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1479章 三煞局 163

第1479章 三煞局 163

  “天门前辈,你这是干什么?”我被天门道人拦下来了很不满意。

  “小家伙,你要去什么地方?”天门道人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是反过来问我要去哪里。

  “我要去看看大手他去干嘛,这三天他都没离开过,现在突然要出去,招呼也不打一声,他肯定有事。”我倒是不打算隐瞒什么,所以照直说道。

  谁知道我这句话还没说完,听见背后传来了大手的声音说道:“你说你要去看看我在干嘛?”

  听见这声音我顿时一愣,因为这声音我太熟悉了,这声音不是别人人,正是大手的。

  听到大手的话我立马扭头朝身后看去,只见大手正斜躺在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安静的看书!

  这一下我是真的傻眼了,难道我刚才看错了?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大手出去的,怎么可能会看错?

  “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时候的我心的心里非常乱。

  大手把手里的书放了下来,看了我一眼说道:“那我应该在什么地方?”

  “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走出去了!”于是我把刚才看到的场景详细的说了一遍,而且我是非常肯定自己看到的,因为之前我看到大手出去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眼大手的床,那时候床明明是没人的,怎么会是现在大手还躺在床呢?

  “你看到我出去了?”大手立刻从床跳了下来走到了门口,他伸手打开了房门,听见房门传来咯吱一声轻响。

  这是房门的铰链常年没有润滑才会有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声,但是我们四个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大手打开大门之后并没有出去,而是轻轻地关了起来,随后听见咔嚓一声轻响,紧接着是一阵哒哒哒的轻响,听声音像是锁扣自动锁死的声音。

  我立刻明白了大手的意思,他是想说这扇房门打开的视乎会有咯吱声,关门的时候又会有哒哒哒的锁死声,他想让我仔细想想,刚才有没有听到这些声音,如果我没有听到,那能肯定我看到不是真实发生的事。

  事实,这两种声音我还真的没有听到。

  “怎么样?”大手见我没有回答这才开口问道。

  我皱了皱眉如实的回答道:“哥,我刚才没有听到这两种声音。”

  大手似乎早料到我会这么说,他一点都不惊讶的说道:“这扇门用的是国外最先进的电子锁,每一次开合都会自动锁死,从地面可以没有障碍的打开,但是要从外面进来,必须输入密码或者使用指纹。如果你刚才确实没有听到有门锁自动锁死的声音,那基本可以肯定你刚才是幻觉。”

  一听到幻觉两个字,我立刻想到了那位神秘的老前辈,他在那封信亲口承认,我之前遇到的那些幻觉,全部都是他搞的鬼。

  难道我刚才的幻觉又是这位前辈做的?

  一想到可能是他,我立刻冲到了窗户前,可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再说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干休所晚八点钟会准时锁门的,这个时间点不可能有外人进来。

  而且我们窗户外面是一个无遮挡的院子,如果有人在这个院子里,我是绝对不可能看不到的,但是现在外面根本没人。

  “小家伙,你是怀疑,又是那个前辈对你下手,让你产生幻觉的吗?”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天门道人开口了。

  “前辈,什么前辈?”大头有些莫名其妙,他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我倒也不是故意隐瞒他,只是这三天时间我一直在想事情,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

  我从怀里把那份信拿了出来,递给了大手,让他看完了以后给大头看。

  大手伸手从我手里接过了信,用眼睛稍微看了几眼,立刻皱起了眉头,但是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把信递给了已经走到了他旁边的大头的手里。

  大头接过信,仔细的查看了一遍之后吃惊道:“什么?他说你之前遇到的那些幻觉,全部都是他故意让你看到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知道那位老前辈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头平时做事虽说有点鲁莽,但他毕竟是蜀散人的徒弟,见识绝对不是我这种半吊子能了。他看完了信,立刻走到了窗口朝外面看了一眼说道:“大手,你怎么看?我看不像是有人对他下咒,要影响到一个人的神志,下咒的距离不会很长,可这里是干休所,外面还有朱警官派的人把守,按理说不会有外人靠近我们,这人是怎么下的咒呢?”

  大手也同意大头的说法,他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之后说道:“嗯,你说得对。虽然这封信说的很明白,但我还是有些怪。这人居然能在我附近对鹤轩下咒,还让我一点都发现不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虽然还没自大到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的程度,但是要说玄术界能在我眼皮底下对我身边人下咒我一点察觉不到的,我还真的不怎么相信。”

  这时候天门道人也走了过来把我重新推到了床,翻开了我的眼皮查看了一下,又拉开我衣服仔细的查看了一会儿之后说道:“老头子我也算是在玄术界混了近百年了,大手他说的一点都不错,以他的本事想要在他眼皮底下对你下咒的确不太可能,算是龙虎山的天师亲自下手,也未必能做的天衣无缝。而且你身没有被人下咒的迹象,蛊术、痋术、降术、邪术、幻术全都没有,这有些怪了。”

  听他们全都这么说我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前辈,你们的意思是这封信的内容是假的,我那些幻觉也不是那位前辈下的手?”

  谁知道天门道人却摇头说道:“不,信的内容是真的,那位前辈也没必要撒谎。”

  “可你说不可能有人能在大手的眼皮底下下咒的!”这一下我更不明白天门道人的意思了,他刚才的意思不是说那位前辈说的话是假的吗?怎么这会儿又说是真的了,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算是很强的了,从小念书不管是什么科目,老师只要说一遍我基本已经懂了一个大概了,根本不需要再另外解释,可是今天我是真的听不懂他们想说什么了。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