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泽拉斯的诡计

第六百五十二章 泽拉斯的诡计

  雷克顿体内的力量疯狂涌动,但他不知为何他就是无法动弹。反观一脸笑意的希维尔,他意识到多半是希维尔捣的鬼。

  “小女娃,是不是你捣的鬼?”瞪着一双凶恶的鳄鱼眼,雷克顿凶相毕露,好像如果是希维尔捣的鬼,他就会把希维尔碎尸万段一样。

  心里默默为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雷克顿默哀了一秒,希维尔用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下令道:“雷克顿,撤去你的力量!”

  “你以为你是谁?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雷克顿不屑地咧开嘴嘲讽了下希维尔,然而下一秒他那嘲讽的神色却是一滞。

  紧接着他发现他的身体不听他意识的使唤,强行将他外放出的半神之力全部收回了体内。愣在原地站了很久,他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听希维尔的话。

  暂时懒得理会雷克顿,希维尔小跑到虚弱的内瑟斯身边,紧张道:“内瑟斯,你没事吧?”

  内瑟斯也是目睹了太阳圆盘所释放的金光打入雷克顿体内那一幕,他内心震撼无比。不用多想他就大致猜出来希维尔之所以能控制他弟弟雷克顿的行为都是靠的太阳圆盘。

  “公主殿下,我没事。”

  内瑟斯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还是对希维尔刚才操控雷克顿的事心有余悸。他同为飞升者,要是希维尔想控制他肯定能为所欲为。

  内瑟斯脸上勉强的笑意落在希维尔眼里,让她猜了个大概。知晓内瑟斯是怕她滥用太阳圆盘力量后,她微笑道:“内瑟斯,您是我的长辈,对我又那么照顾,我是不会轻易动用太阳圆盘的力量束缚您的……”

  说到后面,希维尔还面色真诚地将她关于太阳圆盘的猜测都一股脑地告诉了内瑟斯。

  由于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不远处的雷克顿也听到了她的话,更是明白他为何刚才会听她的话。性情暴躁的他只得恶狠狠地瞪着与内瑟斯交谈的希维尔,无法动弹。

  在听完希维尔一系列关于太阳圆盘的惊悚推断,内瑟斯内心的震撼比之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公主殿下,太阳圆盘真的是魔器?”

  重重地点了点头,希维尔的表情突然肃重无比。她搀扶着被雷克顿重伤的内瑟斯朝璐璐三人走去,路过雷克顿的时候也是无视了雷克顿要她解开对他的束缚的要求。

  选择性忽略雷克顿愤怒的咆哮,希维尔蹲下身子用手托起染黑的女神之泪,转而向内瑟斯问道:“内瑟斯,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内瑟斯摇了摇头,他并不认识女神之泪,但他却能感应到染黑的女神之泪散发着浓郁的邪恶气息。

  希维尔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这是女神之泪,由万年前艾卡西亚女神的一滴眼泪所化,是神圣的神器!”

  “可是我为何感应到它散发着邪恶的气息?”经希维尔这么一解释,内瑟斯更困惑了。

  “因为太阳圆盘,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现场演示给你看!”

  说话间,希维尔又是取出太阳圆盘,嘴里念叨起晦涩的咒语,想要将太阳圆盘的飞升之力灌注入女神之泪中。

  一缕缕如柳絮的灿烂金丝从太阳圆盘内散发而出,萦绕在希维尔的周身。神圣祥和的气息弥漫开来,让在场所有人都惬意无比。就连不远处暴躁的雷克顿也在飞升之力的影响下感受到了片刻的宁静。

  希维尔的脸色却是依旧凝重无比,她一边念叨着咒语,一边引导着看似祥和的飞升之力往女神之泪中灌注。

  “你们一定要看好飞升之力的魔力之丝渗入女神之泪前的一瞬间!”

  冷声叮嘱了下沉醉在祥和表面下的内瑟斯等人,希维尔深吸一口气,继续念叨着咒语。

  飞升之力在希维尔的引导下缓缓接近女神之泪,这期间没有任何的异常发生。然而就在祥和的飞升之力快要灌注入女神之泪前的那一刻,令除希维尔和叶风以外的所有人都侧目的一幕发生了。

  神圣祥和的气息悄然消逝,魔力之丝褪去灿烂的金光,显露出暗紫色的不知名魔力。

  与璐璐充满治愈之力的秘术魔力相反,邪恶的气息一闪而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了女神之泪中。

  如果不是刚才希维尔的提醒,内瑟斯几人根本不会注意到那短暂的变化。

  不远处的雷克顿一直性情暴躁,然而此刻的他因为这一幕怔住了。

  内瑟斯亦是如此,尽管他亲眼看到了事实,但还是一时难以接受他千年来最信奉的太阳圆盘是魔器。他有些错愕道:“太阳圆盘……真的是魔器?”

  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希维尔又道:“内瑟斯,我们现在都要小心那藏在暗处的邪恶存在,说不定他哪天就会找到我们,剥夺太阳圆盘赋予我们的一切!”

  “成神的泽拉斯和阿兹尔也逃不掉?”内瑟斯咽了口口水,饶是以他千年的丰富经历也是被希维尔口中所描述的恐怖存在给震撼到了。

  随意让凡人成为半神和神,那该是个怎样的存在?

  一想到自己成为飞升者都是被他人算计好的,内瑟斯就有些心悸。倒是璐璐和阿木木似懂非懂地望着脸色阴沉的希维尔和内瑟斯,萌萌的他们并不是很害怕。

  “不过内瑟斯你也不必太担心,千年都过去那个存在都没找到你们这些飞升者,说明他可能已经死了或者被困在某个地方短时间出不来。”

  给内瑟斯打了一个强心剂,希维尔缓缓走向雷克顿。对于雷克顿,她是一点好感也没有。要不是和她先祖同辈的内瑟斯对她很是照顾,她绝对会杀了眼前这个差点杀了叶风的鳄鱼怪物。

  念在雷克顿是内瑟斯的兄弟份上,希维尔决定对性情暴躁的他网开一面。不过她还是有些疑惑雷克顿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在这座城里,所以她问道:“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座城里?”

  说话的同时,为了防止雷克顿说谎,希维尔利用太阳圆盘掌控住雷克顿的意识。

  “因为我要找内瑟斯报仇!”雷克顿恶狠狠地瞪着希维尔,不情愿地回道。

  看到内瑟斯一脸担忧地走过来,希维尔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示意她是不会伤害他的兄弟的。

  然后她才继续对雷克顿道:“那你怎么知道内瑟斯在这里的?又是为何偏偏找上我们带你去找内瑟斯?”

  尽管雷克顿内心很不情愿这样回答希维尔的问话,但他还是在希维尔的操控下如实道:“我前段时间又遇到了泽拉斯,是他告诉我内瑟斯可能在这座城里,至于为何要找你们给我带路,是我能通过气息感应到你们几个最近和内瑟斯接触过。”

  闻言,希维尔虽然消除了他们可能被跟踪的疑虑,但她同时也得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讯息。

  那就是泽拉斯知道内瑟斯在这座城里!

  内瑟斯作为囚禁泽拉斯的罪魁祸首,以泽拉斯狠辣的性子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内瑟斯。

  这次他明显想通过离间雷克顿和内瑟斯的关系,从而坐山观虎斗。虽然恰巧被她给阻止了,但泽拉斯绝对还会有更加阴毒且不可告人的手段。

  深深吸了口气,希维尔继续思索着泽拉斯到底还有什么目的没被她发现。

  现在正值与她的阿兹尔先祖争夺恕瑞玛地盘的关键时期,这座城池作为恕瑞玛目前最为繁华的古城,以泽拉斯的性子势必要拿下这里。

  挑拨离间内瑟斯两兄弟的关系,在关键的时刻出现告知雷克顿真相并和内瑟斯两兄弟做最后的了结,顺便让军队占领这座没有半神庇护的城池。

  愈是深思愈是心惊,希维尔几乎可以确定泽拉斯极有可能在近期就会带领军队前来夺城,她必须得在近期就离开这里。

  就在她打算将自己的推测告诉内瑟斯时,耳边忽然响起的隆隆马蹄声与人类军队声势浩大的咆哮声让她怔住了。

  她,还是晚了一步……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