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撑死的半神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撑死的半神

  将叶风融入自己的膜翼之中,力量正在疯狂攀升的深渊使者完全沉浸在即将进阶为神的癫笑当中。

  没时间去处理失去战斗力的希维尔和菲奥娜,他飞速遁向远方,想要独自将叶风的力量最大化吸收入体内,以期成为更恐怖的存在。

  弗雷尔卓德本就是人迹罕至的极冰之地,深渊使者很快就寻到了一处无人打扰的山洞。收敛起巨大的膜翼,身形没入洞内,他盘坐起他的禽类双腿,开始专注地消化起叶风带给他的力量。

  细细感受着那不同力量的属性,首当其冲的便是来自叶风体内的风之剑气与风之魔力。

  一感受到这两股属性相同但却相斥的力量的存在,本想将剑气转化为天地间纯净的风之元素,再转化为风之魔力的深渊使者停住了,错愕地瞪大双眼。

  再三确认这两股力量确实来自叶风的体内后,深渊使者很是震撼与困惑,这两股力量应该不可能存在于一个人的体内才对。

  就像他主修的是极冰魔力,如果再修习极冰剑气,绝对会爆体而亡。

  这个被他消化的凡人太不可思议了,先是拥有不可能存在于人身上的禁魔之力,又是拥有两股相斥的剑气和魔力,这根本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所能具备的能力。

  短暂的震撼过后,深渊使者嗤笑了一声,再不可思议还不是一个凡人,只能给他做嫁衣!

  有叶风的基础,他可以完美吸收这不可能存在于生物体内的两股相斥力量。

  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深渊使者还是在缓缓汲取那本不属于他的两股相斥力量。感受着存在于两股力量间的微妙平衡迟迟没有因为被他汲取而消失,他这才敢大胆汲取风之剑气和风之魔力。

  汲取完风之剑气与风之魔力,深渊使者惊奇地发现他并没有凝聚任何力量,那两股力量就在他的体外显化出一把风剑。

  深渊使者尝试通过意念操控这把叶风也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凝形风剑,仅仅是轻轻一挥,这个洞窟就差点被风之魔力与风之剑气融合后形成的风之魔剑气崩碎。

  “好剑!”

  对于这两股融合后的力量赞不绝口,深渊使者随即感受起体内的其他力量。

  在一番抉择后,他开始汲取原本属于叶风的月之魔力,神圣的月之魔力也使得他的周身逐步弥漫起淡淡的月光迷雾,那祥和的纯粹力量让他有种身处幻境的错觉。

  随着进一步的吸收,深渊使者开始加快他汲取的速度,他已经渐渐不满足于这样汲取力量了。

  汲取月之魔力的同时,他又是汲取起叶风的星光魔力。对于这两股力量,就连身为监视者的他也只是在老一辈的口口相传中得知过这是两股一般人不可能拥有的力量。尤其是像叶风这种纯粹的月之魔力和星光之力魔法本源,是几乎不可能存在于半神级别以下的凡人体内的。

  据他所知,月之魔力的魔法本源需要在这个世界最高的山峰,且是月圆之夜才有几率感悟出。而星光之力这万古以来,只有一个人拥有过,那就是万古前灭了虚空来客一族的艾卡西亚女神。

  越是汲取叶风的力量,叶风所带给深渊使者的震撼越是多,他实在无法想象拥有这些力量的叶风竟然会是个凡人。

  随着月之魔力和星光之力被完美吸收,深渊使者觉察到他此刻身上的气势已然攀升到了一个临界点。

  只差一步,他就可以成神!

  继续探查叶风所剩的力量,深渊使者发现了相对微弱的仲裁之力和禁魔之力。

  同时汲取这两股力量,深渊使者的肉身在仲裁之力的洗礼下变得比以往更加壮硕,而禁魔之力则是给予了他破灭魔法的力量。

  “真是浪费啊,这些力量竟然让一个凡人拥有,只有我才能驾驭它们,发挥它们的所有潜力!”

  感受到自己随时都可能进阶为神,深渊使者开始痛斥叶风浪费了这些力量。

  当这些力量尽数被深渊使者吸收,有些遗憾没有借此成神的他欣喜地发现,他的体内又浮现出三股潜藏在叶风体内的力量。

  一眼便认出了那散发着魔气的力量是黑魔法,而那扭曲的漩涡以及黑玫瑰却是让他没认出来这两股力量的来历。

  而且这三股力量让他心底产生了一种极其危险的预警,他有些不敢直接汲取这三股力量。

  探出神念去感知这三股力量,他惊骇地发现这三股力量都不是简单的纯粹魔力,都蕴含了一丝意念。

  准确的说,这三股力量中的意念应该是用来监视叶风的。难道说,在他之前也有人觉察到叶风这个凡人的非比寻常之处吗?

  轻笑着摇了摇头,就算真如他所想,现在叶风已死,而他也可以轻易抹去这三股力量中的意念,从而占为己有!

  想罢,深渊使者心随意动,轻松地抹去了这三股力量中潜藏的意念。

  露出贪婪之色,深渊使者迫不及待地想要完全汲取完这剩下的最后三股力量。

  于同一时间汲取三股力量,抹去其中意念的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亦如之前几次的汲取。

  轰!

  随着力量的进一步攀升,众多的力量尽数于深渊使者体外显化,而他本人更是突破半神的桎梏,借助这剩下的三股力量,势如破竹地进阶为神,没有遇到其他神在成神前的各种阻碍。

  神级威压瞬息笼罩住整个弗雷尔卓德冰原,深渊使者张狂的笑声回荡在这极冰之地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没笑多久,他的笑声就戛然而止。紧接着,他脸上张狂的笑意逐渐因为惊恐变得扭曲起来。

  黑色的玫瑰凝聚为实形,泛起黑血的花瓣如刀刃,扎入他的心脏。

  暗黑的魔气从黑色的魔光中显现出蜘蛛虚影,侵袭入他的大脑,化为神经毒素刺痛着他的神经。

  而那扭曲的漩涡则是通过旋转不断扩大,无数的时空乱流从中涌出,不断地割裂着深渊使者体内的所有器官和骨髓。那被时空乱流“清洗”身子的痛楚,让深渊使者承受的痛楚达到了极致。

  这还没完,其他属于叶风的力量在黑玫瑰、黑魔气、时空乱流的疯狂之后,亦是躁动了起来。

  所有属于叶风的力量疯狂地膨胀,好似没有极点,不断地冲撞着深渊使者有些承受不住这些力量的身体。

  甚至连深渊使者他自己的极冰魔力也脱离了他的控制,不断地膨胀。

  他的身体随着体内力量的膨胀也开始变得臃肿了起来,不一会儿他的身体就被体内的力量撑到了极限。

  嘭!

  由于身体承受不住还在疯涨的力量,深渊使者的整个身子都炸裂了开来,他所在的这座洞窟也因为那从他体内倾泻出的力量崩碎。

  而随着深渊使者因为贪心被叶风的力量撑得胀裂至死,一道迅捷的身形在洞窟完全塌陷前冲到了外面。

  当这道身影来到外界,他的身形也是渐渐清晰起来,正是之前被深渊使者吞噬的叶风。

  只是跟正常的叶风比起来,他的面容上有造成深渊使者爆裂而亡的三股力量魔纹,整个人也散发着说不出的诡异邪气。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