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消化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消化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先杀了你!”

  一听叶风竟然拒绝他的邀请,深渊使者丑陋的面容逐渐扭曲,转瞬间他就凝聚出数道寒风之刃,以肉眼不可察的速度袭向叶风。

  然而叶风身为修习风之剑道的剑客,吃过一次亏的他立马探出神念感知到了寒风之刃的行径轨迹。

  就在他准备躲闪时,悬浮在半空中的深渊使者突然弯起了嘴角。下一刻,寒风之刃的运行轨迹就发生了变化,如果叶风硬要躲闪,他后方的希维尔三女就要击中。

  后方的希维尔也是觉察到了这一点,她眼神一凝,示意菲奥娜二女躲在后面别动,随即上前和叶风并肩站在了一起。

  看到希维尔走上前来,叶风微微一愣。而希维尔则是小声提醒他别分神,顺势于周身运转起彻蓝的魔法护盾,将四人都罩在了里面。

  希维尔的提醒也是让叶风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右手缓缓凝聚出一把形似符文之剑的月之光剑。

  他有预感,希维尔的魔法护盾还不足以抵挡得住这充斥着半神气息的寒风之刃。不过有希维尔的护盾做缓冲,他对于接下寒风之刃的把握又大了许多。

  秀发随着凛冽的寒风狂舞,希维尔的双眼悄然浮上了瑞兹传授她的禁锢魔力的秩序锁链纹路,从而让她的魔法护盾变得更加牢固。

  轰!

  倏地,数道寒风之刃在希维尔加固好魔法护盾的一瞬间劈砍在了护盾之上。

  尖锐的寒风之刃在接触到护盾的一刹那就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极冰魔力,那浩瀚的极冰魔力瞬息便将护盾之下的叶风四人笼罩住。

  如刀锋般的风之魔力则是和极冰魔力一同撕扯和割裂着希维尔的魔法护盾,不稍片刻,希维尔的魔法护盾就出现了龟裂的迹象。

  一丝丝微小的裂纹零散地浮现在了魔法护盾上,躲在希维尔和叶风身后的菲奥娜则是眼神闪烁着憋屈的情绪,恨她们此刻不能给予叶风两人帮助。

  希维尔也是早有预料以她的力量还不足以应对半神的攻击,觉察到魔法护盾出现了裂纹,她也是当即提醒叶风做好准备。

  得令,叶风眼眸微微一敛,屏息凝神地紧了紧手中的月之光剑,准备好随时迎接深渊使者的寒风之刃。

  上空的深渊使者见希维尔的护盾竟然没有第一时间破碎,他不禁露出了惊愕的神情。但也只是惊诧一下希维尔这个法术护盾的玄妙,他还是相信以他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击溃这几个凡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寒风之刃的威力虽有减弱,但希维尔的魔法护盾到达了极限,裂纹已然密布整个魔法护盾。

  清脆的魔法护盾碎裂之音响起,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却不是叶风,而是撑起护盾的希维尔。她身上的衣物顷刻间便被寒风之刃割裂开,肌肤上的皮肉也是被割裂出数道口子极深的血痕。

  寒意侵蚀入体内,那蚀骨的寒气仿佛要冻住希维尔体内的所有器官。一旦她由内而外被冻结,外界的风刃就会将变成冰块的她割裂成四分五裂的碎块,死相会极其得凄惨。

  深知这一点的希维尔也是极力抵抗,但是那半神级别的力量又岂是她这个凡人能抵挡得住的?

  一旁的叶风没想到那寒风之刃竟然会选择袭击希维尔,注意到这一点的他也是面色大变,试图撑起风之护盾为希维尔缓解痛苦。

  然而在深渊使者刻意为之下,叶风凡人级别的风之护盾还未撑起就被深渊使者所

  “希维尔她这是……”

  后面的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右手捂住小嘴,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丝颤音。青梅竹马菲奥娜亦是从身体不断结霜的希维尔身上看出了什么,她的双眼渐渐湿热了起来。

  虽然她们平时和希维尔最不对头,但如果希维尔是为了保护她们而死,她们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一旁的叶风动用了他所有的治愈手段,但都无法阻止希维尔的生命在蚀骨极冰和锋利寒刃的双重折磨下缓缓流逝。

  “该死!”

  眼圈渐渐红肿,叶风恨不得他此刻能拥有索拉卡的治愈能力,就算没有,达到璐璐或者琴女这样也可以啊!

  奈何他毕竟主修的不是治愈法术,他也只能干瞪着眼注视着面色痛苦的希维尔。

  在绝望之际,叶风脑袋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将希维尔身上的寒气转入他的体内!

  可是尝试之后,他失望地发现他根本无法将希维尔体内的寒气吸出。他也再次陷入深深的绝望与自责当中,如果当时他不让希维尔撑起魔法护盾该多好。

  或许是感应到主人的绝望,叶风胸前的女神之泪蓝光一闪,希维尔体内的寒气就被它引导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叶风又惊又喜,但随着那蚀骨的寒气侵蚀他自己的体内,他体内的各种器官以及骨髓开始出现钻心的疼痛。

  “哈啊……哈啊……哈啊……”

  女神之泪引导得很快,不一会儿希维尔身上的所有寒气,以及外围的风刃都被转移到了叶风身上,使得叶风的面目因为痛楚逐渐扭曲。

  脱离危险的希维尔很是困惑地睁开了双眼,但当她看到叶风痛苦的模样,她就知晓多半是叶风救了她。

  就在她打算搀扶住身子发颤的叶风时,悬浮在半空中的深渊使者则是一举将她击退到远处,而叶风则是被深渊使者操控着飘向空中。

  “真是重情重义呢,呵呵,不过你的生命也将到此为止!”

  将叶风升至高空,深渊使者双眼一直凝视着叶风胸前的女神之泪,毫不掩饰他对女神之泪的垂涎之色。

  “真是重情重义呢,呵呵,不过你的生命也将到此为止!”

  自觉嬉戏的时间差不多该结束了,深渊使者也是彻底对叶风动了杀心。

  巨大的膜翼窜出数个沾染着黏稠液体的指节,深渊使者打算将拥有禁魔石力量的叶风融合进他的体内,以最为残忍的方式杀害叶风并夺取叶风的一切。

  下方的希维尔三女只能眼睁睁地注视着叶风一点点被深渊使者的指节带到膜翼旁,并缓缓融入深渊使者的膜翼之中。

  当叶风的身形彻底被融入其内,并看不出膜翼上有任何人形时,希维尔三女只感觉眼前一黑,昏倒在了雪地里。

  而上空的深渊使者在融合叶风之后,他感受到了体内涌现出了多股精纯的力量,而他的力量则是在以令他兴奋到忘乎所以的速度不断攀升。

  感受着这澎湃的力量,他感觉他要是找个地方好好消化这股力量,他甚至能成为和神比肩的存在。

  如果他真能成神,他还做什么深渊使者?那时候他就是深渊魔王!他也可以成为监视者中的佼佼者!

  越想他的表情越是疯癫,懒得继续理会不足为虑的希维尔和菲奥娜,他放肆长啸一声飞遁向远处,准备消化叶风“送”给他的众多力量。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