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瑟庄妮的天命

第一千零三十章 瑟庄妮的天命

  回到凛冬之爪最后的大本营,叶风却并没有去找瑟庄妮,因为艾希附加的条件根本就不是和谈,而是一项羞辱瑟庄妮和凛冬之爪的条约。

  以瑟庄妮的性子如果听到艾希说让她放弃领导凛冬之爪的权力,且让凛冬之爪并入阿瓦罗萨,她绝对会情绪失控做出些让人难以预料的事。

  叶风现在正发愁,到底该怎么和瑟庄妮汇报艾希那边的情况,他可不敢实话实说。

  正是怕什么来什么,回到自己营帐的叶风发现里面正坐着等候多时的瑟庄妮。

  背后渗出一丝冷汗,来不及想措辞的叶风只好先转移瑟庄妮的注意力:“瑟庄妮,你这么快就从嚎哭深渊那边回来了?那里情况怎么样?”

  瑟庄妮也想问叶风和谈的情况,被叶风先开口,她锐利的双眸微微一敛:“我只是远远地观望了下嚎哭深渊附近,那些怨灵暂时还没有动静,说说你和艾希那个小屁孩的和谈的情况吧!”

  简短地回答了叶风的疑问,瑟庄妮依旧不忘追问和谈一事。

  没想到瑟庄妮的思路转换得这么快,还来不及编理由糊弄过去的叶风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遮遮掩掩的,瑟庄妮就看出来他是有什么话不想和她说。不悦的情绪溢于言表,她眼底寒光一闪:“艾希怎么和你说的,你就怎么和我说,你如果想隐瞒我,就不配凛冬之爪的盟友!”

  被瑟庄妮这么一呵斥,叶风想要编理由的心全都被她给吓没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只好硬着头皮将他和艾希谈判的结果原封不动地都告诉给了她。

  随着他的不断转述,瑟庄妮眼中的寒意是愈来愈盛,不住颤动的身躯更是揭露了她此刻内心的狂怒。

  说了实话的叶风就猜到瑟庄妮会有这样的反应,他说完立马又补充了一句:“瑟庄妮,你要冷静,要冷静!”

  不住发颤的右手猛然落下,砸烂了她身前的小木桌,瑟庄妮彻蓝的双眸燃烧着备受侮辱的愤怒烈焰:“冷静?我已经够冷静了,但是艾希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提的什么条件?那叫什么和谈?分明就是对我和凛冬之爪的羞辱!”

  有些后悔和瑟庄妮说实话,可是既然说了,叶风只好继续道:“那现在怎么办?”

  他这一问倒是难住了瑟庄妮,让她不由愣住了。

  是啊,她现在能怎么办?前有阿瓦罗萨大军压境,后有嚎哭深渊怨灵横行游荡,现在的她根本没有把握能带领凛冬之爪走出如今的困境……

  越想越沮丧,瑟庄妮眼中的怒火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的迷茫与焦虑。

  很久……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令她难做抉择的难题了……

  一旁的叶风见刚才还怒火中烧的瑟庄妮渐渐变得不知所措,他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可是揉了揉双眼,瑟庄妮那迷茫的眼神反而更深了。有些担心一反常态的瑟庄妮,他凑近她小声询问道:“瑟庄妮,你看起来状态好像有些差。”

  成功被叶风关切的问话拉回神,瑟庄妮眼神闪烁的深吸一口气:“叶风,我有些事需要单独考虑几天,接下来这些天你记得让奥拉夫督促剩下的族人加紧训练,顺便转告艾希,给我三天的考虑时间,我会给她一个答复!”

  实在搞不懂瑟庄妮这是突然怎么了,一开始还很愤怒,后来又是不知所措,现在又变得小心谨慎,叶风看得脑袋有些疼。

  为了确保瑟庄妮不是被气傻了,叶风最后询问了句:“你的意思是有一定几率答应艾希的条件?”

  “或许吧,这些天我想一个人静静,总之,不许跟过来!”

  眼神极其认真地盯着叶风看了许久,直到叶风不敢与她对视瑟庄妮这才罢休。

  收拾起杂乱的心绪,瑟庄妮一个人冲出了营帐,远离了凛冬之爪营地向北进发,匆忙到连她的坐骑都没带。

  身上只有单薄的粗制毛皮布料,瑟庄妮置身于白雪飘飞的冰雪世界里许久。

  直到深夜,瑟庄妮都未曾动过,就那样伫立于风雪中。如果是平时的她,也不可能在这最接近嚎哭深渊的寒冷地带站这么久。

  此时的她似乎忘记了寒冷,借助刺骨寒风清醒她那有些不知所措的脑子。

  望着不远处近在咫尺的怨灵,苦恼于凛冬之爪如今处境的她呼出一口沉重的浊气,心情阴郁无比。

  仿佛这一刻,时间也随着她的深思忧虑静止了,瑟庄妮丝毫感应不到时间在她没了聚焦的眼前飞速流逝。

  昼夜轮换了不知多少次,但深陷自我小世界的她却是一点也感知不到。

  随着饥饿感和寒冷的侵蚀到一定的程度,苦思不出任何对策的她这才发现她已被霜雪完全覆盖,只有一双冷冽的双眼还露在外面。

  浑身一震,瑟庄妮抖落身上的积雪。从自我小世界清醒过来,饥饿感和寒冷深入骨髓的侵蚀已经严重到了让她的神经几近休克。

  “哈……哈啾……哈啾……哈啾……”

  即使拥有纯净的寒冰血脉,没有动用任何手段在风雪中站了这么多天,瑟庄妮还是被冻得连打了数个喷嚏。

  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是被冻得满是血液堵塞的冻疮,疼痛和瘙痒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好似忘了经过那么多次冰雪风暴的锤炼,这些冻疮和饥饿敢都可以用她体内的血脉之力缓解的。

  眼前闪过儿时的那些兄弟姐妹,瑟庄妮许久未曾刺痛过的内心宛如无数锥刺,令她的眼眶溢满了悲伤的热泪。

  饥饿随行,与寒霜一同折磨着她的身心。最不愿想起的儿时回忆从脑海闪过,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体会那兄弟姐妹相继因为寒冷和饥饿死去的苦痛。

  瑟庄妮没意识到,她不知不觉已来到这些战死在嚎哭深渊的怨灵之间,而她内心隐藏在深处的懦弱也是被这些怨灵的负面情绪激发而出。

  眼看着情绪崩溃都她就要坠落深渊,沉浸在儿时悲惨回忆中的她忽然看到一个身着冰蓝长裙、头戴兜帽的女巫出现在她的面前。

  亦如儿时记忆中的她,瑟庄妮在女巫面前展现出了她最为软弱的一面,哭得梨花带雨。

  “部族最伟大的巫女,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死了,请您为我占卜,我是不是也会在寒冷与饥饿中死去?”

  年仅十岁的她绝望德泣不成声,还只是个哭哭啼啼的孩子。

  “孩子,有的时候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并不是一件好事,你确定要为逆占卜未来吗?”

  巫女取出了她的水晶球,但却并没有为瑟庄妮占卜。

  “我要!”孩子气地回道,瑟庄妮用手背不停地抹着眼角的热泪。

  “孩子,来,让我看看你的未来!”

  将瑟庄妮满是冻疮的小手放在水晶球上,巫女念叨起晦涩的咒语,为瑟庄妮占卜未来。

  良久,巫女才收回法术,但她并没有直接告诉瑟庄妮的未来。

  望着巫女收回水晶球,瑟庄妮边哭边急道:“伟大的巫女,你忘了告诉我占卜结果!”

  闻言,巫女兜帽下看不真切的面容弯起诡异的笑意。

  “你并不会在饥饿和寒冷中死去,相反,当饥饿成为警醒你前行的动力,寒冷成为你淘汰弱者的力量,苦痛成为你磨砺意志的基石,你将统一弗雷尔卓德!”

  “你将统一弗雷尔卓德……”

  脑海的记忆停留在苦痛回忆中的最后一幕,一只脚已经踏空的瑟庄妮收回了那即将宣判她死亡的步伐。

  缓缓睁开哭得红肿的双眼,瑟庄妮眼中的迷茫已是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冷冽的眼神。

  只属于少女的娇弱气质褪去,她仿佛又找回了她那不论遇到什么都凶悍无比的气势。

  凛冽的杀气随风狂舞,瑟庄妮从怨灵的影响中彻底走了出来。

  不管当时那个在她面临绝境时给予她希望的巫女是不是在安抚心如死灰的她,但她之所以能一路走到现在都是因为心中坚信那段预言就是她的天命!

  既然那是她的天命,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她就更不应该接受艾希那个小屁孩的落井下石!

  战意高涨,瑟庄妮终于找回了她真正的自我。

  “这场战争,凛冬之爪一定会笑到最后!”

  虽然她找回了自我,但她却一直未曾注意到她的记忆有所偏差,其实凛冬之爪部族自从千年前没落以后,族内从未有过巫女。

  与此同时,冰霜守卫部族主城的冰晶宫殿内,丽桑卓正饶有兴致地施展法术,让水晶球映射着艾希与瑟庄妮两方的画面。

  “阿瓦罗萨、赛瑞尔达……噢不,应该是艾希和瑟庄妮,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

  (本章完)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