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叶风的弱点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叶风的弱点

  “既然你如此看不起我们,那我们今天偏要胜给你看!”

  本来菲奥娜二女已动摇战胜幻魔王的信心,但幻魔王轻视她们的言语却是无意间刺激到了她们要强的心灵,使得她们流失的战意被重拾。

  为了证明她们的剑道不比叶风的任何一种力量差,心有灵犀的二女并排而立,同时舞动手中的神剑,很快两人就被各自的剑气盾所包裹。

  她们眼中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刺穿一切,看得幻魔王心神一颤。不过幻魔王毕竟身为监视者,见她们两个再次朝他袭来,他也是立刻调动起月之魔力在手心凝聚出一把结合流云剑和墨羽剑特征的光剑。

  他这一举动顿时让剑术施展到一半的菲奥娜二女顿住了,两人皆是反感幻魔王使用这把月之光剑。

  “这把剑是?”

  “不许你用这把剑!”

  两人因这把剑停住的动作和神情让幻魔王有些意外,但拥有叶风能力和记忆的他很快就明白其中的缘由。

  趁情绪激动的菲奥娜二女没有对他出手,幻魔王先发制人,欺身至二女之间。手中的月之光剑释放出迅疾的风之剑气,并夹杂着浓郁的月之魔力横向一扫。

  “我为什么不能用?还是说你们看到这把剑会不忍心对我动手?”动手的同时,幻魔王还不忘用言语刺激着菲奥娜二女的神经。

  身后近在咫尺的剑芒惊得菲奥娜面色大变,情急之下两人只得发动劳伦特心眼刀,想要靠劳伦特心眼刀将剑芒中所蕴含的凌厉剑气和狂暴魔力尽数反震给幻魔王。

  只是如此近距离遭受幻魔王的攻击,两人仓促施展的劳伦特心眼刀别说反震所有剑气和魔力,就连挡住剑芒威能的能力也没有。

  菲奥娜二女直接被剑芒的威能横扫得身形在半空中不停倒退,凌厉的风之剑气在两个菲奥娜的的背部撕裂开两道深入肉里的渗人口子,月之魔力趁势侵袭入她们的身体,搅动着她们体内的剑气。

  狂暴的能量疯狂地与她们体内的剑气碰撞着,血气翻涌得她们根本无法调动剑气护体。

  “咳咳咳……”由内而外的痛楚疼得菲奥娜二女剧烈地咳嗽,淡淡的血渍亦是溢出嘴角。

  不待她们在半空中稳住倒飞的身形,又是一道扇形的月之剑芒朝她们横扫而来。

  这一次,让她们感到更加惊恐的是那道剑芒中蕴含着三种能量。不只有先前的月之魔力和风之剑气,还多了星光之力。这一下子在剑芒中掺杂三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不由让二女想到了被叶风改良过的疾风斩第二段。

  这一想亦是让她们的思绪瞬息明了,刚才那招剑术也是疾风斩,只不过是掺杂了两种属性力量的疾风斩。

  眼神不自觉地一沉,二女不再尝试止住还在不断被撕裂的伤口,她们一转守势反身迎向幻魔王。

  虽然没有用剑气去抵消风之剑气和月之魔力给她们带来的痛楚,但强行动用剑气反而加剧了她们的伤口撕裂。

  “嘶……”强忍着伤口加剧撕裂的疼痛,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在周身制造出流云剑雾,第一时间将她们两人笼罩在其内,遮蔽住了幻魔王的视界。

  而青梅竹马菲奥娜则是挥动着墨羽剑凝聚出一只只拥有血眼的乌鸦,那一只只由墨羽剑气和剑意实质化的乌鸦齐齐飞袭向幻魔王。

  随着青梅竹马菲奥娜双眼重新被血色充斥,乌鸦群在流云剑雾的遮蔽下还席卷起诡异的腥红色剑气。

  吃过一次亏的幻魔王立刻将空间之力注入神剑之中,在时空乱流的漩涡帮助下他的感知很快就穿透了剑雾,大致感应到了二女所在的方位。

  觉察到两人想要用她们的自创剑术击败他第二次,幻魔王轻蔑一笑,身随心动紧随疾风斩的扇形剑芒,并悄然注入第四股属性的力量——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一注入疾风斩的二段剑芒中,其中所蕴含的魔法和剑气能量顷刻间翻了数倍。

  菲奥娜她们亦是在巨神峰见过叶风晋阶半神时为他的剑技注入过第四股力量,不过她们并没有惧意,反而生出了想和叶风最强剑招硬碰硬的想法,看看到底是谁对剑道的感悟更胜一筹。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率先从虚幻的流云剑雾中飞身而出,手中的流云剑倾斜而握并向下一斩,与疾风斩的二段恐怖剑芒碰撞在了一起。

  轰!

  两者一相撞便炸裂开来,昼白的剑气和月色剑气疯狂地侵蚀着对方的存在,一时间竟难分伯仲。

  倏然,黑色的群鸦实质化剑气席卷着更加狂暴的血色能量破开遮蔽视界的流云剑雾,同样施展自创剑招的青梅竹马菲奥娜加入了战斗。

  平衡顷刻间被青梅竹马的血黑色剑芒所打破,黑与白的剑气渐渐融合,惹得幻魔王的双眼闪烁起不安定的光烁。

  意识到再拖下去很有可能真的被菲奥娜二女击败,幻魔王不再执拗于用一种剑术和她们争斗。

  灰白色的禁魔石魔纹悄然浮上他阴冷的面庞,幻魔王借助剑芒刺眼的光亮缓冲闪身到,覆盖上狰狞禁魔石魔纹的双手猛地拍向菲奥娜二女。

  “结束了,菲奥娜!”怒喝一声,幻魔王想要直接用禁魔之力封禁掉两人的力量。

  菲奥娜二女的绝杀剑招被幻魔王避开,她们两个此刻的面色因为力量流失过多而变得异常惨白。再被幻魔王这么一压制,两人险些跪倒在了地上。

  幻魔王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施展了糅合四种属性力量的疾风斩,他同样消耗了大量的魔力和剑气。

  而且叶风对禁魔之力的感悟并不是很深,要想完全压制住同级的菲奥娜二女显然不太可能。

  奋力抵抗的两个菲奥娜意外地利用劳伦特心眼刀反震得幻魔王双眼流出血泪,这个意外让一向自诩剑道天才的她们联想到了些东西。

  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想,她们两个又是施展出了劳伦特家族的剑技绝学——破空斩。

  心里很是困惑她们为何又用他也会的破空斩对付他,不过幻魔王还是即刻施展破空斩。

  当他以同样的剑术轻松地化解菲奥娜的攻势,幻魔王困惑的眼神散去,他感觉他有些明白为何菲奥娜要用他也会的剑术对付他了。

  因为她们穷途末路了,不知该怎样才能胜过他,所以开始发动一些毫无意义的攻势。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幻魔王又是在轻松地接下几道他也会的剑招后,戏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些剑招我也会,你们还是乖乖从了我吧,我会以叶风的身份好好疼爱你们的哦!”

  在幻魔王看来她们是在做无用功,但在菲奥娜二女看来,她们这段时间看起来毫无意义的攻击却是让她们找到战胜幻魔王的方法。

  没有理会幻魔王的嘲讽,青梅竹马菲奥娜继续通过破空斩向幻魔王袭去。

  “我说了,没用的,菲……”

  幻魔王一边施展破空斩,一边继续用言语刺激菲奥娜她们的神经。只是嘲讽的言语只说到一半,他的破空斩就被青梅竹马菲奥娜的破空斩给破开了。

  不单单是同样的剑招被破,他本人还被青梅竹马菲奥娜击退了数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同样是破空斩,但他却会被菲奥娜击退?就算有人会被击退,也应该是后成半神的菲奥娜才对!

  不等他想明白这是为何,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已是借助前进喷泉的短暂提速来到他的身后。

  心里的危险预警让他回过神来,幻魔王挥动着手中的月之光剑施展出前进喷泉,打算和之前一样抵挡住菲奥娜的攻势。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的双眼浮现出仿佛能洞悉一切的冷漠眼神,她的前进喷泉亦同样破开了幻魔王的前进喷泉。

  “这怎么可能!”幻魔王大惊失色,显然不敢相信形势会突然这么反转。

  两个菲奥娜暂时停止了攻势,她们的双眼渐渐恢复了往昔的自信与傲气。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微微敛起锐利如剑的双眸:“果然,获得叶风能力的你和他一样!”

  “和叶风一样?”有点不太明白劳伦特家族菲奥娜话中的意思,幻魔王下意识地追问道。

  突然变得不急于对幻魔王动手,青梅竹马菲奥娜接过话:“你和他一样拥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缺点,那就是你们对自己的力量感悟都很浅薄!”

  “那又怎样?只要我不死脑筋用一种力量和你们对打,你们还是会和刚才一样不是我的对手!”幻魔王嗤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闻言,菲奥娜二女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各自的佩剑,释放出她们纯粹的剑意。

  在幻魔王愈发焦虑的眼神里,刚闭上双眼的二女又是猛然睁开双眼,流转的剑意亦是从她们的双眼中溢出。

  “你的弱点,就由我们来击破!”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