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塞拉斯与拉克丝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塞拉斯与拉克丝

  “娜美姐姐……娜美姐姐,我的族人们都去哪了?”

  面对天真无邪的菲兹,娜美真不忍心说出她和叶风几人的猜测。但让她一个不擅长撒谎的人去说谎骗一个孩子,她又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红唇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娜美的愁绪浮上眉梢,始终找不到回答的措辞。

  叶风此时亦是默不吭声,因为他的猜测更可能接近事情的真相,更容易让眼前这个只有五岁的鱼人宝宝遭受沉痛的打击。

  青梅竹马菲奥娜与劳伦特家族菲奥娜对视了一眼,她忽然开口:“菲兹,你是不是经常外出,长时间才回一次族里?”

  “嗯,菲兹最喜欢冒险了,和娜美姐姐相识就是因为有一次我跑出去玩了十几天,嘿嘿!”菲兹摇头晃脑地嘿嘿一笑,毫不掩饰他贪玩的性子。

  青梅竹马菲奥娜听了后若有所思了会儿,她的脑海生出一计:“我想你的族人们可能也是出去冒险了,过段时间你回来看,他们说不定就都回来了!”

  劳伦特家族菲奥娜紧跟着附和青梅竹马菲奥娜的看法,她们两人一副煞有其事的神情看得菲兹疑惑地嘟起嘴,询问她们是不是真的。

  菲奥娜二女自然是连连点头表示是真的,顺便给叶风和娜美使了个眼色。

  二人会意,纷纷表示就是这样的,菲兹的族人只是和他一样出去冒险了。

  这种糊弄小孩子的方法对付大人多半不管用,但菲兹本就是五岁的孩子,在叶风四人的善意谎言下,童真的他选择了相信。

  而且听到叶风四人说他的族人去冒险了,菲兹的冒险精神又被激起了。他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鱼叉,左右弹跳:“既然族人都去冒险了,那我们也去火山冒险吧!”

  “哈?”

  叶风一行人没想到菲兹恢复精神就直接提去火山冒险,他们都有些跟不上菲兹的跳跃性思维。

  “刚才娜美姐姐不是说要带叶风哥哥和菲奥娜姐姐去看海底火山吗?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啦!”

  对火山的冒险充满力量期待之情,菲兹一蹦就蹦得和城市里的建筑一般高。

  “嗯……是这样说过,既然菲兹想去冒险,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知是不是出于对菲兹失去族人的遭遇感同身受,劳伦特家族菲奥娜的俏脸难得浮上一抹柔和之色。

  平时同样冷着张脸的青梅竹马菲奥娜亦是伸出手轻柔地摸了摸菲兹的小脑袋,看来菲兹的遭遇确实触动了这两个人内心的柔软之处。

  不知为何,叶风很喜欢看到露出这样温和神情的菲奥娜二女。在他看来,两人应该多像这样笑笑,而不是整天板着张脸,跟谁都合不来的样子。

  娜美见众人都想去这座海底山脉的最深处看海底火山喷口,她也是没有异议,继续和菲兹游在最前方给叶风三人带路。

  ……

  阴暗的蓝光在黑暗的地下监狱最底层不定闪烁,肮脏的墙壁时不时渗透出不知从哪来的水,滴落在旋转阶梯上的滴答声回荡在这最低层的监牢。

  拉克丝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沉沉的,沉重的感觉让她不得已伸出手扶住额头。

  “我好像来过这里……”

  回首望了眼紧闭的牢门,脑袋沉痛的拉克丝手持着仅有的火把,扶着墙壁一步步深入监牢。

  走下旋转阶梯,拉克丝借着火把看到一个身上缠绕着禁魔石枷锁的男子被关在监牢里。

  一见到这个男子,拉克丝昏沉沉的头脑瞬间清醒,她认得这里,也认得这个男子。

  德玛西亚不是已经覆灭了吗?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百思不得其解的她隔着监牢失声道:“塞拉斯……我怎么会回到这里?”

  塞拉斯闻言,浑身透露着阴暗气息的他弯起嘴角:“尊贵的拉克丝·冕卫小姐,你果然没死,不过也是,我们可是同类,和王国里那些废物可不一样,法师拥有各种普通人无法理解的逃生方式。”

  拉克丝虽不知她是为何出现在这里的,但她还是内疚地弯下腰,声音真挚地向塞拉斯表达她的愧疚:“那次真的对不起,塞拉斯,我没想到你会因为我被判处死刑,真的对不起!”

  “拉克丝小姐是贵族,而我不过是低贱的贫民,我们……算了,这次能见到你还活着我很开心,你现在应该一个人无依无靠没人保护吧?我和我招募的那些法师都很期待你的加入!”

  塞拉斯的关心让拉克丝心头微暖,她也是如实告知塞拉斯她的近况:“谢谢你的关心,塞拉斯,我现在和我的哥哥盖伦,以及劳伦特家族的大小姐菲奥娜都在艾欧尼亚,诺克萨斯、皮尔特沃夫、祖安、比尔吉沃特、弗雷尔卓德的幸存者也都被转移到了艾欧尼亚,我们正在为从恶魔手中收复主大陆而做努力,塞拉斯你现在在哪里?或许可以来艾欧尼亚,我们一起努力!”

  盖伦和菲奥娜这两个贵族都还活着!塞拉斯脸上盛情邀请的笑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极度扭曲的仇恨之情。

  “和你们一起重建的德玛西亚还不是原来的德玛西亚?那个贵族拥有魔法肆意妄为,贫民拥有魔法就得被关押的国度我是不会回去的!”塞拉斯扭曲的面容坚定地表明了他对德玛西亚虚伪的正义和荣耀的唾弃。

  塞拉斯仇恨的情绪深深地刺痛着拉克丝,她双手紧握落在胸口:“相信我,重建的德玛西亚新律法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我以冕卫家族的名誉起誓!”

  “冕卫家族的名誉?一群虚伪的贵族有什么名誉可言?拉克丝,我会向你证明,德玛西亚会在我们这些曾经被你们这些贵族看不起的贫民法师手中重建,而不是旧德玛西亚那些腐朽的贵族!”

  似是为了宣泄心中对旧德玛西亚的愤恨情绪,塞拉斯幽蓝的双眼幽光一闪,当场施展毁灭性的魔法震碎了监牢,而拉克丝亦是惊声尖叫着他的名字跌入了深渊。

  “拉克丝,如果你也是个贫民,而不是贵族,就会明白我的挣扎与愤怒……”

  低头俯视着拉克丝随着碎裂的监牢一同跌入深渊,塞拉斯周身的场景一转换,出现在了一个巨型魔法屏障的边界。

  就在他准备走出这个魔法屏障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愚蠢的凡人,竟敢窃取我的梦魇法术,你将死在我的梦魇之下!”

  如果叶风和希维尔在此,定会认出这里是战争学院的境内,而那个朝塞拉斯叫嚣的是永恒梦魇魔腾。

  “送你一个见面礼!”

  只有凡人实力的塞拉斯并没有多惊慌,而是邪魅一笑施展出从魔腾那里窃取的禁忌法术——鬼影重重。

  一瞬间,魔腾就陷入了黑暗中,感知不到塞拉斯的一丁点气息。

  而塞拉斯则是借着魔腾感应不到他气息的这段时间逃离到结界外围,朝结界内无可奈何的魔腾投去嘲讽的笑意。

  “那么……回见,魔腾先生!”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