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一章 亲属团靠岸

第一千零一章 亲属团靠岸

  在瑟庄妮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下,小怪物乖乖认怂道:“好……你问吧!”

  瑟庄妮并没有急于追问小怪物问题,而是沉吟道:“在问之前,以后就称呼你冰霜独眼怪,代称小冰,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小冰心里百般不愿,但还是碍于瑟庄妮的威严屈服了。

  一旁的叶风则是百无聊赖地坐在雪地上,望着瑟庄妮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监视者小冰。

  “很好,第一个问题就是监视者在千年前就被我的祖先丢入嚎哭深渊被灭,就算监视者中有幸存者,也很难从那么深的谷底爬出,你能说说你是怎么来到地面世界的吗?”

  面对瑟庄妮的逼视,小冰瘆得慌,一点也可有监视者该有的气质。它语气哆嗦道:“我也不知道,我一出生就能自由穿梭于嚎哭深渊上下。”

  “你在说谎!”瑟庄妮双眸瞪得老大,恶狠狠地看着手心的小冰。

  “我……我没说谎,真的!”小冰这次真的没有说谎,它确实才出生没几天,而且还能自由出入嚎哭深渊。

  见它神情不似作假,瑟庄妮这才放缓语气:“之前那几道监视者幻象怎么回事?它们的主人是否都还活着?”

  小冰如实回道:“那些幻象的主人都还在谷底,只不过他们好像不能和我一样自由出入嚎哭深渊。”

  从小冰口中得知监视者们都没死的消息,瑟庄妮瞬间懵了:“你的意思是说那些被丢入嚎哭深渊的监视者还活着?”

  “嗯,不过他们都被冰块冻住了出不来,只有我能出来呢!”小冰骄傲地昂起头颅,好似能自由出入嚎哭深渊让它感觉比其他冰霜监视者更高贵。

  得知监视者们都被冻住了,瑟庄妮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她还是继续追问道:“那些监视者和你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我才出生没几天,只听他们跟我说过我们监视者是这个世界的神,人类都是我们的仆人……”

  看瑟庄妮眼神不善,小冰尽力表示自己跟其他监视者并不熟,只是其他监视者老是喜欢给它灌输他们是神的思想。

  想起自己之前在冰雪风暴里被小冰咬了好几口,她心头的火气又上来了。她继续语气冷淡道:“小冰,你之前怎么会出现在冰雪风暴里?”

  小冰战战兢兢地回道:“我是出来觅食的,深渊底下的监视者们都说我才出生,需要汲取大量的寒冰血脉,可以加速我的成长。”

  寒冰血脉……心底喃喃自语了一句这个词,瑟庄妮的眸子深邃无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

  上次听到这个词也是在今天,不过却是在意识陷入沉寂的梦中听到的。

  至今对寒冰血脉没有任何的概念,又压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瑟庄妮继续问道:“寒冰血脉到底是什么?”

  小冰眨了眨独眼:“那些老家伙说寒冰血脉是他们赋予人类的一种血脉能力,可以让人类拥有极强的耐寒体质,且可以驾驭极冰之力,是我们监视者的仆人。”

  得到小冰的回答,瑟庄妮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消化着与寒冰血脉有关的信息。

  想到那些试图蛊惑她成为仆人的监视者,瑟庄妮不太确定地望向小冰:“你当初为什么要咬我?”

  闻言,小冰以为瑟庄妮是打算对它兴师问罪。它神情忐忑道:“因为你是寒冰血脉,汲取你的力量我可以成长,不过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咬你了。”

  再次从小冰口中确认自己是寒冰血脉,瑟庄妮深吸一口气道:“好,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你的回答无法让我满意,那你就去死吧!”

  被瑟庄妮死死地攥紧在手心,小冰生怕她粗暴的脾气一个没注意就把它给杀了。

  它哆嗦道:“别……别杀我,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小冰,瑟庄妮面色肃重道:“我给你一次重新选择命运的权力,你愿意成为我的部下,为凛冬之爪部族而战吗?”

  几乎在瑟庄妮话音落下来的同时,不想死的小冰如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我愿意!”

  ……

  远在征服者之海上,莎拉的塞壬号正顶着波涛汹涌的风浪,于海上行驶。

  夜幕已深,船头的控制室内,莎拉亲自掌舵,穿过一个又一个惊险的浪涛。

  而希维尔四女则是互相靠着对方,坐在控制室内的长凳上进入了梦乡。

  揉了揉因为困倦略显暗沉的黑眼圈,莎拉拿出海图看了会儿。确认他们现在应该离弗雷尔卓德南部的西海岸不远了,她顿时有了种快解脱的感觉。

  周围的风浪因为进入内海渐渐不再那么汹涌,莎拉放慢船速,调整好方向,便走出控制室,于黑暗中眺望依稀可见的海岸。

  回到控制室内,莎拉不再像之前那么专注于操控赛壬号,而是看向了挤在一起靠在对方肩头熟睡的希维尔四女。

  嘴角泛起一丝狡黠的笑意,莎拉从长桌上拿起一只笔,悄悄地走到四女的身边。

  “这个希维尔还说晚上陪我开船不睡觉,最后还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睡得跟死猪一样!”

  眼神鄙夷地吐槽了下说大话陪她的希维尔,莎拉随后用笔在希维尔的眼圈画了一个圆。

  “这个阿狸还说快到的时候要和她的小希感应伍德的位置,哼!”

  “还有这两个菲奥娜,说好的晚上怕在海上遇到恶魔出来巡逻,却是睡得最快的!”

  接连碎碎念,莎拉又是在剩下的三人脸上用笔做了标记。

  在四女脸上的恶作剧也并没有将她们吵醒,莎拉不由感慨到她们今天异常松弛的神经。

  一边看着缓慢驶入海岸边的赛壬号,一边在四女脸上做标记打发时间,莎拉的困意渐渐褪去,恢复了精神。

  待赛壬号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靠岸,莎拉身着一身单薄的海盗服就下了船。

  弗雷尔卓德异常寒冷的天气立马冻得她直哆嗦,莎拉这才想起来这里可是全瓦罗兰最寒冷的地带。

  暗叹自己也是心大不加点衣服就下船,不过莎拉还是咬了咬牙坚持在附近逛了一圈。

  确认附近没有什么危险之后,她才回船腹的房间穿了几件厚实的衣物,并拿了两床被褥来到船头的控制室。

  给希维尔四女盖上后,睡意都在刚才被熬过去的她并没有选择休息,而是又走下了船,感受着弗雷尔卓德那冻人的寒气。

  脑海不禁闪过叶风神经大条的笑容,莎拉的思绪随着凛冽的寒风飘向了远方。

  也不知道伍德他会不会被冻着……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