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1502章 三煞局 186

第1502章 三煞局 186

  这是我离开南京之后第一次打电话给我爸妈,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四处逃命,寻找解决脑尸虫的机会,不知道多少次经历生死。

  我并不是不想我的父母,而是没时间想他们。

  刚离开南京的时候,我怕他们担心所以没敢告诉,只跟他们说我要跟着教授去进行考古实习。

  可我也没想到,后来我会经历这么多事,埃及、美国、云南,一个个地方都是我从来没想过要来的。

  我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不断的把我在往前推,仿佛有人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一个曲折的前路,而我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我的心跳越来越快,短短的几秒钟,我的心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面对自己的父母,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甚至能想象到我妈接电话的时的那种歇斯底里,一个母亲在接到自己失踪了将近一年儿子的电话时的反应,恐怕不是我想见到的。

  电话铃声不断的响起,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一秒两秒三秒,电话迟迟没人接,片刻之后电话咔哒一声就跳掉了,竟然没人接电话。

  兴许是时间太晚了所以他们没起床接电话,我对自己这么说道,可是我心里很清楚,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因为我父母床边就有一台电话,就算再晚有人打过来,他们都能很快的接到电话,并不存在所谓的太晚没起床接这回事。

  连打了三个电话,家里始终是没人接电话。

  这一下我的心里着急了起来,我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我爸妈真的被人抓了?难道我之前在南京经历的那一切都不是幻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摘星子下山的那段经历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摘星子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我看着天上的星空,又想起来了我老爸对我说的那些话。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对着星空说道,希望我的父母可以平安无事,希望我能顺利的救回安娜柳。只要能让我父母平安救回安娜柳,我愿意用自己一辈子的前途来交换。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子忽然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的意识重新恢复过来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坐在了课堂里,谭教授正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

  我还没弄清楚这么回事,谭教授手里的粉笔就砸在了我额头上,一阵剧痛直接从我的额头上传来。

  我哎哟一声,立刻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我的这种反应,瞬间引的哄堂大笑。

  谭教授冷哼了一声,拿起桌上的书就出了课堂,临走前对他对我说道:“陈鹤轩,今天晚上把我在课堂上说的内容抄写100遍,什么时候我桌上看到你抄写的100遍课堂内容,什么时候我恢复上课。”

  说完谭教授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教师,这一下整个课堂都炸开锅了。

  教授停课,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我这一下是闯了大祸了,周围的同学一个个开始对我破口大骂,其中几个脾气差的,竟然对我动手动脚起来。

  我一看不妙立刻跑出了课堂,可是这些人不依不饶的追我,为了避免麻烦我只能逃出了学校,一路往家跑去。

  平时我不是经常回家,我大部分的时间会选择住宿,因为学校的作息时间正常,这能让我更加专心的念书,其实我的家离学校并不是太远。

  在回家的路上,我觉得脑子非常混乱。我脑子里仿佛有了好几个人的记忆,这些记忆全部都是重叠的。

  有我在大半年前感染脑尸虫离开学校逃命的,也有在相同时间段坐在学校里念书做作业的。

  比如不久之前的记忆我就有三段,第一段是我去埃及的永生古城经历的事情,第二段是我相同时间在美国和艾伯特神父在一起,第三段则是我在学校念书,每天回家和父母团聚的记忆。

  这三段记忆是在同一个时间段,非常的怪异,而且每一段记忆都是很清晰的,似乎全部都是我亲身经历,这让我感到非常的困惑。

  我曾经听说有分裂型的人格,这些人的身体仿佛会同时出现两个自己甚至三个自己,我现在的症状就和这种分裂型人格很相似。

  但是在时间上又似乎对不上,分裂型人格每个时间段,只可能会出现一种,不可能在同一分钟里同时出现好几个分裂人格,就算是出现了也不可能会有连续性的记忆。

  不知不觉我就来到家门口,但是我却迟迟没有进去,我搞不清楚自己脑子里的记忆,到底哪些才是真的哪些才是假的。

  就在我愣在家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我面前,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

  她一看到我就拉住了我的胳膊说道:“鹤轩,你干嘛愣在这里,快上去啊?阿姨和伯伯已经做了菜在等你了,我都在下面等了你很久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学校找你了。”

  看到这个女孩儿,我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了一个名字,安娜柳!

  想到安娜柳之后,我的记忆里立刻出现了很多我和安娜柳在一起的场景,有安娜柳以国际交换生来我们学校的场景,有她主动来找我学习中文的场景,有我们因学生爱的场景,有我们拉着手去逛街的场景,有我搂着她看电影的场景,还有我们在学校附近租的一套房子同居的场景。

  这一桩桩一幕幕,所有场景都很清晰的在我眼前,而且都是很连贯的记忆。同时我的脑子里,还有安娜柳因为爷爷出现在我面前的记忆,但是这段记忆相比前面学校的那一段却很模糊。

  我还想多回忆一点,但是安娜柳已经热情的把我拉到了家门口。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灿烂的笑,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即便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也都全部抛之脑后,跟着她一起进了家门。

  一步跨进家门,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鸡汤味,这味道淡淡的在屋子里飘荡,还有一股竹笋的清香味。

  这股味道浓而不腻,和竹笋的清香味交织在一起,闻的我口水都流了出来。

  或许是听到了开门声,厨房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片刻之后我老妈从厨房里小跑了出来。

  她看到我和安娜柳一起进来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鹤轩,怎么回来的怎么晚,你再不回来我们可要去找你了!”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