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荆棘之兴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荆棘之兴

  “我叫婕拉,你呢,人类?”

  婕拉礼貌地向叶风伸出右手,笑盈盈地凝视着他的双眼,友善地期待他的回应。

  叶风犹豫了下,回道:“叶风。”

  得知了叶风的名字,婕拉眨了眨她那双闪烁着异光的眼睛:“叶风?不错的名字,很高兴认识你,你是法师吧?”

  婕拉的后半句话让叶风如临大敌,本能的危机意识使得他当即做出了一副防御姿态。

  面对叶风的敌意,婕拉依旧面带笑意:“你似乎对我有很深的误解,我们明明才第一次见面,不至于这样吧?”

  他都这样了婕拉还是对他释放善意,难道真的是他紧张过头了?

  一生出这种想法,叶风心底最开先那股危险的预警似乎消失了。再想到这些天接二连三的倒霉事,他觉得他刚才的反应应该是过激了,不应该把怨气撒在一个向婕拉身上。

  想通后,叶风放下了戒备:“对不起,是我太紧张了。”

  从刚才开始,婕拉一直在暗中观察叶风的神情变化。当她捕捉到叶风的警惕消失,她的眼底划过一丝微不可察的阴冷,只可惜叶风并没有觉察到。

  “其实我也是法师,所以看的出来你身上有着类似的魔法气息,你似乎受伤了,或许我可以帮你治好。”

  婕拉一边与叶风对话,一边右手掌心朝上,运用魔力生出一株植物的根茎。

  植物在婕拉的魔力催动下快速生长,最后顶端结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

  叶风还是第一次见可以生出花朵的魔法,他好奇地打量着婕拉掌心那枝花。

  觉察到叶风对她掌心结出的花朵很感兴趣,婕拉的声音突然变得魅惑起来:“你可以摸摸看它是不是一朵真花。”

  有了婕拉的允许,好奇的叶风凑近触摸了下那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和真正的花朵没什么区别,甚至比普通的鲜花散发的生命力还要强烈。

  只是随着观察,叶风的心底又多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婕拉为何不让她掌心的花开花?

  婕拉好似能读懂叶风心中所想,她笑着为叶风解惑:“我的花只为朋友绽放,等你下次来我家做客,认同我,它自会开花。”

  “朋友……”低喃着“朋友”二字,叶风敛起眸子,他和婕拉初识,确实算不上真正的朋友。

  就像最开先他防备婕拉一样,想来婕拉也对他还没完全放开陌生人之间的戒备。

  想通后叶风就释然了,不过他想到婕拉说她能治好他,他又困惑了。难道婕拉是治愈法师?

  “在暗影岛入侵人类国度前,经常有人类朋友拜访我,他们都喜欢称呼我为治愈法师。”婕拉仿佛会读心术,又解答了叶风心中的困惑。

  叶风也是眼前一亮:“能用魔法催生出如此富有生机的花朵,除了治愈法师我想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婕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许吧?我该回家了,你要不要一起来?”

  “不了,我们才认识,怎么好意思去你家。”叶风摇了摇头,拒绝了婕拉的邀请。

  叶风的拒绝并没有引来婕拉的不满,她眼含深意地笑道:“难道你不想治好你无法动用魔法的病?”

  闻言,叶风神色一紧:“你怎么知道我无法动用魔法?”

  见叶风又戒备了起来,婕拉继续用她的微笑化解:“你刚才不都说了我是治愈法师吗?”

  对呀,像婕拉这种能催生花朵的治愈法师能看出他无法使用魔法不很正常吗?

  叶风可能不知道,在婕拉的循循善诱下,他不知不觉开始遵循着婕拉的意愿去想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婕拉对他有恶意他都无法觉察出来。

  将婕拉的治愈魔法造诣提到只比索拉卡低的认知,叶风态度一转:“我还以为我只是刚被治好太虚弱才无法使用体内的力量,原来我是病了。”

  叶风那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看得婕拉眼底隐藏的冷意又多了几分,在她那看不到的深处还潜藏着一种吞噬的欲望。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治病呢?”婕拉的语气中多了些急躁。

  “你家在城里的哪里?我这就和你去!”叶风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好起来,以便回艾欧尼亚向他的姐姐还有其他朋友报平安。

  婕拉含笑道:“我家不在城里,我住在班德尔城西南面的丛林里。”

  “城外么?”

  叶风垂下脑袋陷入沉思,他本以为婕拉就住在城里,去也方便。现在听到婕拉住在城外的丛林里,对班德尔城附近地理一无所知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跟婕拉去一趟。

  而婕拉见叶风陷入沉思,她也不催促他做决定,就静静地站在一旁,嘴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笑意。

  一番思虑过后,叶风还是觉得有必要和婕拉去一趟她家,毕竟他想快点好起来回艾欧尼亚。

  不过在去之前,他想先回去守着艾维娜,等悠米回来后让悠米替他照看好艾维娜,他再和婕拉出城。

  想罢,叶风回道:“能给我点时间吗?我现在还有一个朋友需要人照顾,等我另一个朋友回来,我就和你出城!”

  “可以呀,不过你要赶快哦,天黑后我就得回家了,你要跟来的话最好在天黑前到班德尔城的西城门外,我就在那里等你。”

  婕拉同意了叶风的请求,但她也给了叶风一定的时间限制。如果他不能在天黑前到西城门外找她,她就会先回家了。

  “好的,等我朋友回来,我会去找你的!”

  约定好了时间,叶风和婕拉又闲聊了几句,他们才各自离开。

  在叶风与不明目身份的婕拉交谈甚欢的这段时间,远在艾欧尼亚的普雷希典城内,阿狸正在不断尝试通过小希与叶风之间的联系想要看到叶风此刻身在何处。

  “小希,还是看不到叶风在哪吗?”

  再次失败,阿狸有些垂头丧气地在床上翻了个身,眼神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自从叶风进了海底深渊,她就无法借助小希偷偷关注叶风的一举一动了。

  叶风他们在海域可能不知道,他们进入海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而他们在海底深渊的时间最长,足足有大半个月。

  无法确认叶风是否安然无恙,阿狸是真的焦虑不安。几次希维尔来找她玩,她都故意掩饰着不让希维尔知道,怕希维尔会和她一样担心叶风。

  一旁的小希见阿狸为叶风的安危操碎了心,她也是很焦急,继续尝试能否看到叶风。

  这一试,小希一直无法与叶风建立联系的心神终于有了感应,她激动得呜呜叫唤。

  在小希有感应的瞬间,阿狸眼前所见的一切也是发生了变化,叶风那熟悉的身影久违地进入了她的视线中。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