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我们有唤潮者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我们有唤潮者

  鲛人族,海域的海族之一,世代生活在海域最大且最深的海沟附近,负责镇守海底深渊。而鲛人族最引以为傲的荣耀,就是他们每隔百年世代传承的唤潮者。

  但是自从上一代唤潮者完成守护深渊使命褪去潮汐之光后,鲛人族已经整整一百年没有新的唤潮者出现了。

  没有唤潮者,也就意味着无人能在潮汐之光的庇护下深入海底深渊取得深海珍珠换取月石。

  无法换取月石,也就意味着海底深渊最深处的潮汐结界无人加固。

  无人加固,也就意味着隐秘之门另一端的恐怖之物将会再临这个世界……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百年的冬至之夜一过,愈来愈多凶残的海兽从海底深渊涌出。甚至有传言,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族人也穿过潮汐结界来到了他们的世界。

  一时间,整个海域的海族因为此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其他海族并不知道鲛人族这一代的唤潮者没有传承下来,所以为了了解海兽肆虐的真相,他们自然是不约而同地前往镇守海底深渊的鲛人族。

  今日,美丽的鲛人族海底宫殿群多了许多这样的海族访客。鲛人族的族长和长老们也是深知其他海族的来意,特邀所有来访的海族到鲛人族的神殿花园商谈海兽肆虐的危机。

  鲛人族的族长和长老们也是将海兽肆虐的真相告诉给这些来访的海族,他们听了后不由都陷入了沉默。

  美丽的神殿花园,气氛因为真相的公布变得尤为凝重。死一般的寂静过后,一些海族开始互相对视,窃窃私语了起来。

  虽不是鲛人族的人,但他们也是知晓唤潮者的重要性。没了唤潮者,就等同于海底深渊下的潮汐结界随时都可能因为无人加固而崩碎。

  没有唤潮者稳固潮汐结界,那么那些堪比半神和神的异族和海兽岂不是又将重临海域?

  越往下深想越感觉不安,难道他们又要经历他们先辈曾经经历的海域危机?

  部分年轻一点的海族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其中一个激进的年轻海族质疑道:“鲛人族世代传承的唤潮者怎么会断了呢?难道就没有一个出生时受潮汐之光庇护的天选之子?”

  这个年轻海族的困惑问到了除鲛人族以外所有海族的心坎里,他们也很疑惑,鲛人族传承上万年的唤潮者怎么突然就断了?

  鲛人族的族长便是上一代唤潮者,她表示她和她族人也很困惑传承怎么说断就断了。即使百年之期在不久前已过,她都没想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她也曾无数次请示过鲛人族第一代唤潮者鲛的神像,但却得不到任何启示。

  这样的回答没法让其他海族满意,在其他海族的追问下,鲛人族的族长黛眉紧锁,推测道:“也许……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了我族诞生受潮汐之光庇护的唤潮者。”

  “无形的力量?”

  “不错,那股无形的力量很可能就是来自潮汐结界的另一端,他们想要重新来到我们的世界,继续他们的征服之旅!”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海族皆是面色大变。众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虽心底翻起惊涛骇浪,但气氛却是死寂异常。

  如果真如鲛人族的族长所说,那么他们真的要做好联合所有海族的准备,以应对真正的危机。

  这个时候,一个年迈的海族老者沉吟道:“会不会还有一种可能,其实那个唤潮者已经出生了,只是因为潮汐结界另一端的影响隐藏了唤潮者的潮汐之光?”

  他的话语顿时在所有人心中炸开了锅,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完全可以从这一百年内出生的鲛人中找到真正的唤潮者拯救他们。

  这样不仅可以免了海族抵御海兽和异族的大规模牺牲,还可以保海域接下来一百年的太平。

  然而他们还未高兴太久,就被鲛人族的族长泼了冷水:“我是上一代唤潮者,这点我怎么可能没想到?我感应过,不存在被隐藏了潮汐之光的鲛人!”

  “为什么不尝试送最近一百年内出生的鲛人去海底深渊?也许去了那里就可以激发潜藏在唤潮者体内的潮汐之光!”还是有不甘心的海族存在,这个海族甚至提出了一个让鲛人族的族长极为反感的方案。

  “你是说让我把鲛人族的孩子们都送去海底深渊送死,只为了从中找出一个很可能不存在的唤潮者?”涉及到族人的安危,鲛人族的族长一改她和善可亲的面色,泛着柔弱之光的双眼释放出前所未有的森然寒芒。

  “族长息怒,不过你想想,如果真的能唤醒唤潮者呢?”

  “就算换来了唤潮者,但是我鲛人族年轻一辈都死绝了,这还有什么意义?不如直接与另一端的异族开战,我们至今为止面对来犯的异族和海兽,可从来没输过!”

  严词拒绝这种灭绝鲛人族未来希望的提议,鲛人族的族长双手背负,愤懑的情绪全都写在了她平时很少会动怒的脸上。

  “可是族长,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我们每次赢,都是因为我们击退大部分精英异族和海兽后,由唤潮者深入海底深渊封印裂隙结束战争的,没有唤潮者,谁能真正终结这场战争?”

  众多海族中,还是有一个对过往历史了解很深的人,他的疑问再次让大家陷入了混乱当中。

  尽管在鲛人族的地盘惹恼鲛人族的族长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但事关海域所有海族的未来,愈来愈多的海族开始发声,希望鲛人族能给他们一个能平息危机的方案。

  见他们这些海族联合对鲛人族进行施压,绕是鲛人族的族长再气愤,她也只能强忍着。

  众多海族议论纷纷的言语如同魔咒,萦绕在鲛人族的族长耳边,让她很是心烦意乱。但为了不让身边的鲛人族长老们被压力压垮,她只得深吸一口气,保持平静的面色。

  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族长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作为前任唤潮者的她代替她年轻的族人深入海底深渊。

  能取得深海珍珠解决危机是最好,不能解决甚至是葬身于海底深渊,其他海族也会因为间接害死她不敢再为难鲛人族……

  就在无可奈何的她准备说出这最后的方案时,她忽然感觉到神殿花园里涌现出了不似海族的气息。

  紧接着,一道爽朗的男声在神殿花园中响起。

  “等一下,我们有唤潮者!”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