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惹怒月之女神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惹怒月之女神

  数天的时间,中转站营地、德玛西亚新据点、诺克萨斯新据点就在希维尔等领袖人物的督促下建造完所有的防御工事。

  建造完毕的当天,中转站营地就由月神教派的人代为接管。而以希维尔为首的恕瑞玛人则是退回了莫格隆山径,通过月神教派镇守的传送门前往以绪塔尔,与以绪塔尔人一同展开夺回恕瑞玛沙漠的行动。

  伤愈的蕾欧娜、潘森和戴安娜回到莫格隆山径,亦是做好了两线作战的准备。这不仅是为了减轻恕瑞玛人和以绪塔尔人的压力,也是为了加速人类同盟联军对恕瑞玛沙漠的重新掌控。

  莫格隆山径西侧山峰的露天作战会议桌前,身为月之女神守护者的叶风自然是被戴安娜叫来参加莫格隆山径营地领袖的四人会议。

  戴安娜三人频繁地对着会议桌上标有暗影岛势力的恕瑞玛沙漠地图交换各自的想法,探讨如何进攻能够以最少的伤亡,更快的速度拿下没有暗影岛恶魔首领支援的恕瑞玛沙漠。

  而叶风虽然有在听,但他却是心不在焉的,一直没有发话。

  三人探讨半天,戴安娜才注意到叶风一直没发表他的看法,她还是希望叶风也能在这次会议里积极发表他的看法。

  虽然她和蕾欧娜,还有潘森和好如初,但毕竟她这次代表的是她的月神教派,要想跟蕾欧娜对等,肯定需要和潘森同为女神守护者的叶风也积极发挥他的作用!

  想到这里,戴安娜微笑着看向默不吭声的叶风:“叶风,我们讨论了半天,你也说说你的想法呗?”

  “我?”叶风愣了一下,没想到戴安娜会让他也说说他的看法。

  其实叶风不太想发言,因为他觉得戴安娜三人刚才的探讨结果已经很详尽了,他没有什么好补充的。

  而且他虽然有意见,但不是对他们三个的作战方案有意见,而是关于他该留在莫格隆山径营地,还是去支援在以绪塔尔的希维尔的问题。

  他的想法是去以绪塔尔帮助希维尔,并不是他觉得希维尔比戴安娜更重要,而是他觉得以绪塔尔那边没有半神,要是遭遇恕瑞玛沙漠中的半神暗影生物,就很难解决。

  他如果去了希维尔那边,就很好地解决了没有半神的问题,对恕瑞玛沙漠展开的两线作战计划也可以进行得更顺利。

  只不过他身为戴安娜的月神守护者,如果不在这里协助戴安娜,于情于理都不太合适。他怕他开口,反而会让戴安娜生气和苦恼。

  前思后想了半天,内心极度纠结的叶风还是决定不开口为好。

  戴安娜看叶风迟迟不开口,觉得叶风可能是不太好意思说,所以她用鼓舞中夹杂着几分期待的眼神看向叶风:“蕾欧娜和潘森,还有我都发表了各自的想法,就只有你没说话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见戴安娜一定要他说,叶风为难道:“我觉得你们三个刚才的探讨已经够详尽了,我没什么可以补充的,就是……”

  “就是什么?”戴安娜如果知道叶风想去希维尔那,估计就不会这么想让叶风也开口说几句了。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等会可千万别生气啊!叶风心一横,如实道:“就是我想去以绪塔尔那边。”

  一听叶风想去以绪塔尔那边,戴安娜脑海里沉睡的一些不愉快的记忆又涌了上来。

  在巨神峰决战前,她可是通过叶风的智能对讲机看到了希维尔的照片,后来她还和希维尔在电话里吵了起来。

  虽说这事已过去许久,这段时间她们双方都没有提,但叶风这一句想去以绪塔尔又让戴安娜心里一阵酸楚,认为她在叶风心中的地位不如希维尔。

  她很想当场爆发质问叶风,可蕾欧娜和潘森也在场,她不想乱发脾气,这样不仅叶风难堪,她也会很难堪。

  压抑着心中的酸楚与怒意,戴安娜尽力表现得很理智:“为什么想去以绪塔尔?”

  没看出戴安娜心中的真实情感,叶风解释道:“因为以绪塔尔那边没有半神,恕瑞玛沙漠中的暗影堡垒那么多,肯定少不了血月之后晋阶为半神的暗影生物,如果那边没有半神,很多作战行动都会严重受阻,甚至会出现很严重的伤亡。”

  如果叶风这番话换个人来说,戴安娜一定会觉得很合理。但很遗憾,被个人情感所左右的她听到叶风的话,只觉得这是他想去陪希维尔的借口。

  就在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潘森却是抢先一步开口赞同了叶风的想法:“叶风说的不错,以绪塔尔那边的确也需要半神,不然他们要是遭遇半神暗影生物的阻击,很可能才建立的新营地就会被颠覆。”

  蕾欧娜也觉得在理,她跟着附和道:“确实如此,莫格隆山径这边有我们三个半神暂时够了,叶风你可以放心去支援以绪塔尔,等我们拿下恕瑞玛,肃清完残余的暗影生物,你再回来!”

  潘森和蕾欧娜的赞同是被个人情感所左右的戴安娜始料未及的,不想叶风因为她的质问在两人面前丢面子的她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逐渐平复情绪的她恢复理智,渐渐也觉得叶风说的在理。不过她还是觉得叶风想去以绪塔尔,还存着陪希维尔的心,所以她那颗打翻醋坛子的心是越来越酸楚了。

  在她沉默之际,蕾欧娜又接着说道:“戴安娜,你怎么看?毕竟叶风是你的守护者,他要去以绪塔尔,还是得征求你的同意!”

  戴安娜呼出一口浊气,瞥了眼叶风,故作镇定道:“就让他去吧,他刚才的解释确实在理。”

  见戴安娜没什么意见,蕾欧娜展露出笑颜:“那就这么定了,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你尽快将这次会议的作战方针和月神教派的人传达一下。”

  “嗯,那我和叶风就先回东侧山峰了,我也会尽快让他去以绪塔尔的。”

  语气短促地与蕾欧娜两人道别,戴安娜就拉着叶风的手快步往山下走去。

  拉着叶风回到她在月神教派的营帐,戴安娜不再掩饰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幽怨的眼眸闪烁起委屈的泪珠:“叶风,你去以绪塔尔是不是不想守护我了?”

  叶风被问得有些懵,戴安娜刚才不是很能理解他去以绪塔尔吗?怎么转眼就变了?

  不太能理解戴安娜的思维,叶风苦笑道:“你怎么会这么问?”

  戴安娜不语,就眼泪汪汪地盯着叶风,给予了叶风很大的精神压力。

  “别哭啊,戴安娜,我怎么可能不想守护你!”叶风想伸出手替戴安娜擦擦她眼眶里的热泪,但直接被戴安娜给拍开。

  拍开叶风的同时,戴安娜眼眶里溢满的泪水就如决堤的洪水,打湿了她的俏脸:“你就有!”

  “我真没有!”

  戴安娜不听,如大部分生气起来都会无理取闹的女孩子:“那你为什么要去以绪塔尔?”

  叶风头疼地挠了挠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骗子,你明明是想去……呜哇!”

  戴安娜想说叶风是想去找希维尔,但话到一半她还是咽了回去,并像闹别扭的小媳妇,哭出了声来。

  偏偏这个时候,叶风还故意往枪口上撞:“想去什么?”

  他这话可把戴安娜气得不轻,想到前些日子她还羞涩地把自己的贴身之物交给他,在气头上的她抹了抹眼泪水:“把我的月之战甲和我的新月之刃还我!”。

  “……”

  “还给我!”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