的阿木木咧开嘴傻笑道:“姐姐不哭,阿木木也不哭了!”

  “真是个傻孩子!”

  ……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