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七百四十四章 飞升之力的隐秘

第七百四十四章 飞升之力的隐秘

  “这世上真有那种天生篡夺他人气运之人吗?”

  索拉卡突如其来的疑问让敖兴有些困惑,不过他还是回道:“一个国家改朝换代的新统治者倒是不少。”

  “那个不算,我说的是那种专门篡夺他人气运之人,那种人的本身气运很差,但他们都有个特质,那就是可以将属于别人的气运篡夺,一旦遇到新的人选,他们就会继续篡夺,而不是靠他们本身的气运。”索拉卡摇了摇头,对于敖兴的看法并不太认同。

  化为迷你小龙盘旋在索拉卡的身前,敖兴问道:“气运本就是玄而又玄的存在,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敖兴的问话让索拉卡神情一滞,过了会儿她才开口道:“就在刚才,我前世留在艾卡西亚皇城法阵光柱内的残念的力量被人篡夺了,那个篡夺者之前也篡夺过其他力量,他所有的魔法成就都是靠一点点夺走他人气运而来的!”

  此话一出,敖兴恍然大悟为何索拉卡刚才会问他气运的问题。不过让他感到震惊的是那个篡夺者,竟然连索拉卡巅峰时期留下的残念的力量都能篡夺,这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震惊之余,忽然想起索拉卡前世留下的法阵的敖兴又隐隐担忧起那个篡夺者会否掌控艾卡西亚皇城法阵。那个法阵可是堪比当年虚空神山的虚空法阵,是索拉卡的前世精心布置的护城法阵,其威力就算是众神齐攻,也不一定能破除。

  感受到敖兴的焦虑,索拉卡伸出手轻抚敖兴的龙身,从容淡雅地微笑道:“那个篡夺者只是得到了残念的力量,并没有掌控法阵,而且我留下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让一个篡夺者占了便宜,他很快就会耗尽那只有一次性的力量,让我担心的是其他事。”

  “什么事?”敖兴缠绕上索拉卡的手臂,一双龙目好奇地盯着索拉卡微笑的俏脸。

  被敖兴一追问,索拉卡脸上的微笑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难得会浮现在她脸蛋的阴沉。

  “那个篡夺者上一次篡夺的力量是我们曾经熟悉无比的虚空之力,即使它被神圣祥和的气息包裹着,我也能一眼认出来!”

  随着索拉卡缓缓道出话语,敖兴只是泛起涟漪的心渐渐刮起一道强风,掀起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惊涛骇浪。

  ……

  一道又一道让神都畏惧的落雷从密布着雷云的艾卡西亚皇城的上空落下,结实地砸在被他压制得无法动弹的阿兹尔众神身上。

  心知此刻泽拉斯所拥有的魔力已经远超他们的想象,众神不约而同地联手抵抗着泽拉斯狂轰滥炸的雷电攻击。

  泽拉斯尽情地宣泄他体内仿佛永远也用不完的魔力的同时,隐藏在星夜虚无空间的一双血色眸子一直在盯着他。

  那双血色的眸子隐隐透露着对泽拉斯此刻所拥有的魔力的忌惮,但也洞查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泽拉斯疯涨的魔力不仅停滞了,而且还在悄然流失。

  另一边,同样躲在暗处的叶风一行人在莎拉的精神魔法帮助下逐渐稳住了激荡的神魂,模糊的意识也是缓缓清醒。

  当他们看到联手的阿兹尔等神竟然被泽拉斯压制得死死的,都是流露出震惊之色。

  “这就是艾卡西亚法阵中蕴含的力量?”喃喃自语了句,叶风神情恍惚地望着处处被压制的阿兹尔等神。

  “我看这未必是法阵的力量!”莎拉狭长的美眸微微一敛,她的眼睛注视着那道依旧冲天而立的星光柱。

  “为什么这么说?”希维尔眼神闪烁,追问了一句。

  莎拉蠕动了下嘴唇,但并没有开口,而是伸出手指了指上方被雷云遮蔽的星夜幻象。

  她这一指,叶风几人皆是抬起头望向被雷云遮蔽的星夜。看了会儿也没看出什么,叶风皱眉道:“莎拉姐,有什么变化么?”

  莎拉没有回叶风的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她看向一脸专注的希维尔,开口道:“希维尔,听说你是瑞兹**师的学生,想来对法阵有些理解的你应该能看出些什么吧?”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正常法阵的力量被人获得,那么它会第一时间撤掉所有先前所布置的一切法术,但目前看来星夜幻象并没有消失,想来围绕着整个城池的法阵还在和以前一样运转着。”

  忽然想起了什么,叶风眼前一亮:“就是之前我们在城外看到的维持皇城悬浮的魔法阵?”

  在叶风和莎拉的提醒下,希维尔稍微梳理了下头绪,语气肯定道:“不错,但维持法阵运转的核心应该是这个祭坛之上的星光柱能量!”

  “那泽拉斯的力量怎么会突然变这么强?”

  叶风还是有点难以理解泽拉斯转眼间就压制住了阿兹尔众神。要知晓他们中的阿兹尔也是神,再加上两个虚空守护者和内瑟斯两兄弟,相当于是三个神级存在。

  他们联手就这样被实力突然暴涨的泽拉斯轻松压制,叶风想不到还有什么力量也能让泽拉斯压制阿兹尔等神。

  修习精神魔法的莎拉也适时给出她的推断:“那应该是艾卡西亚女神残念的力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泽拉斯可能要被这股力量给坑了。”

  话音刚落,前方交战的局势就应了莎拉所言,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

  先前咄咄逼人的泽拉斯忽然落入下风,被联手的阿兹尔众神打得节节败退。

  此刻的他也是意识到刚才为何艾卡西亚女神会主动消散不做一丝反抗,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法阵的力量,而是那道残念的力量!

  一想到他被艾卡西亚女神摆了一道,泽拉斯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疯狂地咆哮。

  然而任凭他如何咆哮,在残念力量用尽之后,他只能在阿兹尔众神的联手下仓皇逃窜。

  看到这里,叶风解气地拍手称快,并感叹莎拉和希维尔两人的推测几乎和战况的发展一模一样。

  倒是两个菲奥娜一直没说话,冷着一张脸,幽怨地盯着叶风夸莎拉和希维尔。

  两人心里不免有些吃味,只恨她们不懂精神魔法和法阵之术,不然这次也不会让莎拉和希维尔在她们两个面前出风头。

  吃醋归吃醋,两个菲奥娜还是紧张地注视着祭坛中心的战况,以防发生预期之外的危险。

  尽管被阿兹尔众神打得节节败退,但泽拉斯毕竟是拥有神级魔力的神,拼死抵抗的他也是一时间无法让战况愈演愈烈。

  殊不知,希维尔的牛皮包里,那个金色的太阳圆盘之上已是密布了暗紫色的不详魔气。

  而希维尔本人,也是在太阳圆盘的影响下盘算起掌控飞升者的大计。

  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她当初就是因为忌惮创造太阳圆盘之人会拿她当傀儡,才放弃探索太阳圆盘可以掌控飞升者的力量。

  而祭坛上的一切变化,都落在了那个创造太阳圆盘之人的眼中……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