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纯正血脉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纯正血脉

  “寒冰血脉,将你的身躯献给你最伟大的监视者吧!”

  瑟庄妮好似没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魔音,她脑袋的思绪仿佛都随着手中鲜活生命的逝去飘向了无尽的悲伤深渊之中。

  冰霜触手可不会因为瑟庄妮深陷族人被屠戮的痛苦中而手下留情,他贪婪地拉长露出地表的触手朝瑟庄妮袭去。

  之前对这一小片营地的屠戮他才发现两个血脉之力极其稀薄的寒冰血脉,没想到就在他要离开这里前往下一个人类营地时竟然来了一个血脉之力极其纯正的寒冰血脉——瑟庄妮!

  如果能完全汲取瑟庄妮身上的血脉之力,对于他真身冲破嚎哭深渊地底封印会有巨大的帮助。

  “你归我了,寒冰血脉,哈哈哈哈!”

  随着冰霜触手猖狂的笑声响起,周围本就呼啸的寒风与霜雪变得更加肆虐。

  不远处的奥拉夫和一行凛冬之爪战士姗姗来迟,看到瑟庄妮抱着一具死尸蹲坐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他们皆是急坏了。

  眼看着瑟庄妮就要被冰霜触手束缚住身体并成为他真身突破地底封印的养料之一,一直未动的瑟庄妮终于动了。

  将少年的尸体轻轻放下,瑟庄妮右手迅速拔出缠绕在腰间的鞭锤,反手向上一挥,刮出一道呼啸的劲风。

  冰霜触手完全没想到失去战意的瑟庄妮会突然发动反击,他还未束缚住瑟庄妮,反倒是被瑟庄妮手中的鞭锤先手缠绕住。

  普通的凡人武器怎会缠绕住他?冰霜触手内心大骇,他虽说不是真身,但也有着半神级别的战力。于情于理,眼前这个弱小无比的女人类都不该拥有反制他的手段。

  如果说真有什么能克制他,那就只有千年前他们一众监视者赐予寒冰血脉的神器了。越是纯净的寒冰血脉手持着监视者神器,越是能使其爆发出与监视者相媲美的神力。

  可是他的印象中,他可不记得他们有赐予凡人这样的武器。越想越是想不出来为何会被瑟庄妮束缚住,冰霜触手所幸爆发出更加肆虐的风暴,将瑟庄妮直接吹飞。

  肆虐的霜雪随着凛冽的寒风拍打在瑟庄妮的脸上,在她俏冷的面庞上留下数道浅浅的血痕。被吹飞在半空中她手稍微一松,她用来缠绕住冰霜触手的鞭锤也跟着她倒飞了出去。

  挣脱了鞭锤的束缚,冰霜触手不给瑟庄妮任何喘息的机会,反手挥动着他那粗壮的触手拍在瑟庄妮的肚子上。

  噗!

  体内的血气翻涌,倒飞在半空中的瑟庄妮只感觉喉咙一阵甘甜,四溅的鲜血便从她的嘴里吐出。

  “咳咳咳……”

  被自己喉间的鲜血呛得剧烈咳嗽,瑟庄妮的双眸翻着白眼,双手下意识地抓住冰霜触手,不让自己直接从半空中砸落在雪地中。

  冰霜触手见状,猛然下落,带着瑟庄妮狠狠地砸在了雪地上。尽管瑟庄妮的意识近乎昏厥,但冰霜触手并未就此罢休。

  触手再次抬到半空中,这一次他直接拍向了瑟庄妮的贴身武器鞭锤。

  轰!

  下一刻,漫天的雪花化为缭绕的雪雾遮挡住视线。待雪雾散去,瑟庄妮鞭锤末端的锤子已是四分五裂,只留鞭锤末端上的冰蓝宝石还紧紧地与寒冰锁链相连。

  “我就说区区凡人的武器怎能给我造成阻力,原来是监视者神器!”

  自顾自地低语了一句,冰霜触手露出地表的触手中部忽然裂开一道缝隙,紧接着一只瘆人的眼球便突兀地显现在触手表面。

  “这么纯正的寒冰血脉之力,是赛瑞尔达还是阿瓦罗萨呢?”

  尘封在记忆中千年的往事一闪而过,冰霜触手那突兀的眼球露出诡异的笑意。

  贪婪之色同样掺杂在他的眼球之中,冰霜触手再次落下,一举将身子不断痉挛的瑟庄妮缠住。

  近距离感受着从瑟庄妮体内散发出的纯正寒冰血脉之力,冰霜触手再也掩饰不住他内心对瑟庄妮的渴望,开始一点点地汲取她体内的血脉之力。

  就在冰霜触手往我陶醉地汲取瑟庄妮的血脉之力时,他似乎忘了奥拉夫和一众凛冬之爪战士们的存在。

  看到自己的部族领袖落入怪物手里,一众凛冬之爪战士随奥拉夫一起冲向了冰霜触手。

  觉察到奥拉夫等人的靠近,正在汲取血脉之力的冰霜触手随手释放出恐怖的冰雪风暴,挡在了两者之间。

  还未靠近冰雪风暴,一众凛冬之爪战士就被冰雪风暴的力量吹飞了出去,只有奥拉夫抵挡住了冰雪风暴最外围的凌厉风刃。

  冰霜触手轻易召唤出冰雪风暴的可怕能力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奥拉夫更是回想起来他曾经在冰雪风暴中折断好几块肋骨的悲惨的经历。

  不过想到瑟庄妮此刻还在冰霜触手的手里,奥拉夫又振奋起了精神。

  他不是一直渴望荣耀的战死吗?为拯救凛冬之爪的领袖而战死,这样应该是很荣耀的一件事吧?

  这样在心底鼓舞他自己的士气,奥拉夫只感觉此刻热血澎湃,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冲劲。

  放下内心对冰雪风暴的恐惧,奥拉夫浑身变得通红,如同在火炉中烧得通红的烙铁。

  在这种状态下,奥拉夫横冲直撞,无视冰雪风暴边缘的风刃,一鼓作气冲向了冰霜触手。

  身上还闪烁着跳动的雷纹,奥拉夫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冲到了冰霜触手前,抡动着他手中的两板斧跃向了半空中。

  霸气的跳劈中冰霜触手的蛆虫身躯上,奥拉夫长啸一声,宣泄着他此刻心中的怒火。

  伴随着冰霜触手的尖锐哀嚎,他露出地表的触手松开了对瑟庄妮的束缚,在周围疯狂地拍打雪地,溅起一层又一层雪浪。

  “又是监视者神器,当初就不该赐予你们这些叛徒神器,该死!”

  疼痛使得冰霜触手这才注意到奥拉夫也是一个血脉极其纯正地寒冰血脉,虽然不如瑟庄妮的精纯,但也能驾驭同为监视者神器的双斧。

  从未想过他会在千年后再次被凡人所伤,冰霜触手随即于他的周围召唤出无数的巨型冰锥。

  密密麻麻的冰锥遍布了那一片区域的天空,冰霜触手这次对奥拉夫和瑟庄妮动了杀心!

  令人绝望的威压铺天盖地地向奥拉夫和倒在雪地中痉挛的瑟庄妮袭去,两人犹如置身于无尽的汪洋,窒息感席卷了他们全身。

  一道道冰锥从天而降,仿佛宣判了两人的死刑。

  这时,从东边的方向传来一声尖锐且刺耳的破音。不待奥拉夫反应,他就和意识模糊的瑟庄妮一同被扛在了一个人的左右肩头。

  以肉眼难以捕捉到的速度躲避开了一道道从天而降的冰锥,那个救了他们的人也是于附近一处山丘上停了下来。

  “呼……总算是赶到了!”

  闻着这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奥拉夫定眼一看,这不是之前突然消失的叶风又会是谁!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