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发烫的心之鳞片

第八百五十五章 发烫的心之鳞片

  普雷希典城内的某条街道摊铺边,叶风独自一人坐在长凳上郁闷地吃着午饭。

  摸了摸自己鼻子上包扎好的伤口处,他就不禁想起早上被两个菲奥娜在郊外暴揍的画面,头皮一阵发麻。

  不过想到二女揍完他后一瘸一拐不要他搀扶的倔强神情,叶风又不禁苦笑了起来。明明是他被揍,而且跌倒也不是他造成的,怎么反倒她们看起来很委屈?

  想了半天也搞不懂菲奥娜二女的脑回路,叶风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随意吃了点,叶风便起身朝着他和锐雯的住处走去。意兴阑珊地打着哈欠回到庭院里,他准备回屋睡大觉,耳边就传来了锐雯的叫唤声。

  “小风,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咦……菲奥娜她们两个呢?”

  身着一袭居家素衣的锐雯正在庭院里浇花,注意到叶风回来后,她微笑着停下手头的工作款款走来,双眸含着溺爱的柔光。

  “锐雯姐,我又惹菲奥娜生气了……”在锐雯面前,叶风展现出了他孩子气的一面。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一脸懊恼地转过身看向锐雯。

  瞥了眼叶风鼻梁骨处包扎的纱布,锐雯满含柔光的双眸微微一敛,整个人的气质瞬间一冷。可是当她听到叶风的解释,她冰冷刺骨的气质转瞬间又恢复如初,温婉如玉。

  “是不是瞒着她们的事露馅了?”掩嘴轻笑了起来,锐雯不用想就猜了个**不离十。

  果然还是自家姐姐了解自己啊!心里感叹了句,叶风如遇知音,将自己今天有苦无处哭诉的苦水全部告诉给了锐雯。

  本来想着锐雯能安慰他几句,或者明天帮他跟菲奥娜说说她们脾气的问题,谁想锐雯只是一个劲地咯咯直笑,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锐雯姐,你是不是我姐姐啊?怎么我被人揍了你还笑得出来!”埋怨了一句锐雯,叶风也不指望锐雯替他跟菲奥娜说好话了。

  一听叶风竟然敢埋怨她,一向喜欢在叶风面前彰显姐姐风范和威严的锐雯眉头一挑,面色不善地走上前。

  “臭小子,怎么和姐姐说话的?是不是想姐姐也揍你一顿?”揪住叶风的耳朵不放,锐雯摆出了一副叶风不求饶就不放过他的表情。

  叶风小时候偷懒可没少挨锐雯的惩罚,比起菲奥娜,他的姐姐凶起来药更加可怕。迫于锐雯往日的威慑力,叶风立马认怂讨好道:“别别别……弟弟知错,您老人家那一下我可吃不消!”

  “这还差不多!”用鼻音轻哼了一声,锐雯松开手,昂起微笑的俏脸表示她很满意叶风讨好她的态度。

  揉了揉被锐雯捏红的耳朵,叶风摊了摊手,道:“姐姐,我今天骨头都快被菲奥娜打散架了,先回房睡一觉!”

  说完,叶风打了个哈欠,跟锐雯挥了挥手,就迈入他自己的小屋。

  庭院里的锐雯盯着他回房的背影愣了会儿,随后笑着摇了摇头,又自顾自地浇起花来。

  扑倒在自己的床上,被菲奥娜揍得浑身散架的叶风翻了个身子。轻啐了几句菲奥娜二女下手不知轻重,他缓缓闭上双眸准备入睡。

  眼看着他就要入睡时,他胸前的肌肤忽然发烫,好似有什么东西在灼烧他一样。

  被烫得睡意全无的叶风猛地坐起身,将手伸出衣物内。快速地从内包里翻出让他发烫的东西并丢在床上,叶风的神情微微有些错愕,因为那被他取出的东西是鲛人族少女娜美送给他的心之鳞片。

  又是伸出手触碰了下发烫的心之鳞片,叶风忍着发烫的温度,皱起眉头道:“怎么会发烫呢?”

  ……

  无尽的大海深渊之中,数不尽的恐惧之物围绕着一颗散发着梦幻光华的珍珠游荡着。

  皎洁明亮的珍珠被夹在一只贝壳之中,而它的正前方,则是飘浮着一个被奇妙光束笼罩住的鲛人族少女。从少女紧闭的双眸来看,她正处于昏睡的状态。

  如果叶风在此,一定会认出这美丽的鲛人族少女是他认识的娜美。

  那些周围的恐惧之物眼中释放出瘆人的凶芒,似乎想吞噬昏睡中的娜美。但碍于笼罩在娜美周身的光束,它们都不太敢接近娜美。

  可是那道护住娜美的光束很是黯淡,随时都有可能消散,而昏睡的娜美微蹙起柳眉,也有了苏醒的迹象。

  当娜美睁开双眼的一刹那,她周身庇护她的光束也跟着消散开来。

  一睁眼,置身于黑暗中的娜美就目露恐惧之色。

  “啊!”

  天生胆小的她来不及想她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瑟瑟发抖地惨叫一声。

  她醒来后造成的骚动立马吸引起周围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恐惧之物,千奇百怪的丑陋海怪纷纷朝她游来,并借助水流发出令人畏惧的尖啸。

  胆小的娜美被周围恶心的海怪包围住,恐慌的双眼不争气地流淌起泪水。在海底,她的泪水则是化为无数气泡往上方飘去,柔弱无助的弱小模样甚是惹人心怜。

  几只颜色不同的触手从黑暗中探出缠绕住她的身体,吓得面色惨白的娜美奋力地挣扎了起来。

  娜美虽然胆小,但其实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远超凡人的地步,只是她因为她天性柔弱,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上次她向叶风求救,菲奥娜和莎拉之所以拒绝帮助她,就是因为看出她实力深不可测,不相信她这样的人会害怕海魁虫。

  紧握着鲛人族法杖,极力挣扎的娜美回想起叶风鼓励她的言语,瑟瑟发抖的她又有了些许反抗的动力。

  “娜美……你可以的!”声音发颤地给自己打气,娜美大喝一声,她手中的法杖在她的施法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周围一拥而上的恐惧之物一接触到娜美法杖绽放处的光芒,便如同遇到克星一般发出似人似鬼的凄厉哀嚎,纷纷退散。

  错愕地注视着恐惧之物被她驱散,泪眼婆娑的娜美在原处愣了片刻,便一脸欣喜地看向下方晶莹闪耀的珍珠。

  “这就是族里所说的深海珍珠么?好漂亮!”

  向下游到梦幻的贝壳处,娜美小心翼翼地取出唯一的深海珍珠,一双动人的美眸神采奕奕,流转着喜悦的神色。

  得到了深海珍珠,娜美心里百感交集。因为她不是出生就有潮汐之光守护的唤潮者,可是她还是为她的族人们取得了只有历代唤潮者才能取得的深海珍珠。

  这一切,都多亏了那个叫做叶风的人类对她的鼓励!

  一想起叶风,娜美笑靥如花的脸颊就绽放出更加美艳的红晕。那个人类不单单是鼓励胆小的她执行唤潮者使命的人,也是她托付心之鳞片的人。

  每每想起叶风,她的俏脸就微微发烫。许久不见叶风的她或多或少对他有点想念,可是现在的她还不能去间叶风。

  得到了深海珍珠,她还有最后一步要做,那就是带着深海珍珠前往陆地上最高的山峰,与约定好的陆地种族换取月石,为她的族人谋求接下来一百年的安宁。

  既然不能去找叶风,娜美决定借心之鳞片向叶风传达她的思念与感激之情。

  想罢,娜美低吟起鲛人族传达心意的咒语,沟通起她送给叶风的心之鳞片,向他传递她最深切的思念。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