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恶魔与监视者齐至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恶魔与监视者齐至

  时间回溯到三天前,瑟庄妮和她的部队还未被艾希的部队击退。

  在阿瓦罗萨军队迂回尽量不与他们硬拼的情况下,她就已经意识到他们的后备补给不足,这样继续跟阿瓦罗萨部族耗下去他们绝对会被击溃。

  为了应对战争物资短缺的问题,瑟庄妮一面派遣信使回到后方请求支援,一面派人前往艾希前线所在的营地,想将阿瓦罗萨边界营地的粮草和物资通通烧毁。

  数个瑟庄妮麾下最擅长潜行的战士趁夜秘密出动,在避开多个巡逻的阿瓦罗萨哨兵后,他们成功潜入了阿瓦罗萨的营地内。

  在经过一番搜寻和打探,他们也是找到了存放粮草和物资的地方。

  预想中这里应该也会有人巡逻才对,但他们发现这里有点过分安静,连一个阿瓦罗萨士兵都没有。

  出于小心为妙的态度,他们在附近转悠了起来。刚没走几步路,他们隐隐约约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追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来到了一处存放粮草稍微偏僻的位置。在这里,他们看到了一幅让他们毛骨悚然的恐怖画面。

  粮草旁,一个身着黑色晚礼服的女子匍匐在一具阿瓦罗萨士兵的身上,用小刀一刀一刀地将士兵身上的肉割下来。

  鲜血在皎洁的月色映衬下将雪地染成黑红色,士兵还活着流露出惊恐神色,女子沾满血渍的病态笑脸,以及她身后所呈现出的蜘蛛虚影,无不让他们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

  双眼瞪得老大,他们很想移开目光并迅速离开这里,但不知为何他们的双腿仿佛灌了铅,就是不听他们的使唤。

  骨骼与血肉被小刀精心雕琢并分离的场景深深地冲击着他们的感官,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看到如此惊悚的画面。

  雪夜下恐惧的阴影散布开来,笼罩在这些战士以及被神秘女子分割血肉的士兵心间。

  那个被女子切割血肉的士兵痛苦到面容极具变形,他张大嘴巴很想喊出声来,但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目睹这一惊悚场景的凛冬之爪战士们亦是如此,恐惧几乎占据了他们心底的所有情感。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他们觉得眼前的一切变得极其漫长和,黑色恐怖使得他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十分煎熬。

  亲眼目睹一个活人在他们面前被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女子被小刀割得只剩一副骷髅骨架,他们恨不得当成昏厥过去。

  但他们似乎中了诅咒一般,他们越是抗拒看到这一切,他们的意识也就越是清醒,怎么也摆脱不了这瘆人的“噩梦”。

  沉浸在自己病态的嗜好中,女子当场捏爆了那个士兵被分离出身体的心脏。血脂炸裂开来溅了一地,就连女子的身上和脸上也或多或少沾染了士兵心脏的血渍。

  “啧啧啧……许久未尝,还是那么美味呢!”

  伸出舌尖品尝了下嘴角血腥味浓厚的血渍,女子的容颜泛起妖异的红晕,露出陶醉的神色。

  回味了会儿血的味道,女子这才将目光投向被吓得瘫软在原地的凛冬之爪战士们。

  看到女子向他们投来目光,他们根本无心欣赏女子那美艳的容颜,反而被她吓得浑身直颤。

  “真是令人苦恼,才杀了一个目击我来弗雷尔卓德的人类,这又来了几个目击者,这可不行,要是被艾尼维亚知道,她可能就要先对付我再涅槃了!”

  女子一边闲庭信步地走向凛冬之爪战士,一边自言自语着让人听不懂用意的言语。

  身后的蜘蛛虚影时隐时现,女子右手一挥,她眼前的凛冬之爪战士尽数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望着雪地上生机全无的凛冬之爪战士们,女子俏皮地鼓起了掌。

  “这下就没人知道暗影岛的蜘蛛女皇已经到了,咯咯咯咯……”

  ……

  时不时用余光瞥几眼士气衰弱的凛冬之爪战士们,瑟庄妮心情沉重地走在最前面,不由放慢了座下冰原野猪的行进速度。

  呼啸的寒风在耳边悲鸣,瑟庄妮心里不禁升起了不甘之意。

  她的战士各个身体素质都要比阿瓦罗萨那群懦夫要好,战斗力也不是阿瓦罗萨普通士兵能比的。可就是这样,她这次还是败在了艾希手上。归根结底还是艾希太狡诈了,竟然想用他们源源不断的后备物资拖死她的部族。

  如果不是她的部族生活在弗雷尔卓德最为恶劣的地域,她也不会被艾希这么耗。

  越想越憋屈,瑟庄妮已经想好了,等她回去调集更多的部队,直接死磕阿瓦罗萨部族。只要一鼓作气不给阿瓦罗萨耗物资的时间,她一定能生擒令她痛恨到极点的艾希。

  就在瑟庄妮心里痛斥艾希的同时,她身旁的奥拉夫突然惊呼道:“瑟庄妮,前方发现一具干枯的尸体,看身上的衣着好像是我族的人!”

  “什么!”

  闻言,瑟庄妮当即从坐骑上跳下地,跑向前方雪地里干枯的尸体。

  确认真的是凛冬之爪族人后,瑟庄妮随即一个人在四处搜寻了起来,发现了不少她的族人的尸体。

  面色随着族人尸体的增多愈来愈黑,瑟庄妮看向不远处的营地,下一刻便冲了过去。

  见她一句话也不跟他们说就直冲向不远处的凛冬之爪营地,奥拉夫立马对身后的战士们道:“都跟上,一会儿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一定要保护好瑟庄妮!”

  跑在最前方的瑟庄妮很快就来到了这个营地里,遍地的尸骸看得她心口一阵绞痛,一个踉跄倒在了雪地中。

  愤怒、悲伤、怨恨……

  种种负面的情绪开始在心底萌芽滋生,瑟庄妮的眼眶渐渐湿热,滚烫的热泪开始在她很少会哭泣的面庞流下。

  “咳咳咳……”

  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微弱的喘息声,瑟庄妮心神一颤。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她转过身顺着声音的位置开始挖附近的积雪。

  在一番挖掘过后,积雪中一个约莫十四岁的瘦弱少年映入她的眼帘。

  “这里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告诉我,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将虚弱的男孩从雪地里抱起来,瑟庄妮声嘶力竭地宣泄着自己悲愤的情绪。

  男孩的生机正在一点点地流逝,虚弱的他仿佛本源的血脉被抽干,只能默默地等死。自知自己时间不多了,他蠕动了下冻得发紫的干裂嘴唇,似乎想在死前和瑟庄妮说些什么。

  泣不成声地低垂下脑袋,瑟庄妮声音沙哑道:“说吧,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男孩蠕动了半天的嘴唇,最终在气绝前吞吞吐吐地吐出两个字。

  “快……快跑……”

  男孩的生命随着这两个字消逝的一瞬间,瑟庄妮附近的雪地崩裂出一道巨大的裂隙。

  令人心悸的极冰魔力喷涌而出,紧接着一只冰蓝色的瘆人触手便从地下冲了出来。

  “寒冰血脉们,将你们的身躯献给你们最伟大的监视者吧!”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