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希维尔来访

第九百二十七章 希维尔来访

  注视着虚化为星光的伊莉丝消失在眼前,叶风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刚才那个梦境太真实了,直到现在他的感知都是错乱的,总感觉自己的骨骼和肌肤正在被时空乱流清洗。

  心有余悸地回到戴安娜的营帐内,切身体会到空间骑士伊莉丝的惩罚手段后,叶风再也不敢怠慢,打算白天抽个时间好好钻研下空间封锁之术。

  转而看向躺在他身边熟睡的戴安娜,叶风的面庞逐渐透露出惊骇之色。

  戴安娜熟睡的俏脸满是汗渍,湿哒哒的模样宛如刚从水里出来一样。她的嘴唇干涩且泛白,紧锁的柳眉微微颤动,似乎在做一个让她身心俱疲的噩梦。

  额头的血月闪烁着妖异的血光,戴安娜周深的魔法能量也是极其紊乱。

  昨晚已经亲眼见过血月印记影响下的戴安娜会迷失自己,叶风的脸庞瞬间爬满了阴霾。

  想起奈儿对戴安娜病情的诊断,叶风也不知道该如何让戴安娜摆脱这样的状态,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你们别过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随着血月印记对戴安娜意志的持续折磨,她开始说起了一些梦话。

  她轻微且无助的呓语字字扎在叶风的心口处,叶风想要将她抱在怀中,但苦于双手石化,无法通过行动安抚她。

  “别过来……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醒来就发现你们全死了……呜呜呜……”

  “不要再跟着我了,求你们了!”

  耳畔时不时响起戴安娜睡梦中的呓语,脸色阴沉的叶风也是感受到戴安娜体内的力量正在缓缓魔化。

  这种魔化不同于之前伊莉丝对他的魔化,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魔化。从心灵开始腐蚀,然后慢慢转化一个人的性子和力量,比恶魔伊莉丝强行魔化一个人要来的更加恐怖。

  如果真如奈儿白天所说的那样,那么就算戴安娜体内的血月力量能被净化,但也无法根除在戴安娜心间生根发芽的魔性。

  而且现在戴安娜体内的力量就是纯粹的月之魔力,只有在血月印记发作下才会有一部分转化为血月。想通过净化戴安娜体内的魔气解救她,完全是异想天开。因为她的体内根本就没有魔气!

  心间刺痛的同时,叶风也是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想要治好戴安娜。绝不能让伊莉丝的悲剧发生在戴安娜的身上!

  叶风苦思冥想了半天,眼看着戴安娜的情况愈来愈糟糕,他却是没有一点进展,他心如刀割。

  咬了咬牙,他只好轻声呼唤道:“戴安娜,不要怕,有我在,他们不会把你怎样的!”

  噩梦中的戴安娜在听到叶风的呼唤声后,犹如看到了一丝尚未泯灭的希望。她的双手开始在空中乱舞,想要找到叶风。

  “叶风……是……是你吗?你在哪?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依旧是无法从噩梦中醒来,戴安娜只能通过吃力的梦中呓语和叶风对话。

  见状,叶风忙凑近戴安娜,将脸贴向戴安娜乱舞的双手。

  “我在这,戴安娜,你这是在座噩梦,所以看不到我!”他低声回道。

  双手触碰到了叶风,睡梦中的戴安娜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把环住叶风的脖子,将他的脑袋按向她的胸前。

  感受到叶风的温度,噩梦中的戴安娜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好不容易看清叶风,但很快她沉重的眼皮又是闭上。

  为了能清醒过来逃出可怕的梦境,戴安娜时而抵不住困意闭上双眼,时而极力挣扎睁开双眼。

  介于噩梦与现实之间来回徘徊,戴安娜神色无助地委屈嗫嚅道:“呜呜呜……我好怕……他们总是来找我,我要醒过来!”

  “不怕,戴安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叶风也是尽力用言语安抚戴安娜,示意她不要担心。

  在接下来叶风一连串的安抚下,戴安娜疯狂跳动的心脏逐渐缓了下来,她的意识也是变得渐渐清明。

  安全感驱散了不安,戴安娜额头的血月印记再次暗淡,她也是摆脱了那想要腐蚀她心灵的噩梦。

  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她坐起身,双手紧紧搂住叶风的腰间,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使命地往他的怀里蹭,试图找寻更多的安全感。

  而叶风此时也是不再多言,而是沉默地低头看向怀里憔悴不堪的戴安娜,任由她向他索取温暖。

  过了会儿,内心被安全感占据的戴安娜再次陷入梦乡。而叶风为了防止后半夜血月印记又发作,整个夜晚都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守护着怀里的戴安娜。

  ……

  普雷希典的清晨,住在旅店里的阿狸照常出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地与小希沟通心神,阿狸也是看到戴安娜躺在叶风怀里熟睡的安稳面颊。

  这些天通过小希多次看到叶风和戴安娜亲密的举动,绕是以阿狸的性子,俏脸也是不由爬上了阵阵醋意。

  下楼买了些糕点,阿狸又是快步回到房间里。她仰躺在床上,一边小口咀嚼着甜甜的糕点,一边盯着叶风的画面怔怔出神。

  咚咚咚!

  紧闭的房门忽然响起清脆的敲门声,许久没和人来往过的阿狸微微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阿狸,我来看你了,你在吗?”

  希维尔熟悉的亲切声音落入耳中,阿狸心里咯噔一跳。她刚想开口让希维尔等等,门就被希维尔给推开了。

  “阿狸,你的门没锁,我推门了哦!”

  门外的希维尔见阿狸的门没有上锁,和阿狸关系亲密的她便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一进来,希维尔便看到阿狸仰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咀嚼到一半的糕点的窘迫模样。

  “呀!”被希维尔看到自己有些不雅的姿势,阿狸窘迫地叫了声。

  没有任何准备的阿狸慌慌张张地下床,并将糕点放在桌上。在梳妆台前稍微打理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她这才回过身看向许久没来普雷希典的希维尔。

  “希维尔,怎么这么久都没来普雷希典了?”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