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有自我意识的魔力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有自我意识的魔力

  死寂的库莽古森林里,动物的尸骸遍地,一个个由死去的动物转变而来的亡灵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这片死地。

  生机断绝,连一只食腐的动物都看不到,很难想象就在不久前这里生活着各种原始动物。

  在这森林深处,一个浑身魔法能量逆流的男子引来了不少亡灵生物的窥视。

  这些亡灵生物生前就是森林里的掠食者,以各种小动物为食。被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的安魂曲扭曲成亡灵后,它们依然保持着掠食者的凶残本性。

  不过它们似乎选错了掠食对象,当一个又一个亡灵掠食者死在男子周身的月华风暴当中,剩下的掠食者纷纷四散而逃。

  这个男子正是之前挣脱阿狸的叶风,他的双眼被过于阴寒的月色所覆盖,意识也是处于极度混沌的状态,以至于无法正常思考。

  呆呆地坐在一棵枯树下,他甚至都不知道刚才他身边的月华风暴绞杀了不少想吃了他的亡灵掠食者。

  他也不知道自己保持这个状态多久了,突然间,他混沌的意识多了一个疑问,他是谁?

  叶风露出困惑之色:“我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或者说唯一一个能在这种时候回答他问题的人被他选择性忽视了,那人就是在他内心埋下信徒种子的伊莉丝。

  “你是叶风,我最忠实的奴仆!”

  伊莉丝尝试了几次,都无法与这种状态下的叶风进行沟通。本来她还以为这是个让叶风对她言听计从的好机会,看来是她想多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阿狸等人的叫喊声:“叶风,你在附近吗?快出来,别躲着我们!”

  叶风闻言,下一刻就在月光的包裹下离开了这里。直到他确认身后的阿狸等人被他甩开,他才停下来,继续他漫长的神游。

  “叶风……”喃喃自语了一句刚才阿狸等人对他的呼唤,叶风似是想起了什么,但又什么也想不起。

  混乱的记忆错序,他的头忽然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就像是要被什么锋利之物撕裂开来。

  这种混乱持续了不少时间,但最终又随着他混沌的意识陷入了死寂。

  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他环视了一眼四周,有种想找活物宣泄狂暴魔法能量的冲动。

  没有发现任何活物,叶风转而将视线投向那些死物。周身的月之风暴渐渐收敛,但他缓缓抬起的右手却是在凝聚更强的月之风暴。

  跃身于一处小山崖上,叶风掌心那逆流的狂暴能量对准下方聚集了最多亡灵生物的地方。

  轰!

  宣泄的逆流月之魔力撕裂了那一片区域的所有亡灵生物,以及枯寂的死树。

  尚未平息的魔力风暴,焦黑的深坑,叶风的嘴角不自觉地泛起宣泄完狂暴能量的邪异弧度。

  他这般模样颇有恶魔的姿态,可如果是恶魔,他的月之魔力应该会转化为血月形态才对,而不是魔力逆流。

  伊莉丝坐在信徒种子上的影像微蹙眉头,她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状态下的叶风算是什么。因为除了叶风,她还从未见过他人的魔力逆流。

  就在她陷入沉思之际,在叶风体内乱窜的逆流月之魔力第一次涌入了叶风的灵魂深处。

  那逆流的狂暴能量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进来就发现了伊莉丝的影像,并朝着伊莉丝飞驰而去。

  “不好!”感应到极度危险的气息,伊莉丝想要撤去影像,但却发现她的影像被禁锢在了叶风的灵魂深处。

  伊莉丝面色剧变,她投影在叶风心中的影像具有她的一缕灵魂之力,一旦被强行粉碎,她在暗影岛的本体也会受创。

  本来她的身躯就因为索拉卡星光法术密布了渗人的星光裂纹,要是灵魂再受重创,她的恢复期将会被拉得更长。

  越想越觉得她不能让逆流的月之魔力毁掉她的影像,伊莉丝右手凝聚出暗红色的能量法球,想要与之抗衡。

  但她在叶风心中的影像所能驱使的魔法能量实在是少得可怜,除了通过本体对叶风的灵魂造成重创外,她对其他叶风体内的力量都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果不其然,她凝聚出的法球顷刻间就被逆流的月之魔力撕成了碎片。

  在叶风的灵魂深处仓惶逃窜,伊莉丝做着最后的挣扎。但她发现这逆流的月之魔力好像有自我意识般,每次停顿一下都像是在观察叶风的灵魂,然后找出她逃匿的踪迹,对她展开精准的追杀。

  “这魔力不对劲!”

  与逆流的月之魔力交手越久,伊莉丝越觉得这魔力有问题,就像是有智慧生物附在了魔力上面,以智慧生物的方式对她进行追击。

  难道是有什么神秘的存在附在了魔力上?伊莉丝继续在叶风的灵魂海中与逆流的月之魔力玩捉迷藏,她也是不由猜测起月之魔力逆流的本质。

  不过这样也说不通啊!如果真有什么人想操控叶风,应该会和她一样在叶风体内种下类似信徒种子的东西,而不是附身在其中一种魔力上。而且她也没听说过有生命附身在魔力上的法术……

  一点点地剖析,伊莉丝又回到了最初的猜想。难道叶风体内的月之魔力真的产生了自我意识,从而惑乱了叶风的意识?

  然而她还没想出一个能让她自己信服的答案,她就被逆流月之魔力从某一处灵识中揪了出来。

  不知为何,伊莉丝在看向逆流月之魔力的一瞬间,好像看到它在笑,而且是一种猎人捕获猎物后的嘲弄笑意。

  可月之魔力一直保持着魔力形态,也没幻化出人脸,她为何会有它在笑的错觉?

  带着这样的疑问,伊莉丝留在叶风体内的影像被逆流的月之魔力彻底粉碎。

  她远在暗影岛血池中的真身的灵魂亦是如遭重击,震得她神魂激荡,表情浑噩。

  还好她此时身处血池中,血池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地修复她遭受重创的魂魄。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她却是惊恐地发现她的体内多了一丝叶风才会有的逆流月之魔力。

  趁那逆流的月之魔力还未扩散,她立即动用本体的力量将其驱散,这才摆脱了可能会被逆流月之魔力反客为主的风险。

  尝试沟通了下叶风体内的信徒种子,确定逆流月之魔力和之前的索拉卡一样也没有发现她种在叶风心底的信徒种子,她才松了口气。

  ……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