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屈辱的和谈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屈辱的和谈

  “嘶”

  或许是被瑟庄妮用鞭锤敲晕的后遗症,昏睡的叶风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烈的刺痛,猛地掀开被褥坐起身来。

  睡眼惺忪的叶风揉了揉双眼,周围模糊的视界渐渐清晰了起来。看到自己身处营帐内,他不由愣了半响,他只记得他之前是在释放女神之泪中可怕的禁忌法术。

  一想到那吓退冰霜触手的法术,叶风面色一变,立马冲出了营帐。

  周围依旧是白雪皑皑的冰雪世界,地上也没有被黑暗星辰砸落的创伤。看到这里,叶风呼出一口浊气。

  在叶风放下心来的瞬间,他的耳畔响起了瑟庄妮熟悉的声音:“叶风,醒了就跟我来一下,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听到瑟庄妮那严肃无比的说话语气,叶风马上收敛起他脸上刚放松下来的神情,紧跟上瑟庄妮。

  瑟庄妮领着他行走的一路上满是伤惨的凛冬之爪战士,由于没有医师,他们身上的伤口处理都是很随意,看得叶风心惊肉跳,好几次怕他们让伤势加剧。

  可是一想到他自己那蹩脚的治愈法术,他还是觉得让这些人自己简单处理比较好。

  一路上瑟庄妮都是有观察叶风看待这些伤员的脸色,她的眼神闪烁,内心在做着一些艰难的决定。

  领着叶风回到自己的营帐内,猜到叶风多半想问那天他昏迷的事的瑟庄妮直接开口道:“那天是我用武器捶晕了你,你的法术也随着你的昏迷消散了,所以这个你就不必再问了,我有个更加重要的问题想请教你”

  “请教我”虽说得知自己昏倒的真相,但叶风还是有些讶然瑟庄妮会说出请教他这句话。

  这些天的相处,他可是清楚知晓瑟庄妮是个很要强且勇猛的部族领袖。要想让她说出“请教”两个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可这不可能的事却偏偏发生了,叶风的大脑有些发懵,显然没反应得过来。

  “叶风,在你的法术吓退那个监视者之后,艾希和她的大部队就追上了我们,来不及第一时间召集所有的凛冬之爪战士,我们很快就被阿瓦罗萨以各个营地为基点,从而被各个击破,凛冬之爪境内的大半边土地都已沦陷,我们现在已经撤到了我们的大本营。”

  缓缓将现在的局势告诉给才苏醒的叶风,瑟庄妮顿了顿,接着道:“所幸兵力并没有损失太多,除去伤员,我们依旧有和阿瓦罗萨一战的正面力量,可是在我打算派遣兵力反扑阿瓦罗萨时,嚎哭深渊里冲出来了大量战死的上古怨灵,那些怨灵虽然暂时只是在嚎哭深渊附近游荡,但却对我族有着极其不安定的威胁。”

  听完瑟庄妮关于此刻凛冬之爪严峻处境的诉说,叶风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他直勾勾地看向瑟庄妮,问道:“你想请教我什么”

  又是面色沉重地深吸一口气,瑟庄妮眼神闪烁道:“叶风,凛冬之爪是不可能同时迎战阿瓦罗萨和嚎哭深渊怨灵的,而且暗处还有个触手监视者的威胁,所以我经过深思熟虑做了一个不得已的决定,那就是和阿瓦罗萨和谈,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可以施行吗”

  和谈一听到这两个字从瑟庄妮的口中说出,叶风立马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瑟庄妮。因为在他的认知中,瑟庄妮是最不可能说出和谈的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最不可能和谈的人亲口说出了和谈,这怎么不会让叶风震撼呢

  可当他再一深想刚才瑟庄妮所说的凛冬之爪现在腹背受敌的危险处境,他又释然了。毕竟瑟庄妮是一族的领袖,同时面对两方的威胁,为了部族能够延续下去,她只能选择和同为人族的阿瓦罗萨和谈。

  尽管这会让一向与艾希不和的瑟庄妮感到很屈辱,但她也不得不这么做。相比于阿瓦罗萨部族,来自嚎哭深渊的不安定威胁会更让凛冬之爪难以在这弗雷尔卓德延续下去。

  释然后的叶风眼神灼灼地凝视瑟庄妮:“你确定了吗”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如此屈辱的方式向阿瓦罗萨部族低头,瑟庄妮只好征询下叶风这个艾欧尼亚使者:“我确定,叶风,你觉得我现在想和谈还来得及吗”

  得到瑟庄妮的肯定,叶风眨了下眼,认真地回道:“来不来得及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下,代替你去和阿瓦罗萨的艾希和谈”

  听到叶风想代替她去和艾希和谈,一直很不想主动向艾希低头的瑟庄妮感激道:“那太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就现在,你知道艾希现在在哪吗”叶风站起身,他想帮助瑟庄妮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瑟庄妮回道:“她就在南边最新搭建的临时指挥营地里。”

  “好,那我先去了”得令,叶风迈开步伐,打算直接去阿瓦罗萨的临时指挥营地见艾希。

  瑟庄妮神色肃穆地点了点头,走出营帐目送叶风的离去。待叶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也是心思一转,准备去一趟嚎哭深渊附近看看,免得那些怨灵对他们发动突然袭击。

  永冻之地的某个山谷内,伊莉丝正饶有兴致地凝望着眼前的冰晶凤凰蛋。

  她双手不自觉地抚摸着蛋身,感受着其内强有力的心跳与鲜活生命力。

  面容泛起病态的红晕,伊莉丝痴痴地笑道:“杂毛鸟,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涅槃落到我的手里,我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

  话说到最后一句,伊莉丝脸上的笑意骤然转冷,双眼流露出怨毒的神色。

  右手的背面缓缓覆盖上滴血的尖刺,伊莉丝残忍地将覆盖上剧毒尖刺的右手刺入了冰晶凤凰的巨蛋之中。

  蛋壳碎裂的声音响起,伊莉丝脸上病态的红晕更盛了。放肆地大笑嘲讽着毫无还手之力的艾尼维亚,她张狂的笑声回荡在寂静的山谷内。

  但笑着笑着,她肆意的笑声忽然戛然而止。随着心里的不详预感升起,她刺入凤凰蛋中的右手开始以可见的速度被冻结。

  之前侵袭入伊莉丝体内的蚀骨寒气好似被凤凰蛋引动了一样,此刻正于伊莉丝的体内疯狂乱窜,从内部的器官一点点冻结伊莉丝身体的各项机能。

  猩红的血芒在眼中一闪,伊莉丝当场震碎那只巨大的凤凰蛋。蛋内空空如也,让她感觉仿佛是在嘲笑她的无知与自负。

  “被你耍了,杂毛鸟”

  伴随着伊莉丝不甘的怒吼从她的喉咙发出,那由内而外的蚀骨寒气以不可阻挡之势崩碎了她的所有抵抗,将她冻结在原地。

  与此同时,永冻之莲的中心逐渐显化出冰晶凤凰艾尼维亚虚弱的扭曲实体。

  从她虚弱的程度可以看得出来她此刻光是冻结伊莉丝都已经很费力了,她已经再也没有多余的气力去斩杀掉同样没有招架之力的伊莉丝。

  不过解决掉试图趁她涅槃虚弱期暗害她的恶魔威胁,艾尼维亚完全可以等她涅槃成功后再斩杀身体被冻结的伊莉丝。

  那个时候,就算伊莉丝解开了她的冻结,也不可能是全盛状态的她的对手。

  想罢,艾尼维亚扇动着冰晶羽翼,于绚烂的极冰魔力之下化为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凤凰蛋。

  这一刻,她才算是进入真正的涅槃状态。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