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九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魔障

第九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魔障

  “你居然还有脸来见我?”

  本以为戴安娜恢复真身后会答应跟他回到现实,却不想迎来戴安娜充满厌恶的凝视,叶风一阵胸闷。

  他组织了下语言,面色歉疚道:“戴安娜,对不起,都怪我,我没想到血月印记会……”

  叶风陈恳的态度反而加深了戴安娜对他的厌恶,她右手指向一边,语气强硬地打断了叶风:“我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你这虚情假意的骗子,给我滚!”

  戴安娜如此抗拒的反应看得叶风心口绞痛,他也无力继续去为自己辩解什么。既然她不再信任他,那么他还是直接说明来意:“戴安娜,你现在情况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真正的恶魔,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那又如何?回去忍受你们一个个异样的目光吗?”

  戴安娜似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冷哼一声:“我已经受够了,现在就给我消失!”

  话音未落,戴安娜周身就刮起一道血色风暴,叶风当场被吹飞了出去,而她则是趁机逃离了这里。

  始料未及的叶风强行震散血色风暴稳住身形,但当他走出血色风暴时,眼前哪还有戴安娜的身影。

  怦怦……怦怦……怦怦……

  就在叶风急于去哪找寻戴安娜时,他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

  恐惧、自责、无助、绝望……

  一系列的负面情绪开始在他心底滋生,不论他如何抑制,都抵挡不住这些阴暗情绪的蔓延。

  “都怪我……呜呜呜……不是我,族人也都不会死……”

  心底也是同时响起戴安娜自责的啜泣声,叶风心有所感,仿佛能感应到他和戴安娜之间的距离。

  想起刚才戴安娜恢复真身时的胸闷,叶风猜测他和她之间产生了某种奇特的联系。

  与戴安娜心神相连,清晰感受到戴安娜内心的无助与恐惧,叶风快步追寻着心神感应的方向,朝戴安娜追去。

  一座残破的斯坦帕部族议事厅前,戴安娜掩面啜泣的身影落入了叶风眼中。

  那令人心怜的背影以及心间回荡的戴安娜低落情绪,刺痛着叶风的神经。

  “戴安娜,我们回去吧……”伸出手想要拉住她的玉手,但是叶风的手刚触碰到戴安娜,戴安娜就化为了泡影没入了议事厅内。

  追寻着戴安娜消失的身影进入议事厅,叶风眼前残破的场景逐渐扭曲。脑袋一阵昏沉,当他清醒过来时,他已是置身于周围坐满长老的议事厅中心。

  灰白的场景之下,望着那些长老咄咄逼人的眼神,叶风觉得格外得刺眼,甚至不敢与之对视。

  压抑的氛围弥漫在这议事厅的每一处,叶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害怕这些人的逼视。不过下一刻,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戴安娜,你这异教徒,上次打伤族人出逃,你现在还敢回来?”

  随着其中一个长老的怒斥,议事厅瞬间炸开了锅,溢满了长老们来势汹汹的质问与愤懑情绪。

  族人的愤怒与不理解使得戴安娜的内心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在叶风默默的注视下,她抿了抿嘴唇,眼神真挚地望向诸位长老:“长老,我这次回来不是奢求你们原谅的,我是来向你们证明月之神迹的!”

  “异教徒,处死她!”

  “身为烈阳族的人,你怎么能信仰月亮?”

  “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戴安娜!”

  “血月说不定就是她召唤出来的,必须严惩这个叛徒!”

  ……

  面对长老们浩如烟海的质问与训斥,戴安娜的内心也是愈发得焦躁。她的呼吸变得愈来愈急促,但她还是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压抑着哭腔道:“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只是来告诉你们,我在山下的世界建立了月神教派,很多人类都接受了月之神迹,以月亮为信仰,我也会继续贯彻月之神迹的教义,月亮也是和太阳同等的信仰!”

  一听到巨神峰以外的世界里有人信仰了戴安娜的月之神迹,比起一开始的愤怒与不理解,长老们心里不禁恐慌了起来。

  他们害怕,害怕信仰月亮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且现在正值血月当空,亲眼目睹血月之夜当晚映射画面的他们也是恐惧是戴安娜勾结恶魔召唤的血月。

  一系列的不安揣测让他们的神情渐渐扭曲狰狞了起来,他们质问戴安娜的声势愈来愈大,渐渐将戴安娜淹没在了浪潮之中。

  叶风与戴安娜一同狼狈地喘着粗气,真切地感受到了戴安娜当时内心的绝望与崩溃。

  族人的不认同与不信任从戴安娜的心间传递给叶风,仿佛要将他撕碎。

  身临其境的叶风感觉自己此刻化身成了戴安娜,在各种阴暗的负面情绪影响下,他竟一时间忘记了他自己的身份。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最终伴随着戴安娜一声凄厉的尖啸,眼前的场景瞬间陷入黑暗之中。

  转瞬之间,黑暗的场景又是切换回了议事厅。只是下一刻,长老们焦黑的尸体便映入了叶风和戴安娜的眼帘。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不不不……啊!”

  瞳孔渐渐变得呆滞,情绪彻底崩溃的戴安娜疯疯癫癫地胡言乱语着,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议事厅。

  戴安娜的自言自语也是将叶风拉回神来,他及时压抑住内心快要崩溃的情绪,并紧追着戴安娜的身影。

  路上的场景也是转变成了烈阳族横七竖八的焦黑尸体,本就情绪崩溃的戴安娜在看到这些更是被吓得一路狂奔向山巅。

  在山巅的巨石上呆坐了不知多久,戴安娜额头圣洁的皎月印记渐渐被血月染成了血色,而她的俏脸也是逐渐形成了一个鬼面具。

  至此,叶风也是明白他当初上山为何会看到戴安娜戴着血月面具了。

  眼前的场景随着戴安娜再一次来到了月神教派营地,他也是亲眼目睹了他和她之间闹矛盾的场景。

  决裂之后,戴安娜当晚就一个入睡,尽管中间有他一闪而过来观察的画面。但他刚一离开,戴安娜额头的血月印记就发作了。

  在血月印记的影响下,睡梦中的戴安娜辗转反侧,眉头紧锁,似是在梦中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唔……叶风……我好痛苦,帮帮我……帮帮我……”

  睡梦中的戴安娜呢喃着叶风的名字,听得叶风瞬间因为愧疚瘫坐在了戴安娜的面前。

  怪不得戴安娜对他的冷淡会加剧得那么快,原来自从他们关系陷入冰点之后,戴安娜每晚都因为他的疏忽承受着血月印记非人的折磨。

  与戴安娜心神相连的叶风心底忽然响起一道恶魔的低语:“没人会帮你的,戴安娜,你的族人,你的守护者,甚至是这里的信徒,他们最终都会弃你而去,堕入暗影的怀抱吧……”

  此话一出,再也承受不住的戴安娜瞬间被吓醒。她似乎看不到此刻的叶风,因为痛苦在自己的营帐内来回翻滚扭动。

  “叶风,你在哪里?你不是说好要守护我的吗?”

  “我只是气话而已,你快来帮帮我呀……呜呜呜……”

  没了气力的戴安娜虚脱地蜷缩在营帐的角落,她无助的低声哭诉犹如锥刺,刺痛着叶风的身心。

  看到她瞳孔愈渐灰暗无神,叶风也不管这只是戴安娜内心世界的幻象,站起身走到了戴安娜的身边。

  跪在戴安娜的身前,叶风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用结实有力的胸膛告诉她,他来了。

  “叶……叶风?”戴安娜的声线带着一丝颤音,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睁开了双眼。

  “对不起,我来晚了,戴安娜……”轻抚戴安娜的后背,叶风愧疚道。

  “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叶风……”嘴角泛起欣慰的笑意,戴安娜紧闭上满是水雾的美眸,侧脸紧紧地贴在叶风的胸膛,感受着那令她安心的炽热跳动。

  “我们回去吧,戴安娜,回去后我会好好弥补我的过错……”叶风声音歉疚地安抚着戴安娜。

  忽然轻轻推开叶风,戴安娜周身的场景随着她怨毒的眼神又回到了巨神峰的山巅。

  血月纹路缓缓在身体的各处显现,戴安娜冷笑道:“现在才来,你这是害怕我变成恶魔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吗?”

  注意到戴安娜的变化,叶风再次袭身到戴安娜的面前,他在戴安娜慌乱且羞愤的眼神下搂住了她的腰间。

  “你放开我,你这虚情假意的骗子!”被叶风搂在怀里,血月化的戴安娜方寸大乱,她挥舞着粉拳猛力地敲打着叶风。

  没有理会她的抗拒,与她心神相连的叶风眼神灼灼地直视着她的眼睛:“戴安娜,你自己好好感受下,你在陷入内心世界的这段时间,不是也听到外面所发生想一切了吗?”

  叶风的话语如同一把密匙,打开了被戴安娜刻意隐藏起来的记忆。她的内心开始变得软弱起来,但她表面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与无助,反而更加拼命地抗拒着叶风。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

  能清晰感受到戴安娜内心的动摇,叶风也是任由她对他的打骂,他开口道:“跟我回去吧,戴安娜?”

  无力地啜泣与抗拒着叶风,但戴安娜内心世界灰暗的崩塌却是出卖了她真实的想法。

  当她和叶风一同跌落崩碎的深渊,他们也是一同回到了现实世界。

  直冲天际的血色光柱散去,夜空中妖异的血雾也是停止了对月亮的血月化,并随着戴安娜身上的血月纹路消散在了皎洁且神圣的月光之下。

  就在叶风等人松了一口气时,一道本该死透了的魔音再次回响在山巅。

  “还真是感人的一幕呢,人类……”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