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积压的阴霾

第七百一十九章 积压的阴霾

  决心加入争斗的阿兹尔在泽拉斯的辅佐下,慢慢将其他皇子的势力逐个击破。

  在争夺皇位的路上没了阻碍,阿兹尔也是顺理成章地被皇帝召见。

  泽拉斯则是独自在议事大殿外等候阿兹尔的好消息,直到深夜他才等到阿兹尔从中走出。

  走上前迎接阿兹尔,相信阿兹尔会得到皇帝认可的泽拉斯满脸笑意。

  但当走到近前,他才现阿兹尔瞳孔的颜色黯淡无光,空洞无神。

  脸上的笑意一滞,泽拉斯赶忙询问阿兹尔和皇帝谈论一天的结果。

  阿兹尔的神色很是疲惫,他并没有当场和泽拉斯说,而是先带着泽拉斯回到他的宫殿住所。

  回去后,阿兹尔才将他这一天与皇帝交谈的大致内容都告诉了泽拉斯。

  今天阿兹尔满心欢喜地去觐见他的父皇,从小到大都没得到认可的他很渴望这次能得到他父皇的认可。

  然而事与愿违,就算他在和其他皇子的政治争斗中获胜,他还是无法从皇帝的眼中看到任何一丝对他的认可,无法从皇帝的言语中感受到父亲的关怀,无法从皇帝的语气里感受到鼓舞和欣赏……

  好似他在皇帝眼中一直都是一无是处,永远无法被看到闪光之处。他做的一切的努力都只是为了让他的父亲、他的皇帝认可他,可为什么总是无法如愿呢?

  阿兹尔困扰着,失落着,对于未来也是充满了迷茫。

  看到阿兹尔如此失意,身为朋友的泽拉斯也是有点心疼。他也是难以理解为何皇帝不愿认可阿兹尔做下任皇帝的候选人,难道真的只是性格不适合当皇帝?

  不管泽拉斯如何安抚阿兹尔,阿兹尔的心情都没有好转。心知此刻的阿兹尔心绪杂乱,泽拉斯决定让阿兹尔一个人静静。

  不过在离开阿兹尔前,泽拉斯问了一个诡异的问题:“阿兹尔,你真的那么想得到皇帝陛下的认可吗?”

  没有听出泽拉斯说话语气的诡异之处,阿兹尔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他自嘲道:“或许我这辈子都无法得到父皇的认可吧?”

  阿兹尔那勉强的笑容看得泽拉斯心里一阵动容,他的眼神一凝,脸色一沉,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

  镜月湖的画面随着神色阴冷的泽拉斯转身而去泛起阵阵的涟漪,而叶风在看到湖面倒映的那幅画面第一时间就被那其中蕴含的阴暗情绪给震住了。

  这个神情他曾经在莎拉的脸上见过,当时失忆的他在比尔吉沃特被和莎拉有仇的人围殴,回到家中被得知后莎拉就是流露出了这种令人心悸的表情。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接下来镜月湖投射的画面里泽拉斯可能会做一些可怕的事情。

  果不其然,就在叶风心底刚生出这个想法,镜月湖的湖面就影射出一幅瘆人的画面。

  漆黑的夜晚,寂静的皇宫深处,泽拉斯沾满血渍的脸庞在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映衬下显得格外阴寒无情。

  屋内,一个身着皇室服饰的年轻男子趴倒在血泊之中。皇室男子死前的面容显得极度惊恐,好像在死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更是让神情阴寒的泽拉斯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散着黑暗气息的诡异黑雷在泽拉斯的周身闪烁,侵蚀着他的神智。

  镜月湖的画面连续波动,但无一例外,都是泽拉斯杀害皇室子弟的场景。而这些皇室子弟,全都是泽拉斯的兄弟!

  除了神情一如既往的艾卡西亚女神,站在湖边的叶风等人看得一阵心悸。

  而前面好不容易对泽拉斯有点同情心的璐璐又是被吓坏了,她很是疑惑泽拉斯怎么突然就变坏了?

  镜月湖阴暗的画面散去,衣冠整洁的泽拉斯和阿兹尔正漫步在皇宫之中,边走边商议着政事。

  其中阿兹尔面色疲惫地提及这一年内其他皇子离奇死亡的事件,而泽拉斯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神色多少有些隐晦之色,但信任泽拉斯的阿兹尔并没有看出什么。

  身为罪魁祸的泽拉斯示意阿兹尔可以去找皇帝陛下商议皇子离奇死亡的事件,阿兹尔也觉得有必要和皇帝谈一谈,所以没有怀疑到泽拉斯的身上。

  待阿兹尔走远后,泽拉斯神情恍惚地抬起头,自顾自地说了句莫名的话语:“我这都为了你的心愿啊!”

  没了其他皇子的竞争,泽拉斯相信这次,阿兹尔绝对会得到皇帝的认可和父爱。

  但当他再次看到阿兹尔失魂落魄的神情,他就知道皇帝陛下依旧没有认可阿兹尔。

  询问原因后他才现他帮倒忙了,皇帝陛下对阿兹尔了很大的脾气,明显是怀疑其他皇子是阿兹尔杀的,但没有明说。

  而且老皇帝还说要生其他皇子来继承皇位,也不会认可阿兹尔。

  这样都不能让老皇帝认可阿兹尔,泽拉斯心头不禁滋生出一丝怨念。

  他怨毒地在心底起誓,皇帝想生多少个新皇子,他就弄死几个。

  正如他不知为何变得阴暗扭曲的心里所想,背着阿兹尔,泽拉斯在接下来几年暗中害死了所有新生的皇子。

  还是不见老皇帝认可阿兹尔,病态的泽拉斯在心底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一个月黑风高且电闪雷鸣的雨夜,一身黑袍的泽拉斯潜入皇帝和皇后的寝宫,残忍地将两人杀害。

  不出数天,群龙无的恕瑞玛帝国就推选唯一的皇室血脉阿兹尔成为下一任皇帝。

  而阿兹尔在继任皇帝之后也是严查皇室一脉惨遭杀害一事,但最后还是因为没有线索不了了之。

  安稳地度过了风波,泽拉斯一直等待着阿兹尔兑现承诺。可是一年年过去,阿兹尔始终没有没有提当年的承诺。

  泽拉斯心里对阿兹尔失望极了,但想到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阿兹尔给的,而且阿兹尔还将他视为朋友和兄弟,他还是决定就这样算了。

  尽管他是这么安慰着自己,但他却不知,他内心深处的阴霾却是随着奴隶的身份变得愈来愈深。

  只待达到临界点,那积压的阴霾就会全部迸而出,化为更加阴暗且负面的情绪,扭曲着他的认知。

  而恰好在某一天,阿兹尔对他露出一张冰冷无比的陌生面容,并警告着他说:“你只不过是个奴隶,你要时刻认清自己的身份!”

  那句话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犹如扰乱心智的魔音,成为让他心里积压的阴霾得以迸的导火索。

  他为阿兹尔付出了这么多,做了那么多次恶人,最后不仅换不来当年的承诺,反而迎来了冰冷无比的间隙?

  或许阿兹尔从一开始,就将他当做一个廉价的利用工具?

  或许从一开始,他在他的心里,就是一个卑贱到骨子里的奴隶?

  够了!

  他泽拉斯已经受够了这个奴隶的身份!

  以前的他遭受别人的冷嘲热讽也就忍了,现在连他视为手足的阿兹尔也看不起他奴隶的身份,他还继续为背信弃义的阿兹尔效力什么!

  怎么样才能摆脱这让他忍受了几十年的奴隶身份?

  万念俱灰的泽拉斯陷入了深思。

  在深思了整整一夜之后,泽拉斯心底生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要想摆脱奴隶身份,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他,他就得成为恕瑞玛的新皇帝!

  既然阿兹尔对他不仁,就别怪他泽拉斯不义!

  他要自己掌控力量,自己掌控权力,成为恕瑞玛唯一的皇!

  黑色的雷光闪动,于阴暗的黑夜之下映衬着泽拉斯那张疯癫到令人心悸的狰狞面容。

  ……

  下午回的宿舍,所以赶在晚饭前更新了。

  (本章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