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六百七十章 锐雯姐落难

第六百七十章 锐雯姐落难

  “你……你是小风?”

  奈德丽断断续续地说着晦涩的人类语言,她望向叶风的眼神满是狐疑,显然还是有点不相信。

  被吓坏的阿木木和璐璐抱成一团,一直都不敢看奈德丽。但当他们听到奈德丽和叶风“认亲”的对话,他们瑟瑟发抖的娇小身躯稍微好了些许。心里还有些胆怯,但两人都是睁开可爱的大眼睛,好奇地望向变幻为人的奈德丽。

  先前听叶风说过他认识一个会变成野兽的人类,所以希维尔适应得挺快,她只是眼珠稍稍一转,先前还有些敌视奈德丽的目光就消散了。

  “是啊,奈德丽姐姐,我真是小风,你应该还记得菲奥娜吧?就是那个黑衣裙的小女孩!”叶风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奈德丽那双凶狠起来比野兽还残暴的眸子眨了又眨,逐渐相信起叶风所说的话。

  眼底的怀疑散去,奈德丽眼中闪过一丝柔和之色。望着被她打得很是狼狈的叶风和希维尔,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她道:“对……对不起,我……我错把你们……当成了对库莽古森林……有坏心思的人类。”

  彻底得到奈德丽的信任,叶风长舒了口气。不过他可不想奈德丽对他们抱有歉意,想了想措辞,他正准备张口,却是被希维尔抢先道:“没事,奈德丽姐姐,你不必自责,你也是为了保护这货森林!”

  说完,希维尔自信地笑了笑,表示她并不在意刚才的事。

  奈德丽眉头一挑,对希维尔没有任何熟悉感的她看了眼一眨眼就从小屁孩变成大人的叶风,不太确定地对希维尔道:“你……你是菲奥娜吧?”

  原本希维尔脸上春光满面,但当她听到奈德丽把她当成叶风的青梅竹马,她心里就有些小失落。

  掩饰起自己的小失落,希维尔依旧礼貌地笑道:“奈德丽姐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叶风的青梅竹马,我是……”

  说到后面,她明显顿了顿,随后又是笑道:“希维尔,叶风的新朋友!”

  虽然有些疑惑希维尔为何突然说话这么犹犹豫豫的,但叶风还是咧开嘴笑着跟奈德丽解释起来他和希维尔的关系,顺带告诉奈德丽菲奥娜在艾欧尼亚。

  没想到希维尔并不是叶风的青梅竹马菲奥娜,奈德丽愣了半响,随后才道:“艾……艾欧尼亚?那里……我小时候听说过,嗯……很好的地方!”

  不知为何,希维尔现在感觉她在奈德丽面前的表现就像在锐雯面前一样,总有些不自在,有些忐忑。

  不想再继续和菲奥娜有关的话题,她蠕动了下泛白的嘴唇:“奈德丽姐姐,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能不能找个地方治好伤再聊?”

  闻言,叶风也觉得在理点了点头。想起两人现在还处于重伤的状态,奈德丽用着她那蹩脚的人类语言道:“都怪我,是……是我没认出小风,你……你们跟我来,我带……我带你们去我住的地方!”

  话音刚落,奈德丽又是幻化为一只母狮子,领着叶风四人朝她住的地上走去。

  ……

  一个看似巨型的沙尘暴,其内部却是一片常人所不能想到的绿洲,跟随虚空之门守护者修行的锐雯已是住在这里许久。

  但自从一只大眼睛触手怪物撕开沙尘暴的禁制之后,这片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绿洲就化为了一个充斥着浑浊暗紫色能量的炼狱,锐雯三人和大眼睛怪物也是不知所踪。

  到处都是随处可见的暗紫色光斑,魔法爆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久久未曾散去。邪恶且诡异的气氛扭曲着,不断从虚空之门的另一边渗透入这片空间。

  紊乱且不稳定的能量崩碎地面,湖泊也是染上了虚空来客那邪恶无比的虚空之力。空荡荡的虚无空间里,弥漫的虚空气息使得这里压抑万分。

  忽然,平静的湖泊中心泛起了一丝涟漪。一道道比之地面之上还要浓郁数倍的虚空魔力随着一道道愈发频繁的波纹从曾经清澈的湖底冒出,一个浑身沐浴着黏稠液体的人也是从湖中心探出脑袋。

  暗紫色浑浊液体覆盖住了那人的全身,让人一时间看不清那从湖底冒出的人是男是女。

  随着那人的身子不断上浮,那人身上的恶心液体也是缓缓从她的身上滑落入湖水之中。

  滴答滴答……

  时间渐渐流逝,那人身上的浑浊液体也是愈来愈少,模糊的人影也变得像个女人。

  但更加令人心悸的是此女浑身上下除了那还在滑落的暗紫色浑浊液体,就是布满了可怖的暗斑魔法纹路。

  整片空间的虚空魔力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开始疯狂地向飘浮在湖中心半空中的神秘女子注入浩瀚的虚空之力。

  她的身前也浮现出一颗扭曲着邪恶能量波动的暗紫色浑浊液体形成的球体,不断地将她脚下那片湖泊中的液体吸入其中。

  也不知是不是充斥在整片空间的虚空之门对于这个浑身布满紫色瘆人暗斑的女子过于庞大,女子在吸收入一些虚空之力后,她被虚空之力扭曲的面容逐渐浮现出痛苦的神色。

  一丝丝微弱的呓语从女子微张的唇齿间流露出,她痛苦的神情也是变得愈发得狰狞。

  如同是在堕落为邪恶的恶魔,她那扭曲的面容时而露出恐惧之色,时而露出女恶魔般的邪恶笑意,看得人心惶惶。

  她的两手好似绑在十字架上一般就那样张开半垂着,一把同样沐浴了暗紫色浑浊液体的巨型断剑被她紧握于右手之上。

  断剑在浑浊液体的帮助下逐渐重铸起它原先断裂的部分,一道道暗紫色邪恶幽光从刻满上古符文的剑身凹槽中显现,散布着死亡与毁灭的能量。

  似是最后的意志还在与体内涌动的邪恶力量做斗争,女子的嘴里开始说出一些有些让人难以听清胡话。

  但意识模糊的女子她自己的耳朵与心里,却是对她近乎听不清的呓语听得很是清晰,这呓语中重复的两个字更是她不肯就这样被虚空之力扭曲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小风……”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