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瓦罗兰传说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以塞拉斯之血告慰亡魂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以塞拉斯之血告慰亡魂

  脖子被塞拉斯手上的锁链紧紧束缚住,希维尔和瑟庄妮有心反抗,却是因窒息感生不出半点气力反抗。

  那种空气一点点地被夺走却无法呼吸的感觉,让她们两个有些绝望。

  “塞拉斯,快住手,我们刚刚明明救了你,我们都是人类,你怎么可以在我们团结对抗暗影岛时做这种事?”

  黑色玫瑰法师的夏尔站了出来,黑玫瑰法术的力量在她的周身狂舞,她做好了随时与塞拉斯战斗的准备。

  如果不是希维尔和瑟庄妮落在塞拉斯手中,她就直接动手了。

  “你如果还有一点人类的良心,就停止在这种时刻袭杀人类领袖的罪恶行为,我们可以看在你悔过的份上从轻发落你!”

  极冰法师中的首席大法师凯茜也是上前,于周身凝聚出无数冰刺,做好了与塞拉斯搏杀的准备。

  “呵呵,悔过?

  德玛西亚只要还是那些贵族来统治,就还会发生这种被暗影岛入侵的事。

  那群冠冕堂皇的虚伪贵族,不配支配新生的德玛西亚。

  凭什么贵为贵族和皇室的人就可以滥用魔法而不被禁止和惩罚?

  而我们平民一旦被发现会魔法,就得被关押,视为扭曲畸形的异类?

  我不服!

  德玛西亚的未来,应该由我来重建,重建一个法师不会受到歧视的国度。

  我想你们身为法师,不是德玛西亚人,应该是种幸运!”

  塞拉斯疯癫地大笑着,他今天就要杀了希维尔和瑟庄妮,让这两个所谓的同盟军领袖支持那些德玛西亚虚伪的贵族。

  “每个国度都会有各自的顽疾,你看到了德玛西亚制度的阴暗面,就应该走正道,努力去改变。

  你口口声声说改变,但我看到的是,你一次次以德玛西亚的阴暗面为由,残害许多无辜的人。

  甚至是那些追随你理念的平民法师,都成了你单纯为了宣泄你的反人类性格的利用工具,白白牺牲。

  而他们追随你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你对自己人的恶毒残害!

  你根本就不是弱者的保护者,而是将他们加速推向死亡深渊的魔鬼。

  德玛西亚的确需要改变,但绝不是由你这个性格比恶魔还要肮脏丑陋的人来改变。

  不要再为你扭曲且阴暗的自私人格找排泄怨气的正义借口了,塞拉斯!”

  黑暗的林子里,随着这字字珠玑,直击塞拉斯真实人格的言语攻势响起,一个手持圣银弓弩的女子缓缓从中走出。

  塞拉斯似乎是被女子说得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想不出半个字来回击女子对他的口诛笔伐。

  希维尔和瑟庄妮得以缓口气,暂时脱离死亡的威胁,希维尔看向女子,顿时露出喜色:“薇恩!”

  来人正是薇恩,难怪她对塞拉斯的累累罪行以及真实性格如此了解。

  “现在放了希维尔和瑟庄妮,念在你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只是后面的种种遭遇让你堕落成这种性格的人,我可以看在拉克丝的面子上,留你全尸!”

  薇恩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对塞拉斯发出她对他最后审判宣言,希望塞拉斯能别再继续错下去。

  “哈哈哈,好一个留我全尸,你觉得你有把握胜得过我吗?

  凭你那个已经满是伤痕的身躯?”

  塞拉斯放肆地大笑着,既然他无法辩解,那么他就不辩解。

  他今天不论如何,都要杀了瑟庄妮和希维尔泄愤!

  不管是什么人,支持德玛西亚贵族,就该死!

  性格已然极度扭曲的塞拉斯不管不顾,再次勒紧了束缚住希维尔和瑟庄妮的锁链。

  这一次,他是以更大的力度让二女无法呼吸,力求让她们死得更快。

  “不好!”薇恩作势就要冲过去救下希维尔和瑟庄妮。

  但下一刻,塞拉斯就以狰狞的面容警告薇恩,以及同盟联军和极冰之地联军的人。

  “都给我退下,你们如果真的不想看到她们两个死得这么快,就给我让出一条道来!”

  在场的所有人恨不得将这种时候还窝里斗的疯子塞拉斯千刀万剐,但希维尔和瑟庄妮的命落在他的手上,他们也不得不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这就对了,薇恩,你给我再退远一点,我可不想走到一半就中你的圣银箭!”

  塞拉斯看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他一人屏息凝神,他顿时感觉他心中的怨气宣泄了不少。

  薇恩他们怒目圆睁地望着此刻极为反人类的塞拉斯,但他们只能继续给他让道。

  来到塞拉斯自认为可以安全摆脱半神薇恩和联军追捕的位置,塞拉斯发出阴森可怖的沙哑笑声。

  他明明是个人类,那笑声落在薇恩等人的耳中,却是比恶魔亡灵还要让人恶寒。

  “这两个女人还给你们,不过不是活的,是她们的尸体,哈哈哈!”

  塞拉斯眼神一凝,催动禁魔石篡夺而来的力量,对奄奄一息的希维尔和瑟庄妮发动最后的绝杀。

  眼看着二女就要香消玉殒,塞拉斯却是面露痛苦之色,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往后方的深林倒退,不停地撞倒一棵又一棵大树,且后背被树裂开的突出尖刺划得血肉模糊。

  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楚,塞拉斯猛烈地咳血,嘴角也是沾满了血渍。

  他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一点也没有先前掌控希维尔和瑟庄妮生死的放肆大笑的得意之色。

  与此同时,希维尔和瑟庄妮的身后显化出一道散发着时空乱流的空间漩涡。

  不稍片刻,叶风就从中踏出,抱住了差点摔落在地上的二女。

  二女看到叶风,她们本想和他说上几句话表示她们没事,但她们嘴唇蠕动了几下,就昏厥在了叶风的怀里。

  后方的薇恩立即赶了过来:“叶风,还好你及时赶到!”

  叶风一边注视着塞拉斯还在倒飞的身形,一边与薇恩对话道:“菲奥娜她们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似是提及了伤心的事,薇恩的眼圈不禁湿热了起来。

  “都是因为塞拉斯搅局,我们正和半神恶魔厮杀到关键时刻,他突然出现,使用禁魔石偷来的法术重伤了我们这边的所有高阶战力。

  我们重伤后不敌暗影大军,又要担心塞拉斯在暗处的报复,逃跑的过程中失散了。

  他为了完成重创我们所有人的邪恶法术,甚至还把跟随他的那些平民法师全部献祭了。

  那些平民法师都是不知情的,他们临死前拼命挣扎,求塞拉斯停下疯狂的行为,不要杀他们。

  可塞拉斯无动于衷,他甚至还说他们的死都是值得的,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听着薇恩缓缓道来塞拉斯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叶风替她擦拭了下她眼角的泪珠,并将昏迷的希维尔和瑟庄妮交给了她。

  “你也受伤了,带着希维尔和瑟庄妮回到后面去,让黑色玫瑰法师和极冰法师为你们治疗。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嗯。”薇恩现在确实也是重伤之躯,她虽然能使用力量,但无法发挥到极致。

  与其给叶风添乱,不如让叶风放心去解决罪不可赦的塞拉斯。

  离开前,薇恩不知哪里突然来的勇气,薄唇轻点叶风的面庞,然后逃也似的退回到大军中去。

  感受到这一吻的深沉,叶风看向塞拉斯还在倒飞的身形更加冷冽了。。

  塞拉斯因为一己私欲,害得同盟联军在德玛西亚死伤惨重,还有德玛西亚平民法师们绝望惨死的罪恶行径罄竹难书。

  今天,他就要拿塞拉斯的血,告慰那些亡魂的在天之灵!

看过《瓦罗兰传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